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异域降生 第一百零八 祭火日

时间:2018-04-16作者:>极冷

    黑暗之中,破旧的房间周围萦绕着各种诡异的声音,如哭似泣又似癫狂大笑,格外的渗人。

    西蒙对此却仿若未闻,神色平静的待在屋中,一只手紧握着胸前的护身符,另一只手则伸入黑暗之中不断地摸索着。丝丝缕缕无形无质的黑暗如同河水一般被他捧起,在他手掌之中流淌。

    永恒之镜在他的耳垂上不断的泛着冷光,光滑的镜面如同水波一样激烈的抖动着,一股不同于这个黑暗世界的力量不断的在西蒙手中荡漾徘徊,正努力的分析吞噬着眼前的黑暗,想要一睹它真正的面目。

    只是,永恒之镜的力量刚刚浮现出来,就遭到整个世界的抑制,这股奇特的力量引得无数的黑暗从四周贪婪的涌了过来,想要将其吞噬一空。

    大厅之中的篝火突然猛烈暴涨起来,炙热的火焰直冲楼顶,温暖的火光驱散了大片涌来的黑暗,只有极少数漏网之鱼的黑影从角落中窜了进来,钻进西蒙所在的房间。

    房间之中。

    漆黑与透明清亮的光辉纠缠在一起,两者互相吞噬,都试图先一步将对方彻底吞下。

    最终,清亮的光辉还是在这片备受压抑的环境中,被源源不断补充进来的黑暗所彻底击溃,漆黑如墨的黑暗开始逐步蚕食起清凉的光辉。

    西蒙眼看不敌,便立刻切断了永恒之镜的力量,径直将其甩了出去。

    黑暗的贪婪在这一刻显露无疑,在将他面前的力量吞噬一空后,它仍然盘踞在房间之中,形成一团足球般大小的漆黑球体,一根根长满了吸盘倒刺的滑腻触手,隐隐约约从其中探了出来不断往他身上缠来。

    房间外面的走廊拐角处,艾肯不知道何时已经来到了这里。

    他此时正低着头紧紧的盯着西蒙所在的房间,原本鲜红如火的头发下,一直带着笑容的俊朗面容旁,不知何时又多出了一张面孔。一张满脸愁苦的面容与带着俊朗笑容的面孔并排在一起,然后挤在一张狭小的脸庞上,显得无比诡异。

    此时,这两张面孔正不停的小声嘟囔着,不时的还能看到张面孔各持己见,激烈的争吵起来。

    愁容满面的脸庞此时正不断的训斥着带有笑容的脸庞,尖锐的声音在这一块小小的地方回荡着,但却丝毫没出传递出去。

    “蠢货,我们没有时间了,这个该死的法师一直呆在这里边不出来,他都不需要进食吗?要是再这样下去,很快很快就是祭火日了,说不定下一秒就是了,到时候我们一定会被那团恐怖的大火所发现然后被一口吞下的。”

    愁苦的脸庞一边说着,一边抖动着下身不断从袍子中流出的黑色液体。

    黑液不断的翻滚着,冒着一个又一个气泡。偶尔还会有一张张如同人脸一般的面孔在气泡中翻滚,它们张大眼睛嘴巴扩张到极限,口中不断发出无声的痛苦哀嚎。

    “你看,我们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现在连篝火都不敢太过靠近,如果再不换个新身体,我们就真的要玩完了。”愁苦的面容不断地发出尖锐的声音,狭长阴森的眼睛不断眨巴着,大量的眼白就这样显露出来。

    “记住,这个还没被火焰所侵蚀的柴薪,可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你一定要将他骗离篝火笼罩的范围内,明白不?蠢货!”

    “好吧,我尽量试试看。”微笑的脸庞有些委屈巴巴的说道,“但他一直待在房间不出来怎么办?篝火可是一直关注着这些新的柴薪的,我不可能在祂的范围内直接出手的。”

    “你蠢吗?我不是说了让你想办法吗?你可以约他去喝咖啡,去谈理想吗?就像你在外面追女孩时那样,多去和他聊聊,在这个死寂的黑暗世界中,任谁都会孤单的,你懂的!”

    砰!!!

    就在艾肯的两张脸窃窃低语的时候,西蒙所在的大门已经直接被一脚踹开,大半边的墙壁直接破碎,一道人影在在他们惊愕的眼神中走了出来。

    西蒙拖着大半个长满了触手吸盘的怪物,任由它缠在自己身上剧烈的抽搐着,身上的防护法术在怪物的攻击下越发模糊起来,好似下一秒就会消失一般。

    怪物在刚被拖出房间不远,大厅之中的篝火就如同发现猎物的豺狗一般蜂拥而至,炙热的火星如同纷乱落下的羽毛般不断飘落过来。

    怪物瞬间就被飘荡过来的火星所点燃,眨眼的功夫就化作一滩燃烧后的灰烬物质,炙热的火舌从灰烬之中突然窜出,不断的舔舐着西蒙的脸颊,恐怖的高温直接将他护身的法术烧为无有,橘红色的火舌如同情人的温暖的双手一般,不断的轻抚着他的面孔、

    只是,这种温柔可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

    西蒙的脸庞先是变得通红然后迅速长满了水泡,接着水泡瞬间破裂,大量的皮肤龟裂干灼化为烧焦的里脊肉一般,散发着诱人的味道,就连站在走老转角处的艾肯都不由自主的咽下了两口口水,真的太香了!

