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真起源之身为媒 第二十四章 蛟鳞蛇

时间:2018-04-17作者:紫玉莫成烟

    何奇欢这一路上觉得枯燥之时,便主动与老者攀谈,观察老者的行为模式,说话习惯,以期望从中模仿学习经验,同时调整自己,使自己更像此界中人。

    其他的暂且不提,他发现老者说话一本正经之时,便会咬文嚼字文绉绉类似书面文言;若气氛轻松缓和,老者说话便是文言与大白话掺杂,且以口语为主;如果说的兴起,老者一时得意忘形,莫说大白话,就连一些听不懂的方言俚语也是往外涌。

    何奇欢估摸着,在这世界,纯文言自己不会说,说些方言白话应该危险不大,文白混用则更为稳妥。他觉得,只要不说些手机电脑飞机大炮之类的此界没有的东西,应该问题不大。

    这一日正午时分,二人沿一条小溪而上,寻至尽头,在杂草树木枝叶掩映中,找到一处山洞。洞内通道约一人高两人宽,黑乎乎看上去极深。老者心中狂喜,面上不动声色对何奇欢说道:“小兄弟,行至此处却是有些饥饿,不如暂且休息一阵,我去捡些干柴,你去打些野味烤来吃。”

    阳光暖暖,溪水潺潺,清风徐然,景色斑斓,长发披散,胡子一大把的何奇欢正沉浸其中舒展筋骨,意欲稍后进洞勘查,闻言一愣,却也不疑有他,欣然道:“也好。我去去就来,老伯自己多加小心。”

    老者点点头看着他消失在山林中,转身细细观察,洞口石上许多划痕,深刻而沾染元气流动痕迹,老者小心感知判断,这洞中所住必然是一条有流元期修为的蛟鳞蛇。

    蛟鳞蛇,以其身覆黑鳞,水火不侵,可比蛟鳞而得名。以成年蛟鳞蛇而论,体长可达三丈,其鳞圆薄而坚硬,锋利之极可做暗器,金丹期以下不能挡。老者若有几片黑鳞做暗器,前一阵遭遇仇家之时当可全身而退,不至丢了宝剑。

    其鳞片还可以嵌于铠甲之上关键部位守住要害,防御一流可称宝甲,令金丹期修士趋之若鹜,价值千金。更常被许多教派用于雕刻符文构建守护山门大阵,供不应求,可称稀有宝物。????然而老者此行意不在蛇,一来以他的修为看来,此蛇十分棘手难缠而又凶险万分,二来此蛇虽贵,但是比之自己所寻之物却是远远不及,待自己寻得那件宝物,甚至可以将此蛇炼化为傀儡,供自己随意驱使。

    老者所寻宝物属于一位前辈强者,这位强者生前乃是一位御兽大师,传言其巅峰时期,可驭万兽,而这蛟鳞蛇,则是万兽之中三头领之一。此人凭借驭兽之能,以其金丹期的修为,常常跨大境界追杀元身期修士,更让人眼馋的则是其搜秘境探古墓的本事。

    常人寻宝,往往身入险境九死一生,而他只要万兽一出,就可人在家中坐,宝从天上来,直如探囊取物一般轻松,如何能让人不羡慕,不嫉妒。只可惜这位前辈收徒不慎,遭到徒儿联手外敌暗算,欲夺其所著《御兽心得》。这位前辈虽然勉强逃出,但是自那以后,其人连同秘籍消失无踪音讯全无,恐怕早已身陨道消。

    自此,即使寻找那本《御兽心得》之人络绎不绝,却无一所得。老者也是寻得蛛丝马迹,不远万里而来进行搜山,以期望有所得,可想而知其中艰苦。

    蛟鳞蛇本生长于极北苦寒之地,绝无可能自行来此地生存,必然是经过某个懂得驭兽之人改造并带至此处。蛟鳞蛇修炼至流元期修为,本该开启模糊灵智,有隐匿踪迹的意识,而此蛇气息外放,显然灵智未开,老者更加肯定此蛇是被主人带至此处并加以改造封印了灵智。

    传言说那位前辈所御三头灵兽中便有一条蛟鳞蛇,所以此蛇的主人,极有可能就是那前辈,此洞便是那前辈葬身之地。经过一番推算印证,老者已有七八成的把握,略一思索心中便有了计较。

    何奇欢经过这一阵子磨练,身手矫健,力大如牛,胆量也早已今非昔比,莫说捉鸡宰羊驾轻就熟,便是遇到虎狼之辈,也有信心单挑之。不多时,他便拎着两只山鸡而归,而洞口小溪边,已然燃起一堆篝火,只不见老者。何奇欢心道许是老伯怕干柴不够烧,再去捡些。

    他也不多想,当下就着溪水将两只山鸡放血拔毛,开膛破肚,涮洗一番架在火上烤。蓦地从洞中传来阵阵铁石相交的锵锵之声,何奇欢疑惑的定眼观瞧,只见洞中黑漆漆一片,瞧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手中不停的转动着烤鸡,嘴上嘀咕道:“听这动静却不像老伯,莫非洞里还住着人?若是如此,两只烤鸡却是不够吃了。”

    只听得洞中声音越来越近,猛然间窜出一条长约三丈的巨蟒来,吓得何奇欢怪叫一声往后仰倒一屁股坐在地上,差点就把烤鸡扔了出去。只见那巨蟒身披黑鳞,粗如檩条,头大如牛,眼珠碧绿,昂起头嘶嘶吐着信子与何奇欢隔火相望。

    何奇欢面无血色惧怕不已,一动也不敢动,心中发颤:娘话来真是怕啥来啥,你就算窜出头狮子老虎来老子也不惧,出来这么个瘆人呼啦的玩意,正中老子软肋!快想快想快想......对,这种生活在黑暗中的东西必然怕火怕光,不然它早冲过来了。好,看老子扔支火把过去吓死你!

    何奇欢迅疾的抓一支火把站起来作势要扔,还未扔,变故突生!只见那蛇颈上突的炸起一圈黑鳞,哗啦啦一阵抖动声音尖锐刺耳,忽的蛇头一缩,张嘴啪的喷出一团绿油油的毒雾,在空中嗤嗤响着直冲他而来。

    何奇欢不由得肝儿一颤惊叫道:“我擦!会玩儿魔法?”他跳起来将火把胡乱一投转身就逃。

    那火把正中毒雾,毒雾竟然瞬间被点燃腾的化为一团烈火,来势极快,顷刻间追至何奇欢的后背一燎。何奇欢吃痛就地一滚,忙在脑后头发上一阵拍打,他头冒青烟,已闻到一股皮肉焦糊味。那团火去势不减,打在一丛灌木里,顿时噼啪的烧了起来。

    何奇欢龇牙咧嘴叫苦不迭,一眼瞥见那黑蛇正扭动着快速向他冲来,急忙爬起来狂奔而逃。闷头跑了一阵子,他回头望去,已经离那山洞甚远,不见火烟,黑蛇也不见了踪迹。

    他停在溪边,将烧烂的上衣脱掉,就着溪水查看后背。只见倒影之中,脑后头发乱七八糟,被烧掉不少,后背皮肉烟熏火燎,油脂麻花,一片水泡。他暗暗心惊,此番真是捡了一条命,幸亏歪打正着点着了毒雾,乖乖,那毒雾一见空气便已经刺啦作响,若被其击中,恐怕凶多吉少,还不立时没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