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真起源之身为媒 第十六章 神主圣主

时间:2018-04-17作者:紫玉莫成烟

    就在此时,噔噔噔噔噔噔!大殿之中又现六盏长明灯!七盏长明灯各有方位组成一座七星聚元阵—本族疗伤神阵!李十万瞳孔收缩,心神却不在大阵上,需要七盏长明灯镇压的天脉,难道是大天脉!

    据他所知,世上从未有大天脉有损而出现气眼者,修士取小天脉只能孕育神胎却无法成长为神体,得大天脉孕育神胎并成长为神体者唯有一人,那人便是圣主!圣主乃是以通天之力强取完整的大天脉,万古只此一人!而此大天脉七处有损,如要摄取,必然容易许多!这就意味着,这天下第二个圣主般的人物极有可能出现在我李族!

    容不得他多做猜想,七盏长明灯依次熄灭,李十万心中一凉大惊失色:不好!这大天脉难道已经自行修复!

    却见七盏长明灯上各自腾起一团黑影,七团黑影瞬间融为一体化为人形,阴森森一声冷笑,抬手便将金木两族老祖的投影压制打散,转脸望向老妪,似笑非笑!

    李十万被那目光扫中,顿时头皮发炸,气息凝滞,通体冰凉,他尚未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只听得老妪高声喊道:“拜见神主!恭贺神主大功告成!”便不由自主的腿一软,随着老祖跪伏在地,脑中轰鸣,惊惧不敢言,直如失了智一般。

    那黑影声音缥缈,瘆人呼啦的自顾自道:“曾经有一把兵器自不量力伏击于我,那兵器号称天下第二,你应该知道。据说你们曾经合师兄妹五人之力却仅仅与他战成平手,而我当时身受重伤,实力仅剩不到三成,却仍旧一招就将他打得形神俱灭。今日我伤势痊愈,重回巅峰,合你五族全力又能如何,蝼蚁耳。”

    老妪顿首道:“我族忠心神主,绝无二心。属下所来是有要事禀报,千年之期已到,那个人已归马族,三日之内,必然会于月宫卫城,依惯例本是五族同聚,如今只有三族可往。神主此时击之,必可如探囊取物一般,不费吹灰之力。”

    那黑影语气稍缓道:“吾所图者,乃其完全之体,单单肉体凡胎却是不够。三日之后,那个人肉身融合仙金,却境界未复,神力尽失,而我却以全盛之力击之,自然是易如反掌,万无一失。这天下能伤我者,也只有全盛时期的那个人。千年之来,你阻挡那个人回归,助我疗伤,功不可没,我自然不会亏待与你。”????老妪大喜道:“神主乃天下之主,注定执掌乾坤,我等誓死追随。还求神主为属下化解内伤,好叫属下助神主一臂之力,我族定为神主荡平天下。”

    黑影却转身背对她,似有不悦道:“除去被我镇压这两人,这天下知我存者,唯有那个人与你,到时只需你出其不意为我阻挡陆马两族,拖延片刻,我大事可成。届时我夺取圣体,突破圣境,主宰天地,莫说你此等小伤,赐你进入圣境亦无不可,你族可立万族之首。”言语之间,只当李十万不存在,而李十万所受冲击太大,茫茫然已经无法思考。

    老妪默然片刻后才拜道:“谢神主。”

    黑影甚为不屑道:“若他侥幸未死,我自会打碎其神体,摘其头颅镇压神识,交于你族囚禁,了你所愿!”

