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穿越之最强系统 第七十三章莫名其妙的黑子

时间:2018-04-16作者:写梦人

    凌云起来时,天已经大亮。

    想到昨天晚上的梦,美的眯起了眼。

    就在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凌云接通了电话,就听到话筒里传来了杨米的声音,“凌云你看到没,那个萧野已经抓起来了,从他们公司里搜出了大量的毒品,而且在他们旗下的几个酒吧里发现了很多被强迫的女孩。据说,还有不少是不愿意被直接杀了,就地埋了,他们简直太残忍了,竟然做了这么多事情,好在这次死定了。”

    这么快,凌云到没想到,只是一个晚上的功夫,事情就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

    而且那个萧野,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该死。

    这时候杨米那边突然道,“凌云他们这次突然出事,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开什么玩笑。”凌云当然不会承认。

    “那你昨天刚跟我说过那样的话,他们今天就出事了,真的和你没关系?”杨米有些不信的问。

    “昨天我只是开个玩笑,萧野那是多行不义早晚都会有这样的,只不过是时间巧合了。”凌云解释着,“这种事情,我没什么好骗你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凌云跟杨米胡乱扯了一会,就挂了电话。

    然后在网上查了一下相关消息,网上全是一片声讨的声音。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是萧野他们家再有能量,也是徒劳,这件事情算是圆满解决了,也不用担心被报复了。

    凌云打开了直播,拌了一个笑脸,“兄弟们。”

    “我去,穿越哥,你这是在干什么,光着膀子,诱、惑我们吗?”

    “赶紧去偷、窥胡一菲,你攻略爱情公寓一姐这么久了,连个进展都没有,还好意思跟我们闲扯淡。”

    “我觉得,穿越哥这辈子是没希望了。”

    “你们这些家伙。”凌云秀了一下肌肉,“看到没,等我战斗力超过胡一菲时,就是征服她之时。”

    “你这怎么有脸说这种话。”

    “今天没什么事情,我带你们去酒吧泡妞好了。”凌云心情大好,决定却爱情公寓楼下的酒吧坐坐。

    “没意思,还不如去看吕子乔泡妞,说不定他又能扯出花来。”

    “穿越哥你有时间,去向吕子乔取经不好吗?”

    凌云随意浏览着弹幕,突然发现了一个很特别的,每一句还都发出了很多遍,“凌云你个混蛋,还我的清白。”

    “凌云,你个混蛋还我的清白。”

    “你敢做不敢当吗,有胆子过来找我,别整天把我拉入梦里。”

    “你敢做不敢当吗,有胆子过来找我,别整天把我拉入梦里。”

    “你给我滚出来,赶紧的滚出来,回我的话,快回我?”

    凌云看到这个账号,一连发出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消息,不由有些无语,这什么人,有些神经吧,凌云便道,“房管房间里有个脑残,一直在那刷屏,封了她,就是那个,名字是,我是娄一潇,太可恨了。”

    很快,那个账号就被禁言了,凌云说道,“真是无聊,那人带节奏也太没水平了,我就是想要草、粉,也回不去啊。”

    “穿越哥,不要管那些黑子,简直就是疯了。”

    “就是,她怎么不说自己叫胡一菲,真是可笑。”

    而此时,坐在电脑跟前的娄一潇看到屏幕的刷屏,简直要气死了,“混蛋,凌云你个混蛋,竟然敢禁我的言,我跟你没完。”

    “还有你们这些家伙。”娄一潇脸色铁青,在梦里被玩的给个啥样,只是注册了个账号,想要那个混蛋给说法,没想到那家伙竟然怀疑自己是黑子,在带节奏。

    世界上简直没有比这更让人难以忍受的事情了,想要找对方的麻烦,都找不到人。

    ……

    接下来的几天,凌云泡在了荣耀娱乐那边,把那首《南山南》那原本非常简单的伴奏,给完善了,并在乐队的帮助下,进行了一次录制。

    这首歌,也不负众望,扛起了民谣的大旗。

    已经出于低潮期很久的民谣,再次被很多人提起,并且逐渐升温。

    这首歌在点歌榜上,在接下里的连续数天的时间,一直都是高居首位,让无数人流泪。

    凌云也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注册了微博,短时间内,就获得了很多的,无数喜欢这首歌的网友,都在微博上留言,表达自己的喜爱,当然也有人,认为这首歌太假了,里面的东西都是虚构的。

    凌云在微博中更新了这样一个故事。

    她在另一个城市对我说:“在这边的几年,我一直在想,我们终归是太遥远了,不光是距离。每天我都在害怕,害怕每个早安晚安和那些不必要的寒暄,直到有一天我再也不敢看,也不敢去确认你的生活里全部都是我了,因为我的未来里好像已经没有你了。我想要的是一个能陪着我并肩而行的人,不是一直在后面追着我却让我一直遥不可及的你,我们分手吧,不要再联系了。”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当时的心情,也没想过她会对我说这些,好像一直以来我的坚持都像个玩笑,所有人听得聚精会神,可一笑了之以后,就各自走出了这场游戏,只留下一个讲故事的我在原地自言自语。

    过了很多年,我们已经不再那么遥远了,她再联系我,是邀请我参加她的婚礼。我没去,一个人回了母校。那一年见证我们第一次阴差阳错牵手的操场,已经杂草丛生,荒废了很久的教学楼被一家公司买下来改成了仓库,回忆也像堆放在里边的货物一样,被铺上了灰尘。我走到那棵树下,挖出了小时候我们一起埋下的许愿瓶,两张字条上写着——

    她:今生非你不嫁。

    我:要她一辈子幸福。

    凌云并且在后面写道,这是一位喜欢这首歌的朋友给我私信留的言。这些天很多人问我,这首歌究竟藏着什么样的故事。

    当你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它就已经和我无关了,你掉的眼泪,才是只有你自己知道的故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