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异域降生 第一百零三章 卡伯伦石雕馆

时间:2018-04-16作者:>极冷

    光影交错之间,眼前的世界瞬间变换成一个光怪离奇的世界,绚丽的光彩在眼前不断闪烁变换着,所有的东西早已经不复原本的形象,随意的被拉伸收缩,如同照映在嘻哈镜中一般。

    西蒙早已经习惯了借助永恒之镜的力量来进行转移,眼前不断浮现出的离奇景观丝毫影响不到他的感官,没有感到半点不适应。

    眨眼的功夫,他便已经穿越了重重空间,借助道标来到了永恒之镜信徒们失信前的地方。

    费尔南多市中城南地区一间快餐店内,西蒙的身影悠然见自宽大的落地窗上走了出来。

    他周身笼罩着微弱的透明毫光大步从前来就餐的人群中走过,原本略显拥挤的快餐店内,每一个遇到他的人都会本能的为他让开道路,然后视而不见的从旁边走过,丝毫没有察觉出有任何不对劲一样。

    西蒙大步的从快餐店中走了出来,暗自感慨,这人类无视术还是真的蛮好用的,不过就是消耗的法力确实有点大,怪不得被秘法隐修会的法师学徒们评为最无用的二环法术之一,如果以一个正常的学徒的法力来说的话,确实有点不太实用。

    西蒙的身影慢慢的显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之上,悄无声息的就融入了进去,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随手招了一辆计程车,然后报了个地名,就要就往这八名信徒消失的地方赶去。

    在搜索过这八名信徒的经历后,西蒙已经得知就是他们当初献上的这块石质面具,后面他们更是涌了点小手段从卖给他们的文物贩子那里知道,这块面具的真正来源所在地。

    卡伯伦石雕馆。

    这块面具就是两位艺术品大盗从卡伯伦石雕馆中窃取出来的,然后在交易中被他们这群文物贩子当做添头顺手买了下来。

    在完成交易之后,这群文物贩子就开始细致的检查这批购买下来的活物,准备检查清楚包装一下再高价卖出时,他们这才发现了这块面具的奇特之处。

    在彻底了解了其中的经过后,这八名信徒立刻就将目光放到了这间石雕馆的身上,毕竟文物贩子那里买来的石雕他们都已经检查过了,都只是一些普通的物品。

    于是,他们立刻就将目光转移到了卡伯伦石雕馆,想要看看它是否还藏有类似于石质面具的这种奇特物品。在现在这个社会,这种奇物基本上很是难遇到,他们也不想就此放弃掉这根线索。

    要知道,当初献祭上这块石质面具后,西蒙可是对献祭者赐下不小的恩典的,在这一方面他一直都是十分大方的。毕竟要想马儿跑就要给马儿吃草,驴子面前吊根胡萝卜它才会跑的飞快。

    他也只知道他们要去的地方,但却不知道卡伯伦石雕馆怎么去的,因为当他翻看到这里时,这八名信徒的记忆已经彻底中断了,而且任由他在电子地图上查找,也找不到丁点关于自己目的地的信息。

    不得已之下,他决定先看看出租车司机们知道不,毕竟他们才是最熟悉本地城市的人群,因为有时候很多地方都不会叫官方的名字,它们都有着自己的别称,西蒙觉得这间卡伯伦石雕馆可能也是如此。

    “嘿!伙计,你要去哪里?”计程车的司机转过头朝他问道。

    “麻烦将我送到卡伯伦石雕馆,谢谢。”西蒙淡淡的答道。

    “卡伯伦石雕馆?那是什么.....好的,没问题。”出租车司机突然顿了一下,然后瞬间恢复正常,直接踩下离合,车辆迅速在大街中穿梭起来。

    西蒙望着出租车司机的后脑勺,眼神中突然流漏出一抹寒意。

    他刚才可是看的分明,这名出租车司机开始还有些恍然似乎根本不清楚这个地方,但等他一念叨到这个名字之后,他似乎立刻回想到了什么。

    旁人可能还会以为他只是在回忆地点,但拥有超凡感知的西蒙却察觉到了,当他说出卡伯伦石雕馆这个名字后,面前的这位出租车司机身上突然闪过一道晦涩的力量波动,悄无声息之间就改变了他的记忆,在他的人之中添加了些许东西。

