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异域降生 第十六章 食尸鬼领主卡利奥

时间:2018-04-16作者:>极冷

    冬季的纽伦多十分的干冷,加上现在已经到了午夜,出来狂欢的人群不是回往家中休息,就是在附近的汽车旅馆开了间房,和新勾搭上的女伴进行运动,街面上已无多少人流了。

    西蒙停好车后,带着比伯和劳拉很快就回到纸牌屋,刚一进门他就舒服的打了个冷颤,外面实在是有些太冷了。尤其是在他忙活了大半晚上没有丁点收获不说,还莫名奇妙的和人干了一架之后,更是多了几分寒冷。

    他随意的将手中的傀儡扔到茶几上,然后打开热水壶准备给自己泡一杯咖啡暖和暖和。

    茶几上的傀儡就好像一只被遗弃的破烂布娃娃,呆在茶几上一动也不敢动,比伯和劳拉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它,只待它稍有动静便来给它磨磨牙。

    西蒙端着咖啡坐到沙发上,他刚才在路上的时候就仔细的看过这东西,虽然不懂它是怎么制作出来的,但怎么看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这只人皮傀儡,浑身上下无不透露出种种不详的邪气,和前世那些江湖术士养的小鬼、炼的血尸基本都差不多,这东西对于普通人来说可以算是非常恐怖无解,但对于高手就没什么用处,而且一个养不好很容易就会遭到它的反噬。

    剥皮医生最后的下场,基本上和养这些鬼东西的家伙差不多,没有一个能落个好下场的。

    所以,西蒙最终还是决定解决了这个玩意。

    这东西对他并没有多大的作用,他也不懂怎么控制这只傀儡,一个不留神让它逃了那就是个祸害,普通人可是挡不住这东西的,万一有点差池再引到不该惹的人的关注,那可就不好玩了。

    毕竟在一个充满异类,但绝大多数人都不相信它们存在的世界,你说要是没人维持着这一切,谁会信呢?

    茶几上的人皮傀儡似乎感应到了西蒙的想法,它本能的就要飞走,但旁边的比伯先一步,一口咬住它然后递到西蒙面前,不断地摇着尾巴邀功。

    西蒙摸了摸比伯的脑袋,来到阁楼下的院中,随手将小半瓶汽油浇到它身上。

    人皮傀儡惊慌的撕咬着反抗着,但根本奈何不了抓着它的大手,见这不管用后,它又化作可怜巴巴的样子不断地向西蒙磕着头,乞求他能放过自己,看上去无比凄惨可怜。

    这副情景要是让人看到,怕是稍微心软一点的人都会迟疑上几分,但那绝对不包括眼前的西蒙。

    他瞧都没瞧,一根米长的铁签直接将其钉在地上,然后打开手中的防风打火机。

    一阵阵无形的惨叫悲鸣声瞬间从院中传出扩散开来,伴随而来的还有充满油脂燃烧的臭味。

    而在同一刻,纸牌屋附近的住户中,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做起了噩梦,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恐惧中尖叫着吓醒。总之,这肯定是令附近住户很长时间里都难以忘记的一夜。

    两天后的中午时分,西蒙干净利落的将自己贵重的东西搬到车上后,便将手头上所有的钥匙都递给房屋中介,从现在开始,纸牌屋便已经正是易主。

    西蒙带着他为数不多的家当直接往新家赶去,一路上伴随着车中轻快的音乐不断地哼唱着,丝毫看不到有任何搬离故居的不舍。

    就在他离开纸牌屋后不久,科尔对照着手机上的地址来到纸牌屋前,他刚一下车就看到房屋中介的管理人员在清理打扫房屋,以便以全新的面貌来面对新的住户。

    “请问,这里是纸牌屋吗?”

    房屋中介的管理员热切的回应了他一个微笑,“先生,这里以前是纸牌屋,但现在已经不是了,因为他的前主人昨天已经和我们签订了合同,现在这里属于我们亚拉尼亚房屋中介公司。请问,你需要买房吗?”

    此事正值中午十分,太阳高挂在空中,晒得人暖洋洋的,恨不得好好的眯上一会儿。

    麦金利山下和往常一样,一片安宁,远没有纽伦多市中心那么的繁华和吵闹。

    伴随着一阵汽车的轰鸣声,西蒙开着他那二手车再次回到了他的新家,为这片宁静的地方带来了一丝活力。

    在他将车停在自己的新院子中的时候,数百米外的一座空置别墅里,两朵橘黄色的火焰突然照亮了昏暗的地下室。

    一具崎岖褴褛的怪尸拧着浑身发响的身体,慢悠悠爬出地下室,悄悄的从窗口处打开一条缝隙,看着正不断进进出出忙着搬东西的西蒙,它下意识的张开没有几颗牙齿的嘴巴,不断有浓黄色的馋液滴落下来。