    火焰之中,一道浩大的意志不断诱惑着他,试图让他将面前的火焰彻底拥入怀中,与祂融为一体。

    西蒙对此却恍若未闻,脸色神情依旧如同先前那般平淡,仿佛现在正发出香气的不是自己的脸庞一样,他恍若丝毫没有感觉到火焰中的意志一般,径直朝旁边的房间中走去,脚下没有半点迟疑。

    “确定,篝火意志暂时已经无法影响主体思维。”

    西蒙一般往回走去,一边抓住此刻正在胸前不断膨胀缩小,一张和他有着八九分相似的面孔正惨嚎着想要从护身符上挣脱出来。

    “护符破损程度不足百分之一,初步预计此种程度的影响可抵挡一百二十余次,本次消耗寿命约一百四十三天,此方法确认可行。”

    西蒙情冷漠如同机器一般的为此次试探做出结论,确定了自己先前制作出来的护符确实有效可行。

    先前他取自己血肉皮肤毛发,再将自己的七情六欲五感尽数剥出,然后用邪法封存在这道护符当中,就是为了让它替自己抵挡篝火意志的影响。

    当然,这种挡灾邪法本来是用在别人身上为自己挡灾的,但现在西蒙却用自己的七情六欲五感来替代,自然也是有着不少后遗症。

    此刻,他七情六欲消失不说,五感也是降到最低,每一次借助护符抵挡篝火的意志都会消耗自己大量的寿命,就算后面解除邪术取回七情六欲五感后,自己也会受到不小的影响,落下不小后遗症。而且一旦对方力量超过自己挡灾护符的抵抗上限后,这张护符可是会立刻被摧毁。

    到时候,西蒙他本体也会遭到更加严重的反噬,怕是意志直接被对方所俘虏,成为石人一般的存在,没有任何的自我思维。

    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有舍才有得。否则自己将会被一直困在这座古怪的皇城之中,他无时无刻不在受到火焰的诱惑,想要彻底的融入其中。

    这股念头越来越浓烈,以至于他很多时候都想离开这间潮湿阴冷黑暗的房间,前往篝火旁享受着无以言喻的温暖与光明,成为其中的一根柴薪。

    这是绝对不被西蒙所允许的,自己可以死亡但绝不会成为某种意志的傀儡,没有了自我。

    所以,他现在就很好,萦绕在灵魂深处的感染诱惑此刻已经被转移到身上的护符当中,西蒙也能趁现在好好探索了解一下这个世界,寻找有没有逃脱的办法。

    “嗨,格林法师,不知道你......”转角处的艾肯突然从转角处走了出来,对着西蒙打起了招呼。

    但就在这时,一道温暖的火光自遥远的皇城中央传来,它穿透了重重房屋,也穿透了被黑暗所笼罩的世界,温暖的光亮直接将整个皇城照亮。

    两旁的灯柱上的火焰迅速燃烧,发出刺目的光芒,整个皇城犹如白昼一般,彻底显露出它原本雄伟威严的面目。

    原本的黑暗之中,无数的邪物怪兽疯一般的往外撤去,只是它们根本逃不出光芒的笼罩,瞬间就被光芒所灼伤化作浓郁的黑烟消失在光芒之中,只有寥寥无几的幸运的、强大的邪物逃脱了出去,远远的躲在皇城之外的黑暗之中,怨毒的望着此刻被光辉所笼罩的皇城。

    西蒙身边不远处的艾肯如同遇到鬼一般,两张脸庞中充满了惊恐,恶臭的黑水如同有着生命一般从他下身逃离出来,努力的想要流入走廊的角落之中躲藏起来。

    只是,光芒如此炽烈,还没等它们逃窜下来,就已经被火光化作一空,只留下艾肯绝望的呼声。

    “不!!!这怎么可能,祭火日怎么可能来的这么快,明明上一次才......”

    西蒙依旧冷漠的望着这一切,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他的身边,此刻已经有数道人影已经从房间中走了过来,他们丝毫没有在意化作灰烬的艾肯,反而带着不容反抗的威势,裹挟着西蒙来到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大厅之中,然后安静的从篝火之中抽出一根柴薪拿到手中。

    就连西蒙也不列外,一根烧的正旺的火把就这样被强硬的塞到他的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