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真起源之身为媒 第二十六章 老者之死

时间:2018-04-17作者:紫玉莫成烟

    何奇欢堪堪赶回,远远望见那洞口人影一闪便即不见,他以为是老者进了洞,顿时心急如焚大喊道:“老伯小心,洞内有蛇!”待他赶至洞口,已听得洞内传出轰隆之声,当下来不及细想,脚步不停直冲入洞去。

    他追到石室门口,只见石室内光线灰暗,地动山摇碎石飞溅,犹如翻江倒海一般,那条巨蛇正发狂的横冲直撞,不停翻滚垂死挣扎。他仔细辨认,隐见一人躺在墙角,一动不动生死未知。他小心翼翼潜行过去,见那人正是老伯,满身是血,他不由得伤心自责泪盈满眶,急忙抱起老者狂奔出洞。

    虽然两人之间互有防备,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朝夕相处,缺乏父爱的何奇欢对老者已经有了极深感情。此时他怀抱老者来到洞外,只见老者七孔流血气若游丝,昏迷不醒,不禁泪湿满襟哭得像个孩子。

    他轻唤老者未果,后以溪水淋其面,老者发出一声长长的痛苦的呻吟,悠悠转醒,翻着眼皮瞟了他一眼,便剧烈咳嗽起来,咳出许多血肉碎末。他心中绞痛,忙问道:“老伯你,你怎么样?”

    老者略一感知,便知道自己命在旦夕神仙难救,不由心中暗暗叹道:“老天真是不公,自己这心智超群的人就要死了,反倒傻小子活了下来。唉,方才还在嘲笑别人报仇手段粗鄙,未料到转眼便轮到自己了,自己这仇怕是没机会报了!”想至此处,心中一震,转眼望向何奇欢。

    何奇欢见老者望向自己,以为他有所托付,忙抹着眼泪急道:“老伯,老伯你想说什么?”

    老者挣扎着从后腰抽出一本老旧破损的书,塞进何奇欢手中费尽力气虚弱的说道:“我恐怕命不久矣!此书乃洞中寻得,吾之先祖所著,无上的修行宝典,你一定要好好修炼,将来为我报仇!”说罢又是剧烈咳嗽。

    何奇欢痛声道:“老伯放心,无论如何我一定杀了那蛇,让老伯吃其肉喝其血!”????老者闻言一愣,心中大恨,急怒攻心,勃然变色破口大骂道:“蠢货!杀我者乃、乃、乃......”关键之处却说不下去,猛然间双目凸出,腿一蹬,就此一命呜呼。

    何奇欢被骂得一愣,不明就里,却见老者伸腿瞪眼,脖子一歪就此气绝,顿时悲从中来嚎啕大哭。哭了一阵却又突然咯咯怪笑,抬头望天撕心裂肺大叫道:“难道我真是天煞孤星的命?谁沾上我谁就倒霉!以前如此,现在还是如此!......”

    又哭了一阵,他猛然醒悟,脑子渐渐清明,心道我怎么又自怨自艾起来,这毛病于事无补,必须要改!我要复活菜菜,如今宝典在手,更多了一层希望,切不可再抑郁沉沦!眼下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杀了那蛇给老伯报仇!刚才见那蛇翻滚挣扎,显然是已经被老伯重伤,趁他病要他命!

    当下他把宝典插在腰间,捡起两根木棍,小心的钻进洞里,却见石室内风平浪静。就着一束阳光,只见石室内满地狼藉,那蛇杂乱的翻倒在地毫无生气,何奇欢拿木棍捅了捅,确认那蛇已然死去,心道:“竟然是老伯与蛇同归于尽了!唉,老伯你若等我回来一起对付这蛇,应该不至这种结局。也由此可见这宝典对老伯有多重要,同时可知这宝典必然是一部极其珍贵的修行法门。”

    何奇欢扫视石室,见那石床之上不知何物正发出微弱幽蓝的光来。他近前一看,原来那石床顶端与石床并非一体,乃是一个严丝合缝的石头盖子,许是刚才被那蛇挣扎之中撞裂了,出现了一条头发丝般的细缝,蓝光便从这缝隙中透出。

    何奇欢心想这里面莫不是有什么宝物,遂从一侧奋力将盖子推开一道缝,往内张望,蓦地骇了一跳,却是一具破衣烂衫的干尸躺在里面,原来这不是床,是石棺!

    那干尸双手置于胸腹,捧着一个玉匣,发光的不是玉匣,乃是石棺内壁所砌的一层淡蓝色的玉片,玉片上微光冉冉似有符文流动。

    何奇欢心中惴惴,忙将棺盖复位,口中直道:“罪过罪过,我不是有意的,还请前辈恕罪......”他努力将那缝隙也挤死,而后见那棺盖上有一处格子,大小与老伯给自己的那本宝典差不多,格子里许多碎木屑以及印记,显然里面曾经有东西,心中了然:必是老伯从此处寻得宝典。

    他转念又一想:倘若外面所得已经是盖世的宝典,那么里面抱着的岂不是比这宝典更珍贵!他不由得心热,但是一想到那干尸,顿时脊背发凉打个冷战,心中害怕,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啊!

    于是他只好自我开解:无论是看书还是看电视得来的经验,凡是这种情形,石棺内一定机关重重,稍有不慎必然命丧当场!想想菜菜,你可要惜命,万万不可冒这种险。再者说,这里面葬的乃是老伯的先祖,老伯对你有救命之恩,你更加不能忘恩负义盗人祖墓,猪狗不如,猪狗不如!

    打定主意,何奇欢便去将老者抱进来,让其挨着石棺躺下,口中喃喃道:“老伯,我不知你姓甚名谁,也不知你家乡何处,只好将你葬在这里。同祖先葬在一起,我想你应该也算满意了吧。”

    然后他搬了许多石头将老者盖住,磕过头,本想将那蛇的尸体拖出洞去,不知怎地一时心头怕的紧,下不去手,只好又弄些碎石将那蛇盖住。

    他出得洞来,想了想,就搬些大石头将洞口封死,免得再有野兽进去鸠占鹊巢。而后复又收拾干柴,将那两只山鸡烤了,先拿一只摆在洞口祭拜老伯,然后自己捧着另一只坐在旁边啃。

    吃着吃着他突然间潸然泪下,忍不住一声叹息:“真是世事无常啊!”

    吃过之后,他将手反复洗干净,取出那本修行宝典来,一看之下竟然不一会就通篇读完了。何奇欢暗暗纳闷,这本书总共也就几万字,绝大部分竟然都是简体字和简写字,而且都是大白话,他读起来也是毫不费力,读完便明白了七七八八。他有些不敢相信,于是又仔细的读了两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