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鬼,哪里逃 第三十九章 虐杀

时间:2018-05-09作者:秋水

    ,!

    夜晚,周旭来到店里关上门,在香案上将香灵咒绢铺开,又把戒指放到咒绢中央,同时在咒绢左右的香插里,插上清镇香和奇楠降真香。

    周旭坐在香案后脚不停点地,频频看手机确认时间,身后的郑宏财和沈绮紧张的左顾右盼。

    十二时准点。

    周旭陆续点燃降真香和清镇香,开始念诵夏星霜给的经咒。

    刚念了不到五秒,戒指翡翠边缘的缝隙里,竟蕴出了鲜红的血液。

    周旭稳住心神,郑宏财和沈绮吓得抱作一团,再看戒指的时候,那些血又不见了。

    周旭继续念咒,忽然感觉胸口又开始发闷,念咒也变得困难起来。

    百余字的经咒念完,周旭不知换了多少口气,待咒绢两侧的香燃尽,周旭胸闷的症状有所好转,让郑宏财把戒指拿远。

    周旭取下灵花精油,在香灵咒绢附近探了探,颜色变成了黑红。

    周旭又来到郑宏财身边,将精油凑近戒指,颜色恢复透明。

    “o肌霸k!”

    周旭欣喜若狂。

    沈绮急忙走了过来:“旭哥,究竟怎么样了啊?”

    周旭说:“成了!阴鬼被我禁锢到了香灵咒绢里!哈哈,难不成我有修香术的天赋?!”

    沈绮听后愣了半秒,开心得抱着周旭欢呼起来,郑宏财在一旁拿着戒指,看到这一幕脸色比女鬼还白。

    周旭把香灵咒绢收好,说等夏星霜回来后,会把里边的香灵制成阴香,让他人供奉消除怨气。

    郑宏财特别高兴,说:“旭哥,那戒指是不是又能卖了?好值钱的。”

    周旭微微侧首,冷道:“是啊,你干脆自己带着好了,多值钱啊。”

    “真的?我这辈子还没带过翡翠呢,就算是女人的我也认了。”郑宏财正要带上,周旭走过去拍了下他的后脑勺:“还嫌祸惹得不够?!”

    郑宏财嘟着嘴慢慢低下头,沈绮在一旁哼了声:“死猪不怕开水烫,你是不是哪天害死大家才高兴?!”

    郑宏财皱着眉一脸不爽,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周旭说:“找个地方把它扔了,沈绮,你盯着他。”

    两人哦了声走出店外,周旭累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忽然,周旭猛感觉背后有人,急忙回头又什么都没,心想一定是自己太紧张,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拿出灵花精油探了探四周,并没有任何异常。

    晚上回到家,周旭给夏星霜打电话说事情已经解决,夏星霜说那就好,自己也可以放心在柬埔寨多待一段时间,看看邪香咒和降头,有没有能取长补短的地方。

    这天,周旭睡着后又做梦了:一片灰暗中,在很远的地方,有个红衣服的女人飘忽不定,隐约还传来阴恻恻的笑声。

    翌日,周旭精神有些恍惚,出门跑客户走到一半发现没带香,回去的时候又发现钥匙落出租车上了,之后从客户那回来,准备去门口的餐馆吃小龙虾盖饭,结果一摸衣兜:好大一个口子,手机和钱都没了。

    人不顺起来喝凉水都塞牙,于是周旭给自己点了支旺运阳香,但接下来几天还是不大顺利,连续两个客户都没谈成。

    这天晚上,周旭吃鸡每把落地都捡不到枪,走两步就被杀;又拿手机玩农药,结果队友掉线三个,另一个还挂机。

    周旭郁闷得准备睡觉,俗话说否极泰来,估计过几天就好了;还没躺下接到沈绮电话,说请客吃宵夜,周旭问怎么了,无缘无故请客,沈绮电话里很开心,告诉周旭来了就知道了。

    周旭打车到了外国语学院后面的一家烤羊腿,这里随便吃一顿都得花五六百,小两口怎么忽然大方了。

    进到店里,郑宏财一眼就看到了周旭,朝他招手笑道:“旭哥,快来快来,这儿呢。”话说这人怎么怪怪的,但具体哪里怪周旭又说不上。

    吃东西的时候,沈绮告诉周旭说这两天他们特别顺,店里每天能卖出两三件沉香。

    还有,昨天傍晚郑宏财散步的时候,看到一个男的正弯腰锁车,兜里的手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长脚似的掉进了绿化带里,一点声音都没。

    很显然,郑宏财没有把捡到的手机还回去。

    这还不算,今早郑宏财在店铺附近的彩票站搞了张刮刮卡,结果中了两万多,把他乐得笑了一整天,对,他现在还在笑。

    周旭听得睁大了眼,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但还是和郑宏财说:“赚了钱别乱花,你不是要买房么?能攒一点算一点。”

    郑宏财哈哈大笑,说旭哥放心吧,明天我就去买双色球,中头奖不就什么都解决了!?沈绮说看把你乐的,旭哥提醒的话听到没有?

    “听,听到了,哈哈哈!”郑宏财还在笑,然后用手轻轻捂住嘴,小拇指微微翘起:“嘻嘻嘻嘻。”

    沈绮说:“他这几天就这样,一高兴就停不下来。”

    这时候,也不知哪来跑来一只猫,在餐桌旁冲郑宏财叫唤,郑宏财摆了摆手:“去去去,这没你吃的东西。”

    喵嗷!

    忽然,白猫尖叫着跳到郑宏财脸上,爪子瞬间在他额头留下了几条血痕。

    沈绮吓得惊叫起来,周旭急忙上前想把猫弄走,郑宏财一把揪住猫尾巴,重重将它砸在地上,跳起来朝猫头跺了下去。

    噗哧!

    鲜血在郑宏财脚下迸发,溅得周围地上到处都是,旁边餐桌的几个小女生直接吓哭了。

    “你干嘛呢!”周旭上前去拉,郑宏财抄起桌上切羊肉的刀,一刀扎进猫肚:“让你叫,槽尼玛的,让你抓我!老子弄死你!”

    这时候,另外几桌有几个男的看不下去,急忙过来把郑宏财往外拖,这家伙平时真看不出来,力气居然出奇的大,好不容易才被制服。

    ……

    郑宏财弄死的是一只流浪猫,即便手段暴力,也只是被别人唾骂几句。

    郑宏财充耳不闻,蹲在地上低着头:“我的脸,我漂亮的脸啊……”

    第二天,沈绮陪郑宏财去医院里打了狂犬疫苗,回到香铺的时候,周旭看着郑宏财额上发红的抓痕:“宏财啊,你说你怎么下得去手,好歹也是一条生命。”

    郑宏财龇着牙:“谁让它抓我,我总不能让那小畜生毁我容吧?!”

    沈绮叹了口气:“旭哥以前就说过,人的运气是恒定的,你最近这么顺,我就想着会不会出事。”

    郑宏财摸了下额头的伤,疼得吸了口气:“我的脸啊,可千万别留下疤痕。”沈绮说幸亏没抓到眼睛,你一个大男人,留点疤更有男子气概。

    周旭在店里转悠,郑宏财奇迹般的开始擦桌子,沈绮说你最近表现不错,都懂得打扫卫生了。

    郑宏财笑了笑,没说话。

    时间过去了一周,沈绮有天晚上忽然给周旭发微信:“旭哥,我想和郑宏财分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