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王者荣耀之布衣天神 第22章 终生为父

时间:2018-04-17作者:云騄

    “识相的,不要多管闲事,送掉性命值吗?”

    看到一个威猛大汉从车门跳下,鸭舌帽男子,转着匕首,“礼貌”提醒道。

    赵常山丝毫不惧,指着对方训斥道:“身体健全,为什么不靠双手自食其力?”

    “小哥说得有道理,我们正是用双手吃饭呀!”

    三个人坏笑着慢慢后撤,背起同伙,看来要逃跑。

    “想走?没那么容易!”

    赵常山健步冲上,抓住位置靠后一个壮汉的肩膀,用力向后拽。

    壮汉感觉身后有异,急速下坠躲过,反过伦起扫堂腿,直接撞到赵常山小腿。

    赵常山只觉一阵剧痛,顿时有点站不稳的感觉。

    “哼哼,给你次机会,再追,对你不客气!”

    壮汉叫嚣道。身背搏斗技艺,自然有狂妄的资本。

    赵常山哪里学过搏击或功夫,英雄救美时,也是凭着一身力气突发制人。

    但,放弃是自己不能容忍的,咬咬牙,使出全身力气继续追击。

    “废了他。”

    鸭舌帽男子痛下杀手,在其他两个壮汉的掩护后面,伸出匕首,直刺赵常山小腹。

    赵常山用身体撞开两个壮汉,等看到匕首时已近在身前。

    仓促间手背一阵刺痛,他用手臂把匕首挡开,鲜血瞬间如泉涌般流下。

    左前方寒光乍现,赵常山顾不得手上的伤势,直接向右侧移动,飞起一脚,顺带抓住鸭舌帽男子衣领,把他提起来扔到地下。

    “砰砰砰——”

    身后拳脚叠加,赵常山忍着疼痛始终没有倒下。

    “住手!”

    在马潇潇带领下,汽车上群起而动,男人,女人,包括被偷钱包的那个眼睛男以及司机,纷纷冲出车外。

    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短短几秒钟,将三个小偷按倒在地。

    赵常山的伤势不算严重,只是流血不止,接过被盗女孩递过的手绢,简单系在左手,就算完成了包扎。

    马潇潇嘟着嘴说:“你怎么对自己这么不关心!感染了怎么办?”

    赵常山站起来,用右手简单拍拍身上的泥土,咧着呀轻松着笑道:“放心吧,以前经常碰伤,几天就好。”

    只是,赵常山破了几个口子的衬衫里,隐隐约约青一块紫一块,谁也没有看到。

    不久,接到报警电话,警察很快赶来。因为涉及到与小偷搏斗受伤,赵常山是在校学生,几个主要的当事人都得跟着去做笔录。

    因为是集体力量战胜邪恶,警察草草记录,在确定赵常山不去医院后,便允许几个人离开。

    出门前,又发生了两件事情,赵常山到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反而是马潇潇,只默默地注视着,至于到底在想什么,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第一件,被偷钱包的女孩,包扎赵常山伤口手绢的主人,拿出一张名片,上面只有名字和电话。

    程月霜说,帅哥,记住我的电话,保持联系。

    第二件,陈冰今天值班,得知赵常山受伤后未消毒,一番“师傅你对自己太好了”的调侃后,拿出所里的医药箱,仔细消毒,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

    偶然看见衬衫里的淤青,又是从脖子到后腰一番认真的擦拭,只是从脱下衬衫的时候开始,她的脸始终红彤彤的,没有别的颜色。

    五点钟,距离比赛还有一个小时,李龙打来电话,催促赶紧回去,难道想弃权不成?

    “我要去给师傅加油,哦,对了,还有小周,现在联系他,然后请假!”

    二十分钟后,从保时捷卡宴副驾驶座下来的邹周紧紧拥抱陈冰,猛夸师妹给力。

    同时,看也不看赵常山,连说某些人不够意思,没有良心,不传授绝招罢了,连自己学习的机会也不给。

    至于司机,鉴于“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古训,邹周口中的老弟,面红耳赤、羞羞答答小声告诉大家,自己儿子是邹周同学兼徒弟,而他则要称呼其大哥。

    关于“师”和“父”,在场很多人也是十分迷茫,理清的难度,很大……

    邹周坚持坐副驾驶,他说在豪车上,只有这个位置,才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运筹帷幄、指点江山。后排赵常山在中间,左右皆沉默不语,很快,目的地到了。

    5点55分,卡宴在广场边停稳,今天的观众好像很多……

    比赛场地左边,“机械五哥”早已端坐。

    愉哥、悦哥、欢哥、乐哥、喜哥,五位以“愉悦欢乐喜”自居。

    穿着印有各自姓名的t恤衫比赛服,显得十分整齐、精神。

    这是他们的传统,不光游戏击垮对手,形象上也不能落后。

    可此时,若按他们的表情,应该换成“哀叹伤疼痛”更为恰当。

    首先,马上比赛,对面竟然只来三个人,太可恶了,这是对他们五人最大的耻辱。

    其次,今晚,受“五哥”英名远扬的号召,机械学院来了不少衷心死忠,更为难得的是,不管质量如何,大部分带了“家属”,没有的,也发动自己的人脉,以各种“待遇”临时组成,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单身前来的女同学。

    然而,对面台下,在最前方是一个十人组成的阵容。她们清一色一米七以上身高,身着红白相间的拉拉队短裙服饰,头系青丝彩带,十种不同颜色丝袜在灯光照射下,妩媚动人。

    两个阵容一对比,胜负自分。而且,随着她们不断跳起的舞蹈,愈来愈多的人群向他们靠拢,甚至自己的“亲友团”开始出现逃兵。

    百万豪车,精致美女,尽职司机,散财童子,赵常山富二代的头衔可能短时间内是逃不掉了。

    尤其走近赛场时,十名拉拉队员忘情欢呼他的名字,更加印证大家的猜测。

    怪不得上一场可以力挽狂澜,怪不得配置如此奢华,怪不得……

    赵常山觉得拉拉队最中间的有点眼熟,定眼看过去,不是丛雅新是谁!而其他几人,他从未见过。

    点头示意后,主持人已经催促他和马潇潇立即就座。

    “五哥”相互对视,眼中无尽的斗志、怒火、妒忌、无奈,交织在一起,可谓五味打翻一地。

    只是瞥见赵常山左手缠着纱布,属于带伤上阵,心中不免犯嘀咕,烟雾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