    三日之后,双月之上,大阵之中,马族李族陆族三大家族率众而至,自左向右依次站定,飘于半空。李家由老妪和李十万带队,陆家分作泾渭分明的两拨,一边是老乞丐领着一众衣衫褴褛的叫花子,另一边是较为年轻的宗主率领本族部众,两拨人本来互相看不上眼,此时却是安安静静相敬如宾。马家领头的是一个灰衣老头,弓腰驼背老态龙钟却仍然坚持站着,宗主马三卜率众恭敬立在其身后,显然这老头便是马家老祖。

    圣主出,开启封印,坐上金色圣椅。圣椅慢慢化为缕缕金灿灿的游丝缓缓融入圣主体内,圣主精神一振,体表渐渐浮现金色,三组人马皆静静等候,显然并不是第一次得见圣主仙金归体。

    圣主沉吟半晌,而后环顾四周,忽的盯住李族老妪,意味深长的微微一笑。

    那老妪本来平静坐于玉椅上,此时悚然而惊,脸色大变,双股站站几欲转身而逃。李族之众全都噤若寒蝉,两旁马族陆族皆投来可怜的目光,马家老祖也只是摇头叹息。

    圣主拿手一指,那老妪便被定住,动弹不得,目露恨意。李族众人更是惊骇欲绝,李十万带头,齐齐跪倒,无一敢言,面对圣主,无人敢起反抗之心。

    圣主手指一勾,那老妪便像是后脖颈被人捏住一般向前一耸,张嘴欲吐,勉强忍住,然而已有鲜血顺着嘴角淌下,面上更是涨成酱肝色。旁观众人也是看得惊骇莫名,堂堂李家老祖,天地间数的着的至强者,在面对最虚弱的圣主时,竟然都如此不堪!马家老祖须眉颤抖,目中隐有不忍之色。

    圣主又一勾,那老妪哇一声惨叫,一口污血喷出,人从椅子上出溜下来,神色复杂跪倒在地,萎靡不振,却没人敢去扶。那口污血之中飞出一个红艳艳的神丹,悠忽而至,飞入圣主手中,众人不解,唯有马家老祖明白过来,顿时怒视那老妪,似乎在责备她做事出格。

    圣椅已被炼化大半,圣主起身踱步,沉沉说道:“你趁我不在,便想吞我神丹炼化之,却不想被其反噬,以至于重伤,进退无路骑虎难下,唯有苦苦镇压。其实,以我神丹之力,反噬炼化你实在是易如反掌,我留你一命,便是希望你能迷途知返。

    唉,而你不仅不知感恩,却是又生歹心,联手那个人来阻我回归。其实这我还倒不甚在意,但你联手外人残害同门手足,要扫灭金木两族,实在是太过了。”

    马陆两族众人闻言皆怒目而视老妪,人声鼎沸骂声不绝,两族宗主忙严厉呵斥制止族人,圣主面前不得放肆,李族众人皆跪地不起羞愤不言,老妪颤抖着跪伏在地,似有悔过感激之意。

    圣主摇摇头笑道:“那个人以计怂恿你吞我神丹,而后以为你疗伤为名,诱惑利用你来阻我回归,其实他是要你为他争取时间,好让他自己恢复伤势,休养生息,难道你看不出?

    好在我事先有所察觉,赐金木两族以神器自保,才未能让你们得逞。其实,那个人镇压金木两族,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被牵制,无暇他顾,也是中了我的计,我以金木两族拖住他,使他疲于镇压,必然无法恢复己身伤势。

    唉,你呀你,先吞我神丹,致使自己对我又怕又怒,方才我牵动神丹,你又以为我欲杀你而怕极恨极,待知晓我是救你,你又装作惶恐感激。唉,傻丫头,你可知当初神丹反噬本就是我救你之计?

    那个人为夺我肉身,偷袭我不成反被我重伤,后来我遍寻他不得,便算定一旦我离去,他必然又会出来兴风作浪,而其目的,无非是恢复己身,再夺肉壳。你们五人之中,只有你反叛于我,敢于吞我神丹,最有希望突破进入圣境。

    而那人偷袭我便是你做的内应,所以你最易被他接近,你的肉身也最易被其偷袭夺取。若真如他所愿,以你之蠢,必死无疑,因此我以神丹重伤你,使你突破无望,而神丹在身,亦是保护,使他不敢贸然出手对付你,只能转而寻求他法。”

    言至此圣主有所触动,情真意切深情感慨道:“归根结底,你们,都是我的孩子呀!无论你任性调皮犯了什么错,我都只能像父亲一样原谅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