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异域降生 第二十五章 魔药师

时间:2018-04-16作者:>极冷

    砰!

    科尔随手关上车门,看着下了车后裹紧衣服冷得直哆嗦的范海西,偷偷的捏了一大把雪渣,趁其不备直接塞到他的脖子处。

    嘶~!

    范海西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冰冷的雪水从脖子一直流到背部,让还未彻底康复的他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自从上一次遭遇了食尸鬼领主之后,范海西便一直没有恢复过来。他当时被吸血鬼抽了大半的鲜血,随后又被食尸鬼领主的腐败灵气侵蚀,身体就一直没恢复过来,所以最近就没怎么出任务一直在养伤。

    感受着背后的雪渣彻底化成雪水后,范海西也不收拾了,

    任由雪水将内衣浸湿。他一把抓起大片的积雪,狠狠的握了几下,是时候该给这个混小子一个好看的了,大爷玩这把戏的时候,你爸爸都还没生的。

    科尔一看范海西的举动后,便立马闪的远远的,然后站在别墅外喊道,“请问西蒙先生在家吗?”

    范海西见此,只能顺手将雪球扔到地上,毕竟他们是上门拜访的,应有的礼貌还是必须有的。他稍微整理了下衣服,然后狠狠的瞪了科尔一眼,这次他算是记下了,咱们后面走着瞧,时间还长着呢!

    真正的老阴比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残忍,塞雪球,这是小孩在才会玩的花样。

    很快,西蒙便来到别墅门口,有些诧异的问道,“请问,你们是哪位?”

    科尔闻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其实,我们也是神秘社的会员,这次正巧路过这里,就想和大名鼎鼎的康斯坦丁先生聊一聊!”

    西蒙自是不相信他说的话,正好路过?鬼才信!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表演。

    正所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他脸上略微带着些许疑惑的问道,“是的,我在神秘社的网名就是康斯坦丁,但两位怎么找到我的?”

    科尔却避而不答,反而冲他说道,“外面这么大的雪,我们能不能去屋里谈谈呢?”

    西蒙盯着他看了会儿,才让开身子,神色中带着些警戒的说道,“请进吧!”然后带头往大厅走去。

    科尔得意的朝范海西使了个颜色,然后快步跟了上去。范海西并没有理会他,默默地跟在最后边。

    他下意识的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这是一个挡了几十年猎魔人的本能习惯。

    这地方,好像,有点不对劲?被魔药强化过的五感让他感到这片院子有些不对劲,不断飘落雪花的积雪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在移动,数量不少,可以说是非常多。

    范海西看着西蒙的眼神再不复刚才那般随意,这位康斯坦丁先生可能并不像他们之前认为的那般简单啊!只是一个懂一点神秘学的爱好者。

    客厅的壁炉跟前。

    西蒙为两位不速之客一人倒了一杯热咖啡,等稍稍去除掉身上的寒意后,他便率先开了口,“两位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我从不记得和两位有过什么接触。”

    “其实呢......”

    “其实我们是为了劳伯先生的事情来得。”范海西一口打断了科尔的话,直接向西蒙解释道,他原本只是陪科尔来走个过场,让他的首次的任务有个完美的解决,但此刻他却对这位神秘的西蒙先生有了些许好奇。

    刚才在外面的时候他还没闻到,但此刻到了房间中,西蒙身上带着的魔药气味令他非常怀念。

    这个味道,应该是魔化武器魔药的味道,对的,绝对没错,就是这种气味儿。

    在没得到符文双斧之前,每一次猎魔的时候,他们都会往兵刃上涂上这种魔药给武器暂时附魔,否则普通的凡兵根本伤害不了厉害点的魔物。

    西蒙这才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们,他什么都猜过了,就是没想到他们是为了劳伯而来,这还真有意思了,他直接不答反而

    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和劳伯有什么关系?他最后怎么样了?”

    “很不幸,我们赶到的时候劳伯先生已经死了,至于我们。”范海西稍微停顿了下便说道,“我们是猎魔人!我是范海西,他是我的搭档科尔。”

    “猎魔人?杰洛特那样的?没事儿打打牌,泡泡妹子顺便砍下怪物的那种?”西蒙一边岔开话题,一边飞快的转动思绪。

    猎魔人吗?这倒是巧了,自己刚有些想法就有人送上门来,这倒是省了他不少功夫,可以试着和他们接触的看看,最不济也能多了解下这个世界。

    西蒙瞬间就做下了决定,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科尔已经眉飞色舞的打断他了。

    “对的,我们就是猎魔人,身在黑暗却守护人间,每一天都在与各种魔物拼命,却不为人所知,默默的当一个幕后英雄。”

    科尔用吟叹般的语气不断吹嘘着,“其实在我们这一行,杰洛特根本不算什么,真正的猎魔人那都是......”

