菠萝网目录

小鬼,哪里逃 第四十四章 虫

时间:2018-05-12作者:秋水

    ,!

    周旭双手分别捂着胸口和晕眩的脑袋:“什么意思?”

    “这些老人一不能下地,二不能干活,你的香留着救年轻人。”吕开道。

    周旭浑身一颤,说你见死不救和杀人犯有什么区别?

    吕开反笑:“你生在大城市,哪懂我们这的贫苦?!老人救了不能干活不说,还要白养,哪来那么多粮食给他们,救头猪还能卖钱呢,他们能卖吗?!”

    “老人在你们这儿连畜生都不如吗?”周旭怒道。

    “城里人,你有菩萨心肠你养他们啊,否则就闭嘴!”吕开冷道。

    周旭正要说你这什么强盗逻辑,忽听耳畔传来隐隐的啼哭,声音由远而近,不多时,自己的大脑仿佛被掏空一般,只剩阵阵凄嚎不断回荡。

    “给,给我香,我蛊毒发作了。”周旭额上冒出细汗,同时看到前方空无一人的小路上,忽然出现了几个半透明,穿着白色长袍的人影,他们的脚尖垂直向下点在地上,缓缓飘了过来。

    见吕开等人无动于衷,周旭大喝:“想让我帮你们压制蛊毒就把包拿来!”吕开这才和身边的村民说了几句。

    不多时,村民提着旅行包匆匆赶来,周旭急忙点燃清镇香和降真香,心中默念驱邪咒。

    阵阵蜜香窜入鼻腔,犹如清冽的甘泉冲刷着体内的污邪,周旭顿感头脑清楚了不少,耳畔和眼前的幻觉迅速消失。

    吕开又让村民拿上旅行包,让周旭去帮重症患者压制蛊毒。

    周旭想了想说:“你们杀的女人埋在哪?”

    吕开说你问这个干嘛。

    周旭说:“你还没看出来么?第一天,张寡妇邀请女人住了一夜,她便疯了,还杀了那个女的,之后村里的疯病开始流行。”

    “现在众所周知,传播蛊毒的媒介是水,既然女人死了,又是谁下的毒?”周旭接着道。

    “你是说她没死?!不可能,我亲眼看着她……”吕开意识到了什么,把话咽了下去,冲一旁的村民使了个眼色。

    村民匆匆离开,周旭被带着继续往前。

    半路上,离开的村民回来了,只见他双眼瞪大,气喘吁吁和吕开说了什么,所有人的脸刷的白了。

    吕开眼神闪烁,对周旭道:“尸体还在,无论如何,你帮我们压制蛊毒就行,其他的别管。”

    看村民和吕开的反应,周旭心想自己猜的没错,既然女人没死,身上就一定带着解药。

    吕开正准备带着周旭继续走,前方小路的转角处忽然出现了几个抬着担架的村民。

    担架是两根竹竿撑着一块破床单制成的,上边躺着一个中年男人,离得近了,一股浓烈的恶臭袭来,像是下水道里成堆腐烂的老鼠。

    中年男人赤着上身,穿着满是补丁的灰色长裤,发出断断续续痛苦的呻吟,在他身上鼓着大大小小的脓包,很多已经破裂,黄绿色的脓液不断沿着身体流到床单上,更要命的是,这些脓包是被他身上钻出来,密密麻麻的黑蛆拱破的!

    看到这一幕,好几个村民跟着周旭一起开始狂吐。

    吕开吓得急忙后退捂住口鼻,抬着担架的两个男人来到周旭面前,拱手对他恳求着什么,周旭吐了个七荤八素,连连摆手,同时看向吕开。

    吕开捂嘴在后面道:“这是赵家的老三和老五,担架上是老大,他们说哥哥原本疯病就很严重了,今早忽然喊身上痒,刚才给他送饭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变成这幅模样了,让你救救他。”

    没办法,为了活命周旭必须得救,于是从包里拿出清镇香和降真香,让抬担架的人点燃,让赵老大闻闻。

    这些香虽不能治蛊,但能压制邪气,减轻他的症状。

    点香后,担架上的赵老大不再挣扎,脸色也好了很多,虽然脓包还在,但至少不再往外冒蛆。

    赵家老三和老五弓腰向周旭作揖,对他连连感激。

    人走后,周旭问吕开:“疯病到最后都这样么?”

    吕开脸色很难看,皱眉连连摇头:“之前村民只是发疯,赵老大这样的我第一次看到!”

    周旭点了点头没说话,只是感到奇怪,自己和村民们说这是蛊毒,本是为了向夏星霜呼救的借口。

    现在看来,这些人眼里没有黑点,不像是中蛊的样子。

    可他们的症状极像中害神的蛊毒,但是就算是中害神,最后身上也不会冒蛆啊……

    周旭越发感觉这里的疯病不简单,于是告诉吕开,自己朋友来后大家都有救。

    之后,吕开让周旭帮忙压制了三个重症村民的毒。

    这三人无一不是男青年,期间遇到好几个更严重的女人和老人,吕开始终不许周旭去救,好像这些人的生死根本无所谓。

    压制完蛊毒之后,几个村民将周旭架到了早上的破屋里,然后用铁锁把门锁好,在门口抽旱烟。

    周旭双手无力,拍门冲外面大吼:“你们干什么!让我解毒还这样!这是非法拘禁要判刑的懂吗!”

    一个年轻村民在门上踢了一脚:“别吵!”

    这是周旭到这唯一听懂的两个字;周旭继续拍门,外面的人根本不理,走远抽烟去了。

    天色渐晚,周旭饿的两眼发花,一个村民从门缝里塞进个破碗,里面是煮熟的红薯。

    “你们就给我吃这个?!我……”

    周旭正要说什么,那村民挥手叫来两个衣不蔽体的孩子:他们连碗都没有,脏兮兮的小手捧着黑乎乎像面团一样的东西,津津有味的啃着。

    过了一会儿,周旭看到门口有个孩子没走,瘦黑的脸颧骨凸起老高,皮肤又糙又脏,黑亮的眼睛始终盯着地上碗里的红薯,不停的吞口水。

    周旭起身掰了一半红薯递给孝,他竟连皮一起吞了下去。

    到了晚上,门外玩耍的孝被大人拖回了家里,村子再度被哀嚎声笼罩。

    周旭发现这里能睡的地方,只有那块铺了茅草的破木板,困意袭来,周旭躺在茅草上,虽远不及家里的软床垫,但至少不咯身子。

    闭眼正要睡着,周旭隐约听到外面传来沙沙的脚步声,起身来到窗前,一个女人缓缓朝这边走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