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三十九章 怀孕的秘方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羽撇着嘴望着陆卓,脸上露出了古怪地表情。说实话,陆卓这一次进京城的确有不少人都盯着他,无论是只是的还是反对的都盼着他做点什么。只是陆大少爷的表现却让其他人根本摸不着头脑。在外面连续闹腾得不像话的陆卓到了京城好像一下子就消停了下来,完全变成了一个只知道聚会喝酒玩乐的花花公子。原本横冲直撞的本事一点都没有展现出来,这不但让跟他噶对立的人搞不清状况,就连原本盼着他进京城的大部分人也摸不着头脑。

    到了京城里,陆卓就从一个让所有人都猜不透的有权有势的混蛋彻底变成了一个花花公子。虽然行事高调,但除了吃喝歪了之外却没什么其他动作。这让很多以为京城要变天的人一时间搞不明白陆大少爷父子两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严哲和陆家父子两的死磕已经人尽皆知,结果两家人凑到了一块却比起之前更加平静,这让很多人都猜不透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严天浩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还有二十天不到就要投票了,你自己抓紧点,不要出什么差错!严哲一定已经在准备,只是到现在为止都还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手段。”陆羽站起身来,深深看了陆卓一眼:“只要你进了太子党,在京城自然能好好过下去了。上面已经开始准备对付严哲,你要尽快搜集严哲的一些证据,到时候要交上去!”

    陆卓眉头一皱:“我去?上面没搞错吧?我能找到这些玩意早交给公检法了!”

    陆羽摇摇头:“上头要的不是证据,是一个借口。东西我之后会给你,不是什么要命的玩意,但却很敏感,你找个合适的机会给捅出去,到时候严哲自然会有麻烦。”

    陆卓心中一动,脸上顿时露出了了然的表情。看来自己这把刀上面是准备正式拿出来了。

    “对了,听说你在前几天救了解旭?”准备回楼上睡觉的陆羽突然回过头来望着陆卓,有些好奇地望着陆卓,

    陆卓点点头,脸上露出了询问的表情。自己救解旭的事情根本没跟别人说,只有苏耀武两兄弟和方严牧知道,三人是肯定不会说的,陆羽又不可能跑到苏耀武的不对里去问,而且事情今天才结束他就得到了消息。这么快的效率的确有些让人难以置信。

    “解旭他妈是新闻行业的领军人物,跟他搞好关系对你有很大帮助!”

    听到陆羽的嘱咐之后陆卓有些纳闷:“你是让我跟解旭搞好关系呢,还是让我跟他妈搞好关系?”

    陆羽眼睛一瞪,狠狠看了陆卓一眼,随即答都不答地直接转身回了楼上。

    第二天一大早,陆卓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背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地差不多了,如果不滚床单的话自家媳妇应该不会看出什么。急匆匆地从陆羽家里跑出来,也没多想,直接就朝着家里赶去。

    进了家门,陆卓一眼就看到了方孝诗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疼得不行,其他几个媳妇真手忙脚乱地围在一旁,不停地忙着。

    陆卓一愣,冷汗瞬间就流了满身。飞快地冲到方孝诗身旁,一把就抓住了大肚婆的小手紧张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要生了?”

    方孝诗扭曲着一张小脸摇着头:“不是,就是胎动,肚子疼!”

    听到方孝诗地回答陆卓顿时心中一松,额角上的汗水顿时流了满脸。

    一旁的苏宝儿板着一张脸等着陆卓,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耳朵:“你说你,明明事情都弄完了你还在外面呆了一晚上,说你哪鬼混了!”

    随着苏宝儿的提问其他人都纷纷转头疑惑地望着陆卓,眼神里充满了戒备。这么一个前科累累的男人要说几个媳妇不紧张他在外面干出点什么坏事的话那还真是不可能。没几天方孝诗就要生了,要是陆卓突然再带一个大肚婆回来的话那家里人可就不是愤怒了,搞不好要跟他玩命的。

    想了想,陆卓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打了个电话方严牧,让他立刻定医院,准备今天就把方孝诗给送过去。

    只剩下大半个月就即将要分娩的大肚婆再住在家里陆卓是实在放不下那心。万一自己有事出去了家里媳妇又处理不过来的话那就完蛋了:“媳妇儿,你好好躺躺。我上去给你收拾收拾东西,待会咱就去医院,行吧?”

    方孝诗抓着陆卓的手不让他走,晃着闹到道:“不行,还有这么多天呢,我不要去医院,味道难闻!”

    陆卓脸色一正:“瞎说!怎么能不去医院?放心吧,高级私立医院,特护病房,绝对干净没有消毒药水的味道,我跟你一起搬过去,天天守着你,行吧?”

