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异域降生 第二十三章 旧神信徒

时间:2018-04-16作者:>极冷

    西蒙丝毫没有将柯米尔贝瑞的反应放在心上,依然沉迷在高潮迭起的大片上。

    他看着比伯和劳拉传回来的画面,不禁再添了一杯咖啡细细品味起来,这部影片真的是剧情跌宕起伏、情节各种反转,还真是有意思啊!

    无眉光头男恼怒的看着突然杀上门来的黑人战士,一时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貌似没和他结过仇吧?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脑门,略微解开黑蛇之戒的诅咒,起码能让他说出话来。

    “你是谁?”

    黑人战士一言不发,棕色的瞳孔死死的盯着他,眼神中蕴藏着无穷的仇恨!

    “你到底是谁?”无眉光头男再询问了一次,但依然没有得到答案,他还是一言不发,甚至还闭起眼睛。

    眼见问不出什么,无眉光头男便不再废话,他轻轻的念诵着咒语,声音不大,但好像整个房间都在回应着他的咒语。

    四周的房间墙壁上,不断有夹杂着火星的黑烟冒出来,然后迅速的聚在一起,摇身一变化作一团喷涂着火星的黑甲蜥蜴,不断的朝着黑人战士龇牙咧嘴、喷吐着火星,将整个房间都变成了一个小火炉。

    “既然你不肯说,那就做阿萨托的食物好了,还省的我这段时间为它准备食物了。”

    在得到主人的命令后,阿萨托身后带着滚滚黑烟,直接朝他扑去,阿萨托开心的看着自己的晚餐,准备先将他烤成烟熏

    焦炭了在吃掉,那可是它最喜欢吃的食物了,烟熏人肉干。

    它三角形的倒鼻子对准地上的黑人男子,直接向他喷出大量的黑红火光相间的浓烟,

    浓烟还没到黑人战士跟前,他那一头微卷的头发便已经开始发焦,散发出毛发燃烧的气味。充满高温的浓烟将他全身熏的通红,皮肤迅速被烘干了水分龟裂起来。

    黑人战士依然紧闭着双眼,没有发出一声痛哼。这让一直观察着他的无眉男子很是不喜,因为只有生灵临死前的惨叫与哀嚎声,才能让他感受点一点点活着的乐趣,这种和死人一样的东西简直太无趣了。

    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不满,阿萨托猛地一吸气,身边环绕着的黑烟纷纷被它吸入口中,一道明亮的火星不断在它的口腔中燃烧起来。

    砰!

    只是还未等它喷出,一记力量十足的冲拳直接打在它的下颚,满口的火星直接被打入腹中砰的一声爆炸开来。

    四散的浓烟与火星中,一道低沉的声音开始颂唱。

    “圣哉!圣哉!荣耀吾主!”

    “亿万至信者,同颂主之名!”

    “万军之主,战争之王!”

    “圣哉!圣哉!唯您永恒!我主格乌什!”

    在无眉光头男子不敢置信的眼神中,黑人战士直接从黑烟中杀出。

    他全身样貌大变,原本就高大的身材再次膨胀一圈,浑身长出浓密茂盛的毛发,瞳孔化成野兽独有的竖瞳,嘴唇外翻两根兽齿往外突出。

    “原来是个混血的杂种,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黑皮的半兽人,不得不说你父亲或者你母亲口味还真是重啊!连黑鬼都不放过。”无眉光头男冷冷的嘲讽道。

    “安度因,你该死!”

    无眉光头男安度因的话彻底激怒了黑人战士,他一声怒吼双拳带着无边巨力,直接砸了过来。

    “那你也要能杀了我才行!阿萨托。”

    安度因的话音刚落,鲜红水晶吊灯上的诡异双臂就又护住了他,一旁被打散的阿萨托也再次聚集成形,一口浓烟火星对着他迎面喷了出来。

    黑人战士丝毫不惧,口中低呼格乌什的圣名,一层暗淡的血红色光泽从他手指一直蔓延到肘部。

    嘣!

    阿萨托再一次被打的形体涣散,喷出的浓烟火星被黑人战士一把抓散。但这还没有结束,毛茸茸带着尖锐指甲的巨掌,

    再一次和水晶灯下的双臂碰上。

    这一次,巨掌牢牢的捏住想要反抗的双臂,黑人战士冲着躲在双臂后面的安度因咧嘴一笑,一口大白牙险些耀花了他的眼睛。

    他双手一用力,被紧握着的双臂瞬间被捏出无数裂痕。大片的腐臭的肉块和钢铁的碎片,不断从水晶灯下的双臂上滴落。

    “你......!这怎么可能,格乌什怎么还能赐下神术,至高神庭不是早已经将祗们这群旧神打落王座了吗?”安度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甚至都来不及心疼自己的杰作,死鱼眼一般的眼珠子牢牢盯着黑人战士的双手,那上面的神术灵光浓郁的不可思议,怎么都不像一个早已陨落的神祇能赐下的。

    “吾主的威能岂是你能猜测的!”黑人战士恭敬的说道,但他手上的动作并不慢,刺啦一声后,这两条诡异的臂膀直接被他撕了下来。

    安度因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再无防护。但不等他伸出双手,黑暗战士便已经和他面对面贴在一起。

    嘶!!!

