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道酬何 第三百九十八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2

时间:2018-08-30作者:云东流

    感觉到对方言语之间所表露出来那不加掩饰敌意,黎酬则是会以阳光般的笑容,不卑不亢的答道:“没错!”

    既然已经感觉到对方来着不善,黎酬甚至连“前辈”之类的尊称都懒得说,只是很平静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他倒要看看对方究竟想要如何。

    “小子有种!”冷面中年忽然眼中寒光一闪,跟着冷声说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动手将你击杀,在场的这些人中,绝对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我哪怕一个眨眼的时间?”

    冷面中年男子此话一经出口,在场众人顿时大惊,其中西门无量、尚索与白石学院的院长齐良才三人齐齐身形一动,站成一排拦在黎酬身前。

    紧跟着,巫冰云也趁黎酬一个不注意,挣脱了他的手,上前一步,拦住黎酬半个身位,将黎酬护在身后。

    原本黎酬已经做好了与对方刚正面的准备,反正只要本尊遁入山河社稷图中,留下一个镜像分身与对方互怼,任对方有多大的本事,也不可能跨越这件八星级至宝的空间伤到自己本尊,然而此刻这些不知真相的人拦在身前,却让黎酬不得不投鼠忌器。

    “湘莣侄女,没想到你居然如此护着这个小子?”

    毫不理会西门无量三人,冷面中年男子目光一转,似是看向齐良才的肩头,但齐良才却是根本感受不到对方的目光,反倒是被他护在身后的黎酬,竟然生出一种眼前空无一物,被对方直接凝视的感觉。

    好厉害的家伙!

    黎酬深吸了一口气,排开拦在身前的众人,直接走到对方面前,沉声问道:“阁下就是白虎军的三大上将之一,苟胜上将军?”

    冷面中年男子微微点头:“竟敢直呼本将军的姓名,小子勇气可嘉。”微微一顿之后,苟胜忽然话锋一转道:“今天看在湘莣侄女的面子上,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并且答案能够让我满意的话,我今天可以先不杀你,并给你们三天准备的时间。”

    我靠!回答你的问题,还要让你满意,才是今天先不杀我?

    说得好像你想杀,就能够杀的了我一样!

    跟谁俩的呢,惹急了小爷,信不信我用剩下的中二点数换出一颗核弹头来,到你家里去种上一朵大蘑菇?

    不过看到身边西门无量以及巫冰云等人,黎酬还是暂时压下了冲动的想法,淡然开口道:“你问。”

    “很好!”说话间,苟胜的目光中再次落在劫云之下的凌星城身上:“劫雷是什么?”

    劫雷是什么?

    好深奥的一个问题,这不正是你之前用来怼齐院长的那个问题吗?

    在这一刻,黎酬也已经明白了苟胜提出这个问题的真是目的。或许真的如他所说,他并不像现在就动手打杀了黎酬,与其说是看在巫冰云的面子上,倒不如说是看在他曾经的战友吴旷的面子上。

    他今天只是要黎酬当着他的面附一个软,至于之后的事情他应该另有说法。

    因为从他之前怼齐良才的话中,他所满意的正确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如果黎酬说出一个与他类似的答案。苟胜只能表示满意,否则他就是在否定之前他自己所说的话,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那种事情,黎酬相信苟胜应该是干不出来的。

    不过,虽然明白了对方的想法,黎酬却并不算如他的意。

    转回身,目光望天天穹之上的劫云,黎酬平静的说道:“既然苟将军问,那我就说说我自己的看法。劫雷就是劫雷,他只是武者修炼到开灵境界之后的所必然会引发的一种天地法则的反弹。”

    微微一顿,黎酬又继续补充道:“齐院长说劫雷是天地对修行者的考验,其本意是阻止那些根基浅薄,或者说基础不牢之人蒙混过关,就好像学院里的考试。”

    “而苟将军却说劫雷是天地给修行者设下一道关隘,目的是灭杀所有闯关之人,只有能够通过这场身死考验,才能在武道一途走的更远,直到面临下一个关隘。仔细想想,这有与生死一线的战场何其的相似?”

    “所以!”黎酬索性也不再管自己的言语有多么的张狂,直接说出了自己本心的想法:“你们不过都只是将各自对生命的理解强加于天地而已,或者说是在以自己的主观来推测天意。实际上,天地真的有你们所说的那些思想吗?”

    苟胜闻言不由得眉头一皱,心叫黎酬不识时务的同时,也不由对他的观点产生了一些兴趣,下意识的开口追问道:“那按照你的想法,天地将下劫雷的用意又是什么?”

    “用意?”黎酬果断的摇头道:“天地本没有什么用意,劫雷其实说白了也不过是这方天地之间的一道自然的法则而已。”

    “天若有情天亦老,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其实劫雷说到底就是武者在突破开灵过程中,所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蜕变过程,就好像春蚕化茧成蝶一样,若非要说这个过程是天地对你考验亦或是刁难,我认为那都是在自作多情。”

    “便比如凌星城导师正在抵御的劫雷,每一道都与他之前所悟有关,这才是劫雷的真是面目。”说到这里,黎酬嘴角不由挂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虽然我并没有近距离见证过其他人渡劫,但我敢保证,一个人的劫雷强弱是早已注定的。就算你在渡劫时骂天三声,劫雷也不会增强半分,就算你焚香沐浴祈祷三年,同样也不会减弱丝毫。”

    说完这些之后,黎酬终于收回目光,转向苟胜道:“苟上将对我的回答,可还满意?”

    苟胜此刻眼中锐意更胜,忽然伸手指向劫云道:“那最后这一道天雷,会根据修行者的善恶来决定强弱,你又怎么说?”

    “业力而已。”黎酬理所应当的说道:“相信修为到了你这种程度不会感受不到业力的存在,既然你都能感受得到,按在规则之中一招业力的多寡计算这一道天雷的强弱,与我之前所说又有何不同?”

    此刻,凌星城挥手之间便已驱散了最后一道天雷,可见他对应业力的最后用掉劫雷,比起之前的任何一道,其威力都要差上许多。

    乌云散去,而凌星城的周身的气势却是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发生了一个质的改变。

    至此,凌星城正式跨入开灵之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