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异域降生 第七章 猎魔人和天赋

时间:2018-04-16作者:>极冷

    “呵。这动静可真够大的啊!你过来仔细看看。”范海西蹲在墙边一边拨弄着这具“新鲜”的无头尸体,一边冲自己的新搭档喊道。

    只是科尔根本不过来,离得远远的,脸色难看的捂着鼻子。

    范海西嘿嘿一笑,这才继续观察起尸体仍紧握在掌中的物品。

    一张长条形画着诡异符文的纸条,看起来像是某种不常见的咒印符文,但他根本没见过,也没从上边感受到丝毫力量,没有任何超自然力量的反应,看来应该是某些爱好者的自娱自乐的玩具。

    但尸体另一只手中的道具却让他多看了几眼。

    胡桃木,银,还有用圣希伯来尔语言写下的防护咒语,嗯,看起来在恶灵近身的时候起了点作用,但是仅凭银和圣希伯来尔语言本身的神圣性并不足以保护死者,这顶多就是一个有点驱邪作用的小玩意儿。

    经验老道的他,摸了摸胡桃木上已经扭成一团的暗淡银丝,很轻易的就看出了这件小玩意儿的本质,看来受害者死之前也做了很多挣扎和措施,只是可惜了,他的举动并没有使他躲过厄运。

    “快过来!!!”

    只是他的新搭档并没有回应他,反而离得更远。

    范海西瞧着这才跟着他的菜鸟,眼中闪过一丝坏笑,故意从尸体的脖子处撕下一片绛紫色的皮肉,走过去递到他面前,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看看,这尸体死亡时间不超过两小时,尸体已经变得这么腐败,而且全身的血液都消失不见了,看来这恶灵有些来头啊!”

    “呕!!!”

    科尔看着这稀烂的绛紫色的肉条,这下是真的再也忍不住了,一头冲进旁边的厕所中,这绛紫色的恶心尸体简直太冲击他的视觉了,他从来没想象过尸体的颜色、气味能这么恶心。

    这和他在电影、小说中看到的情节不一样啊!猎魔人不应该都是拿着银剑或者双枪,干净利落的干掉面前的魔物鬼怪吗?或者是在酒馆中与风骚的老板娘来一把牌吗?为什么还要来干这些事情。

    自己真是疯了!为什么会头脑一热继承祖业选择当个猎魔人。

    范海西瞧着一头冲进厕所干呕的科尔,坏笑着摇了摇头。现在的猎魔人可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这点东西就受不了了吗?想当年自己和同伴那可是......

    只是并未等他回忆多久,“滋”的一声响后。

    陷入回忆中的范海西突然间紧握拳头,手背之上深陷于血肉之中的金银丝线,忽然扭动游走化作一道奇异的火焰形状。

    半透明的火焰将他的手掌包围,掌中的那一片因为接触到活人气息,而变的腐败稀烂的血肉已经开始长满肉芽触须,贪婪的啃食其面前的血肉,只是它显然挑错了对象。

    眨眼间就被烧成灰烬,只余下一股恶臭还萦绕在空气里。

    范海西也不甚在意,毕竟这点味道比起食尸鬼老巢的气味儿,已经是好上太多了。

    不过这东西看起来有些眼熟,不过应该不是那玩意儿吧!祗还在被至高神庭封印镇守着,更何况这么低级的东西也不可能是祗出手做的,难道是祗的某位眷属或者崇拜者做出来的?

    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马上就要到朔月之时了,不用想那些黑暗邪愚之物肯定会有所动作。

    范海西眉头不知不觉皱了起来,自己还是要提醒下大家要多加小心,千万别再发生十一年前马蹄镇那种事情了。

    想马蹄镇,范海西也没心情在这里逗留了,他顺手从口袋中掏出一瓶鲜红的液体,直接洒在墙角的无头尸体上。

    液体刚刚撒上,一阵阵令人牙酸的尖叫声不断从尸体上传来,尸体上不少腐败的血肉直接化作触须不断从血肉中长出来,无意识的扭动交织,想要逃离尸身。

    可惜,努力半天后,它们最终还是消失殆尽,没有一点残留下来。

    “好了没,科尔?我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办,该走了。”

    科尔很快就从卫生间中走出来,他脸色发青但比刚才明显好了很多,“我们不管这具尸体了吗?”

    话还没说完,他才发现靠在墙边的尸体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你将它净化了?”

