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真起源之身为媒 第十九章 圣主已死?

时间:2018-04-17作者:紫玉莫成烟

    圣戈悠悠叹道:“方才自伏兵里冲出的那几百人中,有数十人皆已至神胎境,他们被我灭后,也无天变,只因这方空间的天机被那人蒙蔽,不知何时,才能破除。”

    “胡扯!”马家老祖失态大骂道:“蒙蔽天机?这种事只有圣主才能做得到,那东西,那东西......”却是再也说不下去。

    “你可知那人的本体究竟为何物?”圣戈说着转身望向老妪如同望着一个死物。

    众人一呆,又一齐望向老妪,老妪神色巨变,老泪横流,结巴道:“我,我,我也不知...”说着她忽然跪地大嚎起来,“圣主,徒儿错了!徒儿该死啊!那东西曾经承诺不杀您啊!徒儿从未想到您也会死啊!圣主哇!徒儿也是误以为那狗东西已经入圣,私心想为人族留一条后路啊......”

    “已经入圣?”马家老祖失声叫道,他只觉得头皮发炸,几乎立足不稳。突然他状若疯魔般一脚将老妪踹到在地,手哆嗦着指着老妪瞪眼骂道:“你,你,你......”气结于胸,不能成言。

    老妪无知觉般歪倒在地只是哭泣,李十万忙扶起她,眼见众人皆怒目而视,他的一声怒斥便被生生憋了回去。

    少顷,马家老祖委顿在地,声泪俱下嘶哑吼道:“枉我处处维护于你,你贪些小便宜倒也罢了,可你这是要圣主的命啊!孽畜!孽畜啊!欺师灭祖,其心可诛!你有何面目苟活于世!”说着他白眼一翻往后仰倒,这是要气死过去。

    马三卜急忙上前扶住老祖,环视众人,而后心疼的急急叫到:“老祖,老祖!”马家老祖摇摇头,抬眼哀求般望向圣戈,目中眼泪汩汩而出。????陆家宗主与老乞丐也是内心慌乱,异口同声乞求道:“圣戈!”

    “若非圣主嘱托,毒妇已经尸骨无存!”圣戈心情复杂的望着掌中五个圆球,怒道:“那东西的本体便是一道大天脉!”众人犹自不敢相信,却不由得心往下沉,泪往上涌。

    圣戈眯眼回想着继续说道:“曾经,那东西偷袭圣主不成反被重伤,却能在圣主手下逃走,后遇我事先埋伏,却仍然能将我重创至垂死,而后再次逃脱,最后更是连圣主都寻不到他。若当时圣主听我之言,让你二人中任何一人与我一同埋伏,或许可以留住那东西也说不定。圣主认为,那大天脉本来觉醒即可以成圣,却不知为何未能成圣,只是其实力无限接近于圣。

    当时圣主便推测出,他偷袭圣主是为了夺取圣主肉身,于是圣主在自身铭刻了一座弑神灭仙大阵,那由毒妇蕴养体内千年的神丹便是阵眼!随即圣主便让我假死隐匿休养,他则再次穿越界壁去地狱办一件事。

    圣主料定,他归来之时最为虚弱,而那东西却是伤势刚刚痊愈,实力重回巅峰。届时,那东西必然忍不住,趁机出手。一旦那东西禁不住引诱自投罗网,而被困于弑神灭仙大阵中,那么圣主即使无法让他立时便死,也可让他境界跌落至神胎期以下!此时再由我全力一击,加上圣主操控大阵之力自毁,合力之下必能将他四分五裂,而不能愈合。你们说,以圣主之躯,若非自爆,试问天下,何人可破?”

    众人齐声跪倒,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圣戈恨恨的继续说道:“圣主说,那东西的残体蕴含大道痕迹,必为天下强者垂涎,若全为人族所得,人族则会成为众矢之的,战乱不断。所以圣主命我放走部分以供天下各族竟夺,以使人族可免其祸,因此我夺其五,剩余的便成为天下强者的猎物。你们可知圣主苦心?”

    老妪涕泪横流坐地嚎道:“圣主就是太过心慈手软,即使天下各族一起来又如何,我一族就可扫平他们。”

    圣戈恨铁不成钢的叹道:“哼,你们人族真的是在圣主的护佑之下太平的太久了,变得狂妄自大,圣主离去之后,又只知不停的内战,你们可有人向外面看上一眼?万年之前,你人族确实可以以一族之力碾压天下各族,而此时恐怕有不少种族已经可以与你族一战了!哼,这些话,若不是圣主嘱托,我倒是乐于见到你们被他人杀杀锐气!方才我借天道残体之力全力催动剑阵,却仍然被那人轻松躲过,试问你们谁能做到?而此股伏兵,恐怕也只是对方一个未及撤走的尾巴。今后这天下将再无圣祖庇佑,大战将起,你们好自为之!”

    马家老祖抬起泪眼望向圣戈,挣扎着磕了一个头,气若游丝的问道:“不求其他,我只求圣戈实言相告,圣主他......”他剧烈喘息咳嗽,再也说不下去了,众人也殷切望向圣戈,求一个明确的答案。

    圣戈摇头叹气道:“何苦要追问到底呢。”众人仍旧死死盯着他毫无妥协之意。他只好继续说道:“你们知道,我本是一块凡铁,曾被圣主血祭,后来圣主遍寻天下仙金助我觉醒。但我若觉醒,必须要与圣主切断血祭联系,不然我定然会受天罚而形神俱灭。因此圣主主动切断与我的联系并一力替我承受我的觉醒天劫,最终使我完好无损的觉醒。

    但起初连圣主都未想到,就连我也是之后许久才发现,我的蒙昧意识转入仙金瞬间觉醒,而我的本体凡铁,就如同人族肉身一般,不仅仍然可以被我感知操纵,甚至其与圣主之间,也保存了某种神秘的联系!正是由此联系,我可以与圣主心意相通感知彼此,不论相距多远,皆可瞬间感知对方。那凡铁便被我藏于身体之内,你们看!”说着圣戈张嘴吐出一物,正是一柄凡铁铸成的小剑,那小剑缓缓飘落,触及地上的一瞬间崩裂成无数碎片。

    马家老祖“噗”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马三卜惊叫一声:“老祖!”众人的心也随着那碎片沉落谷底,齐跪在地,泪如泉涌,嚎泣圣主。

    “罢了罢了!莫要在此鬼哭狼嚎,我还有最后一事,做完之后,也算不负圣主嘱托,今后你人族死活,再与我无关。”圣戈不耐烦的制止众人,然后将掌中五个圆珠打出三个,一个给陆族宗主,一个给李族老妪,一个给马族老祖,马族老祖恍然不觉,马三卜忙伸手接住收起。

    圣戈缓缓说道:“圣主命我将这大天脉残体的魔性化去,以免其反噬,然后你们五族各族得其一。潜心参悟此物,不仅可以增寿元,其中大道痕迹若是参悟透了,更有可能助你们跨出那一步。这三个给你们,不可藏私,族中强者,无论资质高低,只要达到神胎境,皆有资格参悟,切记!其余两个,我自会送于金木两族宗主。”

    众人齐拜道:“多谢圣戈!”随即又痛哭道:“圣主......”

    圣戈厌烦骂道:“快滚快滚,少在此哭丧!陆六,你随我来。”说罢当先转身飞走,老乞丐急忙施法跟上去。

    待走的远了,老乞丐低声询问道:“圣主他......”见圣戈望向自己,便轻微摇摇头。

    圣戈微微一笑,不再多言,老乞丐大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