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王者荣耀之布衣天神 第28章 客串男友

时间:2018-04-17作者:云騄

    “三姑,刚想起来,单位还有点事情,我先走了。”

    周星看到赵常山竟然在现场,顿时抛开一切杂念,脑中只想着尽快离开。

    “傻小子,还腼腆上了。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都来了,最起码见见长辈不是?”

    三姑一脸堆笑,握着周星手提礼物的胳膊轻轻地按了按。

    “哎呦,三姐来了,这位是小周吧,别站着,快请坐下说话。你看你小周,来就来呗,还带什么东西,多不好意思!”

    嘴上说完,手却一把扯过礼物,看了又看,满是喜欢。

    “伯母见笑,来得匆忙,没有准备,略备薄礼,来看看您二老。”

    周星发现,赵常山似乎没带礼物,不免底气足了点。

    两条和天下香烟,两瓶茅台特供,一副翡翠镯子,一串玛瑙项链,一件苏州顶级刺绣围巾,第一次见面带这些,为了陈冰也算下足血本。

    “看到没,这叫有礼貌!”三姑对着赵常山炫耀道。

    “来,先吃饭吧,一会菜凉了。”

    不管来的人有什么目的,陈父仍本着好客的思想,十分客气,不一会,和女儿一块,摆上整桌丰盛的晚餐。

    就座后,从阵容上看,目前是三打三,陈父中立。

    按王者荣耀三对三的比赛规则,双方处于一条线上,有什么本事,尽可拿来使用。

    也许是几十年的风雨洗练,没有龙虾螃蟹,更没有海参鲍鱼,十道普通家庭小菜,却色香俱全,闻着冒出的热气,令人食欲大开。

    “陈老弟,不是我说你,今天是什么场合,难道你想糊弄鬼不成?”三姑趾高气扬道,“没酒没肉没海鲜,吃个什么劲?”

    “好吃!”

    一句反驳,立即说出。

    邹周急忙夹起一块豆腐,放到嘴里,味鲜舒滑,意犹未尽,不禁又夹起一块,听到三姑挑肥拣瘦、故意找事,笑道:“师傅,您快尝尝,这豆腐真不错,整天大鱼大肉吃惯了,清清肠子的感觉真的美啊!”

    三姑冷笑着,直接把筷子拍在桌上,说道:“小的满嘴胡话,大的能好到哪去?莫不是坑蒙拐骗在这装大蒜吧?”

    见“敌人”软弱,三姑决定直捣黄龙,占据绝对优势,遂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边,又接过周星已经打开手机银行的手机,递给陈母,“小周的事业有成,目前年薪百万,这样的高富帅好女婿,你们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只要今天答应,收下五十万彩礼钱,我再找个好日子,老妹,你就等着享福吧!”

    “这——我——”

    陈母颤抖着双手慢慢挪向银行卡,双眼放光,嘴里却含糊不清。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只要自己一句话,立马放兜里,怎能让她不激动?

    此时,陈冰焦急万分,终身大事,难道能如做买卖一般,相互交换?这钱一收,和卖女儿有什么区别?

    不过,转念一想,觉得无所谓,以自己的性格,应付完父母,之后谁也不好使。

    所以,她不管饭局如何,打开电视。

    陈父到没特殊的表情,只是轻微地摇摇头,似有意见,却无法反对。

    赵常山来的时候,直到坐上车才知道,他的任务是以长辈身份来监督这场刚刚电话通知,突出其来的相亲,如果需要,还得临时客串男友,用邹周的话说,你不装,难道让我装?

    “慢!”

    邹周微笑着打断陈母的动作,“五十万彩礼很多吗?看看这是多少?”说完,他拿出手机。

    “别丢人了,就你这破手机,能装出一百万来?真是笑死个人!”三姑有点心虚,仍强颜讽刺着。

    可是,当大家看到余额处写的1150时,顿时目瞪口呆。

    “我就是喜欢用破手机,关你屁事。”

    怼完三姑,邹周又依偎在赵常山胳膊上,撒娇道,“师傅,下个月的零花钱啥时候打给我?”

    “……”

    这是赤luoluo地挑衅,鬼才相信他的话,可是,这突然出现的两个人,余额不会假,连十几岁的小孩都如此有钱,更不可能是提前准备好的,难道真的遇到铁板了?

    三姑自然不能放弃,想到事成之后的两万块钱,等于她几十次保媒拉纤才能获得的好处,她稳了稳心神,挑眉道:“呦,赶情遇到有钱人啦,不知道就职哪里?可别是那些乌七八糟的贷款公司、骗子公司吧!”

    觉得话语还不够分量,于是抓起周星右手道:“小周,你一天日理万机,管理着几十个员工,交多少税先不说,提供的就业岗位,对国家做出多大的贡献!这社会上的小青年啊,我觉得都应该向你学习,呵呵呵——”

    话音刚落,赵常山一方还未回答,周星先挂不住了,满脸通红插话道:“自从见过小冰,我被她深深吸引住,今天过来,不是为了炫耀,更不是给赵兄难看,只想想让伯父、伯母好好考验考验,也让你们放心把小冰交给我。”

    “你们认识?”三姑像抓住了什么。

    “嗯,有一面之缘,听说赵兄还在读大学。”周星觉得,这个身份很重要,与其赵常山不愿说,现编,不如自己说出来吧,顺便替他们回答三姑的问题。

    “切——”和料想的情况差不多,三姑不再理会“偶然因素”,“弟妹啊,你们给个痛快话吧!好事宜早不宜迟。”

    “抓重点”换做“逼迫式”,转变速度很快,陈母直接点头同意,陈父没说不同意,却希望两人能先交往一段时间。

    俗话说:媒妁之言,父母之意。对于这个从古代传播而来的风俗习惯,到现在仍是平民百姓家十分关注的规则。

    尽管陈父平日在家属于佣人级别,没想到,在女儿婚姻问题上,他的话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而且,就算媒人口若悬河,女婿人中之龙,连最起码的沟通都没有,何谈以后的生活?

    “还是收回去吧。”

    陈母望着陈父不容拒绝的眼神,将银行卡推给三姑。陈母有些慌张,二十多年来,他第二次见过这个认真眼神,第一次是在他们的婚礼之上。

    场面略显尴尬,三姑组织语言,刚要继续努力,电视新闻的声音传来:

    昨日下午,我市发生一起公交车偷窃伤人案件,青书大四学生赵常山,奋不顾身与群众一起制服罪犯……请明天继续关注我台对赵常山同学的独家专访。

    看完视频,和网络上的差不多,只是有血腥的地方,被技术手段一笔代过,可是,最后一句有问题了,独家专访?访过吗?

    三姑总算找到对比着批评的对象,则顺势鄙夷道:“看看人家,同姓赵、大块头,该出手时就出手,别说冰冰,我要是有女儿,也嫁给这样的奇男子……”

    “师傅,钱包借我一用。”邹周笑着拿出身份证,对着三姑道,“大姐,你看我师傅叫什么!”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