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鬼,哪里逃 第十九章 精英

时间:2018-04-28作者:秋水

    ,精彩小说免费!

    孔女士家距离师范大学不远,来到她的家里,周旭感觉这里的装修很简单,屋子打扫得一尘不染,看得出来她喜欢干净。

    周旭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奇葩,说实在的,她的模样还不错,大眼睛水汪汪的,五官还算精美,扎着马尾辫,穿着白色的雪纺外套,搭配典雅的碎花长裙,给人十分清秀的感觉,如果不是这古怪的性格,估计会很受男生欢迎吧。

    见家里没人,周旭就问你爸妈呢,孔女士说这房子是父母单独给她买的,他们只是偶尔过来。

    接着,孔女士忽然皱起眉头:“你不会想打我主意吧?”

    周旭说怎么可能,孔女士点头说:“你还算识相,我们是不可能的;我让你来我家不出去吃,自然有我的原因,但绝不是那个意思,你如果有不适合的举动,我会立刻报警。”

    “我绝对没那种想法!”周旭心想这人八成认为,只要是雄性看到自己就会喜欢,都会有不轨的想法。

    晚饭是孔女士做的,是素炒莲白和青瓜汤,量都少的可怜,周旭心想你真“大方”,还不如出去我请客。

    孔女士似乎注意到了周旭的眼神,说:“我崇尚养生,这些都是我父母带来的无公害蔬菜,比外面的干净多了,而且人最好少吃肉,不然活不长,老了还会得心血管疾病;你能吃到我的菜可是赚大了。”

    周旭彻底无言,拿筷夹了片莲白放进嘴里:没放盐。

    吃饭的时候孔女士很安静,就连咀嚼的动作都很小,在接近19点的时候,她把东西吃完,然后放下碗筷正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看新闻联播。

    周旭觉得自己吃饭有些尴尬,只听孔女士在那头说:“没事,你吃你的。”

    接下来的一幕更让周旭无语,孔女士居然在看新闻联播的时候,拿起桌上的笔记本开始认真记笔记,周旭心想她这么关心国家大事么?“知识精英”就是不一样。

    好不容易等新闻放完,孔女士又洗了碗,这才坐下来和周旭谈正事。

    孔女士说:“我对沉香不太了解,只是一个亲戚曾买过夏星霜的香,说很灵验;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就想问问,你们的香真的这么神?”

    周笑着说:“其实香不是万能的,灵不灵要结合你个人的状况,而且不能改变根源上的东西。”

    孔女士说:“根源上?你要用香把我变成男人当然不可能。”

    周旭呃了声,说:“虽然也没错,但我不是这个意思;嗯……举个例子,譬如一个什么本事都没,只知道窝在家里异想天开的穷人,就算戴了强效成愿的招财香,但他什么事都不做,也是没有用的;哪怕他在财运的加持下中了大奖,几百上千万,那肯定也会倒霉,轻则残废重则丧命,因为他命中注定没这个福分,只能用自己的其他东西,来偿还得到的财物。”

    孔女士理解能力不差,皱眉说:“你这有诡辩的嫌疑,你卖香,要是灵验了,自然可以说这人有福分,香有作用;可要是不灵,你也能把问题推给客户,这还让我怎么买?”

    周旭说:“你的怀疑很正常,但这就是我这种香的特性,就拿一年前我刚入行的时候,我遇过一个姓甄开餐馆的客户,他喜欢赌钱;开始我给他功能柔和的招财香,他赢了一些但不满足,非要强效成愿的阴香,结果害得老婆跳楼,自己也疯了。”

    孔女士听了浑身一颤,周旭说:“这就是我说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福分,香只能起到辅助和催化的作用,让你在努力之后更容易得到想要的事物。”

    周旭说的是真话,同时这也是自己不用阴香的原因,当然夏星霜例外,她生意不好的时候,或者不顺的时候,偶尔会给自己用段时间的阴香;但夏星霜不同常人,她修行过家里的秘术,知道自己每段时间的福分有多少,既能用阴香辅助自己,又能不损福报。

    见孔女士有些退缩,周旭急忙道:“我刚才说出事的人,是因为佩戴了强效成愿的阴香,你可以请效果缓和的阳香,虽然作用慢,还要根据自身的努力去改变,但不会出问题,功能类似寺院中开过光的护身符,但效果比那个好。”

    孔女士听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就要阳香,本来我这人就没什么毛病,人缘也不差,就是太完美了才会被人妒忌;从小到大我都很优秀,也从来没做过错事,哪怕有人向我提出异议,也绝对是那个人的不对。”

    这人干脆说自己是宇宙的中心算了,周旭心里感觉厌恶,就说:“这世界上哪有人不会犯错的,就是圣人也不一定,道教的真人和佛教般若智慧的佛陀还差不多,但那都是人们完美化的信仰,你这想法最好改改,不然进入社会要吃亏的。”

    孔女士听了不高兴,说:“你怎么和我学校里那些同学一样?从小到大,学校里的老师绝对不会说我错!我爸妈也一样,你们这些人就是妒忌我。”

    周旭感觉恶心,这就是孔女士这种好学生的先天优越感么?不过话说回来,以前上学的时候,成绩好的同学几乎不会受到批评,就算偶尔犯错,老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差生就不一样了,芝麻大点错都会被说成十恶不赦:于是孔女士这样的人就产生了,真好。

    “唉,人优秀就是去到哪都会遭嫉妒,在学校同学和老师对我都很客气,我们教授也会和我探讨学术话题,可惜有些小人看不惯,真没办法。”孔女士又说。

    周旭干脆说还有客户要走了,你要请的香我回去找找,然后联系你。

    走的时候,周旭又问:“话说你为什么非得邀请我来你家?”

    孔女士说:“外面东西都很脏,我不相信他们,另外我想你是卖香的,因该会和常人不同,于是想了解一下。”

    周旭:“了解到了?”

    “嗯,你属于没什么出息,这辈子只能活在底层的大众,不过这很正常,毕竟这个世界像我这样的精英永远是稀少的,就像学校里,第一名只有我一个。”孔女士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