    见陆卓这么坚持,方孝诗也不敢再坚持下去,只能松开陆卓让他回房提自己收拾。

    打败小宝地准备好,陆卓把自己能想到的要用到的东西都给准备好了。方孝诗起码要在医院待上二十多天,很多东西自己都必须替她考虑到。生儿子可是大事情,自己虽然是头一次当爹,但绝不能有什么差错。

    中午的时候,陆卓已经提着大包小包地带着方孝诗在京城最好的私立医院办理好了入院手续。

    将方孝诗安顿好之后,陆卓这才算放下了一半的心。这里全天二十四小时专职护士看护,为了让自家媳妇得到最好的待遇,陆卓还特意要求医院安排三个护士轮班给自己看着方孝诗。

    望着躺好在床上的方孝诗,陆卓坐在椅子上开始翻着医院的餐牌。虽然住院一天就要接近一万块,但是毕竟一分钱一分货,医院不但实力雄厚,让人安全放心,而且周边的服务还机器完善。就连不想去餐厅吃饭的话也可以特别点餐让人送过来。如果有特殊情况的话,甚至让专职的护士一口口喂着吃都不是问题。

    唐曼和苏宝儿推门进来,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水果和牛奶,看着陆卓和方孝诗两人一个躺着一个坐着不禁纷纷一愣:“怎么还不准备一下去餐厅吃饭?”

    陆卓撇撇嘴,指着宽大的病房说道:“懒得下去排队了,就在这吃吧。”

    苏宝儿一愣,俏丽的脸上露出几分无奈:“懒死你得了!”

    陆卓回过头望着苏宝儿,一把将她拉进了自己怀里:“这里有你爱喝的鸡汤,要不要试试?”

    苏宝儿摇摇头:“医院的菜有什么好吃的,真是服了你!”

    陆卓嘿嘿一笑,摇着头咬了咬苏宝儿的耳朵,得意地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里的厨师都是从全国各地搜集来的高手,而且还专门配有高级营养师作为辅助。不但做出来的饭菜可口,而且无论是病人还是需要食补疗养的人都很适合。很多没什么病的人有时候都会经常过来这里吃一顿调理调理自己。”

    唐曼放下手里的水果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陆卓的脑袋:“你啊,就关心吃!”

    “那当然!”陆卓乐呵地嚷嚷着,一伸手又把狐狸精抓到了自己腿上坐着:“民以食为天,更何况孝诗现在还打着嗝肚子,更要每一顿都吃好的!从今天开始,我每天都煲一大锅汤,你们都得给我喝,等过一阵,你们都白白胖胖的时候就都给我怀上,然后生一堆大胖小子!”

    唐曼脸蛋一红,转过头去都不敢看陆卓:“想得美,谁,谁说要给你生孩子了?”

    “哎哟嘿!还敢顶嘴!”

    陆卓眼睛一瞪,低头就咬住了唐曼嫣红的小嘴,也不管一旁的苏宝儿和方孝诗是什么表情,直接就把脸色通红的唐曼吻得“呜呜”直叫。

    松开满脸羞红地仿佛要滴出水来的狐狸精,陆卓得瑟着问道:“现在给不给我生娃?”

    唐曼一张脸都快滴出血了,一双狭长的狐狸眼满是荡漾的水雾。脑袋深深埋进胸前,一副不好意思地模样。

    早在方孝诗刚怀孕的时候狐狸精都酸得不行,除了陈忆和许逸云之外家里人就数她年岁最大,跟陆卓在一起的时间也最长。结果现在方孝诗都有了自己却没半点放映厅,这让唐曼急得都快不行了。好几次都想瞒着陆卓去偷偷做个检查,看看自己是不是身体有什么毛病。

    见唐曼不说话,陆卓搂住她的手臂又紧了几分:“快说,给不给我生?”

    唐曼一听,顿时身子一个多所,脸蛋更红了。这种事情在她看来也就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能说说,现在周围那么多人,陆卓就这么明目张胆地问自己,他还真当别人的脸皮跟他一样厚了。

    “行了行了,你也就能欺负欺负曼姐老实,真是的。都当爹的人了还这么没正经了。告诉你,等孩子出生之后你可别教坏了,不然我饶不了你!”苏宝儿伸手拧着陆卓的耳朵替已经羞得不行的唐曼解围,随后问道:“对了,孩子的名字你想好没有?”

    陆卓一愣,随即用力点头:“想好了!医生不是说是个男娃么?就叫陆定!”

    “陆定?这什么名字,又拗口又难听!”苏宝儿皱着眉头望着陆卓一副没好气地样子:“你是孩子他爹,给我认真点!”

    陆卓脸色一正:“我怎么不认真了?就是因为认真才起这么个名字的!”

    苏宝儿点点头:“那你说,怎么起的这么个名字?陆定?跟露腚是一个意思么?”

    “去去去,改明你生的娃我就给他叫露腚,真是,什么娘们,哪有这么说自家孩子的!”陆卓没好气地拍了苏宝儿的屁股一下,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还记得两年以前我是什么样子么?”

