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真起源之身为媒 第六章 是不是我

时间:2018-04-17作者:紫玉莫成烟

    高兴瞧着这些人,毫无头绪,这可不像清朝剃发留辫,一看就能认出什么朝代,他又找了半天也没看到个驿站衙门或者官差,找不出特定的朝代特色,无法做出判断,只能暗气自己不学无术,书到用时方恨少!

    许多问题萦绕在心头,急躁的他真想冲上去薅住那个光头的脖领子,大吼一声:“呔!贼秃!快说这是什么朝代,皇帝又是哪个?老子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是注定要做这天地主角的人,若能伺候得老子舒坦,我保你一世富贵无忧!......”

    只是他还想着老人的嘱咐不能张扬,怕是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身份会有危险,于是压下冲动。他又想到自己与菜菜沟通无碍,他们说的话自己也听的懂,字也是中国繁体汉字,这应该是中国古代没错,突然脑中一亮想起来:那老人会飞!这难道是中国上古神话时期?

    这么一想他自己都笑了,忍不住摇摇头,他可是正经八百的无神论者,社会主义接班人,从来不信地球上有天宫神仙和地狱妖魔鬼怪,更不信有什么上古神话是真实存在的。

    这么说来,这肯定不是自己原来所处的那个宇宙,极有可能是穿越到了异界,不论这异界是平行宇宙还是另一个位面,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穿越到异界的人肯定是主角吧,主角光环加身各种开挂,一路风骚操作直达世界之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其快意。现在穿越的人是他,想想今后将走上一条与死肥宅有天壤之别的康庄大道,他不由得窃喜。

    在他神游之间,菜菜已经买了几样青菜,回头见他正出神痴痴的笑,轻轻摇摇他关心的问道:“欢哥,欢哥你怎么啦?”

    他一愣回过神来,顿时有些尴尬,忙掩饰的干咳几声道:“没事,没事。”

    “哦--”菜菜拉长音调,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古灵精怪的笑道:“那我们回家吧,嘻嘻。”????他心底一颤,不由得心中默默念道:“能有如此佳人相伴,夫复何求?足矣足矣!”

    饭做得了,他与菜菜一起进入密室送饭,见圣主仍在闭目打坐,老头挥挥手,让他们不要打搅,只需放下饭菜即可离去。

    菜菜想要伺候他用饭,老头却呵呵一笑说道:“傻丫头,爷爷是大修士,早就辟谷了,以前吃饭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现在却不用这么麻烦了。”

    高兴想把心中许多问题向老人家请教,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童年寄人篱下的经历使他养成了一个毛病,那就是对上长辈的时候,心中有事打死也说不出口,此时的他就踌躇不定急的手心冒汗,抓耳挠腮。

    老头见了他这般模样,把眼一瞪斥道:“休要急躁,我知道你心中有许多疑问,但需知既来之则安之,圣主将你从地狱带回来,必有缘由,他日与我一同回归族中,自然有人为你解惑。今日这世上知晓你来历的人,唯有我们四人,就连我族宗主也不曾知道。我如此小心,只因你一旦身份暴露实在是祸福难料,所以在圣主有所安排之前,你务必谨言慎行,不可泄露身份。

    好在你这模样甚为普通,只要你不发些奇言怪语,便可与一般百姓无异,伪装起来也没什么困难。从你二人今日去集市一趟的表现来看,我可以放下心来,接下来我可要真的闭关疗伤了,你们上去吧,除了送饭,不要再来打扰,去吧。”说罢老头便闭息打坐,不再理他。

    高兴心中惴惴有些慌,欲言又止,此时只好低头轻声应道:“是。”菜菜见状忙拉着他回到上面,坐在屋檐下的石阶上,柔和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菜菜倚在他肩上,安慰道:“欢哥别气,爷爷就是那样一副臭脾气,欢哥有什么疑问可以问我呀,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他望着菜菜信誓旦旦的样子,心中一暖,笑道:“哦?先前我问你这是哪个朝代,你还没告诉我呢。”

    菜菜别过小脸撇撇嘴,皱着小巧的鼻子哼了一声,假装委屈的说道:“哼!人家能知道什么呀!昨天以前人家还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小丫头,跟爷爷相依为命,爷爷还说我是路边捡来的,今天早上却说我是什么族的圣女。哼,我跟爷爷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一直都是上山采药为生,爷爷一直都身体不好,拄着拐杖走路颤颤巍巍,每日三餐,一顿也不能少,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老头,今天摇身一变就成了什么大修士,刚才还说什么辟谷了,不吃饭。哼!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一直什么都瞒着我呢!”

    高兴哈哈一笑,却突然叹了口气,神情变得凝重起来,转头见菜菜正目光炯炯望着他,他似乎有些不忍,却还是咬咬牙下定决心说道:“菜菜,虽然我心里害怕,但是有一件事,我若弄不清楚,便心里不安,也怕最后终有一天会伤害你。”

    菜菜被他吓了一跳,瞬间眼眸中就雾气蒙蒙泪光点点,紧紧抱住他的手臂,带着哭腔说道:“欢哥,你答应过我的,再也不会离开了!我知道每次你这般情绪说话,就是心生退意了,可是你答应过我的事,你不能言而无信!”

    高兴的心犹如针扎一般的疼,砰砰砰几乎跳出来,但是他只能狠着心继续说道:“我确实曾经反复梦见过一个女孩,但是我所有能记起来,只是一个穿着绿衣服的女孩模糊的影子,无论我如何努力,也记不起那女孩的容貌声音,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你,而且,我根本不是你的欢哥。

    菜菜,我害怕失去你,可是我更怕的是我并非你要找的那个人,一旦将来你真正的欢哥出现,我就成了骗你的大骗子,这真是比叫我去死更难过的事!”他望着远方的天空,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手不停的抖着,他不敢看菜菜。

    “嘻嘻!”听他说完,菜菜反而破涕为笑,他将左手腕上系着的一圈红绳取下,红绳上穿着一个蓝色的小东西,菜菜把那东西举到他眼前,笑嘻嘻问道:“欢哥,你还记得这个吗?”

    高兴看了那东西先是一愣,而后一股奇异的熟悉感涌上心头,忙拿在手中仔细翻看。那是一块比指甲略大的通体蓝色的正方形瓷片,正面是凹凸的条纹,反面是平的,却用小刀浅浅的刻着一个歪歪扭扭的“欢”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