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真起源之身为媒 第五十九章 糊涂流元期

时间:2018-04-17作者:紫玉莫成烟

    刘长老还对元气做了较深的研究,之所以人引元入体之后,有一部分不能被人直接修炼的元气,最终会被排出体外成为灵气,是因为其中含有与人相排斥的气息。

    人能将大部分元气留在斗内修炼的本质原因,是因为这大部分的元气乃是纯净元气,不含有任何气息。纯净元气在人的斗脉内运转时,沾染了人自身的气息,以及五行属性,随后便化为人独一无二的内力。

    因此不同人的元气也将因为五行属性和沾染气息不同而相互排斥,一个人自身的元气,也会因为五行属性不同而相互排斥,所以一个人不能直接吸收别人的内力化归己用。而修行者内力所含的自身气息,也是金丹化灵的关键之一。

    这其中,不能被人用来修炼的元气所含有的气息,也被刘长老作为了这个宇宙并非死物的证据,也就是说元气中这部分与所有人相排斥的气息,乃是宇宙本身的气息!但是因为地狱这个奇葩的存在,又证明宇宙尚未有自我免疫调节功能,所以才推测宇宙是一个尚未发育的鸡蛋。同时也猜测,元气这种通过斗脉或者符文就可以有五行转化的特性,根源同样来自于宇宙这个蛋。

    何奇欢摒弃其他,逮住气息一词绞尽脑汁去想,试图理解这气息到底是什么。是人的呼吸进气出气?人的体味肉味?他甚至取出一道元气以各种方法实验,想要甄别出那气息,均未能成功,他只好再去翻书,看看自己是否看的不够仔细而遗漏了什么。

    最后他又找到刘长老关于元气本性的研究,他说元气通过不同轨迹而沾染不同属性,是元气的本性,化虚化实,使斗脉生长,以及催化能力也是元气的本性。如此一来,也就是说凡是搞不清楚的问题,刘长老通通给扣上了本性的帽子,这下便能自我安慰无需纠结下去了。对此,何奇欢也是哭笑不得无可奈何,始终无法弄明白那气息指的是什么。

    刘长老这些书,对那些一心修炼的人来说毫无用处,但是对于急需认识这个世界的何奇欢来说,却是十分珍贵,使他如获至宝,他相信这些知识将来定会有大用。同时他也想到,若是自己能有丰富的科学知识,以及能造出超强显微镜等各种现代高科技仪器,他肯定能研究出元气到底是啥,是哪种元素,有哪些特性。

    他不由得恨自己不是科学家,骂自己知识浅薄,真是个废物,身为一个现代人,一点科技的东西也造不出来,白白生活在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时代,却只知玩游戏,看新闻,消遣娱乐,憨吃迷糊睡,不懂得以知识充实自己。

    好几天过去了,书都看了个差不离,而刘长老仍旧未归,何奇欢便不再浪费时间,开始专心修炼。到了需要进食的日子,何奇欢便依照约定去找大哥和三弟,谈论近日所见所得。

    何奇欢将自己所看的书中知识讲给大哥三弟,大哥三弟也将在炼器部的经历讲给他听。因为大家都刚入教,也都未被差遣,每日只是修行,到也没多少新鲜事。但教中通告了一件事,给三人提了醒,初入教的弟子中有一人因为修炼时突发奇想,竟然全身心的投入去探查斗脉,结果导致灵识深陷,险些走火入魔,至今仍然木木呆呆神志不清。三人虽然都未曾有探查斗脉之心,却也因此知道了此事之凶险,今后可以引以为戒,只依据长老的指导修炼,小心行事,不要节外生枝。

    第二个月相见之时,又有新的教中通告,有弟子自作主张,尝试不引元气,而以自身内力包裹经脉碎片,结果经脉碎片纷纷各自合而自愈,成为一个个肉瘤,不止白受了痛苦,还将浪费三个月的时间打碎并排出那些肉瘤,以及受到教中惩罚。大哥三弟也已经开始改造经脉,何奇欢却有些犹豫,举棋不定,好在刘长老仍未回来,那偏僻院中只有他自己,他便先以六斗修炼着。

    第三个月三人相见之前,何奇欢发生了变故。他不知怎地,第六斗元气修炼圆满,一不小心将第六斗元气炼成了一滴液体,这下可吓死人也!他不知为何如此轻易就进入了流元期,而且还是第六道元气的流元期,他甚至都未发现元气化为流元的过程,好像此事是瞒着他这个主人,斗脉自己悄无声息的就发生了。

    他算了一下,大哥三弟都是修炼金元,达到九斗需要改造一斗,创造七斗,大约耗费时间二十二个月,而且还不知道九斗之后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进入流元期。他不知道这件事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隐藏得住而不被人发觉第六道斗脉的秘密,于是闭合第六道斗脉,去见大哥三弟,让他二人轮流检查。

    好在二人手段尽施之后,确认他暂时尚可隐藏秘密,于是告诫他一定要小心,甚至为了伪装,他必须开始像普通弟子一般着手进行斗脉改造或者创造,何奇欢也知事态严重,便开始创造新的斗脉。

    第四个月时,刘长老终于回来了,何奇欢期待中的欣喜还是没有出现,刘长老望着何奇欢神色复杂,何奇欢十分纳闷,却也不知如何开口询问。然后刘长老紧闭院门,与何奇欢进行了一番长谈。

    刘长老先问何奇欢看过那些典籍之后可有何话想说,何奇欢深思一番,问了一个他认为无关紧要的问题来试探刘长老的心情:“长老,您是如何测定元气在宇宙中所占比例与鸡蛋中的水所占比例是十分吻合的?”

    刘长老盯着他看了一阵,突然哈哈一笑,说道:“我等凡人怎么能知道如此奥秘,其实是曾经圣主点拨,告知与我。”

    何奇欢一惊,没想到这刘长老竟然与那圣主有联系,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搭话。

    刘长老叹口气略带惋惜的说道:“其实我与圣主仅有一面之缘,那时我还年轻,狂妄无知,与人起了争执,便吹了一些关于宇宙真相的大话。此时正好有一个英俊不凡的金瞳少年路过,听了我的话,便说我有些悟性,并告知我一些他的见解。起初我还颇为不屑,但当我对这宇宙了解越深,便越觉得那少年的话不可小觑,待到后来终于知道那少年便是圣主,唉,悔之晚矣呀!与圣主相比,我等都只是凡人而已啊!圣主的话我大多都已记录在书中,但有一点却因我悟性太低,始终不能理解,那便是元气还有另一个本性:向生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