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异域降生 第八十七章 特异局的新主人

时间:2018-04-16作者:>极冷

    “阁…阁下,饶了….我吧,吱,我可以为您服务的。真的,我知道很多秘闻对地下世界很了解的,吱,您留下我绝对会有很大好处的,对了,我们黑杰克有攒了很大一笔钱,这些我都可以献给您,求求您留我一条命吧,我可以向先祖之灵起誓,永生永世不背叛您。”

    永恒之镜中,鼠人萨满杰瑞趴伏在冥土上不断地向面前的人影哀求着。

    它看着人影手中拿着的六棱形灵魂柱,小小的眼珠中满是恐惧,肥大的鼠躯不断颤抖着,不仅仅是因为恐惧,更多的是因为冥土正不断的带走它的生命力。

    冥土的阴风之下,它的身体中的活力迅速流逝,体温越来越低,本能的因生命力的流逝而颤抖着。

    “求求您了,放了我吧!吱。”

    昨天傍晚,就在它们听着芭比魔灵妮可讲述时,一群怪蚁直接袭击了它们,还没等它们彻底反应过来,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它们准备的一切后手都来不及施展,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无穷无尽的怪蚁直接吞没了它们,将它们撕扯的拉入镜中来到了这片充满了死亡气息的空间里。

    就连它们之中最擅长于逃跑的芭比魔另妮可都没有逃出去,就在她刚准备逃出魔灵离开时,破碎的镜片中一道符文激射而出化作一串层层咒文凝结的锁链,牢牢的将她的魔灵困在现在的芭比娃娃之中,挣脱不得。

    下一秒,一只虚实相间燃烧着冥火的幽灵狼自镜中窜出,一口将妮可附身的芭比娃娃吞下消失在镜中。

    再来到这片荒寂的空间之后,一道神秘的影子突然出现在这片空间中,走到它们的面前。

    鼠人萨满杰瑞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走过来,一把抓住芭比魔灵妮可,五指呈爪状捏在她的脑袋上,无数邪意的气息在指上缭绕,充满了不详的气息。

    下一秒,妮可的魔灵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声,她生生的被从现在附身的躯体中抽出来,然后在一阵暗红色的光芒中变成了一个品质上佳的灵魂棱柱。

    杰瑞看着那根泛着粉色光泽的灵魂棱柱,浑身发寒。它真真切切的看到妮可的魔灵在其中不断哀嚎痛苦,绝望的惨叫着。

    抽魂术,这是抽魂术。

    它第一时间就认出这种源自于恶魔而发扬光大于黑巫师的法术,也只有这种法术才能轻易的制作出灵魂棱柱。

    鼠人萨满杰瑞顿时绝望起来,它脑海中不断回忆起传闻中黑巫师们的手段,本能的颤抖起来。就连它另一名搭档软泥怪被这片冥土所吞下都没有在意。

    毕竟,它自己都自身难保了,那还有功夫管别人,更何况还是一只臭烘烘的软泥怪。

    “巫师大人,求求您饶了我吧。我真的很有用处的。吱。”鼠人萨满杰瑞不断地哀求着,只是还没等它说完,一只神链突然自虚空中垂下将它牢牢的卷起,一道道诡异强横的力量直接刺入它的身体之中,不断吸收着它的血肉灵魂。

    短短的数分钟之内,一张长着灰色长毛的鼠皮突然自神链上掉落在地上,阵阵死气迅速缠绕上去飞快的将其化为灰烬,阴风吹过灰烬随之散落在冥土之上,彻底消失不见。

    冥土之中,阴风环绕之下,西蒙高坐在王座之上,单手托着自己的脸庞,将手中的淡粉色灵魂棱柱放在眼前若有所思,好一会儿后他突然呵呵笑了起来,语气中带着些许期待。

    “灰雾森林吗?这倒是个有趣的消息,就让我看看你们到地上干些什么?毕竟,现在蒙泰奇特意分局也算是我的东西了,你们在我的管辖范围内搞事儿,怎么也得先过问下主人才行啊!不过,现在也是时候将他们全部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了,毕竟前面被这几只小老鼠耽搁了下,浪费了好几天的时间了。”

