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异域降生 第十章 泽拉火蚁和群魔乱舞

时间:2018-04-16作者:>极冷

    西蒙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顺便看下自己这三炼的蚁蛊到底怎么样。

    只见食尸鬼二姐妹这会儿已经被蚁群彻底包围,每当有一层蚂蚁被抖落下来,周围的蚁群便又迅速的围了上去,其中不时有飞蚁还喷出蚁酸,这倒没有喷到食尸鬼姐妹,反而腐蚀了周围不少的草木泥土,发出滋滋的响声和酸臭味儿。

    被抖落打下来的蚁群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反而继续悍不畏死的又冲了上去,不过由于实在是围的蚂蚁太多了,它们也只能在外围打转插不进去。

    “放了...我,否则...父亲大人不会...饶了你的!”

    “快放...了我,饶了我吧!”

    蚁群中的食尸鬼二姐妹还没死去,让西蒙不得不佩服它们真的是生命强劲、恢复惊人,支持了这么久还能放出狠话,看来自己的蚁蛊还需继续祭炼啊。

    不过它们也算是更受折磨,这泽拉火蚁乃是萨哈尔沙漠附近特有的蚂蚁,当地人畜可谓是畏之如虎,这玩意儿凶狠暴躁生命力强劲,什么东西都吃不说还生长极快,往往一窝就能让一小块儿绿洲生态环境彻底崩溃。

    它们虽然无毒但却能喷吐蚁酸,被蚁酸喷到皮肤上后,很快就会被腐蚀掉大片的血肉,伤口极难治愈还疼痛难忍,就好像被火烧伤的一样,所以才叫做泽拉火蚁。

    “人类,我...诅咒..你,父亲大人一定...会替我们报仇,将你...活吃了的。啊!!”

    西蒙听着它的狠话,根本不放在心上,他岂会让一句恐吓给吓住,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虽然说蚁蛊还有不足之处,西蒙看的分明,自己这散炼的蚁蛊已经能称得上是不同凡响了,不愧是由凶残毒辣的泽拉火蚁炼化而来的,甚至有几分蛊真人的六翅金蝉蛊的神韵。

    遥想当初蛊真人炼成百万金蝉蛊,谈笑间挥手间放出遮天蔽日的蛊群,一日一夜的功夫便将一中品宗门困住,随后连同灵山福地啃了个精光,可谓是凶名远播。

    自己这蚁蛊现在看来也是有几分雏形,但他自家人知自家事儿,这群蚁蛊与其说是自己炼出来的,还不如说是自己培养出来的。

    当初为了恢复修为有些许自保能力,西蒙可谓是翻遍过去所学,内丹法、练气术、地脉堪舆、武道、符篆法、星辰化身、寄魂藏命等等诸般秘术,他可是挨个实验了个遍,甚至有几天他还思考过是否去竞选议员,混入国家体系中窃取王朝气运来的。

    但因为世界的缘故,其中大部分法门都无从谈起,根本不适用,只有寥寥无几的秘术还能起到点作用,这蛊术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这蛊术也有所变异,可能因为世界的缘故,这等炼制出来的蛊虫并没像瀚海法界中那般生出各种神通,反而更像是生物中所说的良性变异。

    不论是他放在保险柜中保护万化归冥镜的黑锈蜘蛛,还是放养在此处的泽拉火蚁都是如此。

    他也不能如瀚海法界中那般一个念头就轻易的指使蛊虫,反而更像训练员一样需要训练它们对自己的指令做出判断。不然他刚才也不会那么狼狈的四处躲避,等待自己的蛊群到来。

    不得不说,在这个世界,有钱真的就能为所欲为。

    搁在前世,炼制蛊虫当真不是一个容易的事儿,从选蛊种再到寻找各种炼制的材料,往往需要花费一个蛊师数年甚至十数年的岁月。

    而且这还是开始育蛊挑选蛊苗的时候,此后将蛊苗饲育成熟放入深埋在阴煞之地的地下翁中,让它们自相残杀决出真正的蛊种,但往往十翁蛊苗都不能获得一蛊种,一旦如此那便是十几年的心血一朝化为流水。

    但在这里,一个电话下去,各种稀奇古怪的毒虫怪虫,都有人能帮他搞到,哪怕是再危险再稀少的都能搞来,直接省了不知道多少麻烦,嗯,前提是你只要有钱。

    为此,西蒙劫富济贫、替天行道得来的酬劳,都砸到这里边去了,就这还远远不够,实际上他现在已经快要信用破产了。

    因为这该死的新总统上台后要审查坏账,重新制定的新的公民信用制度,也已经开始慢慢的实施,他前面用前身留下来的房产,抵押借贷了四张信用卡的事情怕是要兜不住了,资金周转不过来了。

    不然为什么要从纽伦多搬到这破地方,还不是因为要卖房子好还银行的借贷嘛!

