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异域降生 第八十一章 伊卡维纶之颅

时间:2018-04-16作者:>极冷

    黎明破晓时分,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远处的地平线边缘已经隐隐约约能看到初生的朝阳了。

    蒙泰奇州特异局分局中的一间办公室的卫生间里,便随着一阵镜光的闪烁,洗漱台前的盥洗镜中一道人影从中走了出来。

    人影刚一走出来,守在办公室里的几只幽灵狼崽就已经迅速的扑到他的脚边,欢快的摇动着短乎乎的尾巴,好像邀功一样。

    西蒙揉了揉它们的脑袋后,这才将它们收回永恒之镜中后,这才清点起自己忙碌了一晚上的收获。

    他神色微动,面前的空气微微扭曲,一只四角包裹着铁片的宝箱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西蒙的手刚一伸过去,宝箱上便有一张长满了倒三角形牙齿的巨口显现出来,朝他一口咬来。

    呲啦!!!

    随着一道滋滋作响的幽蓝电光闪过后,面前龇牙咧嘴凶狠异常的宝箱怪直接变成焦黑色,袅袅青烟不断从宝箱上飘了出来,但它仍不断的朝着西蒙发起进攻,试图守护自己的宝物。

    咚!

    随着一声闷响过后,再次遭到重击的宝箱怪仿佛将要散架的木箱子一样,浑身不断抖动着浑身充满了裂纹,就连原本锋利尖锐的牙齿全部破碎断裂。

    西蒙这才伸出手直接插入它的口中,仔细的摸索起来。

    面前的这只宝箱赫然是只被法术活化的宝箱怪。

    西蒙曾经在秘法隐修会中看到过关于它的记载,宝箱怪是一种被法术活化的怪物,拥有储存、看守、幻术的能力,通常都是法师或者巫师们用来装载自己宝物的东西。

    它们可以储存下远超自己身体数倍的物体,而且会忠实的守护着自己身体中的宝物,不让任何陌生人接触,凡是有陌生人触碰,它们就会裂开大嘴将他们吃掉。

    另外就是还有些流落在外的野生宝箱怪,它们更擅长使用幻术,使人不知不觉受到影响,误以为眼前的箱子中装满了黄金珠宝,从而趁其不备将其吃掉。

    不过西蒙眼前的这只却不是野生的宝箱怪,明显是有着主人的。

    要知道,野生的宝箱怪基本上看起来凶猛,其实不堪一击,只要不被幻术所影响,一个正常人只要手持武器,基本上用不了多少工夫就能把它拆成碎片,毕竟这中怪物的行动力除了蹦跳之外在没有别的方式了,很容易就被找到弱点轻易地解决掉。

    但西蒙眼前的这只却不一样,它承受了一记足以击毙犀牛的雷霆后,也仅仅只是变成焦黑色,从这方面就能看的出它的不凡。只有那些被法师或者巫师们特意选材制作的宝箱怪,才有拥有这份实力。

    他也越发期待其里面到底有什么了。

    西蒙手臂刚刚伸入宝箱怪的口中,宝箱怪的身上便立即激活了一道预留下的警戒法术。

    一支漆黑的乌鸦羽毛自宝箱中悠悠飘出,瞬间化作漫天飞羽。

    一只鸦头人身披着无数黑羽组成的斗篷的怪物瞬间出现在办公室中,它手持一三叉戟,猩红的鸦瞳冷冷恶注视着西蒙,堪比乌鸦打架的吵杂声音在办公室中响起。

    “凡人,这是大巫师库拉伦所有之物,所有敢于窥视者,必将遭到......嘎!!!”

    啪!!!

    就在它趾高气昂宣告之时,西蒙看也不看直接一巴掌抽过来,雷光闪耀之间,无数漆黑的鸦羽漫天飞舞。

    数只幽灵狼狼崽兴奋的从虚空中扑出,它们好像得到了一只新玩具一样,撕咬拉扯着这只鸦人消失在办公室之中,只留下一声声凄惨的乌鸦叫声在办公室中回荡。

    西蒙一把手从宝箱怪的体内取出一只左边长着独角的恶鬼头颅,好奇的打量着。

    这就是亵渎祭司卡格博记忆中的那件魔器吧,不过,看起来好像不怎么样啊!

