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王者荣耀之布衣天神 第29章 合格英雄

时间:2018-04-17作者:云騄

    三姑带着周星,以及被退回的礼物,灰溜溜离开后,陈母似乎也看开了不少。

    是,她喜欢钱,可归根到底,也是为了给女儿一个幸福的人生。

    过了一辈子普通生活,遭得罪,受得苦,她心里清楚。所以,评判标准自然把钱放在第一位。

    三姑是远近闻名的媒人,听说,经她介绍最终组成家庭的,全都美满和睦。

    今晚的饭局不是相亲,更类似于定婚宴,却最终不欢而散。

    看着赵常山虽沉默不语,脸上却波澜不惊,似乎极及稳重,最主要的是,女儿对他十分喜欢,平日下班后,难得的笑容,今晚几乎处处都在。

    再加上陈父的默认,陈母最终决定先观察一段时间。

    五个人的晚饭吃得很香,邹周一个人,最起码吃了两个人的饭量,并扬言,以后天天来蹭饭吃。

    陈冰发现自己的嘴快闭不上了,不是因为菜多么好吃,二十年来对于父亲手艺自然有了解,反而是因为脸部肌肉一直固定在翘起的地方,无法撤回。

    赵常山吃得不多,反而大部分时间花费在被追问怎么和周星认识后,对于那场比赛的讲述上。

    陈父静静聆听,静静看着,心中不免一阵欢愉——年轻,真好!

    饭后,母女一边收拾桌子洗刷碗筷,一边说着悄悄话。

    赵常山和陈父在沙发边下着象棋,邹周看过来,走过去,不禁叫道:你这臭棋篓子,连我都敢不上,有什么资格做师傅。赶快和我一起拜师吧,祖师爷在上,请受小的一拜……

    夜风徐徐,不免带来一丝冰凉的感觉。

    看着依依不舍上楼的陈冰,邹周垫脚拍了拍赵常山的肩膀,叹息道:“不要像杨过和小龙女那样,16年才厮守,想追就追,有徒弟在呢,不怕。今天过年,我差不多能攒到130万零花钱,车、房子,都不是问题。”

    赵常山搂住邹周,心里却高兴不起来。

    继在中心医院门口前,想清了第二个对于自己很重要的人生问题。

    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比如自己受伤住院,如果没有集团公司支付的巨额医药费,他不可能住在那么高级的病房,很可能死于街头。

    比如王者荣耀,如果没有配制领先的天神机,没有v8账号武则天,他不可能轻易地战胜机械“五哥”。

    比如周星,如果没有马召支付的百万年薪,他不可能委身于一个看不见未来的战队。

    比如那几个小偷,如果不是受于生活所迫,他们更不可能拿偷窃当爱好、当工作。

    比如陈冰的母亲,如果她出身好,有一定的存款,或者如马潇潇母亲般,不为生活所迫,断不能听别人蛊惑,用金钱来衡量女儿一辈子的幸福。

    再比如医院散步的夫妻俩,如果能有钱治病,不光可以吃到榴莲,甚至可以减轻病痛,甚至不用发愁儿子盖房娶妻。

    而他自己,若不是人生改变路径,现在可能还在工地里风吹日晒、倾洒汗水。

    好,不为自己,他不是没有帮助身边的人,可是他的那点收入又可以干什么呢?还不是一场大病中的“杯水车薪”?

    为什么抓住小偷就算英雄,不抓小偷就不是英雄吗?

    当然不是。

    因为生活中处处都是英雄,所有英雄每时每刻都在做着相同的事情——工作、学习、生活。

    很多人选择了平凡地做英雄,需要他们出现的时候,自然毫无保留,全心付出。

    此时此刻,望着害羞般偷偷躲进云中的月亮,赵常山下定决心,努力学习管理知识,先做一个合格的英雄,再帮助更多更多的人尽快地成为英雄……

    回到宿舍刚过九点,也不知喝了多少酒,李氏兄弟正呼呼大睡。

    看了会儿周一上午第二节课的教材,赵常山很是吃力,也早早睡下。

    周末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他疲惫不堪。

    梦境中,丛雅新一直在后面紧追,时不时的问着“你爱不爱我?”

    赵常山每次拒绝,回头之时,丛雅新便近了一点。

    最后,他实在没办法,说了句“爱”,可转身以后,四周一片白茫茫的迷雾,不时出现若干女人的脸,“你爱她,不爱我,我好伤心!”

    一个人,两个人……十几个人,齐声喊出,犹如厉鬼刺心,猛然惊醒。

    9月25日,阴有小雨。

    天已大亮,赵常山睡意全无,起床锻炼,开启新的一周学习生活。

    出宿舍楼前,他把一张写着“谢谢你的早餐,以后不要再送了”的纸条塞给看门大爷,没有理会吴可是否出现。

    昨天送邹周回家时,邹教授让他七点半左右去办公室,所以赵常山在7点28分时,准时敲门进入。

    “常山来了,快坐。”

    邹教授显得很兴奋,正与对面的一个30岁左右的女子攀谈。

    也不知是注意饮食、锻炼,还是大病初愈,女子身材极其纤瘦,全身裹在学校发的教职工西服下,瘦的有点不自然。

    高倍黑框近视镜下,一双幽怨的大眼睛显得很有层次感,尤其在她不住打量赵常山时,仿佛带有扫码的机器,一层层、一遍遍地不停筛选。

    “常山,这位是程博士,咱们学院最年轻,将来最有作为的博士。”邹教授难得的露出笑容,证明着他对程博士非常欣赏。

    “邹老,学生在这,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和您相比,我是井中之蛙,难以窥天。”

    说完,她和赵常山点头致意,“我姓程,名月茹,以后叫我程老师便可,不用称呼博士。”

    两句下来,赵常山感觉程月茹很冷,比陈冰在工作时的冷,还要强很多倍,而且,对于称呼、名誉,似乎极不看重。

    “呵呵,你这女娃子怎么也学会给我扣帽子了?咱们闲言少叙,说正事吧。”邹教授说到正事,立即严肃下来,犹如课堂点名时,那一丝不苟的认真劲。

    原来,程月茹是邹教授的学生,也是青书大学走出去的高材生,国外深造后,于九月份刚刚回到学校任教。

    邹教授的想法很简单,让对于行政管理知识掌握十分系统的程月茹,给知识层面仅限于高中水平的赵常山单独“开小灶”。

    与自己昨晚的想法不谋而合,赵常山除了“谢谢”,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