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三十八章 父子算计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现在已经完全顾不上什么杰克或者雇佣兵了。【|网友分享}刚才熊熊燃烧的荷尔蒙现在已经全部转化为了肾上腺素。身后被一群豺追着可不是好玩的,如果这是在大街上自己又有一辆车的话不用说,咬着烟头踩着油门哼着歌就过去了,但是这里不一样,说到底,山林里还是人家的地盘,自己在这里最多就是个跑龙套的,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

    数百米的距离转瞬即过,陆卓一边狂奔着,一边还要小心翼翼地警惕着周围的豺群。自己的速度比起对方来快不了多少,而且后方的大部队跟自己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虽然这些家伙的攻击力还比不上昨天遇见的狼群,但是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却让自己根本就不敢停下来拖延时间让自己喘息。

    一口气冲出了数百米,陆卓远远地就看见了,还在原地对峙的苏耀武等人,脸上的表情顿时紧张起来:“该死,你们怎么还在这,快跑啊!”

    苏耀武转过头来,一眼就看见了陆卓背后的豺群,脸上的表情猛地一变,顾不上面前的杰克撒丫子就跑。

    豺群在见到猎物骤然增多之后,整个阵形顿时变换,从后方瞬间蹿出两股分流开来朝着前方席卷而去,剩下的则是紧紧跟在陆卓身后,紧紧咬住一段距离不松口。

    陆卓两个箭步冲到苏杨威面前,伸手一拉仍然紧紧盯着杰克的苏杨威:“都什么时候了,还瞪!”

    苏杨威脸色一正,还想说些什么,结果却已经被陆卓瞬间拉着冲了出去。

    杰克愣愣地望着面前地两人顷刻之间离开,转过身,手里的手枪对准了两人的后背。在这个时候开枪,他有绝对地把握能够将陆卓两人干掉。

    “呜~”

    一声凄厉地嚎叫从身后响起,杰克突然之间感觉到一股大力从背后猛地袭来。还没等他的大脑有所反应他整个人已经被狠狠扑倒在了地上。

    三头豺狼凶狠地压在杰克身上,纷纷张开锋利的獠牙朝着他身上的各个要害咬下。杰克惊恐地倒在地上,身躯不停地扭动着发出一阵阵恐惧地嚎叫,手里的扳机不停地扣动,在压着自己的豺狼身上射出一个个弹孔。

    手枪的威力并没有给杰克带来逃生得到希望,见到有同伴受伤,更多的豺狼开始猛地扑到杰克身上。一头高大的豺猛地挤开同伴狠狠扑到杰克身上,脑袋一低,足以咬穿人类头骨的利齿已经洞穿了杰克的喉痛,随后脖子狠狠一甩,顿时将杰克的整条喉管咬成稀碎。

    大量地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不要命地涌出,杰克满是恐惧的脸蛋渐渐地定格下来,睁大着不甘地望着山林的天空。他手里的手枪还有大半的子弹,但却无法救他自己性命。

    听到后面的枪声和惨叫陆卓就知道杰克已经凶多吉少。从自己身上掏出信号枪,陆卓看也不看地直接朝着头顶就是一枪开去。山林的天空中想起了一朵赤红的烟火。

    苏杨威抽空回头看了一眼,原本还极其冷峻的脸色顿时夸张地扭曲起来:“陆卓,你个王八蛋!弄这么一群东西过来是打算要所有人都到不了终点么!”

    奔跑中的陆卓带着满脸的委屈,脚下根本不敢有丝毫停顿。天地良心,弄这一群豺过来的时候自己根本就没有考虑太多,满脑子想的就是怎么样让自己弄的这一次活动看上去更加有意思。结果没想到的是最后竟然弄得自己现在成了最难堪的一个。

    跑在最前头的苏耀武脸色一阵阴沉,周围的超群已经渐渐追上了自己,一旦被对方合拢星辰包围圈的话,那自己三人不死都得掉层皮。信号弹已经发出,周围的搜索小队肯定已经看待了。但是按照自己的前进随度等自己手下的那些士兵找到自己的话,最起码还要有十分钟的时间。

    “杨威!前面就是溪流了,快跟上!”

