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真起源之身为媒 第二十五章 驭兽真经

时间:2018-04-17作者:紫玉莫成烟

    何奇欢正寻思间突然一拍脑门,担心的叫道:“不好!只顾着逃了,却忘了老伯!若是那蛇追我不上,返回洞去正撞见老伯,却是大大的不妙!”当下他忙往回赶,又怕那蛇还在尾随自己,再半路遭遇上,只好小心翼翼慢慢前进,只盼望老伯经验丰富,有所应对。

    且说当时让何奇欢去抓鸡,老者自己拾柴生火,他估摸着傻小子该回来了,便翻身躲在大石后,暗中观察。见那小子杀鸡,血腥气引出蛟鳞蛇,老者暗暗高兴,他本意就是让这小子引蛇出洞,来个调虎离山,自己好去洞内寻宝。

    眼见何奇欢不躲不避,还要举火相抗,勾得蛇吐毒雾,老者不由得暗暗心焦,心道完了完了,真是个蠢货!这毒雾便是老夫也不能抵挡,你若中上一口,够你死个十次八次!居然不自量力妄想螳臂当车,真是不知死活!你死无妨,坏了老夫的计划事大,还不快跑!

    等到看着何奇欢误打误撞点燃毒雾,竟然只是被火撩了一下,便引得蛇追入林中去了,老者大喜道:“真乃天助我也!”遂跳出来抓一支火把进入洞内。

    老者踩着溪水前行数十步,通道向左一转,竟然是一个偌大的石室。石室内寒气逼人,顶端开了数个孔洞,阳光穿过孔洞自右向左斜斜射在石室中央一根石柱上,将石室内照的灰蒙蒙,虽然不算明亮却也勉强能视物。石柱下端离地三尺一口泉眼,冰寒的泉水冒着冷气汹涌而出落入下方一汪小潭,潭水顺着石道缓缓流出形成小溪。

    老者以自身法力催得火把更亮,扫视一圈,石室内只有一副石桌石凳,近墙一张石床,十分简陋。老者举起火把查看,发现石室内落满厚厚一层灰尘,只在绕着石床一圈连着一道蜿蜒而出洞的痕迹颇为光滑干净,显然那条蛟鳞蛇在洞内便只盘着这石床休息,也不喜走动。

    老者查找一圈,一无所获,心中纳闷:这石桌石床定是人用的,可是这洞内莫说活人,便是死人的痕迹也是一点没有,更别提有什么机关暗箭!难道又是一场空欢喜?

    他不由得有些失落,却又不甘心,当下催动法力大手一挥,石室内顿时刮起一道疾风,将厚厚的灰尘卷起一扫而空,直吹出洞外去。老者眼前一亮,发现平平的石床中间竟嵌有一块方形木板,木板上刻有两行字:入我门下习我真经,剪除叛徒方得善终!????老者大喜,一掌打碎木板,木板下露出一本发黄的书!老者把书抢在手中,只见封面四个大字《驭兽真经》,老者一愣,怎地不是《御兽心得》?翻开封面,只见第一页白纸上几行小字写到:本派秘籍共两部,上部乃是养兽篇,名曰《御兽心得》,下部驭兽篇,名曰《驭兽真经》。若仅修习下篇,则威力减半。习我真经者,即入我门下,须奉老夫之令,清理门户,夺回上篇,如若不从,欺师灭祖天地不容!

    老者皱眉略一思索便心中明了,摇头讥笑道:“嘿嘿,可怜啊可怜,你已然是个死人,还奢望别人给你报仇,还诅咒他人不得善终,鬼才入你门下!哈哈,自己报不了仇,却在这里虚张声势,诓他人替你卖命,岂能骗得了老夫?

    此书其他部分皆是线装,唯独前面封皮加一页白纸却是粘上去的,必然是你将《御兽心得》封皮撕去,伪造成《驭兽真经》,再加一些危言耸听的话,这伎俩太过粗鄙,怎能蒙混过关?唉,想必你当时确实伤重,知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才至如此仓促吧,只是不知你尸骨却在何处,莫非葬身蛇腹,尸骨无存?”

    老者自语间又将洞内仔细检视了一遍,再无所得,正要退出洞去,只听得通道内传来急促的铁石摩擦之声。老者暗骂:“那小子真是不济,死的也太快了点!好在这蛟鳞蛇已经喷过一次毒雾,下一口毒雾炼成则需要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了,而老夫秘籍到手,不与它缠斗,想走却是不难。”

    老者收敛气息,火把变弱,猛然间蛟鳞蛇探出蛇头,一双幽绿的眼镜盯向火把方向,嘶嘶吐着信子。老者知道自己收敛气息之下,此蛇感知不到,虽然可以看到,但它对火光极其敏感,此时必然全神贯注于火把之上而忽略了自己。

    老者举着火把上下晃动,蛇也随着点点头,老者暗暗一笑,挥手甩出一把暗器。只见那蛇头一歪,暗器叮叮打在蛇身黑鳞上,俱被反弹,噗噗插入石壁,而后汽化一般消散。那蛇受激,透露一晃颈后鳞片炸起,老者趁机猛力将火把往石床一扔,火星四溅,那蛇大怒纵身一跃,抖动着鳞片张开血盆大口直扑过去。

    老者闪身躲过,边往外冲边心中得意的嘲讽道:“哼!畜生便是畜生,怎能与人斗智!嘿嘿,此番叫我计划周详,毫发无损便将秘籍手到擒来......”

    眼见他就要进入通道中,突然拐弯处的黑暗中悄无声息的鬼魅般伸出一双手,一手抢过秘籍,同时另一只手出掌重重拍在老者胸口,劲气透体!那偷袭之人桀桀怪笑道:“总算没有辜负老夫对你的期望,不枉我暗中跟踪这许多时日!这便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哈哈哈哈哈哈......”

    老者本以为大半年过去,早已甩掉这仇家,却不料此人比自己还能忍,一时不慎竟着了对方的道,被暗算,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不仅秘籍被夺,还结结实实挨了一记重掌,老者当即口喷鲜血五脏俱毁,金丹碎裂经脉寸断元气涣散,一条命已去了七七八八!

    老者被打得身体腾空而起向后翻去,惊惧之下目眦欲裂,强努法力双手一抖,射出数枚暗器。却是徒劳,那仇家一击得手知其必死,当即远遁,暗器叮叮当当无力的打在石壁上,跌落在地,这声响却吸引了蛟鳞蛇的注意。

    老者刚一摔落在地,只觉右肩剧痛,却是被那蛇咬住,注入毒液,老者本能的垂死挣扎,左手一抖摸出两枚毒镖捏住,奋力噗噗扎入那蛇双眼中。那蛇躲避不及被刺瞎双目,吃痛之下,猛力将老者甩出。

    老者重重撞在墙上又滚落在地,摔得七荤八素,终于不支昏死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