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一十九章 告诫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脸色难看地站在楼梯上,说完之后也没有什么表示,只是转身回到了楼上。{百度搜: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几个女人望着陆卓的背景,玩了命的朝着许逸云打眼色,搞得美熟女一时间上去也不是,留在这边也不是。

    陆卓不高兴谁都看得出来,而且所有人都知道一定不是普通的事情。陆卓不会因为小事情就在家里阴沉着连,更加很少有用这样的口气跟家里人说话。他从来都是笑眯眯的,不会给家里人半点压力。

    许逸云摇着头,慢吞吞地回到了楼上。其实安慰陆卓谁都行,只是其他姐妹害怕自己上去的话会被陆卓带得一起不高兴,毕竟他在家里的地位实在是太重要了,所有人的心思都在他身上,一不小心就会反过来被他的情绪左右。

    陆卓坐在床上,咬着烟头正在运气。程思溪的话要说不伤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现在就想好好安静一下,什么都不想。

    许逸云走进房间,望着正在运气的陆卓脸上悠然一笑,轻轻坐到他身边靠着,将身子躺进陆卓怀里,许逸云什么也没说,就这么直勾勾地望着陆卓。

    被美熟女大眼镜盯着,陆卓也没了办法,自己一肚子闷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算再怎么不高兴,自己也不能对这么乖巧的媳妇摆脸色不是。深深叹了口气,陆卓无奈地捏了捏许逸云的鼻子:“就这么吃死了我,真是,拿你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许逸云伸手摸着陆卓的脸蛋:“都有胡子了,明天给你买个剃须刀?”

    陆卓笑了笑,脸色突然认真起来:“我们办个订婚宴好不好?”

    许逸云一愣,呆呆地望着陆卓,脸蛋由白转红,又由红转白。她紧张地有点不敢看陆卓,整个人呆呆地躺在陆卓腿上:“我,我不知道...”

    陆卓眉头一皱,心中顿时明白了许逸云的想法。有过一次失败的她心中无论怎么样都是有些害怕的。就算自己再怎么对她好,从前的阴影还是在他心中。现在一旦提起,她还是没有安全感。

    弯腰紧紧抱住许逸云,陆卓在她唇上轻轻一吻,陆卓笑着摇头说道:“别怕,我一定养你一辈子,绝对不会让你再担心。”

    许逸云有点不确定地望着陆卓:“我还是有些担心,如果允儿接受不了怎么办?”

    陆卓撇撇嘴:“允儿那么懂事,肯定会明白的。”

    许逸云红着脸点点头:“嗯,那你要什么时候?”

    陆卓琢磨了一阵:“过阵子吧,现在可以准备了,等我正式进了太子党就订婚!”

    “太子党,那是什么?”许逸云搞不明白为什么订婚还要等陆卓办完事情,在自己的地上请几个朋友见证一下顺便庆祝庆祝不就行了么。而且这么高调向来不是陆卓的作风。

    陆卓点点头,陆羽之前通知自己,等在帝都有了一定的圈子之后,就可以加入太子党这个神秘的组织,只有在身份地位上跟严天浩平起平坐,自己才能名正言顺地去干掉他。否则的话一个身份地位差一大截的人竟然把严哲的儿子干掉了,不光是严家人觉得不舒服,跟严家同一等级的人们也会感觉不自在。

    而至于订婚,完全是陆卓自己琢磨的,自己带着这么多媳妇时间有饿不断了,要还不给人家一个名分或者让人家放心的话也太不是东西了。高调低调的无所谓,最主要是媳妇们觉得安心就行。

    程思溪回到家里,严哲还没有睡下。望着程思溪一脸苍白的表情严哲就知道她没有成功说服陆卓。对于这样的结果严哲并没有什么奇怪的,陆卓的脾气他一清二楚。如果程思溪决口不提严天浩的事情陆卓会有很大的可能性答应,而一旦陆卓知道了真相,那么就算给他天大的好处他都不会再做理会。

    “回来了?洗澡休息吧,明天去医院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器官。”严哲面无表情地放下手里的报纸,严天浩的病情虽然严重,但却并不是没得救,而且以自己手上的权力,想要毅哥合适的肝脏给严天浩也不是很难,只是害怕时间上有问题才去找的陆卓。

    程思溪坐在沙发上,一副疲惫地样子:“陆卓为什么拒绝我?天浩不是他弟弟么?”

    严哲搂着程思溪轻轻一笑:“没事,有的人是自私一点,毕竟是人家的东西,给不给都无所谓的。去睡觉吧!”