    “是啊!我们的工作不就是收拾掉这种东西,然后让世人什么都不知道的,安心的生活下去吗?”范海西满不在乎的回答。

    “说的好像黑暗中的英雄一样。”新晋的猎魔人有些不甘心,虽然这具尸体很是恶心,但却是他猎魔人生涯中碰到的第一起事件,他想要完美的解决掉它。“可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原因,就这样走了吗?”

    范海西拉开大门,拧过头看着还在房间里据理力争的科尔,想起了当初他第一次参加行动时,也是这般想要完美的解决掉那只地穴蠕虫,时间真是过得飞快,已经过去了六十多年了吗。

    “听着,小子,我们还有任务,魔党的赫森巴家族已经开始了所谓的圣血祭祀,它们掳走了超过一百多名六月六日六时出生的纯洁女子,你应该明白他们想要干什么,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调查的。”

    科尔听着范海西的话,不甘的要了摇头,就这样放弃吗,他实在是有些不甘心,但就像他说的,现在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们,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毕竟这里的时间和任务比起来,当真是微不足道。”

    最后,科尔还是不甘心地追了上去,不过他还是顺手拍下了房间屋子的位置和门牌号,然后发给自己的好友契科夫,他是一名黑客。

    相信有了这些信息,他就能很轻松的查出房子的主人,到时候就能以此调查,看看他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毕竟现在已经是信息网络的时代了,前面陈旧的老家伙早就该进历史博物馆了。

    纸牌屋桌游吧里。

    随着最后一伙的玩家离开,西蒙还是坐在柜台边,一边揉着劳拉的脑袋,一边喝着咖啡等待着劳伯先生的消息。

    可惜,从下午四点他收到的最后一条消息后,他便再也没收到过消息了。

    西蒙走出店外,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月亮,对着劳拉自言自语,“到现在都没来消息,看来我们的劳伯先生应该是已经遇难了,自己那两样小东西也不知道起没起到作用。”

    劳拉自是回答不了他,只是亲昵的用脑袋蹭了蹭他的大腿。

    西蒙顿了顿,然后拍了拍它的脑袋,便带着劳拉关门收拾起桌游吧。

    午夜十二点钟。

    往日里,西蒙此时都已经去休息了,毕竟现在他肉体凡夫,吃喝拉撒睡是最基本的需求。

    但此刻他端坐在阁楼的书房中,双手撑着下巴,面前对着一本厚厚的墨绿色封面的书籍。

    书房中仅有桌面上的一盏台灯亮着,暗淡的灯光下,西蒙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他眼含嘲讽的瞧着面前平放的书籍,思绪翻滚,一时间眼光流转间,无尽的莹绿光辉不断在眸中闪烁。

    他有着预感,自己的平静的日子不会太长久了。对于自己的预感,西蒙还是十分确信的,毕竟身为一元神真人,虽然他现在修为尽失又在异界,但他神魂犹在,从本质上来说,远远超出这颗星球上亿万万生灵无数倍。

    西蒙轻轻的翻开面前的这本书,瞧着上面用阿多利亚语翻译过来的各项仪式、咒语、符印。

    书上详细的记载着各种仪式的禁忌,各种材料的用途和获取方法,甚至连祭坛上不可更改的咒文都用注音的方法写出来,可谓是事无巨细。

    西蒙一页一页地翻着,看着书上由简到难不断提升着的各种通灵仪式的效果作用,眼神中露出一抹说不出的嘲讽。

    自己能够夺舍重生,眼前的这本书可谓是功不可没,怕是没有人能够想到吧。

    要知道,当初自己可是被封印在万化归冥镜这等至宝之中,又岂是普通人能召唤出来的。

    万化归冥镜乃瀚海法界先天灵物铸造而成,其后被祭炼供奉数万载,镜身寄托万化道数万年来的精华,要不然也不会有万化归一之称,镜中还自成一方冥土,有着逆生转死的大神通。

    这等神物就算历经时空裂缝的侵蚀,又流落异域,但那也不是一普通人能从其中招出自己这等的存在的原因。

    当他夺舍后他才明白为什么,这其中的原因怕是原来的宿主穷尽一生也不会了解的,或许等他按照书上所写的,真的走到最后一步的时候的话,可能会明白几分。

    这具肉身有着超乎寻常的通灵天赋,按照瀚海法界的说法,那就是万里无一的走阴体。在神道那就是神祇最佳的降临肉身,在邪派就是上等的献祭法品。

    所以西蒙才这么倍加爱护身体,不想有所损伤,怕毁了这具绝佳的肉身,毕竟他可是深深知道这种有着绝佳天赋的肉身,到底会有着多大的作用和潜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