    要不是永恒之镜的警示,西蒙怕也是要被他蒙混过去了。

    只是,现在发觉也似乎有点晚了。

    眼前的世界已经开始逐渐发生变化,在他说出卡伯伦石雕馆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已经开始变化。

    他前面的原本喋喋不休的出租车司机不知何时已经闭上了嘴巴,整个人全身变得如同一块大理石一般,再也看不出半点血肉的模样。

    车窗之外,原本人流密集的城市越发空旷起来,原本只有四车道的街道越走越宽广,两旁的景物开始逐渐缩小起来变得越来越远。

    西蒙望着车外逐渐变得诡异起来的世界,知道自己有些大意了。

    他耳垂上的永恒之镜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他的眼光越发清明起来,先前的回忆不断浮现在自己眼前。

    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着急了,就算接受来的信念愿力开始造反,但那也不是不能挽救,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急迫的想要找出这八名信徒死亡的原因,想让他们的灵魂彻底安眠下来。

    计程车之内,西蒙突然取出那块石质面具,指尖轻轻的面具上摩挲着,感受着石质面具特有的冰凉与粗糙,眼神微微的眯了起来,他将面具举在眼前,望着这个可以说是丑陋的面具,心中的思绪不断翻滚着。

    “原来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还是和你有关啊!”

    他这才发觉过来,原来不知不觉之间,自己似乎也受到了这块面具的些许影响,这才会如此贸然的前来查探,也怪不得自己的八名信徒们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寻找更多的奇物来献祭给永恒之镜。

    如果不是永恒之镜给自己的提醒,他怕是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中招了,就连永恒之镜也是现在才突然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

    这东西还真是有些邪门了!

    不过现在貌似已经有些晚了,他下意识的就要借助永恒之镜的力量脱离出去,只是如同陷入蛛网的猎物一样,身边的一切都在排斥抗拒着永恒之镜的力量,将他牢牢的束缚在这片空间中。

    每当他准备彻底掀桌之时,好像牛皮大鼓一般的响声就会卡在他的节奏上将其打乱,这种如同打嗝到一半又突然憋回去的感觉难受的让人抓狂。

    西蒙脸色阴沉的坐在计程车上,顺便不断的检讨着自己,自从吞尘世之蟒之后,自己的实力开始逐步恢复,自己的心态也越来越没有以前那般小心翼翼了。

    这样,很不好!

    这次就是一个很好的警钟。

    永恒之镜虽然威能无穷,但也远远称不上天下无敌,否则万化道也不会被人攻破山门灭绝道统了。自己一直以来还是太过于依赖祂了,要是在遇到这样的事情的话,自己怕是还要中招。

    毕竟,就自己现在所了解的看来,这个世界的水可是深着啊!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数不胜数,自己万万不能都将一切都寄托在永恒之镜上,否则怕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现在还是先将眼前的这关度过了再说。