    他翻来覆去查看了好一会儿后,丝毫没有看出有什么奇特之处。整个恶鬼头颅就像风干过的怪异脑袋一样,上面只是不断流转着堕落腐朽的气息,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了。

    他试着用魔力激发了下后,恶鬼头颅依然毫无反应,就好像一件造型古怪的工艺品一样,要不是西蒙亲自从宝箱怪的体内取出来的话,他可能真的就认为这只是个工艺品了。

    查探无果后,西蒙毫不在意的扔到永恒之镜当中,直接分解吸收掉了。

    他又不是专修预言类的法师,可以依靠物品鉴定就知道这玩意儿的属性作用,加上这鬼东西身上这么浓厚的堕落腐朽的气息,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直接给永恒之镜补充力量好了。

    在处理完这件恶鬼头颅后,他便伸了伸懒腰,直接往卧室走去,忙了一天了也是时候该休息休息了。

    至于那两只浪费了他大半晚上时间的吸血鬼,那只实力强劲的克里斯托弗子爵先生早已被永恒之镜分解掉,现在正不断解析分解着吸血鬼这一种族的特性和能力。

    另一只已经拥有苦情主角所必备经历的吸血鬼则被他留了下来,他已经有了一点别的想法准备在他身上试验下,现在就先留他在永恒之镜中待一会儿好了。

    反正吸血鬼也算是一种不死生物,冥土也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的麼就让他多待一会儿好了。

    西蒙转身回到房间后,蚁后克莉斯蒂娜突然出现在他刚才坐着的沙发边上。

    她孺慕的盯着西蒙的身影,腹部飞快的收缩膨胀起来。

    下一秒,数百粒乒乓球般大小的蚁卵,持续不断的从她的腹部飞快滚落到地板之上。

    百多只蚂蚁很快就咬破蚁卵从其中爬了出来,它们飞快的来到办公室的每一处角落里,将破碎的木渣、散落的羽毛纷纷清扫干净后,再确认没有任何垃圾残留下来后,迅速消失在房间的角落之中。

    蚁后克莉斯蒂娜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随之一同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就在宝箱怪中飞出的鸦人被击杀时,遥远的达尔基维沼泽深处。

    这里环境复杂终年不见太阳,腐臭的沼泽中不时有鳄鱼从中露出背部的鳞甲,长着三角脑袋的毒蛇缠住树枝上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猎物。

    但就在这片环境恶劣,人迹罕至的沼泽深处,却有着一栋造型奇异的树屋的存在。

    根须纠缠的树屋之中,闪烁着点点荧光灯恶苔藓成了小屋内唯一的光亮来源。

    “到底是那个蠢货?伊卡维纶之颅竟然被摧毁了,他难道不知道等吸收够了堕落腐朽的气息后,伊卡维纶之颅可以诞生出灯灵最喜欢的维纶之影吗?这可是一个能跟灯灵交换到有限许愿术的重要道具啊!他怎么舍得?”

    “还有那克里斯托弗也是个废物,只是让他收集下堕落气息,他竟然能被人给抢走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他这个灾祸到底是怎么晋级的。要不是这该死的密约,我怎么会让他去收集堕落之气,废物,废物!!!”

    黑巫师库拉伦此刻正气急败坏的咆哮着,他是真想不通怎么会有人舍得将伊卡维纶之颅销毁的。

    要知道当初为了安全起见,他不但用一只宝箱怪将伊卡维纶之颅装在里面,还同时在上面刻下了鸦之咒,甚至还将它送至血族子爵克里斯托弗让他暂且保管,但没想到这样都能出事,简直没把他气炸。

    黑巫师库拉伦浑身不断升腾起黑暗的魔力,在这件诡异阴森的树屋中,不断有黑暗痴愚之物被他的魔力唤醒,发出尖锐疯狂的叫声。

    “都给我闭嘴!”

