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真起源之身为媒 第七章 是我无疑

时间:2018-04-17作者:紫玉莫成烟

    何奇欢脑中哄的一声,这是他的东西!这是他十多年前上高中时,宿舍楼外墙贴的瓷片,是他在一次打扫卫生时捡到的,背面的字也是他用小刀刻的。

    那一阵,他的精神有些抑郁,有些疯癫,见到这个瓷片时便认定是缘分使然,于是每天随身携带,当成自己的一个知己,还时常对它倾诉心声。因为它不能说话,何奇欢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何不言,每日以何兄相称。

    那一阵他总是情绪低落,时常不可抑制的回想起往日的悲伤回忆,却又往往在伤心至极的时候,像疯子一样不由自主的发起笑来,事后他便不禁自嘲道:“何其怪哉,何其怪哉!只听说过人会喜极而泣,岂有悲极而欢的道理?”后来他用小刀在瓷片后刻上一个欢字,为自己取名何奇欢,与瓷片的何不言相映。

    这瓷片一直跟了他好几个月,直到有一天莫名其妙的便找不到了,他还跑去操场捧了两把土做坟,插个雪糕棒做碑,写上何不言之墓,洒几滴眼泪祭奠一番。十几年过去他几乎已经忘了这段半疯的往事,不想今日竟然再次见到它,勾起了回忆。

    他目光灼灼盯着菜菜,神情激动的问道:“菜菜,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

    菜菜得意的白了他一眼,抹着眼泪幽怨的说道:“哼,都是你坏!惹得人家又哭了一场。还好我有远见,早有防备,看你还不承认。那日梦里,你跟我说,你若来找我的话,必然会经历一场大劫难,到时候不知道会有什么变故。那时你说话的样子便同刚才一样,情绪低落,沮丧又绝望。我一时又怕又气,我,我,我就......”菜菜忽然害羞起来,变得吞吞吐吐。

    高兴心急道:“你便怎样?”

    “我便向你讨一件信物......”菜菜羞的转过身去背对向他,他起初还不明所以,细细一想,信物莫非是指定情信物,不由得嘿嘿傻笑两声。菜菜听他傻笑,臊得站起来娇嗔道:“你还笑!你把这瓷片交给我,说你今后便叫何奇欢,所以我才会叫你欢哥的。当初我也是气话乱说一通,梦里的东西怎么能带回现实里来呢,没想到,我醒了以后,这东西还在我手里呢。”????高兴忽然惊觉不对,支支吾吾问道:“菜菜,我有这瓷片的时候,是十几年前了,那时候你才几岁啊,你怎...你怎么能记得这么清楚呢?”

    菜菜颇为无奈的望着他哀叹一声道:“欢哥,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你那个世界同我这个世界时间是不一样的,十多年是你那边的时间,我这边只过了一年多。”

    何奇欢一愣,有些迷糊,如此说来,菜菜是用一年多的时间,在梦中与十几年间的自己进行了沟通。而自己呢,则是这近一年来不断的重复梦到菜菜的影子,似乎两者对不上,但是现在有了何不言这个铁证,其他的倒也不用太纠结。

    他听得菜菜所说,虽然震惊了一阵,但是想到这是一个有修行者的异界,似乎两界时间不同也不是什么大事,倒是有点老话说的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意思。

    他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不再怀疑,顿时大喜过望,忙站起身拥菜菜入怀,喜极道:“是我是我,不会错了,欢哥就是我!尽管梦里的事记不起来,梦外的事却是都对上了,这瓷片是我的,我便是何奇欢。哈哈哈哈哈,菜菜,我便是何奇欢,这瓷片也有名字,叫做何不言,哈哈哈哈!”

    菜菜悠悠一叹,柔声说道:“欢哥,也许真的如你所说,你经历了一个大劫难,失掉了一些记忆,但我相信,将来,那些记忆一定会慢慢回来的。其实你何苦怀疑呢,我从开始梦见你到如今,一切都历历在目清清楚楚,我是不会错的。”

    高兴内心甜蜜至极,自己曾经常常幻想,一定有一个完美的女子在将来的某个地方等着他,那个女子便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妻子。后来时间一长,他也曾一度怀疑嘲笑自己是不是得了失心疯,整日做些不切实际的白日梦,不料今日梦想真正照进了现实。他暗道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往日遭受种种磨难苦楚,今朝终得补偿。

    两人甜蜜的腻歪了一阵,突然高兴灵机一动,对菜菜说道:“对了菜菜,你买菜用的钱呢?是什么钱?让我看看。”

    “就是普通的铜钱啊。”菜菜从腰间的钱袋中摸出一枚外圆内方的铜钱交给他。他内心激动,他多么希望铜钱上印着某某通宝之类的字,可以让他推测一下这到底是哪个历史时期。待他把铜钱拿在手中反复查看,不免有些沮丧,那铜钱两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印。他心中愤懑,有种被故意针对了的感觉。

    菜菜见他如此,不解的问道:“欢哥,你在找什么?有什么不对吗?”

    “恩,这钱上本来该印着字的。如果印着字,我就可以大致推断出现在是什么朝代,是哪个皇帝在位,我便知道现在的社会结构是什么样的,将会有哪些大事发生,后面的历史走向是什么样的。”说着高兴拍拍脑门笑道:“额,也不对也不对,这些情况都是建立在假设我是穿越到了中国古代的情况下,可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反而较小了,因为中国古代可没有会飞的人,没有大修士,那些神话传说当不得真。”

    “欢哥,你说的那个皇帝,我好像听说过。传说大山外面就是由好多皇帝统治的,皇帝之间常常发生战争,每次战争都会死好多人。”菜菜努力的想了想继续说道:“有人说我们这里的人,都是祖辈为了躲避战乱迁移而来的。”

    “难道这里是一处世外桃源?也不对,地球上卫星满天飞,不可能还有现代人类探索不到的地方。难道是一处魔法封印的秘境?世界上仅存的一处可以修行的小世界?这么说起来很不科学的样子,这样一个小世界怎么与地球的其他地方共用月亮,太阳乃至太阳系?不对不对,这里未必就还是地球上,又想的狭隘了。”高兴喃喃自语百思不得其解。

    菜菜看他神经一般,突然想起爷爷的话,便将爷爷在密室中对自己说的话复述给他听,这下高兴更迷茫了,自己来的地方被称作地狱,这个世界有三块大陆一个小岛,难不成自己这是穿越到了上古大陆板块未完全分成七块的时期?而这个时期真的是可以修行的?这里的语言文字是上古文明?

    如果真是这样,因为自己来的地方不能修行,所以被叫做地狱倒是容易理解了。如此说来,自己这是进行了时间旅行?

    不论这么推测对不对,都有一件事叫他十分不爽,为什么自己是那个叫圣主的少年夹带穿越而来的?这便隐隐有一种那圣主是无上主角的感觉,而自己就好像微不足道,只是个意外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