    苏耀武一边大喊着,一边掏出了自己的信号枪,朝着天上又是一枪,希望能够用这样间隔时间极短信号告诉自己的手下现在的情况的确很糟糕。

    前方远处,在山林树丛的后面,贯穿整个三座山的溪流出现在面前。苏杨威脸色一喜,同样掏出了自己的信号枪朝着天上发射出去。一切都来的太及时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豺群应该会在溪流前停下来,然后眼睁睁地目送自己离开。

    陆卓心头狠狠一松,原本还绷得紧紧地神经顿时松了下来。脚下的步伐更加轻快,三两下就追上了面前的苏杨威。原本手里的大马士革已经早就扔得老远。虽然开山刀能够让自己更加有安全感,但是两把加起来接近四十斤的沉重武器还是会让自己的速度减缓下来。

    “呜!”

    豺群同样也看见了前方的溪流,仿佛瞬间明白了陆卓等人的意图。一阵此起彼伏地叫喊之后,豺群地速度骤然加快,瞬间从两侧的道路逐渐干了上来。

    陆卓眉头一挑,双手顿时从梁蜕变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两把黑色的战术匕首。两旁的豺狼已经迅速到了苏耀武的身旁,并且还在不断地贴近对方。他脸色有些阴沉地不断逼近着苏耀武,如果在这个时候被豺狼咬上的话,就再难脱身了。

    “呼!”

    苏耀武一边在前头发足狂奔,一边不停地给身后的陆卓的苏杨威扫清障碍。原本的山林小路奇趣无比,无数的枯枝和残叶散落了原本就狭窄的道路,让被大雨浸泡过的土地变得更加难行。而苏耀武走在前面的作用,就是为身后的人踩出一条最安全,最方便也最适合疾行的道路。

    半空中的黑影逐渐放大,正准备越过面前一条倒在地上的枯枝的苏耀武根本来不及防备,只能被高高跃起的豺狼狠狠扑住用力摁在地上。

    后面的陆卓瞳孔梦的一缩,脚下顿时爆发出更加庞大的力量,整个人猛地向前传出数米,就要用手里的匕首将压住苏耀武的豺狼干掉。

    一道黑影如同幽灵一般自陆卓身旁猛地掠过,手里的开山刀自下而上带着一道幽光瞬间抹过了豺狼的身体,将强壮地豺从腰身中间一分为二。漫天的血雨扬起,苏杨威一把抓起了地上的苏耀武,二话不说反手又是一刀将紧接着扑上来的一只豺直接斩首。

    陆卓从后面赶上来两脚如同风车一样抡起,将不断扑来的豺狼踢得倒飞出去:“快走!后面更多了!”

    苏耀武兄弟被陆卓以提醒,顿时反应过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苏耀武回头深深地看了陆卓一眼,跟着苏杨威两人一马当先朝着前方狂奔而去。

    豺群的速度越来越快,已经在三人周围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包围圈。三人脸上带着浓浓的愁色,但是脚下的速度却丝毫不减。在这种地方担心其他,简直就是拿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

    前方的溪流还有不到两百米的距离,但是周围的豺群已经逐渐绕到了苏耀武和苏杨威两人的前面。五六只豺狼正猛地合围过来拦在三人面前,露出锋利地爪牙想要让三人前进的脚步停止。

    陆卓脸上的表情一凛,浑身上下的戾气骤然爆发:“你妈的!”

