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王者荣耀之布衣天神 第34章 无比珍贵

时间:2018-04-17作者:云騄

    区派出所审训室。

    短短几天时间,赵常山第三次来到这里,轻车熟路,自己带着民警进入审训室。

    身正不怕影子斜,坐下一五一十将事情的经过从头至尾讲出来。

    民警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姓王,可能是内勤的关系,和那些整天外出风吹日晒的外勤相比,皮肤白净,字迹娟秀,记得很认真,渐渐地,表情由严肃变得惊喜。

    看到赵常山的名字,他觉得很熟悉,可是,天天上班、加班,接受信息的渠道很少,一时半会儿也没想出到底在哪听过。

    当谈起王者荣耀时,他终于想到,这位身材魁梧的男子,原来是公众平台里那位布衣天神。

    一幕怪异的场景出现了,笔录做完,上交后,他迫不及待地端茶倒水,拿出手机,搬过椅子,竟然坐在赵常山旁边接受指点。

    过了一会儿,程月茹做完笔录,程月霜也闻讯赶来,在姐妹交谈以及民警的对话中,赵常山听到一件让他猛然醒悟的事情。

    程月茹有个相恋九年的男友,二人一同大学毕业,一同出国留学深造,在八月份回国后的一天晚上,也是在春华旋转餐厅,男友提出分手,临别前说了一句话,“你都没有王者荣耀有意思!”

    九年,三千多个日日夜夜的悉心相伴,竟然比不上一个游戏?

    程月茹想不通。

    于是乎,每天晚上,伴随着孤独与折磨,她进入王者荣耀,面对一次次的失利,她始终找不到理由。

    什么叫有意思?难道是胜利带来的愉悦和快感?

    直到赵常山的帮助后,她才明白,在这九年里,自己一直处于一个名词与释义理所应当的想当然状态。

    她整天钻研学术,不懂得甜言蜜语、谈情说爱,不懂得积极主动面对生活,更不懂得如何经营这份马拉松般的长跑热恋。

    赵常山有点心痛,可是因为什么心痛,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事实基本清楚,赵常山现在是正能量的公众人物,不会也不可能做出违法乱纪的事情。

    至于是误会还是诬陷,暂不得知,因为举报人用的是公用电话。

    只是所长看完所有笔录后,提出一点,整件事情,发生在宾馆,虽然床单整齐,也没发现其它物品,但毕竟室内没有第三人,相当于没有人证,所以,当事人还是去医院做个化验比较稳妥,毕竟有些事情用嘴是说不出清楚的。

    这时,陈冰风尘仆仆从家里赶来,证明晚间他从好友列表中,看到赵常山正在打王者荣耀。

    既然有人作证,而且是内部人员,所长当即拍板,留下陈冰一份证词,整件事即到此结束。

    只是,不管知道二人师徒关系,提前微信报信的审训民警,如何当着面吹嘘赵常山的好处,陈冰的眼神比以前更加冰冷。

    回到学校已将近十点半钟,要不是程月霜硬拉着赵常山在车上补了个采访,还能稍早一些。

    赵常山把程月茹送至教师宿舍下,便返回寝室。

    刚走进楼内,电话响了,对面传来程月茹一阵急促的呼救:“常山,我窗户外面有人!”

    程月茹住在女教工宿舍二楼,前面是一个小花园,莫不是看错了吧?

    赵常山急忙返回,在楼下转了十几分钟,一切正常。

    敲门进入,又到窗外的阳台看了一会,确定没有人后,赵常山问:“姐,是不是你刚进屋,点开灯时,眼花了?”

    “不!”程月茹还算冷静地说,“我敢确定,是个黑色的人影,我担心他进来,没敢打开阳台门。给你打完电话,再看不到了。”

    “砰——”正在赵常山纳闷之际,阳台玻璃被硬物砸中,声音清晰,甚至玻璃的最中心处,已经能看到一个巴掌大的裂纹。

    赵常山“噌”的一声,跳进阳台,定神四周看去,除了朦胧的夜色,哪有其他!

    捡起掉在阳台的鹅卵石,仔细打量,正是花园里随处可见的。

    “报警吧!”程月茹担心地问道。

    “没用,不抓住他,还会来的,我先下去看看。”

    赵常山觉得,如果有人故意为之,或者是恶作剧,必然会露出马脚。

    刚到楼下,只见远处隐隐约约有个人影,已翻墙走远。

    是谁?难道是今天诬陷举报他的人?一直跟踪到现在?

    在黑暗中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人影,赵常山给程月茹打电话:“姐,你早点休息吧,其它交给我。”

    “常山——”话音未落,电话挂断忙音传来。

    回拨几次,赵常山全部挂断。

    程月茹哪能睡得着,在床边坐一会又站起来,心事重重般,无法安静。

    在窗户边看了几次,一片漆黑;

    给隔壁女同事打电话,正在和同事们一起唱歌;

    给程月霜打电话,她正在修改明早登报的稿子,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程月茹不知该怎么办了。

    “铃铃铃——”

    慌神间,手机铃声响起,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没看号码,直接接起:“程老师——”

    一个苍老的男声传来,“没想到你表面为人师表,骨子里喜欢玩师生恋啊,呵呵呵,真是叫人羡慕嫉妒恨啊,你们好好玩,再见!”

    “啪——”电话挂断,长长的“嘟嘟”声证明,一切都是真实的。

    壮着胆子,下楼找到赵常山,二人回到屋内,赵常山回拨那个陌生号码,提示无法接通。

    他又打给派出所的小王,小王查询后,这是一个网络虚拟电话,竟然没有姓名,没有ip地址。

    赵常山欲拿着手机再次下楼,程月茹拉住他,又看了看时间,果断说:“从管理心理学的角度来讲,今晚他是不会再来了。现在宿舍已经关门,要不——要不你在这住一晚吧。”

    感觉话语的暧昧,她补充说:“咱俩是姐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相信你。”

    “姐——”赵常山挺感动,虽说是师生,是姐弟,可从认识到现在才10几个小时啊。

    这份亲近和信任是无比珍贵的,所以,他答应下来。

    宿舍就一张床,肯定睡不开两个人,他要来褥子,在阳台门边打上地铺。

    赵常山睡在程月茹宿舍(打地铺),是二人姐弟情感的开端,我觉得很重要,所以文字多了些。勿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