    蒙泰奇特异局分局后勤科研基地中。

    斯考特教授在草草的吃完早餐后便快速往自己的实验室赶去,他最近研究到一个新的项目,此时正是最为关键的时刻,他相信自己只要能够攻克当前的难关,就一定就能做出一番成绩来。

    他今年已经四十七岁了,正是处于自己知识能力体力的最后巅峰时期,斯考特教授有预感,这次项目可能是自己最后的展示机会了,如果错过的话,他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主持新的大型项目了,他绝不能就这样白白浪费掉这次机会。

    所以,他在吃完早餐后便匆匆赶往实验室。

    一路走来,斯考特博士总感觉基地中的大部分人员都有些怪怪的,眼神中好像点多了一点莫名的东西,但等他仔细的观察时却根本看不出什么。

    他们依然和往常一样,尊敬的和自己打着招呼向自己问好,斯考特教授觉得自己过于敏感了,毕竟这段时间里自己一直忙碌在实验室里,可能太过劳累有些神经衰弱了。

    他自嘲的笑了笑,果然,自己已经不再年轻了啊!

    想当初他可是跟着自己的教授整整半年的时间都呆在实验室中的,现在才半个来月就有点受不了了吗?

    正因为如此,自己才要抓住这次机会完美的完成这次试验项目,给自己的履历上书写上辉煌的一笔,然后再申请退休拿着自己的退休金好好的环游世界一番,享受一下人生。

    这么想着的斯考特教授顿时充满了活力,精神抖擞的来到无菌实验室中,准备继续自己的研究。

    他却没有发现,在他走过后,后勤科研处的大多数工作人员都是隐秘的对视一眼,然后继续各干各的,只是不经意间,后勤处的不起眼的位置中,突然多出了不少玻璃制作的工艺品,不少桌子上也莫名的多出了几面镜子。

    实验室之中,斯考特教授按着自己的腰部不停的轻揉着,长时间弯腰低头用显微镜观察实验体的他,显得有些疲劳。腰腿部位已经酸痛起来,不得不按摩下揉一揉来缓解下疲劳。不过他的眼睛仍盯着高倍显微镜,不断地分析着观察到的情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变化,这根本就不科学啊!”斯考特教授紧皱着眉头,口中不断喃喃自语着。

    就算进入特异局后,再见识到许许多多传闻故事中的生物和诡异的事件后,斯考特教授也一直坚持着科学观,他一直相信这些不被了解的事件背后都是能用科学解释的,现在不能解释也只是因为科技没有发展到那一步而已。

    斯考特教授一直是一位坚定的科学信徒,他相信总有一天,科技技术大爆炸后,这些诡异的生物和事件都会被扫到历史的垃圾堆中,不能再伤害到人类。现在无法彻底消灭它们,也仅仅只是因为科技还没到达那一步而已。

    就像传闻中拥有不死生命的吸血鬼,照样不是会被紫外线子弹和高温热铝弹所杀死吗?

    科学,才是无所不能。

    斯考特教授一边揉着自己有些麻木的双腿,一边不断思索着刚刚观察到的实验数据,然后不断的思索着新的思路。

    “教授,您已经工作了三个小时了,也该休息休息下,您现在的脸色真的太吓人了。”

    一旁的助手兰迪看着他的脸色忍不住提醒道,“您还是先休息会儿,我去给您冲杯咖啡,歇一会儿才工作好吧,您的脸色真的不太对劲,要不我去找汉尼医生来给您看看。”

    “我的脸色有那么差吗?”斯考特教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嗯,真的很差,不信的话您去上个厕所顺便在镜子上看看?”助手兰迪点着头回答道。

    “好吧”

    斯考特教授思考了下便应了下来,他觉得自己也该活动下了,去上个厕所也算是一种放松了。

    他走出无菌实验室,顺便脱下罩衣面罩递给兰迪,然后往不远处的卫生间中走去。

    助手兰迪接过斯考特教授的递过来的罩衣面罩,看着他走向卫生间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狂热。

    斯凯特教授先是小解了一下,然后来到盥洗边洗了下手,他看着镜中的人影,确实脸色非常难看。

    镜中的他脸色灰暗,双颊已经深深的陷了下去,眼袋高高的肿起,眼睛中满是血色,双唇淡淡的发青,脸色看起来真的很差。

    斯考特教授下意识的接了一捧水洒在脸上,用力的搓了几下后这才松开手,准备将脸上的水渍擦干净。但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镜中的自己突然对着自己微微一笑,一只手掌正向自己伸了过来。