    两脚猛地他在地面,溅起一阵飞溅的泥水,陆卓的身体如同炮弹一般骤然提速,朝着前方狠狠掠去。

    抬起一脚闪电般地体在了前方一只豺地下巴上,一脚将坚硬的豺狼头骨踢得粉碎,高大的豺狼被陆卓一脚提出五米开外,爱好两声之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手里的匕首快速舞动着,陆卓伏低身子,几秒钟之内已经将另一头豺的身上刺出了十几个血洞。腰身一拧,陆卓甩开另外两头豺的纠缠直接扭头冲向了前方的溪流。

    有了陆卓的突然爆发,苏耀武和苏杨威两兄弟已经到了溪边。两兄弟纵身一跃,跳进了溪流中。

    陆卓见到兄弟俩脱险,心里头的担心也顿时少了一半。脚下毫不停顿,瞬间又冲出了二十多米。

    “呼!”一道劲风刮过,陆卓感觉自己背上一凉,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痛传来。他眉头紧紧一皱,顿时明白自己一定是被身后的豺狼抓伤了。连回头看地时间都没有,陆卓长吸一口气,将自己浑身上下的力量骤然爆发出来。

    豺狼群在陆卓身后不到一米的地方紧紧追赶,努力地将包围圈越缩越紧,渐渐的,陆卓的周围已经到处都是豺群的踪迹,只留下前头一条。

    溪流中的苏杨威望着后面来不及逃跑二北豺群围住的陆卓脸色顿时一白,要是陆卓在这个地方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回去苏宝儿绝对会将自己撕成一条条的。一咬牙,苏杨威咬着匕首就打算重新游回去接应陆卓。

    苏耀武一把抓住自己的弟弟,示意他朝着陆卓身边的树林看去。苏杨威一愣,随即猛地吐出了自己手里的匕首,仰面漂浮在了溪流的睡眠。

    “砰砰砰!”

    冲锋枪的响声响起,周围的豺群顿时发出接二连三地惨叫声,陆卓不管不顾地向前泡着,随后同样跃进了溪流中。

    后面的树林里,两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正扛着手里的重型武器对着豺群就是一阵扫射。下手丝毫不留情面,子弹如同雨点一般倾泻而出。瞬间将剩下的三是多头豺狼全部击倒在地。

    陆卓学着苏杨威的样子让自己躺在睡眠,整个人一阵无力。

    “下次再有这种事情就蹩脚我们哥俩了,咱还是玩得其他吧,我觉得有时候恶俗一点也没什么不好。”苏耀武脸上带着浓浓疲惫,一副快要断气的模样。这次陆卓弄的动静的确是有点大了,来参加这次活动的家伙几乎都没有一个完好无损毫发无伤的,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受了伤,而到最后更是因为雇佣军的出现二北弄得人心惶惶。

    三人被人从溪流里捞起带回了营地,前来参与这次活动的大部分人都已经被送回了家里或是已经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只剩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还在营地里等着。

    陆卓坐在帐篷里,身上穿着大大的棉衣还裹着厚厚的毯子。他脸色铁青,面前放着一个大大的取暖器,整个人跟打摆子一样地坐在哪里望着面前的火光,眉头紧紧皱起。

    苏耀武掀开帐篷走了进来,神色一阵清爽。纲要开口,却看到陆卓一副发烧一样蹲在地上浑身里三层外三层还抱着一个大暖炉。脸上一愣,苏耀武顿时紧张起来:“我说妹夫,你怎么了?该不是病了吧?刚我问过军医了,说你身体没事啊!”

    陆卓咬着嘴唇摇摇头,眉头依然紧紧皱起:“我总感觉吧,我像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弄完一样!但又实在想不起来是什么事情!”

    “想个屁啊!赶紧的,收拾收拾咱们好走了。这破地方我是一分钟都不想再待下去了!肝门赶紧回去休息休息,完了再出来好好吃一顿!”苏耀武坐到陆卓身旁,望着帐篷里他的战利品赞叹道:“好家伙,熊掌,熊头还有熊皮,看不出来,你小子不错!”

