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真起源之身为媒 第二十二章 坠崖

时间:2018-04-17作者:紫玉莫成烟

    神像摇摇头,不忍直视,心中默念:“今日只好骗你一骗,人有希望总归不是坏事。唉,希望我没有做错吧!”

    待吃的差不多了,何奇欢才回身毕恭毕敬对神像跪拜道:“神仙爷爷,我,我该怎么做?”

    神像正色道:“你既然诚心求问,我便多教你一些罢。于你而言,当务之急便是生存。生存之道,第一便是隐匿自身来历,万万不可暴露你的出身,一旦暴露,当即惹来杀身之祸,十死无生。若有暴露隐患,必须行事坚决,杀伐果断,切不可犹豫不决心慈手软拖泥带水。”突然神像话锋一转指向地上那人道:“我且问你,此人你打算如何处置。”

    他一愣,大眼瞪小眼,不明就里。神像忍住怒气道:“此人早已醒来,却仍旧假装昏死,将你我秘密悉数听于耳中,你若此时不杀他,必然后患无穷。”

    听到此处,那坏三躺在地上双目紧闭嘴唇哆嗦面皮煞白,身体抖如糠筛。何奇欢见状心中忽然升起无限不忍,只觉得因此杀人真是骇人听闻。

    他呆呆摇头,想来自己出身穷苦人家,小时候杀鸡宰鱼之事也曾干过,却不知为何,随着年纪渐长,离群索居越久,这怜悯之心却一日比一日的重了。时至今日他眼见别人虐待老鼠也倍感可怜,而他自己却是连只小虫都不忍踩死了,更莫说是个素不相识的大活人。

    神像瞪了他一阵,无可奈何的气鼓鼓跺脚骂道:“妇人之仁,修行之大忌呀!真乃朽木不可雕也,孺子不可教也!你这个货......唉!由得你自生自灭去吧。吾已尽全力,使命达矣,终当永归寂静。”

    神像复归原位,端坐其上,威严散尽,面容变得似笑非笑,粗制滥造。????何奇欢没想到神像竟然大怒至此,连连磕头呼唤,石像终是再无变化。地上那坏三突然蹦将起来,夺门而出,鬼叫着狂奔逃下山去。

    何奇欢无奈的摇摇头,抱起烧鸡又吃了一阵,取出地图和玉符。那地图画在一张羊皮上,有山有水有路,左上角一个红叉,就是没有文字标记,十分的粗糙。他看不甚明白,且先揣入怀中放好。

    他默默整理思绪,心道既然有了希望,那便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自己这条贱命此时却不止是自己的了,还承载着复活菜菜的重任,切莫再做那生为主角的春秋大梦,吊儿郎当瞎混,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小心小心再小心。打定主意,他便将剩下的鸡和野果一并包了,向神像磕头辞行,趁着天色不晚,踏出门去。

    山上阳光普照,林间百鸟争鸣,他深吸一口气,顿觉神清气爽,胸中阴郁一扫而光,信心满满大步向山下行去。

    至半山腰,他正走到一处半人高的杂草丛生之地,突然从乱草中蹦出一个手持大棒之人,何奇欢吃了一惊,看的真切,正是那尖嘴猴腮的坏三!

    坏三在此潜伏多时,终于等到何奇欢下来。此时他瞅准机会跳将起来,虽然腹中饥饿,身手却是敏捷的很,他卯足了劲手抡大棒照准何奇欢脑袋狠狠就是一下,正中其后脑。

    何奇欢行至此处,早已累的汗流浃背手脚发抖脑袋木然,只来得及发出“啊”一声惊叫,便身体一僵歪倒在地。

    那坏三抢上前来,一探鼻息,发现何奇欢已然气绝,遂狂笑着将他搜刮一空。坏三取出那少半只烧鸡,边啃边居高临下愤愤的对何奇欢的尸体数落道:“哼!你呀你呀,真是个废物!鲁爷爷都说的如此明白了,你还是不开窍,你要有俺万分之一的聪明,早听鲁爷爷的,杀了俺不就没事了!你看看你看看,一场好造化,这不是白白便宜了老子!

    嘿嘿,这真是天意呀天意!俗话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若叫此等机缘在俺眼前白白溜走,那可真是人神共愤。你放心,俺也不白占你便宜,待会给你寻个好归宿,定不会叫你被狼啃狗咬死无全尸......”

    坏三胡诌了一阵,也吃的差不多了,便吭哧吭哧的将尸体拖到一处悬崖边上,一脚踹了下去,口中还向下面叫道:“这就算恩怨两清了,你可不要回来找俺!”

    何奇欢只觉得身体腾空,急速下坠,他心道莫非又是睡梦中从床上滚下来了?猛的睁眼一看,顿觉通体冰凉,四肢虚软,原来自己正从云端坠向汪洋大海!一眨眼,竟然已经飘在海面上,迎头一个无边无沿滔天巨浪向他打来,他吓的闭上眼双臂一挡,瞬间没有了动静。

    他睁眼环顾四周,竟然是画面一转,来到了一个夜晚中风平浪静且极为宽阔的江面!江边停靠的无数花船将水面映照的灯火通明,他面前的花船上一名妩媚的女子哀叹一声,抚琴唱起了小曲,温婉动听。他心头一松,却见身前漂来一物,他下意识的伸手一抓,软乎乎肉头头正是一具裸体男尸!他悚然而惊,忙甩开手,只见那尸体身子不动,脑袋却像上了发条一般诡异的咔咔转动,一张紧闭双眼的惨白的脸从水中转起面对着他,突然间睁开了腥红的双眼!他寒毛直竖转身就逃。

    一转身,眼前景色又变,这次乃是置身于一条小河之中,水流缓缓,河边的石头上一个村姑正在浣洗衣物,远处是傍晚的村庄炊烟袅袅。突然那村姑发现了他,“啊”一声惊叫,迅速羞红了脸,挽着裤腿光着脚丫掩面奔逃。

    他正要致歉,一伸手却发现四周茫茫然一片使其如坠云雾里,脚下一座泉眼喷薄仙气,泉水汩汩而出,化作一条小溪潺潺的流下山去。他举目远望,雾气中隐隐约约似有千万重山。他掬一捧泉水入口,甘之如饴,又如闻幽香沁人心扉,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只觉得一股暖流游遍全身,舒服之极。

    忽然他体内亮起奇光,那光一条条纵横交错织就一张大网渐渐浮现体表,他一时吓得呆住了。他向来惧怕蜘蛛蜈蚣此类攻击性的虫子,眼见这巨网缚身,像极了蜘蛛的手段,顿觉如芒在背冷汗直流!隐约感到上方有东西袭来,他下意识猛一抬头,贴面便是一张人脸大的亮出獠牙的血盆大口,在这生死关头他精神失控本能的哭嚎一嗓子......

    何奇欢被吓醒了,他茫然四顾,心道原来是梦,万幸万幸,不过这可真是个奇怪的梦。他再次环顾四周,只见自己躺在一条河边的砂石上,下身还泡在水中,看起来像是被水冲上岸的。

    他浑身湿透四肢乏力,一阵小风吹来,冷的瑟瑟发抖,忙努力爬起来找一块巨石倚着晒晒太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