    程思溪点点头:“真是太自私了,原本以为他会大方呢,我去洗澡了,明天去看天浩。”

    严哲答应了一声,望着程思溪进了房间,自己却在沙发上安静地思考着。严天浩的事情现在还没人知道,现在陆卓这么频繁地交际应酬,如果将事情传出去的话那么严天浩在京城的名声就算是彻底毁了。之前因为陆卓,严天浩进太子党的情况都是跌跌撞撞,现在如果被陆卓事情杨出去说严天浩在他手上失败了两次,那自己就算再怎么样也扶不起这个儿子了。

    必须要在陆卓加入太子党之前让严天浩好起来,否则的话,等陆卓真的进入了核心圈子,严天浩的地位就算是彻底没了。

    严哲琢磨了一阵,始终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能够将风头正劲的陆卓打压下去。论聪明才智,陆卓在贵族子弟的圈子里首屈一指,论吃喝玩乐,他也是独树一帜标新立异。就这么一个人想要让别人不喜欢他,还真是有点困难。

    第二天一大早,陆卓就搂着许逸云和唐曼开始操练起来。昨晚许逸云被陆卓忽悠得不行的时候唐曼跑进来听门,结果被陆卓一把就抓了进来,折腾了大半夜,早上才爬起来又被唐曼娇软地样子勾搭得不行,连澡都没洗就直接摁着狐狸精继续闹腾。

    唐曼躺在床上,身上趴着许逸云,两人的娇躯紧紧交叠在椅子,忘情地用药者热吻在一起,陆卓一手捏着许逸云地丰臀,一手横在两人中间不停爱抚,腰身的动作让底下的唐曼不断地娇吟。

    陆卓狂热地在许逸云光滑地粉背上热吻着。三人就跟叠罗汉一样交叠在一起。

    许逸云累了唐曼下,唐曼不行了许逸云就在下面,大床上几乎都被三个人翻滚遍了。到最后无论是唐曼还是许逸云都没办法再折腾了,只能任由还在驰骋不休地陆卓搂着自己的娇躯没头没脑地冲刺,根本无力反抗。

    从七点钟一直折腾到十点,陆卓终于算是舒服了。咂吧着嘴搂着两个光溜溜软绵绵地没人,陆卓咬着烟头跟老太爷一样靠在床头。

    许逸云整个人都没了力气,被陆卓这么折腾一早上就算体力再好也撑不住了。现在他的体力对付两个媳妇就跟玩一样,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体力。抬起头,许逸云轻轻摸着陆卓微微起伏的胸腔:“你昨天说要请人半宴会,不会是那种海天盛宴吧?那样我可不许。”

    陆卓哼哼两声,伸手紧了紧美熟女跟狐狸精,咬着烟头回答道:“我怎么能那么没品,放心吧,这次一定是他们没玩过的!”

    唐某男抬起头来不满地看了陆卓一眼:“你还有更刺激的啊?”

    陆卓笑了笑,伸手在唐曼饱满的酥胸上掐了一把,脸上带着不满地表情道:“瞎琢磨什么呢,都说了我没那么下作。看过《大逃杀》没有?我就准备弄一个那样的!”

    许逸云脸色一白:“那么残忍?”

    摇摇头,陆卓

    吐出一口烟雾:“当然没那么玩命,只是我从保安公司调了一批人上来,半真半假地玩玩罢了,还有京城的动物园团我也让老头子联系了。要进太子党就必须要有人支持,我现在虽然认识的人够多,但是肯支持我的却没多少。满打满算也就宁烈,许国忠和沈千帆。就算她们有朋友也支持我我还是不够资本。现在我最需要的就是在人家心里头的形象,这点我还是比不上严天浩,所以我不但要在这里当土豪,还要做地痞!”

    唐曼一愣:“你想怎么做?”

    陆卓哼哼了两声:“打手,猛兽,这些东西一定很刺激,如果搞一场竞技的话,我一定可以拉拢不少人。这些他们没玩过,也是我擅长的,只要做得好,下个月我进太子党的事情就算板上钉钉了。”

    两个女人琢磨了一阵,都觉得陆卓说的没有问题。如果再弄什么稀奇古怪地派对不但自己会反对,陆卓一时间也找不到那么多人。但是要利用自己的资源做一场秀的话还是可以的。几头咬不死人的狮子老虎和一些假冒的打手追击一群少爷小姐,光是肾上腺素就够这么些家伙兴奋了。要是能够顺利逃脱,这样的成就感可不是其他项目能够带来的。

    唐曼想了想,抬起头来望着陆卓:“场地选好了么?”

    陆卓点点头:“房山的一座林场,时间暂时还没定,准备的时间应该不会太长,大概一星期左右。”

    “能赚钱么?”作为家里头最成熟的一个,许逸云担心的就是陆卓投入太大。要玩这么大一场游戏所需要的投入绝对不会小,但如果最后陆卓收不回自己预期的回报,那这个亏可是不小。

    陆卓笑了笑,示意一切放心,自己既然敢这么弄就一定有自己的把握在其中。只要有人来,自己就不会亏本。

    起床洗澡之后陆卓直接到了陆羽的办公室,虽说这次的活动是私人性质的,但是批文总归还是要弄到手。有陆羽这么个帮手在暗中支持,自己的事情也就是一两天的事情。

    老头子跟往常一样,一杯茶跟一张报纸就能过一个早上。桌子上摆着陆卓要的批文,陆羽连看都没打算看陆卓一眼:“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名单都没列出来就管我要批文。下星期我就调任市委书记了,这段日子你自己老实点,别给我弄出什么麻烦来!”

