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鬼,哪里逃 第十二章 同学聚会

时间:2018-04-21作者:秋水

    ,精彩小说免费!

    从后面的语音中,周旭了解到了实情,原来甄宏之前一直在撒谎。

    那天下午,甄宏确实在超市找到了他老婆郑琴,可是郑琴已经把钱给出去了,甄宏急忙把钱要了回来,然后换了一张自己的付款。

    回到家甄宏越想越害怕,又不敢和老婆说,思来想去,干脆把要回来的钱给烧了,心想规矩是自己花钱,烧了它就不存在了,既然不存在,就算别人花过也没事。

    结果当晚甄宏就做噩梦,连续着三四天都是这样,可是过几天又好了,家里也没出什么事,渐渐的,甄宏觉得事情过去了就又去打麻将,而且赢的钱居然比以前更多了。

    甄宏彻底放心,干脆把事情和老婆说了,郑琴起初很生气,但是看到甄宏赢了那么多钱,加起来都快十万了,这才没有继续和他吵。

    事情出在甄宏告诉他老婆买阴香的下午,甄宏去朋友家打麻将,他老婆郑琴当时和闺蜜去逛商场,结果郑琴忽然看向中庭的位置:“诶?谁掉的一百块?!”

    没等身边的闺蜜反应过来,就看见郑琴去抓什么东西,然后飞身翻过围栏,从商场五楼的中心掉了下去,120来确认后,就直接联系殡仪馆了。

    甄宏得知情况,赶到殡仪馆看到蒙着妻子的白布上全是血,眨眼间心爱的老婆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这么没了,甄宏的哀号声刚挤出口,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结果后来警方调查,那闺蜜说自己根本没看到什么钱,郑琴也从未有过轻生的念头。

    郑琴是甄宏学生时代就暗恋的对象,两个人最终走在一起不知得到了多少人的羡慕和祝福,甄宏眼看着就要当爸爸了,却……

    微信的语音里,甄宏一直在哭:“我确实是爱赌点钱,但小琴从来只是说说,她没有嫌弃过我,当初我学习差,最后只能考本地的技校,小琴在北京上学,后来我先出来打工,好不容易攒钱开了餐馆,小琴为了和我在一起放弃了学校安排的工作回到这里,她和爸妈吵了无数次,我两好不容易才结婚,她,她怎么就出这种事了呢,那担架上全是血,脸都,都摔碎啦……”

    周旭沉默不语,要说这事情怪谁呢,如果甄宏不赌钱,就不会出这档子事;如果他当初带着阳香的时候见好就收,也不会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如果……

    正如夏星霜所说,归根结底还是一个“贪”字。

    甄宏老婆出事之后,他的餐馆很快转了出去;从那以后周旭再没见过甄宏,只是后来听一个餐馆的员工说,有次上街看到浑身脏兮兮胡子拉碴的甄宏,居然在大街上朝一个陌生孕妇下跪,嘴里吼着“老婆我对不起你啊!”“你快回来吧!我们好好过日子!”这样的话……

    周旭跟夏星霜说了甄宏的事情,夏星霜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阴香里的香灵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一旦震怒就算是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压下来,说不定自己都会被搭进去;甄宏的事情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周旭听了倒吸口冷气,就问甄宏都这样了,难道还会出事?

    夏星霜摸着手里的沉香手串,没有说话。

    周旭吞了口唾沫,只想甄宏别再找上自己就好,之后的夜晚,还经常梦到一个浑身是血,整张脸血肉模糊的女人,浓稠的黑血混着脑袋里红白的脑浆不断往下流,下身还挂着一个血淋淋的婴儿,就这么对着自己哭。

    周旭不知道被吓醒多少次,问夏星霜是不是被鬼上身了,夏星霜检查后说是被吓的,于是给周旭开了几袋自制的“透体麝脐丹”,让他每天用清茶服五到七丸。

    透体麝脐丹具有去诸风,明目轻身,辟邪少梦的功效,还能悦泽颜彩,令人身香,加上夏星霜祖传的经咒加持,效果非常好;周旭做梦的症状消退得很快,更神奇的是,身上还散发出了一股松柏的清香。

    甄宏的事情让周旭哽了好久,心想甄宏自己作出来的问题,却报应在了无辜的人身上,夏星霜口中的香灵根本不会考虑人情,或者是太会考虑,让挚爱的死,让甄宏痛不欲生;那自己卖给甄宏阴香,是不是间接导致了这场悲剧的发生呢?

    消沉了将近一个月后,周旭做噩梦的症状得以康复,甄宏的事情也逐渐淡忘,然后失业的他面临一个严重的问题:没钱了。

    周旭眼看就连水电费都要付不起,现在这年头,吃个大碗面也要十多块,一天算上其他杂费还有房租,再怎么都要六七十。

    周旭又想自己已经二十五了,虽然长得不丑,但也没帅到靠脸吃饭的地步,再不想办法,以后结婚买房怎么办?

    想起之前卖香挣的钱,周旭觉得这行其实真不错,总比自己再去打工要强,回忆起当初那四千多块买了好多想要的东西,于是下定决心就干这个了,另外周旭给自己定了个死规矩:绝不给亲戚朋友卖阴香!

    这天晚上,周旭去参加高中的同学聚会,而所谓的聚会不过两个主题:装逼和炫富。

    果然,酒过三巡之后,大家的话题渐渐转向了“你现在在干啥”“一个月挣多少”“有几套房了”诸如此类的东西上。

    周旭现在刚进入香道,混的还不好,相比起那些高调的同学只能在一旁喝闷酒。

    “周旭,你现在做啥工作?平时聚会也不来。”

    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叫赵权同学盯上了周旭,他家前几年城中村拆迁,足足分了十套房,是同学里的暴发户。

    周旭不想理他,就说没什么。

    赵权摇了摇头,发出啧啧的声音,又把衣领解开,露出挂脖子上一块一元硬币大小的木牌。

    “哟,你戴的什么呀,这么香!”一名女同学想去摸赵权的黑黄色弥勒佛木牌,赵权侧身躲过,得意笑道:“这叫‘奇楠’,没见过吧。”

    女同学有些不高兴:“看把你吓的,一块木头有这么宝贝么?”

    赵权哼了声:“我这块奇楠三万块钱,合一万五一克,你指甲要是刮掉了一点,也是好几千呢。”

    女同学一听急忙把手缩了回去。

    “周旭,你也没听说过奇楠吧?”赵权冲周旭笑道。

    “怎么没听过?”周旭从胸口拿出一块比赵权还要大,刻着观音的蜜黄色挂件,笑着说:“越南芽庄顶级白奇楠。”

    当然,这块奇楠是夏星霜给周旭冲门面的,但赵权可不知道这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