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两界天魔 第七十九章:云济离去,怪异年轻人

时间:2018-05-16作者:张太玄

    飞到空中的木鱼锤和木鱼碰撞在一起,发出“咯”的一声,音波在这一刻竟然化成了实质,变化成一条金色的绳子穿梭虚空,如同一只灵巧的金蛇,瞬息间来到了大蜘蛛的身旁。

    “滚……”

    大蜘蛛发出刺耳的声响,体表浮现墨绿色的气流,覆盖在八只蛛腿上,像是一具坚硬的战甲,仿若深渊中走出的蜘蛛魔神,快速地在大地上移动,脑袋偏转对着金色绳索喷出一口白色的蛛丝。

    叮!

    金绳微微一震,金光冲天而起,耀眼的金色气焰熊熊燃烧,将白色蛛丝湮灭,一个扭转伸展,墨绿色的妖气仿佛遇到了天敌,瞬间溃散,绳索轻而易举地将它八只腿捆住。

    大蜘蛛一个踉跄,伴随着一声轰鸣倒在了地上,发出恐怖的哀鸣,但是金绳越捆越紧,像是包粽子一般将它缠绕。

    “这就是铸星强者的实力吗?”

    张青阳看着横行无忌的大蜘蛛被轻易地捆住,被惊得说不出话来,好一会才低声自言自语。

    一旁的半夏听了之后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道:“这家伙可不仅仅是铸星。”

    不过她也没有开口解释,抬头目光与中年和尚遥遥对视,在虚空中碰撞闪烁雷火。

    中年和尚先是一愣,看到了半夏眼中的枫叶图案,神色震惊。

    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趁着张青阳看着蜘蛛的时候,悄悄用嘴型说了两个字:“红枫……”

    当他还要继续往下说的时候,一片红色的枫叶穿透虚空,割裂了他的月白色的长衫。

    中年和尚也不恼怒,确认了心中的猜测,心情颇好,伸出手接住木鱼,轻声道:“小蜘蛛,你罪孽深重呀!”

    话音刚落,被裹成粽子一般的蜘蛛还在进行最后的挣扎,但是金色绳索收缩,并且随着绳索拖动越变越小,最后变成了糖果大小的珠子,被和尚捏在手里。

    和尚慈悲地看了一眼金色小珠子中不断挣扎地小蜘蛛,温柔地说道:“别怕,上次本座有点事情没空管你,这次终于抓到你了。

    虽然你罪孽深重,周身缠绕着无数的冤魂,背负了无穷的业力,但是……这样的你真的很美味啊!”

    说完和尚将包裹着蜘蛛的珠子扔进嘴里,慢慢地咀嚼,脸上露出慈悲的笑容,吟诵“阿弥陀佛”。

    这是什么鬼?说好的慈悲为怀呢?

    怎么突然把蜘蛛吃了?高人形象一点也没有了!

    我怎么感觉这和尚比这蜘蛛更危险呢?

    这家伙不会是化形的妖物吧?

    正当张青阳胡思乱想思考要不要逃回现实世界的时候,和尚突然迈开了脚步,空间扭转之间来到了他的身前,和善的目光缓缓地打量他。

    “贫僧云济,见过施主!”

    不清楚是否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被和尚看他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

    有趣的玩具?

    不过既然对方没有表示出恶意,张青阳也不会作死,双手合一还礼道:“在下张青阳,多谢大师救命之恩!”

    云济却是摇了摇头,“就算我不出手,施主也会没事的!”

    但是这话落到张青阳耳中无异于雷霆轰隆,忍不住退了一步,心神激荡。

    难道他知道了我能穿梭两界?不然他怎么会说我一个锻体圆满可以逃出去?

    云济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已然不满的半夏,见好就收,转而说道:“就算我不来,如此大的动静,也会有朝廷的高手赶来……”

    “原来如此……”

    张青阳松了一口气,虽然表面上依旧镇定,但是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双脚也变得沉重发麻,嘴角的笑容略显牵强。

    “施主接下来准备去哪?”

    云济余光看了一眼淡定的半夏,好奇地问道。

    张青阳坦然承认:“在下此行就是为了去天水城拜入宗门,只不过半路烧了一个妖奴聚集的村子,才惹出了这个怪物!”

    “拜入宗门?”

    云济的神情有些古怪,但是看到半夏柔弱的模样有明白了,这货在装嫩,老牛吃嫩草啊。

    没想到变成小孩子了,这位的心态也变得年轻了……

    看着张青阳清秀的面容,硬朗的体格,也颇受女子的欢迎。

    只不过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吸土,那这个一千岁的该怎么说?

    云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你想拜入哪个宗门呢?”

    张青阳摇了摇头,“我对天水城并不了解,还得到了以后才能决定……”

    云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着半夏愈发不耐烦的神色说道:“施主,我观你面相,与我佛有缘啊!”

    说完,云济双手合十,将一块木牌递给张青阳,随后一步迈出数十丈,眨眼间在他们的视线中消失,独留下张青阳一人在风中凌乱。

    这个难道是异界版本的准提,还与佛有缘,但是我更喜欢道家文化,还喜欢这花花世界,不想剃光烦恼丝,遁入空门啊……

    想到自己剃了个光头,拿着铁钵化缘的模样,张青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心中暗道:

    这辈子就算饿死,渴死,被人乱刀砍死,我也不去当和尚!

    ………………………………

    一座恢宏的大殿之中,一个身穿玄色衣袍的年轻人正在下棋,而他的对手,竟然是一尊巨大的牛头人身的怪物,鼻子上挂着一道鼻环,呼吸之间冒出烈火,将鼻环烧的通红。

    “咦!”

    年轻人突然顿住,眉头皱成了“川”字,对面的牛头人见状问道:“怎么了?”

    年轻人摆了摆手,嘴角微微上翘,露出邪魅的笑意:“没什么,只不过我随手下的一枚棋子被人拔掉了,我记得那只小蜘蛛体内还有几丝望月天蛛的血脉,没想到还是被人杀了……”

    “死了就说明它是废物,这种棋子不是很多吗,您何必挂在心上。”

    牛头人无所谓地说道,言语之间,四周的温度缓缓地升高,脚下的花草被抽离了水分,迅速干枯,随后被点燃。

    “也是……”年轻人点了点头,笑骂道:“你要是把我寝宫的花草全部弄死了,我就把就你家的牛崽子抓来烤着吃了!”

    “吃就吃呗……”

    牛头人惺惺地说道,但还是收敛了气势,两人继续下棋。

    只不过年轻人脑中浮现一道月白长衫的身影、以及枫叶的图案……

    “真是有趣啊……”

    ps:求推荐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