    啪!

    “给我闭嘴!”范海西再也忍住了,一巴掌抽到他脑袋上,这笨蛋简直丢光了猎魔人的脸,看来需要让他好好回炉再造一下了。

    科尔有些委屈的想要分辩下,可是在范海西充满杀气的眼神中乖乖败下阵来,缩在沙发中幽怨的看着他。

    范海西正了正神色,对着西蒙抱歉的笑了笑才说道,“其实我们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了解一下劳伯先生当时的情况,毕竟杀害他的凶手已经消失,如果下次在遇到的话我们也好有个防范。”

    “原来是这样啊!其实我了解的也不是很多。”西蒙一边应答道,一边快速的回顾了下整件事情,尽可能不涉及自己的他知道的都给范海西说了遍!

    范海西和科尔认真的听着西蒙回顾整件事情的过程,等他说完两人才隐晦的对视一眼,基本上和他们了解的差不多,这件事看来和他没有什么关系的。

    他们可不是闲的没事儿做才来找西蒙的,前两天据别的猎魔人在内部通报,华纳尔市好像又发生了几起类似的事件,死者临死前都好像看到了无面六孔的巫毒人偶,死后脑袋也彻底不见了,所以他们这才来找西蒙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

    不然,科尔也算是家传几辈的猎魔人了,岂会说出如此轻佻惹人发笑的话,不过都是在演戏,希望尽可能的降低西蒙的防范,让他不经意间露出马脚来。

    眼见并没有什么收货后,范海西便将注意力拉回到魔药上面,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气氛就一下沉默起来了,只剩下壁炉中燃烧的木材啪啪作响。

    “噢!对了,我当时在劳伯的尸体边还发现了两样小道具,不知道是不是西蒙先生做的。”范海西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问道。

    西蒙一时搞不懂他什么意思,斟酌了下说道,“随手做的小玩意儿,也不知道有用没,不过既然劳伯已经死了,看来是没什么用的。”

    “其实,那件小护符还是有点作用的,看来西蒙你还是很有奇物制作的天赋的。”

    “是吗?其实都是看书随手做毕竟没人给我教的,我最擅长的还是制作魔药。”西蒙稍稍引导了下话题,给自己虚构了一个身份,其实也不算虚构,他真的很有制作魔药的天赋。

    毕竟已经决定和这群猎魔人进行接触,一个魔药师的身份还是很有必要的,这样后面接触起来,也有借口不至于太过突兀引人怀疑。

    范海西听到他这么一说顿时眼睛一亮,他猜得果然没错。面前这家伙竟然是个稀少的野生魔药师,值得关注一下啊!

    两个狐狸当下纷纷相视一笑,都觉得从对方那里套取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范海西确定了对方是个魔药师,而西蒙则给自己编了一个不错的身份。

    “不知道能否看下你的作品?”范海西眼神火热的问道。

    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像这种魔药、炼金、附魔的专业人才越来越少了,驱魔人内部也快要断代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因为损毁了炼金双斧而着急了,现在排着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哪轮得到他。

    西蒙瞧着范海西火热的眼神,暗自得意,果然,自己猜对了,像这种技术性的人才在那里都受欢迎。君不见前世的炼丹炼器大师们,个个牛气冲天,走到哪儿不都被前呼后拥受人吹捧。

    他直接顺手从风衣中掏出刚才装兜里的魔药,然后放到桌子上,示意他们鉴赏下。

    范海西也不客气,直接取过一瓶托在掌心。

    只见瓶中的液体红艳透彻,看不到丁点杂质,卖相极佳。他稍微打开了瓶子,顿时一道刺鼻辛辣的硫磺味道从瓶中冒出,整个人都火热起来。

    科尔也随手将另一瓶魔药拿起,他伸出手掌,准备滴两滴出来看看,他们家一直传承的是炼金术式,魔药也见得不多,当下也是很好奇。

    “别滴手上!”

    “小心!”

    只是还未等他滴出来,西蒙和范海西都已经吼起来。科尔被吓了一跳,本能的收回了手,但瓶中的粘稠液体已经抖落了两滴出来,落到面前的桌子上。

    桌子瞬间燃烧起来,范海西见势不妙一脚将桌子踢出门外,就这片刻功夫桌子已经彻底燃烧起来。

    “蠢货!这是织火胶,你竟然敢往手上滴,真当自己是炎魔不怕火烧的吗?”

    科尔瞧着外面已经变成废渣但仍熊熊燃烧的桌子,下意识的缩了缩手,赶紧将瓶子盖上,这玩意儿都要赶得上汽油凝固弹了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