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开挂开到异世界 第11章 部落的妹子想学汉语?你还是选择放弃吧?!

时间:2018-04-17作者:心灵纹身

    王泽返回的路上经过部落的厨房——石灶的时候,刚好烤肉做好了。

    看见兔子,王泽就心里难受。虽然你被别人猎杀然后剥皮,但不是我亲自动手。我不亲口吃了你,我解不了气。于是让大头妹给他拿了一只烤全兔。

    王泽看着这只兔子和地球上的兔子一样大小,估计是还没成年的幼兔。吃不了你爸妈,就吃你了。说着就一口狠狠咬了下去。虽然是部落蛮人,但烧烤的技术不错。把幼兔烤的皮焦肉嫩,肉汁鲜美。在王泽的快朵颐下,一只烤兔很快就被吃完。

    大头妹拿来麻布巾给王泽擦手擦嘴。然后搀扶着王泽回草棚。

    王泽回到草棚里,就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但是大头女一直坐在一旁,让王泽感觉怪怪的。心想让她离开,但是他不知道大头女的名字。不能一开口就说。诶,我想睡觉了,你能不能先出去。

    只好先问问她到底叫什么。

    “对了,部落之女,你的名字是?”

    “比罕·梦莹!我本来叫罕斯·梦莹,只有部落之女和部落之子才能姓比罕。想成为部落之女,首先头的大小得满足条件,然后通过参加比美大赛并获得第一名。我可是击败众人好不容易才获得此荣耀。

    相同的还有部落之子。也是条件苛刻。成年的男子,必须在一年里猎杀足够多的猎物,并在五年一度的战斗大赛上获得第一名才能获得此殊名。我的哥哥正是部落之子,在这个部落除了大首领外,就我哥哥最强,大首领年岁已高,已经不怎么管事,所以基本上部落里的所有事情都是我哥来处理。除非到了威胁部落生死存亡的时候,大首领才会出山。

    本来部落之女其实就是为了给部落之子选老婆,历史上很少有兄妹或者姐弟同时成为部落之子和部落之女。不过我们这一届就破天荒地出现了。

    部落之子和部落之女都有管理部落的权利。所以你娶了我,在部落里基本上可以横着走。

    “我有点冷,你能帮我拿条被子吗?”王泽一脸无语,我不就是问你名字吗?你怎么这么能扯,你咋不把部落上下五千年都给我讲一遍。

    “你冷啊?那我去帮你拿?!你先别睡。我还要给你讲我们村落的辉煌历史呢?!”

    “好,我等着。”等你妹啊?我一点也不想听你们什么辉煌历史。我只想怎么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王泽刚才找借口出草棚就是为了探测地形。

    自己应该是半山腰的一块平地。附近都是丛林。而部落里大都是草棚,部落外围有两层用一根根大树树干做成的围栏,以防魔兽入侵。整个部落只有两个出口。一个是北边的大门和南边的后门。都有人看哨。大门有六个人,后门也有两个。

    这些哨兵也都不弱,最弱的也有三十级,最高的也有四十级。

    王泽现在受了伤,一个会技能的三十级哨兵估计都打不过。所以他才选择早点回来休息,早点养好伤早点回去。

    我回来了!王泽立马闭上眼睛。假装打起呼噜。

    呼。呼。呼。

    “怎么这么快就睡着了,我还没有把我们辉煌的历史讲给你听呢?”大头女看王泽睡着了,只好把从自己房间里的拿来的兔皮薄毯子小心给他盖上。然后踮起脚尖轻手轻脚地走出草棚,生怕一点弄出声响地离开了。

    王泽看到大头女这么关心自己,王泽发自内心地觉得她的确是个好女孩,可惜,自己看不对眼。希望他以后能找到一个真正爱她的人吧!

    就这样。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睡得浑身瘫软的王泽就出来走走。大概过了五六天,王泽的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

    他这几天发现,部落到了后半晚,哨兵会减半,而且交接的时候他们会一起喝口酒,这个时候就是他们最松懈的时候,在加上自己一溜烟地奔跑速度,王泽有很大的把握逃出这里。于是他计划今天晚上就偷偷溜走。

    于是到了黄昏时刻,他吃饱饭,锻炼了一下身体就回到自己的草屋里睡觉,毕竟自己后半夜出逃,必须养精蓄锐,可不能像以前当主播的时候熬到凌晨,要是还那样,王泽估计自己跑到一半就要困死睡到丛林里。

    估计一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挂了,被夜晚捕食的魔兽给吃了。

    王泽熬了又熬,但是怎么也睡不着,或许是自己就要离开这个像原始社会的部落,王泽太过兴奋了。

    王泽终于等到后半夜,他蹑手蹑脚悄悄出了门,还好梦莹没派人守在他门口,不然王泽想逃也没有办法了。

    他一路上按照自己规划路线,一路顺风,没有遇到一个守卫。

    他来到一处草丛里。等着哨兵交接。

    哥们,喝完酒打起精神,首领不在,我们更要留心,不能让野兽入侵部落!