    尖锐的叫声中,原本就怒火中烧的库拉伦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叫,身边恍若实质的魔力直接刺入黑暗之中,将这些恶心无能的东西彻底撕碎清扫一空。

    他这才感觉稍微出了口恶气,纯黑的眼珠中不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你最好别让我知道你是谁?不然我会让你知道死亡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恩赐了。”

    西蒙对此一无所知,不知道自己平白无故多了一个仇家,更不知道自己浪费了一件非常珍贵的道具。

    第二天中午,好好睡了一觉的他这才起来。洗漱一番后这才准备前去吃午餐。

    沿途的一路上,大家都会正经的和他打招呼,但丝毫没有像以前那般热切,毕竟局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大家都不想表现的太过出格,以免无故被牵连到了。

    西蒙随意的打了一分午餐后,便找了出较为偏僻的餐桌,一个人安静的吃起午餐,只是这个想法并没有实现。他刚坐下没一会儿,就有人走了过来。

    “嗨!西蒙先生,我可以坐在这边吗?”

    西蒙抬起头看了一眼,一名穿着一身白大褂的丽人正端着餐具朝他问道。

    他对面前的这位女士倒是有些印象,他们前面应该见过几面,她是医务中队的一名医生名字好像叫苏珊,以前来他那里取过一些急救用的魔药。

    “请坐。”

    虽然不知道她找自己有什么事儿,但基本的礼仪他还是知道的,毕竟这里也算是大庭广众之下,他可不想因此被人抓住什么小辫辫。

    要知道,在阿多利亚合众国,女权、黑人、儿童三种话题可是最为敏感不过的,你稍微有些地方没措辞好,那就等着接受公众的指责吧!

    西蒙虽然对此并不是很在意,但该注意的地方的还是要注意的,毕竟他没到能彻底无视社会规则的地步,特异局对他而言还是他一颗非常有用的棋子。

    “怎么,苏珊,你有什么事吗?”西蒙切着一小牛排问道,“今天的小牛排还不错,你需要来一点吗?”

    “不用了,我正在塑身,肉食不易摄入过多的。”苏珊解释道。

    她盯着对面的西蒙,眼神越发火辣。自从第一次见到他时,苏珊就觉得自己心动了,他简直太符合自己的审美观了。尤其是随着后面的几次接触,每一次遇到西蒙,她就会觉得西蒙又悄悄的帅气了几分,好像整个人越来越完美了一样。

    苏珊已经暗自做了决定,她一定要睡服他,就像曾经睡服自己的继父一样。他真的太完美了,真是让人情不自己的想把他压在身下。

    苏珊却不知道自己想的已经接近事实了,自从踏入超凡之后。

    西蒙的生命本质就得到了根本的升华,再加上永恒之镜这等神物与他气机交融,他整个人从内到外时时刻刻都在进化着。

    不只是力量,他的每一方面都在不断进化着,外形也是其中之一。要知道越是高等的生命体,它们自身的形态也越发完美和谐,充满了美感。

    外形的变化也是生命进化的一个体现,就像一直流传的战机梗一样。一架越是先进的战机,它的线条越是流畅越是充满了美感与力感,从来没有一架x代机会显得特别难看,无法入眼的缘故。

    “我就是看你一个人,所以过来坐坐,你不介意吧?”苏珊虽然是问着的语气,但神情之中却充满了自信,她相信没有人会拒绝自己的魅力的。

    尤其对方还是一位住在封闭的军事基地的特殊人员的时候,她对此可是非常有经验的。

    西蒙看着轻嘤一声伸了个懒腰,露出无限丰满的身姿,胸前的饱满似乎马上就要从衣物的束缚中冲出的苏珊,仿佛没事人一样说道,“既然你没事儿的话,那我就先走了,今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的。”

    西蒙说完后直接端起餐具,看都不看她一眼的就离开了。

    他不是说不对女人感兴趣,也更不是个基佬,只是单纯的看不上她们而已。

    在西蒙的眼中,他根本没看到什么美女,见到只是全身粗大的毛孔,失去光泽的皮肤,被化妆品遮掩起来的暗斑,以及根本没有擦洗干净的污垢。这对于一个前世交往的不是左道妖女就是旁门女观的元神真人来说,真的下不去手啊!

    真要是和她们互慰寂寞的话,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而在同一时间,特异局外围。

    一道黑影不断从阴暗的角落中蔓延进来,他轻车熟路的避过一道道防线,最终来到了蒙泰奇特异分局中的最高长官的办公室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