    一阵剧痛从他的腹部传来,安度因本能的弯下腰抱住肚子,但他的下巴却往外漏了出来。黑人战士毫不客气的一记上勾拳打到他的下巴上,接着又是一记左摆拳打在脸上。

    一套组合拳下去后,安度因已经眼神犯花,耳朵轰鸣,脑袋发昏了,口鼻之间辛酸咸辣五味俱全。

    “手感不错,那就再来一次好了!”黑人战士明显还不过瘾,一拳接一拳的不断往他身上打去,口中还大喊着。

    嘭!

    “这一拳是为艾隆打的,你泄露的魔药让他下半身彻底枯萎,这辈子也走不了了。”

    嘭!

    “这一拳是为西莎大妈打的,仅仅是因为她阻止了你,你就杀了她!”

    嘭!

    “这一拳是为索菲亚打的,她的脸蛋已经彻底见不了光了。”

    嘭!

    “这一拳是为我弟弟索特打的,告诉我他在哪儿?还活着没?”

    黑人战士一把抓起快要成烂泥的安度因,冲着他大声喊着,“告诉我他在哪儿?”要不是为了询问自己弟弟的下落,他怎么会到现在都没打死这个家伙。

    “呃......呕!”安度因扬起不成人形的脑袋,嘴一张,一口带着无数肉沫的鲜血就喷了出来。

    他睁了睁肿的不成人样的眼睛,依然肆无忌惮的笑着,“落......到我手里......的哪有活下来的。对了,我以前倒是......抓到过一个半兽人小子,他生命力很强......喝了我好几样魔药都没死,最后让我给喂阿......萨托了,哈哈,他不会就是你弟弟吧!那真是抱歉了!”

    虽然早有猜测,但黑人战士依然抱有一点希望,此刻希望彻底破灭后,他再也忍不住体内的兽性。

    “那你就去死吧!”

    嘭!

    安度因的身体胸口被他一拳打穿,他舔了舔溅到嘴边的鲜血,还有些温度,咸咸的!这种人渣的血怎么还会有温度呢?

    黑人战士越发暴戾起来,他径直将安度因倒提起来,双手抓着他的两条腿开始发力,准备将他彻底撕成两半。

    但他却没注意到,安度因用劲最后的力气,死死的捏住小拇指上的尾戒,轻轻的转动起来。

    咔擦!

    伴随着一声骨骼肌肉撕碎的声音后,安度因的身躯彻底被撕成了两半,大量的鲜血将黑人战士浑身浸透,仿佛刚从屠宰场里出来的一样。

    随手将手中的两半身体扔下,黑人战士身上的兽化特征飞快的消失,再一次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只是整个人看起来却毫无精神。

    他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钉锤插在背后的武器套中,然后大步迈开,直接走出门外,连安度因的尸体看都不看。

    而另一边的蓝山咖啡屋中,西蒙望着落地窗的玻璃,玩味儿的笑了笑。

    “看来自己等下会有场大丰收啊!真是搂草打兔子,一个都不漏!旧神?貌似自己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消息呀,一个被打落王座的旧神竟然又能赐予信徒神术了,这其中的道道可是有的想了。不过这些东西暂时离自己有点远,还是先将自己的战利品收了再说,万一要是被它们逃了,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大半个小时后,破旧的公寓内。

    一个没有大脑没有面孔浑身满是眼睛的魔灵,从角落边上悄悄的飘了出来,它瞧着地上被撕成两半的身躯,兴奋的浑身上下所有的眼睛都乱眨起来,不断的有脓液从眼睛中流出,然后被下面的大嘴吃掉。

    “巴特达沙自由了,你这愚蠢低贱的两腿生物,竟然敢奴役伟大的巴特达沙老爷,这下看你还怎么嚣张,哈哈!”

    .

    “蠢货!你说什么?还不快把我捡起来,赶快离开这里!不然等特异局或者猎魔人来了,我们谁都跑不了!”

    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突然回荡在巴特达沙耳边,它下意识的四处张望起来,“你是谁,你在哪儿?”

    “废物!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原本戴在安度因小拇指上的尾戒突然动了一下,一条三角形的蛇头突然从戒指上冒出来。

    “主,主人!您没死?”巴特达沙这下才认出声音的主人是谁。

    “别废话了,蠢货!赶紧去储藏室,去把我藏在柜子中的箱子带上,我们速度离开这里。”

    只是这是一阵突如其来的脚步声打断了它们的对话,一道身材修长穿着风衣的年轻男子停在门边说道,“两位可能要等一会儿了,我觉得我们可以稍微的聊一聊。“

    巴特达沙一眼就认出这个驱魔人来,它本能的就要转身逃跑,但还未等它有所行动,身边便多出两双燃烧着幽绿的眼睛。

    “好吧!我们是可以聊一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