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四十三章 追问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揣着满脑袋的糊涂回到了国宾馆暂住的地方。陆羽一席话彻底是把自己搞懵了,陈忆竟然还有事情没跟自己说,这到底是哪跟哪啊。一血都交了哪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家里的几个媳妇都睡下了,陆卓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发,借着酒气就开始运气。

    陆卓不是什么小心眼,而且对身边的人机器大方。但就是有一点接受不了,那就是自己看重的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瞒着自己。

    陈忆跟严哲还有联系,这是陆羽清清楚楚告诉自己的,这点陆卓绝对相信自家老头子没有任何的理由骗自己。毕竟是一条船上的父子二人,陆羽完全没有必要在这事情上忽悠自己。而且就算是他不喜欢陈忆,也可以直接跟自己说,完全没有理由编这么一个蹩脚的借口的来忽悠自己。

    坐在沙发上憋了半天,陆卓还是没准备去敲陈忆的房门把事情给弄清楚。好歹自己也是爷们,哪能遇上点什么事情就火急火燎的沉不住气。就算再怎么着急,自己也得先把事情了解得七七八八再说。

    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等醒来的时候一屋子人都已经出门去了。

    苏宝儿还得去上班,唐曼和虞梦逛街买婴儿用品去了,赵笙和许逸云到了医院看着方孝诗,只留下自己一个人望着桌子上冷冰冰地馒头。

    极其造孽地坐在沙发上,嘴里咬着半个冷馒头,望着手上的变迁条,陆卓心都凉了。果然外面不比在家里啊,不但晚上没人主动请缨了,就连早上起来吃的东西也由阳光早餐变成了冷馒头。

    叹了口气,陆卓猛地想了起来,陈忆好像没说去哪就消失了。而且这几天都是这样!

    掏出电话顺手拨通了陈忆的电话号码,将嘴里的馒头吞下之后安静地等着。脑袋里不自觉地就想起来昨天陆羽给自己说的话。

    半天之后电话才接通:“怎么了懒鬼,你才起来?”

    嘴里咬着支烟,陆卓慢悠悠地点燃之后才开口问道:“没什么事,就想问问你在哪,打算跟你一起去买点东西。”

    陈忆一愣,顿了顿之后才大道:“行啊,我在王府井等你,你快点啊,不然晚上来不及赶过去看孝诗!”

    “行,那你等等我!”

    挂断电话,陆卓脸上的表情顿时阴沉下来。先前陈忆是故意不说在什么地方的,而且听他周围的环境,绝对不是在室外,而且还是极其安静的地方。虽然不至于直接就证明她是在跟严哲见面或者别的,但最起码,自己在问她什么事情的时候她还有意瞒着自己!

    胡乱地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陆卓抛出国宾馆伸手就拦了辆车直奔王府井。

    只花了十几分钟,陆卓就早早到了地方,站在马路边上跟小偷一样的东张西望了半天,陆卓盘算着怎么也得看清楚自家媳妇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

    咬着烟头蹲在马路边上,手里拿着一个迷你烟灰缸。紫色的小烟灰缸还是陈忆知道自己烟瘾大而且不管什么地方只要烟瘾上来了就得立刻抽,为这好多呜咽餐厅陆卓都不爱去。所以陈忆才送了这么一个迷你烟灰缸给陆卓,省得在大马路上抽烟的时候还得到处找垃圾箱。

    瞪了老半天,陆卓是左看看右看看,整个人看上去不是特务就是小偷。虽然长相穿着都人模狗样的,但是叼着烟头蹲在马路牙子上东张西望的年轻男子也就这两个职业了。

    足足等了半个钟头,陈忆的影子才从视线中出现。

    脸色有些苍白地陈忆看起来气色很差,就算是脸上画的妆也没办法掩盖她眉宇间的疲惫。陆卓一愣,搞不明白陈忆为什要这么作死,她从前从来都不画浓妆,也从来没见过她这么累的模样。

    陈忆明显没想到陆卓竟然会在马路边上等他,正准备给陆卓打电话的她收回了自己的手机,强撑着苍白地脸色对着陆卓展颜一笑:‘怎么在马路边上带着,不知道找个地方坐着啊?”

    陆卓到底还是心疼媳妇的男人,见到陈忆一副晕乎乎地模样,心里头的那点不高兴和疑问顿时就不见了。伸手搂过脸色苍白的老姑娘,心里头是关心得不行:“怎么了,上哪去了?一副被人揍了的模样。”

    陈忆瞪了陆卓一眼:“去去去,你才被人揍了呢。我就是刚刚走得有点急,感觉有点累罢了。行了,去看看把。过几天孝诗就要生了,得多准备一些东西。哦,我刚才看了看家政,拿了两个不错的月嫂资料,你要不要看看?”

