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两界天魔 第四十四章:踩爆

时间:2018-04-25作者:张太玄

    ,!

    簌簌簌!

    远处的灌木丛突然传出了声响,一直褐色皮毛的公鹿瞥了一眼持弓的张青阳,迈开四肢惊慌失措地奔逃。

    “终于来了第一头猎物,我去前面等你!”

    张青阳眼前一亮,将弓箭搭在弦上,小跑着朝着公鹿追去,没一会就消失不见!

    “等等我呀!”

    陈浩焦急地喊了两声,但是却装模作样地走了两步,环顾四周确定没人之后,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

    陈浩拿出一把小刀,在一棵较为醒目的树上刻上了一朵白云,并标识了张青阳离去的方向。

    “张青阳,别以为有几分天赋就可以骄横,这次白云寨一众头目都来了,听说二当家都亲自出手,我不信你能活着走出暮色之森!”

    陈浩洋洋得意地低语,眼中的怨毒之色显得他狰狞异常,张青阳当众打脸,让他颜面尽失。

    就算是普通的家丁侍女看见他,虽然嘴上不说,但是眼中的嘲讽和玩味让他备受煎熬!

    而正好一个神秘人给他承诺,只要标记张青阳在暮色之森中的位置,让白云寨进行追杀,就答应给他三百两黄金。

    既可以铲除眼中钉,又可以拿钱,何乐而不为呢!

    “我会看着你一点点死掉,然后我去安慰受伤的萧柠,俘获他的芳心,占据萧家的财产,哈哈哈哈……”

    陈浩心中偷笑,脚步连忙朝着张青阳离去的方向追去防止跟丢导致计划失败!

    在他走远之后,张青阳出现在刚刚陈浩画下记号的树前,手指摸索着白云记号,冷笑一声:“没想到我偷偷回来看一眼就看到了马脚,虽然听不清他说了什么,但是这白云记号也太容易辨认了!”

    白云寨!

    没想到这群家伙穷追不舍,张青阳眉头皱成川子,他不知道白云寨派了多少人,实力如何,万一白云寨当家也出动了,那他除了回归现实世界别无他法!

    毕竟真气境和锻体圆满完全就是两个境界就像是长刀和手枪的区别!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避开他们!

    痕迹已经留下了,就算划去也无济于事。

    所以张青阳在附近十几棵树上都刻上了不同方向的记号,准备用这种方法误导追杀自己的家伙!

    然后以更快地速度追了上去,他很期待陈浩发现记号无用之时,惊慌失措的模样!

    应该会很可爱吧!

    张青阳想到陈浩可能会出现的表情,莫名的感受到一股愉悦!

    …………………………

    树林另一个入口,崔当家一袭青衫,身后跟着三男一女,个个凶神恶煞,一看不是善茬,五人快步穿行在丛林间!

    “二当家,抓住他该如何处置呢?”

    其中一个黑瘦的汉子在枝干间跳跃不停,对着崔宇喊道。

    “要不把他给我吧,正好我那边精壮汉子也用完了,我会把他榨干的!”

    一道妩媚的声音出现,但确实从一个长着马脸、斗鸡眼、瘦的和排骨一样的中年妇女口中说出,一边说还一边捂嘴偷笑,脸上的皱纹顿时挤成一团,远远看去像是一朵菊花!

    每个能进白云寨的都是恶行无数,而这个女人名叫张,亲手捂死了十几个婴孩,还修炼了一种不完整的邪术,采阳补阴,只可惜功法残缺,反而越练越丑,越练越老!

    其他几个大汉“嘁”了一声,前方的崔宇冷声道:

    “反正我只要我的东西,如果没带在身上,就严刑拷打让他交出来,之后任由你们处理!”

    “尊二当家命!”

    其他几人不敢再嬉皮笑脸,继续向前走去,突然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眼睛一瞄,惊呼道:“二当家,我发现记号了,果然那家伙没骗我们,给我们留了通地那小子走的方向!”

    “萧家的内鬼效率不错!”

    崔宇心中满意,冷峻的面容舒缓了不少,刚想迈步,就看到了其他刻着记号的树,而且方向指示不同!

    “没用的东西,竟然被发现了!”

    崔宇双目一瞪,身边骤然刮起阴风,伴随着诡异的哀嚎,吹得其他几人瑟瑟发抖!

    “秋狩入口方向不必搜查,我负责北边,你们两人一组搜查那小子!”

    崔宇冷哼一声,身影蹿动向前奔走,其他两两分组,开始搜查张青阳的下落!

    森林深处,张青阳拖着一直公鹿缓慢行走,陈浩紧跟在身后,只不过内心颇为焦躁,如今已经过了三个时辰了,为什么白云寨还没有追上来!

    难道他们没有看到记号吗?

    这群莽夫一点用也没有,废物!

    陈浩心中暗骂,突然想到又走了一千米,捂着肚子说道:“我肚子不舒服,去解个手!”

    “你这已经是第三次解手了!我们才抓了一只野鹿,看来要垫底了!”

    张青阳似笑非笑地看着陈浩,自然知道他想去干什么。

    陈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羞涩道:“今天吃坏东西了,都是我的错,你可以先告诉我往哪边走,我过会就跟上来!”

    “你的解手为什么还要画白云呢?”

    张青阳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吓得陈浩浑身僵直,一双眼睛瞪大似乎是无法想象是如何暴露的,额头上冷汗直冒,结结巴巴地说道:“习惯,我习惯在解手的时候画朵白云!”

    “你知道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张青阳不明所以地说道,看着陈浩瑟瑟发抖的模样一开始还有点乐趣,之后就是一种厌恶感!

    “史坦尼斯拉夫斯基曾今说过,不能强制感情,强制的结果是做作!”

    陈浩双腿打着哆嗦,嘴硬道:“什么拉丝机,我怎么听不懂呢?”

    “白云寨来了多少人?”

    张青阳突然问了一句,陈浩心中最后一道防线被击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痛哭流涕:

    “是他们逼我的,我不是自愿的,求求你放过我吧!”

    嘭!

    陈浩胸口遭受猛击,咔嚓几声胸骨断裂,倒在地上口吐鲜血,眼中难以抑制地后悔,后悔为什么要来报复!

    陈浩拼尽全身力气,求饶道:“放过我,我可以给你钱……”

    嘭!

    张青阳叹息了一声,走上前对着他的脑袋,在他因为恐惧而放大的瞳孔倒映下,猛地一踩!

    如同西瓜爆裂一般,红白之物飞溅,张青阳也有些恶心,目光冷冽地盯着来时的方向,轻声道:

    “敢谋害我的,我会给他们应有的惩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