    他此刻和阿多利亚合众国内借贷了不知多少信用卡,然后拆东补西的老哥们一样,内心只有一句mmp话想对新总统说。

    当真是天要亡我大阿多利亚合众国啊!竟然让此妖孽上台祸害黎民百姓,大家无不怀念起上一任总统的好来着。

    也是因此,在大笔的金钱砸下去后,他这一年来不知道炼了多少稀奇古怪的蛊虫,虽然大多数都被他炼死了,但也为他积累了不少经验。

    而此时大局已定,不远处的蚁蛊们纷纷让开路,一只足有玉米般大小的大腹便便的蚂蚁被抬了出来。

    它浑身红的发黑,甲壳看起来也不如这些工蚁般坚硬,背部生着几对指头蛋大的翅膀,显然这是飞不动的,就连移动起来都十分困难,全靠身下抬着的蚂蚁移动。

    西蒙感受着那股奇特的血脉相连的感觉,蹲下身将它托在掌中,泽拉火蚁蚁后不断摇着脑袋上的触角,一阵阵奇异的联系不断在他们之间传递。

    在山上三具尸体被泽拉火蚁彻底吃的干净后,西蒙便慢悠悠的下了山,身后还尾随着一大片黑黝黝的蚂蚁,这些就是他新家的守卫者。

    他这会儿正头疼着呢,刚才他和蚁后交流一番后,决定再次扩大泽拉火蚁族群的成员,但是蚁群扩张需要大量的食物,硫磺,铁粉和一些乱七八糟的矿物质。

    而此刻他账户上真的没有多少余额了,搞得他都有去银行做一票的心思了,但那也只能是想想了,至于山上那两食尸鬼口中的父亲大人早已被他忘在脑后了。

    就在西蒙整夜辗转难眠睡在旧屋子的时候,猎魔人范海西带着科尔正在纽伦多的临市的一处小镇酒吧中玩得正嗨。

    科尔这会儿正紧绷着脸庞,坐在吧台的角落处独自喝着啤酒,看起来就像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的小处男。

    “嘿!科尔,别害羞,快过来!来啊,我们一起动起来!啊哈!”范海西端着一杯红酒,风骚的扭着自己依然挺翘的屁股,跟着这鬼酒吧里的重金属音乐快速抖动着,引得一大群人欢呼。

    科尔脸色紧绷的笑了笑,并没有接话,内心疯狂的吐槽着,“害羞尼玛啊!老子这会儿腿都是软的,还跳什么!这鬼酒吧有什么好跳的,跟这么群不是人的东西能跳吗?”

    他刚进来时还没发现,以为这老家伙发善心带自己来玩玩,他还是蛮高兴的,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来泡吧了,也是时候让大家见识下夜店小王子科尔殿下的风采了。

    只是,等他他不经意间见到那个从口中伸出一根细长触手的黑人男子后,他才感觉到这酒吧画风似乎有些不对劲。

    他装作不经意的看着那个男子,发现他用口中的触手将面前一块很像是人脑一样的东西吸食完后,身体便一直微不可闻的哆嗦着。

    这是食脑魔吧?这绝对是食脑魔。不是说这玩意儿早就被消灭干净了吗?那自己眼前看到的又是什么。

    他这才仔细的查看了下四周,只是每当他看到一处,他就不由自主的抖一下,脸色更加苍白上一分。

    你瞧,他都看到了什么,一起并排坐着吃着人肉大餐的食尸鬼和巨怪,逗弄着怨灵的鬼婆,还有贪婪看着酒吧中仅有的几个人类脑袋的食脑魔。

    至高之父啊!我这是来到了什么地方,无间炼狱吗?

    他又看了看那个涂着艳红色嘴唇,正不断扫视着范海西电臀的贵妇,不禁打了个冷颤,“以我爷爷的名义发誓,这家伙绝对是个吸血鬼,而且最少还是个男爵级别的。”

    科尔此刻很想就这么离开,他实在是一分钟也不想再待下去了,但吧台上那个浑身长满毛发的壮汉正不断盯着他微笑,他越看越觉得他笑的分外丑陋。

    你瞧,他嘴都慢慢凸了出来,连鼻子上都开始长毛了。谁能告诉我,从什么时候起,狼人竟然能和吸血鬼和平共处了,他们竟然没打个你死我活。

    科尔哆嗦着掏出正不断发出响声的手机,脸色发白的对着酒保说道,“你看,我能出去接个电话吗?”

    “没关系,你接吧!猎魔人先生。”旁边不远处坐着的老者笑着将脑袋拧了180度对他说道,“我这酒吧已经很久没有猎魔人来过了,你们不用太客气,玩的开心就好。”

    科尔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变成地中海,牙齿没有几颗,眼中闪烁着橘红色魂火的脑袋,心里咯噔一下艰难的问道,“食,食尸鬼领主?”

    脑袋似乎很满意他一下就认出自己的身份,骄傲的点了下头。科尔顿时眼前一黑,只觉得人生一片昏暗,就要顺势往地下倒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