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异域降生 第六十六章 五衰血怨咒

时间:2018-04-16作者:>极冷

    破碎的镜片在衰竭败亡废五气中翻滚着,原本明亮的镜面逐渐变得灰蒙蒙一片,隐隐约约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西蒙看着逐渐成形的尖锐碎片,眼中闪过一丝厉芒。

    他一只手抓住半边血肉模糊的脸庞,指尖的略显尖锐的指甲深陷其中,然后微微用力,直接从脸上撕下了一大块连血带肉的皮肤,将其捏在掌中。

    脸庞的伤口处,殷红的鲜血不断滴落下来。

    西蒙就势接住滴落下来的鲜血,根本不管脸上的伤痕。

    他将滴落的鲜血不断涂抹在血肉之上,并在上面一点一点的勾画出五个古怪的小人图案。

    在完成这项工作后,他直接将碎片直接弹落到血肉之上,口中不断念诵着拗口的咒语。

    血肉在咒语声中仿佛画卷一般展了开来,上面刻画的五个小人突然活了过来,尖锐的嬉笑声中,它们直接自血肉画卷上一跃而出。

    如果仔细看去,你就会发现它们各自只有一个五官,说不出的诡异。

    五只血色小人直接蹦到镜子的碎片边缘,然后好像跳大神的一样围着它不断手舞足蹈着。

    小人蹦跶了好一阵儿后,直接跃身融入碎片之中,在碎镜之中不断诡异的阴笑着。整片破碎的镜面逐渐化为血色,充满了不详的气息。

    西蒙直接拿起这块破碎的镜面,直接往地上的泥偶中按去。

    原本躺在地上的泥偶突然一下蹦了起来,好像活物一般的发出一声惨叫。

    “竟然还敢留在焦域之中,胆子还真是够大。”西蒙一声低呼,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他拧过头看着依旧被囚禁在神链之中的残躯,眼神中满是狰狞。

    跑的倒是挺快,竟然能从永恒之镜中逃脱。但你身体还留在永恒之镜中,真以为就这样安稳的逃脱了吗?

    你要是全盛时期这小小的诅咒怕是对你没什么作用,但留下身躯只逃出一点真灵的你,也尝尝本座的手段吧!

    这种隔空诅咒之术可不是只有你会的,你就试试这五衰血怨咒的厉害吧!

    要知道,比起普通的压胜诅咒之术,他可是以身血肉做材料释放的,效果自然要好上良多。

    毕竟身为一名超凡级别的生命体,他就像这里的魔物一样,自身就蕴含着世界的法则,乃是一等一的上等施法材料。

    西蒙瞧着地上不断扭动的泥人,摸了摸已经开始再生的脸庞,然后轻轻一声低呼。

    冥土之上,迅速传来一阵狼群的低吼。

    两大十三小,一共十五只幽灵狼带着阵阵阴风迅速的围了上来。

    它们低着头朝地下的泥偶轻轻的嗅了嗅后,虚实不定的身躯一阵模糊,直接消失在冥土之中。

    焦域外围,西蒙送予卡斯拉的魔药瓶上,突然一阵扭曲的波动。

    比伯和劳拉带着一群长大不小的幽灵狼,直接出现在焦域外围。

    比伯一声轻啸,燃烧着墨绿色的魂火的眼睛,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眼前广大的焦域,露出一股跃跃试试的神色。

    它甩了甩虚实不定的身躯,周身的冥火一阵闪烁后,它的体型瞬间又打了一分。

    下一秒,它看了一眼旁边的劳拉后,迅速带着六只幼崽消失在焦域之中。与此同时,劳拉也不甘落后,带着剩下的七只幼崽朝另一个方向奔去。

    焦域之中,一只巴掌大的劣魔正疯狂的咒骂着,它身形比起深渊中的同类来说,简直可以算是袖珍型的了,甚至可能稍微强壮一点的灵魂蠕虫都要比它大得多。

    它,自然是侥幸逃脱的深渊炼魔马库斯。

    哦,不!

    现在应该叫它深渊劣魔马库斯了。

    此时,无数邪恶秽毒的语言不断从马库斯口中流出,它

    正疯狂咒骂诅咒着自认为的亡灵法师。

    就在前不久,在马库斯快要被磨灭掉真灵时,它无奈之下只能呼唤源自于血脉灵魂之中的伟大意志,深渊意志。

    要知道恶魔皆是深渊意志下的产物,在这座拥有无限的层面,无数的变化,盘旋向下的无数层面中,聚集着一切多元宇宙中所有丑陋、邪恶与罪孽。

    恶魔作为深渊所孕育的产物,天生一切的所有权都归于深渊所有,无论是从意志还是到灵魂,全部贯穿了深渊的力量。

    当马库斯感到自己将要被磨灭之时,它呼唤了血脉灵魂之中的深渊的意志,希望让自己的真灵再一次回归深渊,重新转生。

    所以,在这一刻,当深渊呼唤马库斯的真灵回归之时,永恒之镜也无法将其封住,哪怕它呼唤的紧紧是血脉之中那微不足道的丁点意志,但这依然不是刚刚转化不久的永恒之镜所能抵抗的。

