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道酬何 第一百八十五章 谁爱入谁入!

时间:2018-06-22作者:云东流

    黎酬闻言也不说话,径自取出自己才刚刚办好的学生证,冲着四下里展示了一圈之后道:“大家可都看好了,特别是这位期末大比中排七十一的学姐,我是清风城黎家的黎酬。清风城与界山城相隔千里有余,黎酬更加没有诸如木子晓之类的别号,所以,我绝对不可能是你的未婚夫”

    看到黎酬拿出了学生证,韩睿姬登时呆在了当场,呆若木鸡,安静如鸡了。

    她是真没有想到,眼前这小子居然这般的的油盐不进,不但自己的美貌无法打动他,就连金钱同样对他无效,更兼行事果决,雷利风行。

    话说,这小子的心难不成尽是石头做的,否则何至于这般的又臭又硬?

    这时,周围的围观群众里突然有一个男生开口说道:“我说这位兄弟,真不是我说你,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了。在美女遇到困难的时候,身为一个男子汉合该主动出手帮忙,怎么能这么不通情理的直接将美女请求置之不理,还当众戳穿,让美女下不来台呢?这般焚琴煮鹤的举动未免过分了!”

    “就是就是!”另一个相貌略显猥琐的男生立即开口附和道:“如果换了是我的话,我肯定会义不容辞的挺身而出,为美女抗雷,抗到底!”

    “这位兄弟说得对啊……”

    一时间,舆论的风声竟然就这样被那个好事的男生给带跑偏了,一下子全部转为开始说起了黎酬的不是来。

    当然,也有一些个女生的表现较为理智一些,她们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但看向黎酬的眼神也并不是那么友好。

    毕竟在这个年龄段的少女,尤其是美女,哪一个没有被自己不喜欢的追求者骚扰奉承过?

    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她们自然也希望能够有一个白马王子站出来将自己保护起来,让自己免于困扰。可是眼前这个看起来白白净净的小子,却是一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实在没风度的紧。

    但就算她们心里对黎酬也有不满,却并不意味着她们会对韩睿姬表示同情,在她们看来,像这种妖艳贱货就活该被怼,天天怼,时常被怼才好呢。

    真要说起来那白天虎也可以算是一个十分优秀的男人,不但身世出众,自身实力也很强,入学以来也没有像其他世家子弟那般传出各种各样的花边新闻,简直就是质地优良地钻石王老五一枚啊!怎么就瞎了眼,看上那种妖艳贱货了呢?怎么就不看看青春动人的我呢?!

    如果他一直如此痴情的对象是自己的话,相信自己应该不会那么狠心拒绝才是……

    听着周围吃瓜群众的喋喋不休,黎酬很是不屑的丢出一句话。

    “站着说话不腰疼!”

    不待周围人反应过来,黎酬已经再次开口说道:“不明真相就胡乱评论,当真以为事不关己就可以为所欲为,畅所欲言了么?!”

    “你们一个个大言不惭慷慨陈词,但你们真正知道这位学姐遇到的是什么样的麻烦吗?”

    “你们又是否知道我被平白无故被卷入到这种麻烦之中,会增添多少麻烦,甚至可能是灾祸临身吗?”

    “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些绝不该由我承担的麻烦与灾祸,我承受得起吗!?”

    目光冷峻的在周围吃瓜群众的脸上扫过,看到他们纷纷避开,并无一人敢与自己的目光直视之后,黎酬方才继续说道:“你们不知道!不光是你们,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我只可以告诉你们,那种未知的灾祸如果超过了我的承受范围,也许可会升级成为杀身之祸,乃至于灭族之祸!”

    听黎酬说到这里,在场众人无不被黎酬的假设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但是……这说得也太邪乎了吧!

    于是便有一些顽固分子,对于黎酬骇人听闻的假设抱着不以为然的态度,怪声怪气道:“这位兄弟这么说,未免太过于小题大做了吧?不过就是学院里的一点点小摩擦,哪里会有那么严重?”

    “没有吗?真的不会有吗?”黎酬冷声说道:“四十年前,东峰郡张家弟子张半山,似乎就是因为一个女人而遭人陷害,进而被人残忍杀害!及至后来他的两个弟弟张一山与张二山联手为兄复仇,可是被誉为当时的一段佳话,相信在场各位之中,不会没有人完全没听过吧?”

    “还有二十年的金刀王家,岂非也是因为家中嫡子对于一个女人而介入一场是非,最终令到本家家道中落,至今仍旧一蹶不振,沦为白石城中的三流家族,如果大家当真没听过此事之始末,大可以出去向城里的老人打听一下,一定可以还原当年的事情真相。”

    “如果还想麻烦,也不要紧,我这还有类似的案例,就半年前,七元谷华家的灭门惨案,你们也没有听说过吗?”

    七元谷华家,乍听到这个名字,在场众人的表情不约而同的齐齐一变。

    如果说之前黎酬列举出的两个案例,或者因为年代久远,或者因为牵涉之人名头不响,并不广为人知,感触不深。然而七元谷的华家的事情就发生在半年前,事发地点距离白石城不足十里之地算太远的七元谷中,那件事情可是曾一度成为白石城民众茶余饭后脍炙人口的谈资,几乎就去到家喻户晓的地步。

    说起七元谷那次那件事情的起因,也很是简单,不过就是因为就是因为华家独子华檀相机缘巧合之下,相救一个落难孤女,这本是侠义之举,奈何那孤女的仇家随之而来,七元谷华家在一夜之间满门被灭,鸡犬不留……

    在场众人心思转动之间,惊觉华家灭门惨案虽然与黎酬如今所面临的事情不尽相同,但道理却是分明可以依循,道理当真就是这个道理。

    直到此刻,众人方才恍然意识到,黎酬所说的种种假设,竟非危言耸听!

    “现在想明白了么?!我凭什么就要因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貌似可怜的一句话,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就要把自己卷进这场与我毫无关系的是非漩涡之中?”

    “就凭她是一个女人?”

    “就凭她看着可怜?”

    “就凭她长得漂亮?”

    “这种浑水你们谁愿意趟谁趟,反正我不趟!”

    “我不入地狱,谁爱入谁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