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鬼,哪里逃 第四十章 鬼村

时间:2018-05-09作者:秋水

    ,!

    周旭眉头顿时皱起,问郑宏财是不是又惹祸了?

    沈绮很快回复说没有,又问能不能让她一个人经营香铺,利润平分就行。

    周旭有些不理解,问沈绮好端端的干嘛分手,以前还好说,这段时间郑宏财除了运气好,人也勤快了,不是还挣了不少钱么?

    沈绮回复道:“那些都是虚的,哥,你也知道,郑宏财这人缺点很多,我是看他还有可取之处,所以一直忍着;可现在他连最后的优点也没了,我实在和他过不下去。”

    周旭感觉好奇,郑宏财还有可取之处?就问沈绮他有什么优点。

    沈绮回复得很慢,内容也东拉西扯,一会儿说郑宏财专情,一会儿又说他知道疼自己,最后才写到:“哥……算了,你也不是外人,宏财以前那方面非常厉害,所以我一直忘不了他,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晚上都不碰我,原来我们天天都……这还不算,以前他那时候很有男子气概,现在跟小姑娘似的,十天半月一次不说,我还没嫌弃呢,他就说我弄疼他了,然后裹在被子里扭扭捏捏,昨天居然还哭了!这叫什么男人。”

    周旭呃了声,心想沈绮真够开放的,这都能和自己说。

    周旭又劝她不要乱,兴许郑宏财觉醒了什么奇怪的爱好,你平时正面引导一下,再多给他吃点补品,你们以前太过火了,男人又不是铁打的,你放他一个月假吊吊胃口,再找个健身房,让他锻炼锻炼。

    又和沈绮闲聊了一会儿,周旭准备睡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感觉很困,但就是睡不着,整个人晕乎乎的特别难受。

    不知过了多久,周旭迷迷糊糊总听见有人在笑,声音比蚊子还小,也不知是现实还是做梦。

    之后周旭感觉身上一阵阵发冷,心悸,喘不上气,想打哆嗦又动不了,在完全睡着的刹那,周旭在被窝里摸到了一只手!

    周旭梦到被那只冰冷的手拽着胳膊往下拉,自己的身体穿过了床板,地面,不停下坠,在耳畔似有似无的笑声中,堕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忽然,一张惨白的脸从漆黑中探出,嘴张得特别大,仿佛白纸上画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椭圆,同时发出刺耳的尖笑。

    “啊!”周旭惊坐起来,捂着胸口拼命喘气,冷汗浸湿了床单,四周一片死寂。

    翌日清晨,周旭去夏星霜家拿了几颗透体麝脐丹,上回甄宏出事自己做噩梦的时候,就是这种香丸治好的。

    过了几天,周旭不再做噩梦,这天有位之前请阴香的客户升职了,请周旭吃饭。

    期间周旭上厕所的时候,接到了郑宏财的电话:“旭哥,我这有门生意,对方开价非常高,但是太麻烦,我想问问你接不接?”

    周旭拉起拉链:“赚钱你还嫌麻烦,现在连驱鬼生意我都能接,只要不是解蛊毒和降头,其他都行,你具体和我说说。”

    郑宏财清了清嗓子:“我让客户联系你好了,我可能传达不清楚,到时候挣了钱你给我两成介绍费就行。”

    周旭说也不是不行,但要先听客户怎么说。

    吃完饭回家,周旭坐电脑前算账的时候,接到了一个云南迪庆打来的电话,接通后是个男的:“请问是周老板么?我叫吕开,郑宏财让我给你打电话,听说你可以用香驱鬼,是真的么?”

    周旭说当然,心想自己连戒指里那么厉害的鬼都能搞定,个把小鬼只要保险起见,用奇楠级别的降真香肯定没问题。

    吕开听了急道:“真的吗!周大师,求你救救我和村里的人吧!”

    周旭让吕开别慌,先把话说清楚。

    吕开声音打颤:“我是迪庆山区里的支教老师,事情发生在两个月前,有一个云南临沧镇康县的女人,来到我们这儿说是徒步旅行,想在老乡家里借住,我们这儿虽然穷,但大家都很好客,村里的张寡妇就把她留在了家里;可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天张寡妇疯了似的,非说女人勾引她老公,还把用刀把女人砍死了!”

    周旭插了一句:“寡妇哪来的老公?”

    吕开说:“是啊,张寡妇的男人死了好几年了,这事想想就邪乎。”

    吕开又道:“我们这儿很封闭,去县城要走五小时的山路,所以就算发生这种事,只要没人报警,就肯定不会被知道;可是事情刚过去两天,张寡妇忽然嚷着要自首,说不自首会被杀掉。”

    “结果第二天张寡妇就失踪了,过了大概一周,村里几个女人在山下河里洗衣服的时候,看到张寡妇的尸体沿河飘了过来,都泡肿了,把她们吓得哟……”

    “自那之后,看到张寡妇尸体的女人们也开始发疯,半夜大叫着从家里跑出来,说张寡妇和另一个女人要杀她们;再后来,这几个女的要么失足跌下山崖,要么在家里上吊了。”

    “后来村里疯的人越来越多,都说被死人追,到最后不是出意外就是自杀,我在这儿支教很久了,老乡就像亲人一样,他们的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可就在前两天,有几个孩子也出现了疯病的症状,我……我……”

    吕开哽咽起来,语气中满载悲恐。

    周旭问:“你们想过什么办法没有?”

    “什么办法都试过啦!”吕开激动道:“无论是医生还是警察都找过,始终查不出疯病的根源,也不存在凶手;我们还凑钱请了法师,结果法师还没进村就开始下大雨,遇上山体滑坡差点被活埋,那人不肯再往前,说这地方太邪。”

    吕开哽咽道:“周大师,村里人世世代代在这儿扎根几百年了,全村搬迁也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好多老人还不愿意走;您要是能解决问题,我们全村上下三百多户决定把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凑出十八万给您做驱鬼费。”

    周旭感到犹豫,心想现在虽说脱贫致富,但贫富差距依旧很大,尤其是某些看不到的地方。

    三百户凑十八万,每家六百块,居然要把东西都卖了才能凑够!

    吕开也许是感觉到了什么,对周旭道:“周大师你放心,钱我们一定想办法,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可是全村老小的命啊!”

    周旭心动了,且不说钱的问题,要是能救那么多人,自己也能积攒不少功德,这件事对村民来说很恐怖,但阴鬼再厉害,也不大可能比得过戒指里那只。

    退一步讲,周旭觉得到了村里,可以先用灵花精油试探,如果阴鬼真的很邪,大不了再找理由离开。

    “好,那我们约个时间,我过来一趟。”周旭答应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