    两者之间的差距何其之大,根本没在一个等级之上。

    不然,在这么多神话故事传说中,为什么恶魔总是杀不死,只能被强力的法术或者神器所封印,就是这个缘故。

    当恶魔真灵想要回归深渊之时,在深渊的注视之下,世间绝大多数生命根本无法阻拦。

    凡物根本无法阻挡深渊回收祂的所有物。

    哪怕是永恒之镜这等可以说是神器之物,但在深渊面前,依旧如同凡物一般。

    马库斯不断咒骂着西蒙,一边飞快的思索着。

    它原本以为自己要回归深渊再次转生成蠕虫了,但没想到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它竟然又留在了这个世界,再次回到了这片焦域之中。

    不过这样也不错,它有些窃喜的想着,能不用重新变成一条灵魂蠕虫再次厮杀进化,它还是非常开心的。

    要知道深渊中可没有仁慈一说,恶魔之间赤裸裸的充满了暴力与阴谋,想要再次进化到深渊炼魔其中不知道有多么艰难。

    自深渊诞生以来,不知道有多少被迫转生的恶魔领主就这样翻了船,成了别人的踏脚石。这也是为什么不到万不得已,恶魔们宁愿被封印或是被奴役,也不愿意重新回归深渊的缘故。

    指不定在你还是一只灵魂蠕虫时,就会被旁边的一直路过的小恶魔顺手扔到口中吃掉,毕竟几乎每个恶魔幼小时都这么干过。

    马库斯正窃喜时,一阵诡异的笑声突然在它身边响起。

    五只身带诡异气息的血色小人,直接爬到它的身上直接钻了进去,一片血色的镜片直接镶入它的眉心。

    衰、竭、败、亡、废五种负面力量依附在它的身上,不断侵蚀着它原本就脆弱不堪的躯体。

    马库斯从未感觉过如此难受,虚弱、破败、衰竭的感觉充斥着全身,甚至连思考一下都做不到。

    “不!!!”

    马库斯无力的一声惨叫,在五衰血怨咒的消磨之下,它再也维持不住自身的位格形态,退化成一只小拇指大小的灵魂蠕虫。

    但就算这样,它侧半边身体上依然有一片碎小的镜片镶嵌在上面,不停地散发着诡异的诅咒。

    嗷呜!!!

    就在五衰血怨咒出现在第一时间,焦域之中的比伯和劳拉就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它们同时冲着一个方向一声长啸,带领着十三只幼崽冲了过来。

    山的另一边,饶了不少路然后偷偷从小路爬过来的尤利娅、约克等人,目瞪口呆着看着这片广袤的区域,难以置信的惊呼着。

    “至高之父在上,这里难道发生了一片大范围的火灾吗?”

    “不,这绝不是火灾。”一旁的摄像师第一时间发声反对,“我们前面拍摄过森林大火的,大火燃烧后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

    他停顿了一下说道,“你们看,哪有大火这样燃烧的,只在山中间烧着了大片的森林。而且你们看,大火的边缘多么工整,一条完美的圆形弧线,你们认为这是一场自然燃烧的大火能形成的吗?”

    与他搭档了多年的灯光师恍然大悟,迅速与他对视一眼说道,“这难道是人为的?下面有那么多政府人员把守这里,还禁止任何人员靠近,难道说这里是他们实验新武器的一个场所?”

    摄像师闻言一笑,直接点了点头,显然是认同了他的看法。

    尤利娅听到他两的一问一答后,顿时眼睛眼睛一亮,她兴奋的冲着三人说道,“那还等什么,让我们进去拍摄第一手资料吧!这条消息一定会成为本周的最热门头条的,阿多利亚合众国的新式秘密武器,一定会有许多人关注的。”

    三人对视一眼,也顾不上依旧灼热的焦域了,丝毫没有半点犹豫的走了进去。

    只余下约克有些担心的看着他们,生怕拍到什么不该拍的,惹出大麻烦来。他只是想泡个妞的,可没想刺探这种军事机密的。

    随着尤利娅他们越走越远,他最终还是一跺脚跟了上去。

    他刚一进焦域就感觉一股热浪迎面而来,身体变得有些木木的,但他并没有在意,迅速往前赶了上去。

    “嘿,伙计们!等等我。”

    另一边,没一会儿功夫。

    比伯和劳拉便赶到了马库斯所在的地方,它们盯着树上的蠕虫,幽绿的狼瞳中一片残忍,泛着森森冷光的牙齿在周身冥火的照应下,显得格外尖锐锋利。

    灵魂蠕虫马库斯看着突然出现的数十只亡灵生物,眼中一片绝望,它用尽最后一点力量,借助着不断消散的焦域,发动了深渊恶魔都有的一项能力,随机传送。

    希望深渊在眷顾我一次吧!

    马库斯绝望的想到,然后消失在比伯他们面前。

    山的另一边,尤利娅刚刚路过一棵焦木时,一只样子诡异的乳白色虫子,滚落下来掉到经过树下女人的衣领里,然后消失不见。

    尤利娅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脖子,似乎觉得有什么东西掉了进去,她下意识的伸手进去掏了掏,衣领之中什么都没有,根本没有掏出任何什么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