    喝!

    王泽嗖的从草丛里窜了出来,一跳一蹬就越过后门,疯狂地跑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觉得自己轻飘飘地,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终于天亮了,他看到一座城,朝阳如火,把这座城烧的火红!太壮观了!

    我他妈终于逃了出来!我有活了!哈哈哈!然后跑的疲倦的王泽靠在一颗大树下睡了一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泽醒了过来。我去。王泽看到大头妹的脸。顿时惊了回来。妈的!原来是做了个梦?!我咋就睡过头了,一觉睡到自然醒啊?!你妹啊!老子直播的时候,一天好觉都没有睡过,现在被困在宣誓部落里反而睡得跟死猪一样。

    一眼看到大头女死死地盯住自己。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梦莹!”

    “你刚才做梦说的是哪国的语言?!我咋听不懂?还有你笑什么呢?怎么笑的那么放荡?不会是做梦梦到和我入洞房了吧?!”

    “额。没有?我们村里独特的语言,你听不懂也很正常啦?!还有我之所以笑的那么大声,是我做了一个吃美食的梦。我吃的太尽兴了!”呵呵,我能告诉你,我说的是宇宙银河系,地球,亚洲,中华人民共和国,以首都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伟大语言吗?!呵呵,我能说我做梦都想逃跑吗?呵呵!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那你能教我吗?这语言听起来音调抑扬顿挫,十分好听。而且是我丈夫的部落语言,我这个做妻子的怎有不学的道理。”

    “你要学是吧?!可以啊?!”

    “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

    “轰莉莉雨鹿丽玉玉玉?”

    “黑化肥挥发发灰会花飞;灰化肥挥发发黑会飞花。”跟着我念。

    “嘿花回回乏乏回回发回,呀呀,太难了。你们这部落玉怎么比魔法咒语都难?!我不学了!”

    “这是你不学的?!可不要怪我不教啊?”小样?!想学会我们伟大的普通话?!那是不可能的?!

    “你们部落的老祖宗是怎么发明这么难说的语言的?你们说话不会舌头打结的吗?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窍门啊教教我啊。”

    呵呵,这句话,不只你一个人说过好伐。有千千万个外国同胞发出同样的感慨啊。你一个异世界部落女想学我们大中华汉语,我劝你还是早点放弃吧?

    “不会啊,你看我说的多流利。其实也没有什么窍门啦!不过就是我们从打娘胎起就开始学,听着听着说着说着就会了!一点也不难的好伐!”

    “你会当然说不难!不说这个了。对了,今天我哥哥狩猎归来,生擒一头四十级的大狼。这下子我们结婚最后的用来祭天的祭品也凑齐了。我和我哥商量好了,三天之后,是大吉日,我们就在那天举行婚礼?!”

    “这么快啊?!”还有你们部落也有黄历吉日一说啊?!

    “哪里快了?!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呢?!”说着还把头一偏看着王泽的胯下,还缓缓地靠向王泽的肩膀。

    “你看什么呢?还有你这大脑袋瓜子一天天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王泽一把推开梦莹的大脑袋。心想你这么大一个脑袋想压垮我的肩膀啊。

    不行,今天晚上我不能再睡觉,我必须今晚就得逃出去。

    每天看着一群大脑袋晃来晃去,晃来晃去,我头都要大了。还有王泽发现了一个问题,有几个长相丑陋的大头青年看到自己,恨不得用眼神把他千刀万剐。还有这部落里面男性的容貌简直不能直视啊?!没有一个是能看的,除了巫师看的过去以外,王泽还没有发现一个帅哥!可能帅哥都出去打猎去了吧!难怪这大头莹看到我,就抓住不放手。都怪你们部落男性颜值太低了啊!

    王泽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当做仇人看待,要不是梦莹一直在他身边,王泽怀疑这些肌肉大头汉子能把自己给生吃了。

    估计是喜欢梦莹的男人。或者是哪个喜欢梦莹的有地位人的手下。

    王泽觉得自己就算结了婚,也没有好日子过,可能每天都要小心谨慎,过着风声鹤唳地的日子。

    今天晚上!我一定要离开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