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鬼,哪里逃 第十七章 夏星霜的委托

时间:2018-04-26作者:秋水

    ,精彩小说免费!

    电话里,周旭父亲说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几年前,老家爷爷所在的村子,因为开发湿地公园的项目被占,而就在前段时间,园方给村民的回迁房已经完工,老爷子也早有和奶奶回乡下养老的意思,于是就把城里临街的房子留给了作为独子的父亲,老两口现在已经回乡下了。

    周旭爷爷家就在他现在打工的城市,父母则住在别省,于是爷爷这套房,父亲想让给周旭结婚用。

    周旭去过爷爷奶奶家,老两口平日里喜欢清闲,街面上其他住户早就把窗户拆了,把家改成了商铺,唯独老两口懒得折腾,一直没改。

    周旭听了把开香铺的意思告诉了父亲,父亲说反正房子给你了,你爱怎么折腾都行,自己开店或者租出去都比打工强。

    周旭了解过爷爷那条街的房租,改出来的商铺平均每个月能收五千左右的租金,但周旭不想过混吃等死收租的日子,人嘛,得有点追求。

    于是周旭决定把这一年赚来的钱,抽出部分用来装修把香铺搞起来,顺便还能住在里面,连租房都不用了。

    之后周旭来到夏星霜家,把开香铺的意思告诉了她,又问夏星霜是否有意愿投点装修费和商品,就算入股了。

    听了周旭的想法后,夏星霜素雅的面庞和以前一样,仿佛冰山寒潭没有表情,加上她一如既往穿着民国风的复古服饰,这种清新脱俗的感觉就更加明显,也不知在意还是不在意的说了声:“嗯,这样也好。”

    周旭正要说什么,发现客厅的地上放着几个收拾好的布包,就问夏星霜是不是要出门。

    夏星霜点了点头,说:“香料不够了,我要去越南和泰国请一些来,然后回老家制香,大概需要半年时间。”

    这一年来,周旭虽然和夏星霜合作紧密,但从没听她说过进货渠道,也没见过夏星霜用祖传秘法制香的样子。

    周旭想开开眼界,就问你怎么不早说,我也想去看看。

    夏星霜淡道:“你不是不愿意接触阴物么?我这趟过去,除了请一些正常的香料,还要通过那边认识的阿赞师傅,以及殡仪馆的烧尸工,拿些裹尸布还有骨灰之类的阴料,最后还得去乱葬岗收香灵……”

    周旭听了急忙摇头,又问夏星霜这些阴料怎么带回国?

    夏星霜说很简单,裹尸布别人看来只是一些老旧的布料,用清镇香熏过镇压邪气后,装在包里很容易带回来,至于骨灰,可以和香灰混在一起,与香料一同寄送回来。

    周旭恍然大悟,又问为什么制香要回乡下,不能在这里?

    夏星霜告诉周旭,这里的房子是为了方便和客户联系才买的,制香需要清静安宁的环境,加上老家的房有院子,有些阴香在制作过程中,需要较大的场地布阵,另外还有窨藏等工序也许要场地,所以乡下最合适。

    “对了,我要拜托你两件事。”夏星霜接着对周旭说道。

    周旭问是什么,夏星霜说:“第一件是过几天会寄来几个包裹,你帮我代收一下,这些包裹有阴料和香料,你把香料挑选出来,按分类放到柜子里,阴料拿回来后放客厅,千万别拆开。”

    周旭“呃”了声,说道:“我怎么知道哪个包裹是阴料,哪个是香料?”

    夏星霜想了想,从柜子里翻出一个青花瓷瓶,以及一根银链项坠,坠子的部分是一个约莫两个指节大小的木塞玻璃瓶。

    接着夏星霜把玻璃瓶的木塞拔出,又从青花瓷瓶里,往小玻璃瓶倒了些透明的油状液体,然后把小玻璃瓶盖紧,将项坠在周旭眼前晃了晃:“喏。”

    周旭忙问:“这是什么油?好重的花香。”

    “灵花精油。”夏星霜说着,又拿出一块香灵咒绢,慢慢靠近项链上的小玻璃瓶。

    只见小瓶子里原本透明的精油,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血红色,然后夏星霜把香灵咒绢拿开,瓶里的精油又变回透明。

    “卧槽,怎么回事?”周旭惊呼。

    “小声点。”夏星霜不喜欢周旭嚷嚷,把青花瓷瓶和香灵咒绢收好后,向周旭详细介绍了这种灵花精油。

    原来,这种精油是先将彼岸花、曼陀罗、坟头草、沉香木等材料,与入了邪香灵的香灵咒绢放在一起,在烈日下直至晒干,然后把材料混合放入蒸馏器,以得到纯露和精油的混合物;再把混合物放入油水分离器里,最后得到提纯的精油。

    这种精油带有很重的邪气,夏星霜需要将其放在七根围成圈的清镇香的中央,以镇灵的经咒加持三天,对人体彻底无害后方能使用。

    灵花精油遇到阴物或者阴灵就会变红,而且阴物越邪,颜色越红。

    刚才夏星霜的香灵咒绢里,入了上次秦政家那个小男孩的阴灵,所以精油颜色呈现出了血色。

    有了这瓶灵花精油,周旭只需在收到包裹的时候把项链凑近,根据精油的颜色变化,就能区分出香料和阴物。

    周旭听了十分高兴,说这东西太实用了,正要伸手去拿的时候,夏星霜却缩回了手:“一千块。”

    “津巴布韦币?”周旭笑着说。

    夏星霜一副拿着精油走人的样子。

    “我说夏女士,咱们合作那么久了,能不提钱么?”周旭说。

    “亲兄弟还明算帐呢,别说你,我小时候得到的灵花精油,都是爷爷五百块赊给我的,后来我挣钱还他,他也收下了。”夏星霜说道。

    周旭心想你这脾气原来是祖传的啊,不过灵花精油确实很难制作,自己白拿也说不过去,于是周旭用支付宝转了一千给夏星霜。

    周旭心想以后长时间和夏星霜合作,难免会接触阴香和阴料,现在有了灵花精油,自己就知道什么能碰,什么要远离,甚至熟悉香方和经咒以后,还能接一些和阴灵有关的生意,一来是驱鬼生意赚的多,二来有精油带在身上,遇到鬼会提前“报警”,自己就有时间做出反应。

    之后,周旭又问夏星霜拜托自己的第二件事,其实周旭已经隐约猜到了。

    果然,夏星霜让周旭在她不在的时间里,帮忙处理排队的客户。

    接着,夏星霜按照排队顺序,把客户的电话告诉了周旭,说自己已经提前和这些人打过招呼,只要报名字他们就知道,你是我的合伙人了。

    因为夏星霜要离开很久,晚上周旭去酒楼点了桌好菜为她送行,第二天还送她去了机场。

    从机场回来后,周旭一面寻找装修公司,准备将爷爷的房子改造成商铺,一面联系了第一个排队的客户。

    这名客户姓孔,是城里师范大学文学系大二的学生,周旭报了名号,和她电话里聊了不到十分钟,就有种挂电话拉黑名单的冲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