    食尸鬼领主卡利奥已经在这儿躲了好几天了,它一直没等丽萨拖的女儿们,它也不敢离开这里出去猎食,因为它知道只要它稍微留下点痕迹,特异局的那群疯狗便会疯狂的咬上来,所以它现在只能靠沉睡,来缓慢恢复无头骑士兰斯洛特给它留下来的伤势。

    它猜的一点没错,大卫现在可以说是密切的监控着纽伦多和附近一切的城镇,只要有报告有人失踪他就会第一时间派人去查清楚原因。

    毕竟,他花了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就是为了捉住食尸鬼领主卡利奥,结果却让它在收尾的时候跑掉,他现在已经成了特异局的一大笑话,总局也表示了对他的不满,可以说他现在将所有事情都抛在脑后,脑子里只剩下食尸鬼领主卡利奥抓住的念头了,以此来洗刷自己的屈辱。

    食尸鬼领主卡利奥躲在地下室中艰难的度过着每一天,无时无刻不在的饥饿本能,侵蚀着它的每一寸躯体,恨不得直接跑到人群聚集地大开吃戒,好好的饱餐一番。

    可是它的理智死死的压抑着饥饿的本能,让它痛不欲生。他甚至在前两天晚上,偷偷的跑到山上掘开坟墓,想要啃食起都已经几百年没吃过的腐烂的尸体。

    但是该死的至高神庭啊!他们数百年来不断鼓励人们使用火葬,说这样能净化灵魂洗涤罪孽,方能回归至高之父的怀抱。再加上政府的火葬补贴,导致现在大部分人死亡后都采用火葬的方式,很少有尸体再埋入土中。

    这群虚伪的神棍,凡人怎么可能会回归到那个大光球中,不过都是些虚伪的借口罢了。

    要知道自从火葬施行后,亡灵巫师、瘟疫使者、苍白领主之类的传承人可是逐步减少,以至于现在都很难碰到他们的身影了,可以说是黑暗生物的一大损失,虽然说大多数黑暗生物也不喜欢他们。

    愿伟大的暴食君主别西卜早日降临此世,将整个神庭都吞下去。

    卡利奥擦了擦嘴角的馋液,眼眶中的魂火暴涨,它再也压抑不住饥饿的本能了。

    吃了他,吃了他!多么鲜美的肉体,想想那爽滑弹性十足的肌肉,酥脆的骨骼,柔韧有嚼头的内脏。

    吃了它,没人会知道的,这地方根本不会有人来的,真的,自己只吃一个,不会被人发现的。

    饥饿的欲望不断勾引着它,卡利奥再也一刻也忍不下去了,它瞬间化身为饥饿的野兽,四肢朝地飞快的往大餐的方向奔去。

    新房子中,西蒙搬完寥寥无几的家当后,将万化归冥镜取了出来准备再用鲜血祭祀一番,最近几天忙的根本没时间来祭祀血炼。

    只是他刚取出万化归冥镜就发现,比伯和劳拉低俯着前身,口中不断发出沉重的闷哼声对着大门。

    西蒙一眼就看出来这是赶山犬,面对威胁时发出的警告,他心中一动不断呼唤起蚁蛊赶过来,顺便准备将手中的万化归冥镜就要藏起来。

    只是还没等他走两步,敞开的大门处忽然窜进一道身影直接冲向西蒙,眨眼间的功夫便将他扑倒在地。

    “哼!!!”

    它的速度之快,让西蒙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人便已经被扑倒在地滑出数米之远,力道之大让他甚至觉得自己好像被一辆大卡车迎面撞到了一般,本能的发出一声痛哼。

    食尸鬼领主卡利奥贪婪的嗅了嗅身下的肉香,这种气味让它浑身都舒爽起来,也让它越发感到饥饿。

    它拧了拧干涩枯黄的脑袋,咧开嘴笑了笑,露出布满齿痕的脖子,它最红决定还是先从食物的脑袋吃起,毕竟脑袋吃了来最有口感,有肉有骨头还有脑浆,口感最为丰富。哦,对了,还有两颗眼珠子,咬起来还会爆汁,特别的爽口。

    西蒙却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变成食尸鬼的餐点,他本来就被撞得有些发晕,然后再被食尸鬼的口气熏了下,这会儿都开始慢慢翻起了白眼。

    他这会儿虽然马上就要变成食尸鬼的午餐了,但比伯和劳拉显然不同意,就在西蒙被撞飞压到地上的时候,它们便已经冲了上来死命的咬住卡洛斯的双腿,想要将它从西蒙身上拉开来保护自己的主人。

    但是此次的对手却不是以往的凡人,平日里锋利无比的利齿堪堪只能咬破食尸鬼的表皮,再往下就根本咬不进去,哪怕它们都快要咬碎自己的牙齿了。

    就算这并不是食尸鬼领主卡洛斯原本的身体,只是它占据的它一名后裔的身躯,但这依然不是它们所能咬的动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