    “行了行了,晚上再说吧。你都这样了还逛个屁。走,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拉着陈忆进了一间餐厅,找了个位子坐下之后陆卓就点了一大堆的菜。虽然不知道老姑娘干嘛去了,但是那苍白的脸色和无力的模样陆卓一看就知道这货肯定是饿晕了,而且说不定还整天没吃东西搞得自己体力不济。正好自己爬起来也没正经吃东西,干脆有什么话边吃边说。

    陈忆望着一桌子菜,心里头顿时明白了陆卓是一定有话要跟自己说。每一次这货有什么不开心的时候就会点一堆吃的然后边吃边发泄。

    两人谁都没先开口,陈忆是知道了装糊涂,陆卓是糊涂着想知道。两口子就这么僵持不下隔着一张桌子自己吃自己的,硬生生憋了大半个小时一句话都没说。

    陈忆是明白自己除了说实话之外其他的一定瞒不住陆卓,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任自己忽悠的毛头小子了,而且这件事情明显是自己做的不对,要想跟从前那样脸不红气不喘地就把他给片了还真是不容易。

    陆卓靠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地望着面前故作镇定地陈忆:“说说吧,之前去哪了,搞得自己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

    陈忆抬起头望着陆卓,两手费力地将嘴边的烤鸭塞进嘴里,结果刚想说话却突然被呛了一下,整个人顿时眼泪横流,烤鸭一下噎在了嘴里。

    这一下可把陆卓吓得不清,连忙拿起桌子上的茶水给自家媳妇灌了下去。手掌努力地拍打着陈忆的后背,好半天才让陈忆把噎在喉咙里的烤鸭给咽下去:“你着急什么?真是,没见你过这么毛躁的时候。”

    被陆卓这么一说,陈忆顿时更加紧张起来。有点担心地望着陆卓,陈忆睁着大眼睛望着面前的陆卓:“我能不说么?”

    陆卓眼睛一瞪:“你说呢?”

    头一次被陆卓这么对待的陈忆有些不知所措。以往都是她冷着脸对陆卓指指点点说着说那,现在一下子被陆卓抓住痛脚,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要是自己打死不说的话陆卓也不会逼问下去。自家男人什么性格陈忆了解得很。陆卓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男人,他允许所有人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容忍任何事情,隐瞒和欺诈,就是陆卓最讨厌的两件事。

    眼巴巴地望着自家男人有些不高兴的模样,陈忆由于了半天才嗫嚅着说道:“我,我去见程思溪了...”

    “什么!”陆卓眼睛一瞪,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他盯着陈忆,胸膛急剧欺负,良久之后才稍微平复一点:“行,没事,见了就见了!”

    如果不是有昨晚的提醒,陆卓恐怕这一下就得气得晕过去。从上一次程思溪找自己要自己给半个肝给严天浩之后陆卓就给家里人下了死命令,无论是谁,一律都不准再见严家和任何跟严家有关的人,谁也不行。结果他怎么也没想到,犯规的竟然是最懂事的陈忆。

    “你搞什么!我说过什么你没记住?”陆卓还是忍不住说了,已经对程思溪死心的他现在听到严家人的名字就犯恶心,而且更加令他无法接受的是陈忆竟然还畏畏缩缩的。为了一个外人让自己不高兴就算了,竟然还搞得她自己完全没了平常的冷静的判断能力。

    陈忆脖子一缩,跟小姑娘一样有点害怕地望着陆卓,喉咙里小声地说道:“还捡了严哲!”

    “我...”

    陆卓“腾”地一下站起来,整个人的脸色铁青的吓人。盯着陈忆老半天,结果硬是舍不得说她一句重的。

    “行,晚上回去再收拾你!你自己去孝诗那,我有点事情要处理!”

    陆卓深呼吸几下,脸上的表情怎么都平复不下来。陈忆这次可把自己气死了,自家媳妇背着自己跟严哲夫妇见面,这到底算什么事?就算自己相信陈忆没做什么蠢事,但要是传出去的话别人还不笑话自己连媳妇都看不住?

    陈忆有点担心地望着陆卓,深知他绝对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一旦他知道了自己见严哲夫妇的原因,那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连自己也不知道。

    “你别去找严哲和程思溪行不行?”有些哀求地望着陆卓,陈忆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陆卓没问自己原因已经是给自己留面子,现在自己再求他十有**是不会答应的。**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