    他本能的吓了一跳,身子立刻朝后退了一大步,甚至挨到了背后的厕所门上。

    下一秒,等他定眼望去时,镜中的倒影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就好像自己刚才看花眼了一样。

    “难道自己真的神经衰弱成这样了?”斯考特教授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并没有发现镜中有什么异常,好像自己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一样。

    不过他并没有掉以轻心,毕竟他现在可是在特异局中工作,也听到见识过不少诡异的事情,等下去找下专业的人士问问查看下比较好,自己是不是碰上了什么鬼东西。

    哪怕他是科学神教的信徒,但这种事关小命的问题还是慎重些为好,真像电影中那样当做是自己的幻觉就有点太傻逼了。

    斯考特教授也顾不上擦去脸上的水渍,便匆匆往外走去。

    只是,在他转身离开时,他不经意间的看到,镜中的自己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锋利的刀片,然后脸带邪笑的割断自己的喉咙,鲜红的血液仿佛水泵爆裂一样四处喷溅起来,面前的镜子眨眼间就被鲜血染红。

    鲜血不断从镜中流出,眨眼间,整个卫生间已经被鲜血包围,浓郁的鲜血味与卫生间的卫生球味道混合在一起,令人恶心作呕。

    殷红的镜面上,依稀有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正不断冲着自己发笑。

    他沾着自己的鲜血,在镜面上画出一个诡异的符号。

    “不!!!”

    斯考特教授发出一声惨叫,一下跌倒在地上,惊慌失措的手脚并用地往外爬去。

    陷入恐慌中的斯考特教授并没有发现,就在他心神彻底失守之时,他眼前的一切血腥场面都已经消失不见,只有镜中的那枚诡异的仿佛蜿蜒扭曲的衔尾蛇纹依旧在微微散发着血色光芒。

    下一秒,正在往外爬的斯考特教授突然站了起来对着镜子整理了下衣服,然后像一个没事儿人一样,迅速往自己的实验室中走去。

    他现在只感觉自己的头脑无比清晰,思绪比他还在上大学时还有敏锐,无数奇妙的想法理论迅速在他的脑海中翻滚,他对于自己现在的这个实验项目突然有了新的想法,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验证了。

    至于刚才看到的诡异画面,他早已经忘在脑后,好像就没发生过一样。

    而就在他转身离开之时,斯考特教授身后的盥洗镜上,他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其上,他看着不断远离的斯考特教授,双眼之中再一次浮现出那道诡异的衔尾蛇符文,然后彻底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特异局中皮尔金顿神父也不断的为各位信徒进行开解与祝福,有不少战斗部门的基层干部也会来他这里倾诉一番,毕竟时刻与各种怪物战斗的他们内心深处也免不了恐惧与害怕。

    不过这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毕竟士兵来找神父进行倾诉简直太正常不过了,每次战争后都有不少战场综合征的士兵受到心理创伤,需要求助到神父或者心理医生。

    不然他们在基地中设立小型教堂请来神父干什么?就是为了让士兵们有一个心灵寄托的地方,毕竟他们是人不是战斗兵器,也是会害怕恐慌的。

    对此,皮尔金顿神父来者不拒,只要是前来倾诉求取祝福的人群,他都会耐心接待,为他们拂去心灵上的恐惧与不安,他就像一个情感的宣泄桶将前来的人群的负面情绪彻底吞下去,让他们重新恢复心灵上的安宁。

    一时之间,越来越多的士兵来找皮尔金顿神父倾诉,以至于后面都要提前预约了。

    渐渐地,随着皮尔金顿神父的名声传播开来,有几位分局中的高层也私下里来寻找他倾诉自己的内心阴暗之处,以求获得心灵上的安宁。

    毕竟,在阿多利亚合众国中多个州里可是有条文规定的,凡是向神忏悔罪行之言,皆不为定罪之证。这也是至高神庭数千年来的影响力的体现,就算到了现在这个文明的社会,依然在世界上有着难以想象的巨大的影响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