    陆卓没有作甚,只是依然盯着面前的火炉若有所思。

    苏耀武有点不高兴了,一推陆卓:“我说你想什么呢,到底什么事说啊!”

    陆卓一愣,紧紧捏着一拍脑门:“我操,我忘了宁烈!”

    “你妈!”

    苏耀武腾一下站起来,脸色顿时就白了。好家伙,闹了半天原来还有一这么大的事情没弄好。难怪说自己也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一样,原来是根本就把宁烈都忘记在了树林里!

    两人对视一眼,随即猛地冲出来瞬间除了帐篷。

    宁烈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自从陆卓和苏耀武等人突然杀出就下自己之后自己就靠着大叔半天没有动过了。到现在位置已经过去整整三个小时,周围的枪响也过去了快两个多钟头,只是她们却没有一个人回来。

    叹了口气,宁烈无力地抬起眼睛看了看周围的天色,都已经快到晚上了,这山里啥也没有,什么也看不到,就连想求救自己都叫不出声来。而且过了这么久,宁烈已经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发烧了。

    “不会肺炎吧?”嘴里头嘟囔着吐出一口雨水,宁烈睁着眼望着望着已经有些发白的手掌。静悄悄地树林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尤其在快要天黑的时候。

    有气无力地叫唤了几声,宁烈感觉自己的现在是站都没办法站起来了。

    一阵脚步声响起,紧接着就是手电筒的光早在自己脸上。

    陆卓心头移送,拿着守店顿时冲到了宁烈面前。好在这家伙没事,否则的话把所有事情都弄完了结果还因为自己乌龙而弄死一个那才是真正的难办。

    宁烈望着陆卓,眼睛一下就红了:“我操,你他妈可算来了!”

    已经头晕眼花的宁烈根本没有注意到陆卓已经回去洗了个热水澡还换了新衣裳,只是毒囊几声之后就直接晕了过去。

    陆卓跟苏耀武两兄弟对视一眼,同时领会了对方眼中的意思。就这事情,打死都不能说是自己把他忘在了树林里,回去一定要统一口径。否则的话事情传出去自己别说做人了,就算是死气白咧求人家原谅都不定能成。

    将宁烈扛回去,陆卓也在晚上就下了山。只是却没有回家,而是先到了陆羽家里,打算赞助一宿。

    自己受了伤,不能在第一时间回家,只能是让耀武扬威两兄弟带话给自家媳妇,说自己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干净,明天一早才回去。

    陆羽坐在沙发上,腿上盖着一床毯子。一旁的陆卓怀里抱着一个紫砂壶,正不停地给自己嘴里关着滚烫地茶水。

    从顺利脱险开始,陆卓就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有些发愣。量了体温,做了检查却没发现什么情况。但是只要一坐下就浑身不舒服,只能不停地靠着其他东西取暖。

    听了陆卓说的情况,陆羽也不禁无奈起来。原本好好一个出风头的计划,结果却弄得这样草草收场。虽然说六个雇佣兵的尸体已经被拿出来做了证明,但是有的人还是不买账。

    “再办一次宴会吧,就当是预热了,反正你迟早都要这样去交际的。”陆羽无奈地叹了口气,一把抢过了陆卓手里的茶壶:‘小兔崽子,给我留着点,有你这么糟践东西的么?这可是好茶!”

    陆卓撇撇嘴:“瞧你那小气样,改明我让孝诗和宝儿那点她们家里的好东西还给你就是了,真是,一点茶都要这么精打细算,至于么?”

    陆羽淡淡一笑,有些消瘦的脸上突然露出一点促狭:“怎么?还没领证就盘算着吃软饭了?”

    一句话说的陆卓眼睛一瞪,半天没反应过来:“胡说八道,我吃软饭?你想多了吧你?你看看我?为了进一个什么狗屁的太子党弄得背上都有伤了,连家都不敢回!老实说,你给我说说,我这次进去有几成把握?进去了有什么好处?”**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