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真起源之身为媒 第三章 莲妹

时间:2018-04-17作者:紫玉莫成烟

    少女挎着一篮子食物,出得门去,转身向着山上走去。后方墙角突然转出一个满脸褶子的老妪,她佝偻着背,长长的白发披散,拄着黑色的龙头拐杖悄无声息的飘出来,同时伸出枯木般的右手抓向少女肩头。眼见就要抓上,老妪面露喜色,却眼前人影一闪已被挡住去路,来人正是少女的爷爷。老妪急忙收手,两人相对而立望神色复杂。

    少女对身后之事浑然不觉,渐渐远去,身影消失在树林中。

    老头缓缓说道:“莲妹!大事已定,不要再无畏的挣扎了。”

    老妪脸色一变,急急问道:“马哥,那件事真的发生了?”老头不置可否。“马哥,我自知修为不如你,但......”老妪神色黯然幽幽一叹,“族命难为!”说着突然作势按向拐杖的龙头。

    老头早有戒备,此时身形一闪,出手格开老妪,将拐杖抢在手中,用劲一捏,那拐杖便节节寸断而后化为齑粉,原来那拐杖只是普通木头所制,并无机关。

    与此同时,那老妪一招骗过他,手掌一翻便出现一把漆黑的匕首,毫无迟疑的闪电般刺向老头,但是那匕首距老头身体尚有两指厚度,便被一层寒冰挡住,再也难以寸进。老头定定站着没有出手还击,只是略显无奈而又怜悯的望着老妪,老妪苦笑一声道:“以我偷袭之下全力一击,竟然都刺不破你护身元气,唉......”说罢长叹一声,身子一软委顿在地。

    “莲妹,圣主回归乃是大势,天命如此,你还是放弃吧。”老头目光柔柔望着老妪,继续说道:“倘若你我两族并非敌对,我愿与你隐世不出,做一对神仙眷侣,怨只怨天意弄人,唉!”

    老头情动,说着便伸手扶她,老妪顺势倚在老头怀中,抬起头来时,已有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流下,她嘴唇颤抖着凄声叫道:“马哥,对不起!”????老头悚然而惊,一把推开老妪,却为时已晚,只见他惨叫一声,双目中突然窜出两团火苗,身体失去控制向后摔倒,直挺挺的毫无生机。那两团火苗仿佛活物一般叽叽叫着,一闪一闪似乎将要熄灭,老妪身影原地闪了两下,显然是想传送到禁绝大阵阵眼所在的石室内却失败了。她果断的不再浪费时间,伸手入袖,取出一块印章大小的方形黑石,黑石与石室中的石碑一样材质,也刻满金色符文。

    老妪手一招,那两团火苗似乎极不情愿欲逃离掌控,却瞬间双双爆碎,化作两团鲜血,被老妪打在黑石上。黑石顷刻间便将鲜血吸收干净,符文光芒大盛,发出一道金光直冲云霄,只见天空中显现一个罩子微微发光,愈来愈盛,罩子下黑云转动,一个黑色旋涡正在成型,那道金光被压在下方,被黑色旋涡吸住,不得逃脱。

    老妪心中焦急,大叫一声,全身元气毫无保留汹涌而出尽入黑石,那黑云也越转越快似乎形成一个黑洞,只听得镇子里到处人声大哗,鬼哭狼嚎,近乎灭世之象。老妪脸上肌肤迅速干枯,出现道道裂痕,随后潮红闪现,老妪将最后一口精血喷在黑石上,突然间黑石爆碎,金光尽入黑洞,黑洞也瞬间消散,罩子光芒淡去,渐渐转至透明不见。

    她失败了,未能将讯息传出,老妪目露绝望,知道即使自己狠心牺牲了两人性命,一番努力也终究化为泡影。老妪匍匐在地,趴在老头身上,心得解脱面露痴笑,口中念道:“马哥,我来陪你了......”气息渐无。

    过了一阵,老头身体忽的抽搐一下,猛然坐起,双目紧闭焦急的默默感应,最终舒一口气,知道老妪终是失败了,这才放下心来。他推开老妪的尸体,席地而坐,自怀中摸出一颗丹药吞下,静静恢复。

    半晌,老头慢慢睁开双眼,双目已经复原,心中叹道:“莲妹,没想到虽然你修为不及我,但是你族肯下血本,竟然赐你两颗火灵助力,险些坏了我大事。此番使我身受重伤,几乎灭我元神,我再也无法大动干戈,不然神也难救,好在挡住了你,此处再也没有强敌,总算无后顾之忧。”

    老头突然心中一动,发现大量镇民人声鼎沸向这边涌来,他连忙起身,本想要搬动老妪尸体,试了两试,终是身体太过虚弱,无法拖动,只得颤颤巍巍先退回家中,虚掩院门。老头静静躲在门后,只听得一群人蜂拥而至,窃窃私语一番,又嘈杂而去,他开一条门缝向外观瞧,老妪的尸体已然不见。老头细细思索,此镇中除了自己和老妪,再无修行者潜伏,而老妪也是一直单枪匹马,并无属下势力,于是他心中大定,看来只是引起些骚乱,由无知镇民为她收尸,也无不妥。

    老头歇了一阵子,恢复了些气力,想想孙女一介弱女子,尚未修行,终是放心不下,便再服一颗丹药,急急赶上山去。

    高兴再次醒来时,迷迷糊糊中,眼睛勉强睁开一点,阳光洒入屋内流光溢彩。他只觉得周身暖洋洋的仿佛又做了那个美梦:他半躺在床上,浑身乏力,一个身着绿裙的少女守在床边,左手端着一碗米粥,右手捏着一只白色瓷勺,依旧舀了一勺粥,放在嘴边轻轻的吹,用唇抿了一下,便温声软语的喂他。

    高兴情动不能自已,渴望得见少女真容,却看不真切,那面容总是似有却无。

    以往梦至此处之时,他总会觉得那少女貌如仙子,但看过即忘,不能记住,于是一时情急突然坐起,茫然四周,惊觉是梦一场。

    这一次,那少女容貌依然仿佛披了一层面纱,越是看不真切,他越是急怒攻心。便在此时,他忽然感到脑中开了一扇光门,一道热流从那门中涌出,直冲右臂,右臂就像突然冲破了某种禁制,一下子充满了力量,他瞬间出手便抓住了那少女的手腕,心神激荡之下,瞠目大喊道:“不要走!”

    少女啊的惊呼一声,碗勺失手掉落,她挣了两下,没有挣脱,只见高兴正两眼噙满泪水直直望着自己,转瞬间惊慌变为欣喜,握住他的手叫道:“欢哥!你醒啦!这次你终于是真的来啦!不是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