    时间悄悄的流逝,在经过了大半个小时后,计程车在这座越来越老旧破败的城市中不断穿梭,最终停在了靠近北边临近郊区的一栋有些年头的房子前。

    已经彻底变成了石人一般的出租车司机突然转过,光滑的石质大脸上突然流漏出一丝诡异的微笑,他如同两块石头摩擦一般的声音突然响起。

    “您好,卡伯伦石雕馆已经到达,感谢您的乘坐。”话音刚落,面前的石人身上突然传来一声咔擦的声音,密密麻麻的碎痕突然从他身上显现出来。

    眨眼之间,计程车司机就已经变作一滩破碎的烂石。

    西蒙看了一眼面前的碎石,毫无畏惧的下了车,四下张望了一眼后,他便仔细的看着眼前的目的地。

    入眼的赫然是一座古老的大厅,肃穆庄重的大门口由十二根巨大的石柱支撑起。

    柱上雕刻满了奇异的纹路,书写着种种奇特的文字,配合着画面隐约似乎在赞颂着什么。

    西蒙站在石雕馆的外围,双眼散发出璀璨的光芒,仔细的观察着这座古怪的卡伯伦石雕馆。

    首先映入视野的并非是雄壮宏伟的大厅,反而是石雕馆前喷泉上的那座半身雕像,一名高大的,暴露出丰满胸脯的奇特女性半身像就坐落在石雕馆的最前面。

    她赤裸着大半个身体,双臂高高举起好像要拥抱什么一样,艳丽的容颜上双目紧紧的闭起,满头的蛇发四处飞舞,如同带毒的罂粟花一样,散发着一种致命的诱惑。

    这赫然是一座美杜莎的半身雕像。

    西蒙扫视着眼前的美杜莎雕像,眼光不经意间突然与她紧闭的双眼对视上。

    下一秒,一团耀眼的灰色在两者间爆发出来,西蒙先前取出的石质面具突然一跃而出,化作巨大无边岩石脑袋直接将他一口吞下,落入大地之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卡伯伦石雕馆内瞬间传来一道无形的力量,岩石脑袋消失的地方瞬间崩裂开来,地面上一片干枯衰败、万物凋零的凄惨景象。

    与此同时,时间稍稍往前推移。

    就在西蒙借助永恒之镜的力量穿梭空间来到了卡伯伦石雕馆所在的城市之时。

    在蒙泰奇州的中心城市纽伦多的酒店之中,一名身材不错外形靓丽的精干女士突然停下了脚步,原本正要下楼的她迅速又折返回自己的房间,将房门牢牢的紧闭上,顺手还在房门上挂上勿打扰的牌子。

    她迅速的从背包中取出了一卷有些年纪略显焦黄的羊皮纸卷,羊皮纸卷上的火漆此刻正不断的闪烁着,散发出滚烫的热量。

    杰西卡迅速用特制的药水将上面的火漆抹掉,然后对照着卷轴上面的咒文不断念诵着拗口的咒语。

    羊皮纸卷之上,一只绘画的奇异形态生物自卷轴之上跃然而出。

    它看起来如同贴画一般,仅有点和线组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只古怪的生物如同气球被灌满了气体一样,迅速丰满了起来。

    用肉眼看上去,它近乎是是一个完全无法形容的东西。

    它看起来有些类似于身材修长的细犬,周身呈现出水波一样的透明色,但又绝非那样简单。

    四肢长着如同刀锋状的节肢、有着恶兽状的头颅、蜥蜴一般的轮廓整个身体形状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形态,任何固态的词汇与图画都无法真正的描述它。对于人们来说似乎只有在纸面之上才能将它彻底勾勒的显现出来。

    这就是传说中号称能够追索到任何生物的猎手,只要留下一点痕迹,哪怕是恶魔还是邪灵都能追踪到的宫央猎犬。

    杰西卡看着突然出现的宫央猎犬,脸上遮掩不住兴奋的笑容。

    自从离开特异局总局后的这段时间里,她一直没有找到惊鸿一现的异位面大君的任何下落,这让她肩负着与之沟通的使命根本无法完成。

    这段时间里,她一直游走在蒙泰奇州的各个地方,就是希望尽快能找到他的线索,完成上面传达下来的命令。

    就在刚才她突然感受到随身带着宫央猎犬召唤卷轴的波动,便立即回来将其召唤出来,因为这正是宫央猎犬找到了猎物的反应。

    酒店之中,伴随着某种晦涩的空间波动,宫央猎犬的身影突然之间彻底消失不见,空气中只余下高速震动所发出的蜂鸣声。

    杰西卡迅速招呼着她带来的人手,紧紧的盯着面前的羊皮卷轴,只要有它在,宫央猎犬的行踪就如同被安装了定位系统一般,可以看得清清楚,也可以借此找到此次的目标,那位一直藏身于阿多利亚合众国的异面大君。

    数分钟后,杰西卡望着羊皮卷轴上宫央猎犬停下了的方位,迅速的下达了命令。

    “已经找到了目标踪迹,我们立刻赶过去,千万不能让祂再溜走了,伊万卡,这次就靠你了。”

    “没问题。”杰西卡带来的人手中,一名戴着眼镜个头有些矮小的女士她看着羊皮卷轴上显示的地方,立刻回到道。

    那里赫然便是卡伯伦石雕馆所在的城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