    陆卓一愣,呆呆地望着自家老头子:“这么快?你当市长才不过一个月!”

    “老书记退休了,我自然是要顶上的。怎么,我高升你不高兴?”陆羽放下报纸,直勾勾地盯着陆卓:“你心里有没有底?这次玩得虽然好,但是却很容易出问题,随便安插一些人手在里面就能给你惹来大麻烦,更别说如果死两个人的你我都要负上责任。”

    陆卓点点头,陆羽说的没错。换了自己是严哲的话这次的机会也的确再好不过,只要安排两个人混进来再成绩干掉一两个重要任务,那自己跟陆羽就都完蛋了。

    琢磨了一阵,陆卓知道陆羽说话从来不会这么简单,他既然开口,那就一定有解决的办法。想了想,陆卓突然眼前一亮:“那兄弟俩?”

    陆羽笑了笑:“就是那两只大老虎,当然了,还有方严牧也尽量拉过去。既然要玩,就玩大一点。谁手里的筹码多谁就能赢到最后。”

    陆卓撇撇嘴,虽然有点不想让人觉得自己是吃软饭的,但是为了能够顺顺当当搞定面前的这些事情,也只有摆脱一下几个大舅哥了。

    耀武扬威兄弟俩在军区的实力毋庸置疑,如果他们肯帮手的话,无论是安全还是其他方面这次的事情都会有很大的提升。更别三个人如果参与进来所七道的威慑性有多大了。

    四大家族中方家和苏家的子弟都来了,就算魏如航不到的话自己利用这次事情带起的影响力也不会少。利用这次机会,自己进入太子党的把握就大多了。等自己手上有了那么些特权,就不用再在帝都这么小心翼翼了。

    陆羽放下手里的报纸,端着茶杯望着陆卓:“这段日子你就你专心考虑加入太子党的事情,等到你真正融入了之后,严哲自己就会坐不住。已经快三月了,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知道么?”

    陆卓点点头,眼睛里突然掠过意思凶残:“严天浩,我不想留了!”

    陆羽抬起头望着陆卓,目光灼灼地问道:“你确定?现在好像还太早了!”

    陆卓笑了笑,整个人靠近沙发里。他知道陆羽并不是觉得现在不是干掉严天浩的最佳时机,只是他害怕严天浩死了会让程思溪难过而已。望着陆羽那张略显尴尬地老脸,陆卓的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三番五次地对付我,还知道了我走私的事情,如果等他醒过来把事情给我捅出去,我跟余思明都得完蛋!你考虑清楚,他是一定要死的,我不想在现在还损失一条左膀右臂!我给时间让你去给程思溪打预防针,等我处理干净了手上的事情,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死!”

    根本没有跟父亲说话觉悟,陆卓的口气冰冷地像是在威胁。比起陆羽,他对程思溪已经没有了半点感觉。除了自己认为的自己人,陆卓不担心伤害任何人,更不会白痴到去因为别人的感受去放弃自己的计划。

    陆羽被陆卓教训的哑口无言,只能认真地回望着自己的儿子。陆卓是个很极端的人,对人好的时候能让人暖到心眼里。要是要对付人的话,做出来的事情能让人头皮都炸掉。

    深深吸了口气,陆羽点点头:“给点时间给我,让我安排一下。”

    陆卓站起身来:“别拦我等他就,我没什么耐心的。我不想再被一个活蹦乱跳的严天浩骚扰!”

    陆羽呆呆地望着一脸认真走出去的陆卓,半天没有反应。良久之后才望着身旁的雷易:“老弟,这小王八蛋是不是越来越过分了?”

    一旁的雷易面色古怪地打了几个手势,随即立刻退到了一旁。

    陆羽脸色一变,随即跟泄了气地皮球一样顿时没了精神。抓起茶杯狠狠惯了一口,陆羽朝着雷易不满地嘀咕道:“连你都这么挤兑我,这日子没发过了!”

    雷易长了张嘴,想要劝劝陆羽,但是按照他的想法还是觉得陆卓说的有道理。二十年前不是陆羽自己优柔寡断的话就不会有今天,说到底,程思溪还是关键人物。她决定了陆羽的胜败心态。

    在外面晃悠了一圈之后陆卓回到了国宾馆的小楼。事情已经安排好了,沈河将会亲自带人过来为这一次的事情做铺垫。下午所需要的物品就会从上海运过来,三天之后沈河就会带人到齐。

    而宝儿将一份名单递给陆卓,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辛苦地说道:“弄死我了,你这个死没良心的,我跟赵笙还有忆姐小梦弄了一早上,你就搂着曼姐和云姐滚床单,完了一声招呼都补打就出门。说,一早上去哪了?”

    陆卓将手里的批文放在桌子上,拿起了几人列出的名单开始细细翻阅起来。四个媳妇制定的名单都没有问题,基本涵盖了这几天自己见过的有可能见过但没记住的还有邀请过自己的和送过请柬来的。而且其中还重点列出了一批名字,耀武扬威和方严牧的名字都在其中。

    “太子党的人请这么多?魏如航也邀请?他会去么?”陆卓望着苏宝儿,有点疑惑地问道。**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