    苏宝儿一愣,脸上的表情同样认真起来。带着淡淡的笑容点点头,她伸手,轻轻摸着陆卓的脸蛋。

    两年前,陆卓刚刚被陈忆甩掉,还是个什么都不会什么也没有的小混混。那时候虽然没什么底子,但生活却很开心。苏宝儿每天折磨特,变着法地让他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但是却从来没有因为某些事情而不开心过。而现在,不过短短的两年时间,陆卓已经站在了原来想都不敢想的高度上。只是这样的生活,似乎跟他和苏宝儿原本设想的未来完全不一样了。

    定,一个字,包含了陆卓所有的希望。他希望自己能够有一天安定下来,经历的事情也能够有一个结果。一家人安安定定的,不需要再算计来算记去。而最重要的,是他要所有的事情都按照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安排去尘埃落定。

    “我只是想,孩子能够安安定定的不被打扰!”陆卓深深吸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认真:“谁他妈的要敢碰我孩子一下,我跟他死过!”

    方孝诗笑了笑,脸上带着浓浓的幸福:“得了得了,别在人家面前得瑟了。快点菜,我都饿了!”

    “行!想吃什么!”

    陆卓一边泛着菜单,一边询问着三个媳妇:“鸡汤好不好,听说这里的乌鸡汤可是一绝啊!”

    苏宝儿无奈地望着听见吃就跟变了个人一样的陆卓,无所谓地说道:“行了行了,你看着办吧,真受不了你,变脸比什么都快!”

    “对了,外面车子里还有两个枕头,我怕孝诗用不惯这里的枕头,就把家里的给拿来了,陆卓你先点菜,我去拿!”

    唐曼站起身来,说话间就想跑出去。刚才被陆卓一句话勾起了自己的回忆,让她也想起了很多。这会眼眶红红的,正打算溜走整理一下。

    陆卓一把抓住唐曼让她重新做好:“行了,你们点菜,我去拿!”

    直接从唐曼衣服里掏出了她的车钥匙,顺手在狐狸精绵软地酥胸上掏了一把,随后大笑着走出了方孝诗的房间。

    三个女人无奈地望着自家男人,纷纷头疼无比。陆卓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实在让人受不了。哪怕是跟他相处得再就,都不知道他的情绪是怎么转换的。明明前一分钟还无比震惊的说从前的事情,结果没两分钟就占完了便宜直接走人。

    苏宝儿无奈地看了一眼病房的大门,脸上带浓浓的无奈:“这家伙,总是这样。永远没个正经!”

    一旁的唐曼同样望着大门,脸上的表情就跟十几岁的小姑娘犯花痴一样的幸福:“也不是啊,这样才真实嘛。最起码,我们都知道他的优点和缺点,也都知道他不是什么完美的人。跟这样的一辈子,心里的确很有安全感。”

    “噢,我不行了,受不了了!曼姐,他给你吃了什么,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就这你还帮他说话呢?”苏宝儿望着唐曼,一副震惊的模样。她实在想不到陆卓竟然能让平常最冷静的唐曼完全没了自己的想法。

    一旁的方孝诗躺在床上,大眼镜认真的看了一阵唐曼:“肯定是陆卓让曼姐吃了他的那个!”

    唐曼和苏宝儿一愣,纷纷奇怪地望着方孝诗:“吃了什么?”

    方孝诗脸蛋一红,大眼珠子一转,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神秘起来:“就是那个啊...那个!”

    “到底什么啊?”唐曼有些急了,方孝诗越是神秘她就越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自己跟陆卓这么久吃的东西也就他平常做的那些。难不成还有别的东西方孝诗知道自己却没有吃过的?

    “哎呀,就是那个嘛!能让人生孩子的那个!”方孝诗故作害羞地由于了一下,半天后才憋出这么一句。

    唐曼和苏宝儿同时一红,纷纷白了方孝诗一眼。相处这么久,两人自然知道方孝诗说的是什么。只是这种事情按照常理来说大家都做过,而且好几回还是一起做的,不光自己和方孝诗,就连最莫不下面子的陈忆也做过,怎么就突然说起这个?

    看着唐曼和苏宝儿两人的表情方孝诗瞬间就明白了两人想的跟自己说的肯定不是一回事。脸上一急。腹黑的大肚婆又补充道:“我说的是那个,他弄出来的那个!”

    “啊...啊?”

    两个女人同时一愣,纷纷惊讶地望着方孝诗,脸色红得都不行了。虽然已经都是成熟女人,但是两个纯洁的孩子还真不知道那玩意是能吃的!

    方孝诗一看两人的表情就知道两人一定不知道。心里头嘿嘿一笑,肉丸子顿时化身女教师,开始认真的讲解起来:“你们不知道吧,那东西不是光弄进去,还得要吃了才会怀孕的!”

    “啊?”

    被忽悠的两个女人顿时一愣,纷纷疑惑地望着方孝诗,这事情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而且陆卓最多也就要求自己给他那啥一下,也没让自己给他咽下去啊。

    对视一眼,唐曼和苏宝儿都从眼睛里看到了对方和疑惑。

    转过头,唐曼满脸紧张地望着方孝诗:“那个,孝诗啊,你从哪听说的这个?我怎么不知道怀孩子还得这配套的?”

    方孝诗一挺胸脯,神色间夸张地问道:“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竟然不知道?那个是要先吃了再弄进去才会怀孕的!你们没学过?”**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