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一十八章 死心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揣着从宁烈那里弄来的五百块陆卓抱着酒瓶晃晃悠悠出了度假村。【分享}这样的场合的确不适合自己,反正只是来晃荡一圈,没必要待太久。摸摸肚子,突然觉得有点饿,看来以后出门之前一定要吃饭,否则的话在这种只有零食的地方真是要饿着肚子跟别人说话。

    拦了辆车直接坐上去,看了看时间,才不过晚上九点多,还能先去填个肚子。

    到了小吃街,找了个看上去干净的地方坐下,随意点了积分小炒,陆卓拿着手里的酒瓶打量着着周围。他还是喜欢这样的地方,简易的配额本子,两个灶台几个锅,一些看上去特别真实的人。比起之前的环境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摸摸口袋,还剩下两百多块,应该够待会吃完东西打车回去。自家媳妇还真是看得紧啊,为了不让自己在外面乱来,不但钱包不让拿,就连身份证和钥匙也不给自己,还声明了十二点之前到不了家一定不给自己开门。

    一碟炒棉和炒田螺端上来,陆卓也没多想,拿起筷子就准备吃东西。

    “陆卓!”

    熟悉的声音在陆卓身旁响起,让他立刻皱起了眉头。

    放下筷子,陆卓坐在椅子上抬起头来,有些不耐烦地望着圆桌旁的女人:“你跟踪我?”

    程思溪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似乎是被陆卓拆穿之后有点不好意思。脸色发红地望着陆卓,程思溪紧张到:“我能坐下么?”

    点点头,陆卓嘴了个请的收拾,望着周围渐渐变得稀少的人群,陆卓知道一定是程思溪的保镖在暗中撵人了。

    自从上一次在苏宝儿家里见过一面之后陆卓就再没见过程思溪。一个是没什么时间,第二个也是懒得见她。而且从过年时的那个电话之后更是直接将她的电话号码都拉进了黑名单,眼不见心不烦。

    程思溪在这个时机这么合适的出现绝对不是偶然,陆卓知道她曾经找过苏宝儿和方孝诗两人,至于为什么找自己跟自家媳妇,陆卓根本就懒得关心。

    程思溪坐到陆卓对面,脸上带着淡淡地紧张:“陆卓,好久都没见你了,怎么也不给妈打个电话?还有,你电话怎么总是关机的?”

    陆卓表情古怪地望着面前地程思溪,像这么简单又这么没心眼的人怎么都看不出来会是个薄情寡义的家伙,但是看她做出来的事和说出来的话又实在伤人。

    “严太太吃点什么?”陆卓没有回答程思溪的问题,而是将桌子上有些油腻的菜单地道了程思溪面前,安静地望着她。

    程思溪一愣,顿时明白了陆卓的意思。她虽然单纯,但却很敏感。陆卓已经不是第一次拒绝承认自己的身份了,早在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的表现就像毅哥陌生人一样。拿过陆卓给的菜单,程思溪有点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她从来没有在这种地方吃过东西,更不知道菜单上的那些玩意是什么。几十年的养尊处优让她以为全世界的生活水平都跟她自己差不多。

    摇摇头,陆卓叹了口气:“老板,来一打生蚝。”

    程思溪一愣,望着面前的陆卓半天没有说话。她突然有一种错觉,面前的这个男人似乎跟陆羽的模样重叠,一样的体贴,一样的细心,就算在他极不情愿的时候也会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淡淡的温暖。

    程思溪喜欢吃生蚝,这是陆卓从陆羽那听来的。看她拿着菜单犹豫不定的模样陆卓就知道她一定妹仔这种地方呆过。为了不至于让程思溪拿着菜单做一晚上,陆卓还是觉得自己做主好一点。

    一边吃着面前的炒面,陆卓一边把炒田螺推到了程思溪面前:“我还没吃过的。”

    程思溪一愣,随即摇摇头:“太辣了。”

    陆卓眉头一皱,飞快地将田螺收回了自己面前。他心中狠狠一抽,就像是被人用魔力狠狠扎了一下一样。果然自己还是跟程思溪有天壤之别的。

    不管怎么样,这世上不会有那一个人会对自己的亲生母亲毫无感觉,无论曾经经历过什么,也无论如今是什么身份地位。九年的孤儿院生涯是陆卓最深刻的记忆,他在那里学到很多东西。虽然之后的生活充满温馨,程思溪的身份地位和所作所为又让他备受打击,但是在潜意识里,陆卓还是留存着一点点的希望。只是着一种希望正在被一点点的消耗打磨。

    生蚝端上来,程思溪的眉头有些微微皱起,外面小摊做的东西自然不能跟家里的厨师比,望着一个个都有些没清理干净的生蚝,程思溪是怎么都没有胃口。

    陆卓伸手抓起一个生蚝直接放进嘴里,用力一吸,顿时将一大块肉吸尽嘴里。在程思溪有些恶心的注视下毫无顾忌地嚼着:“我从小就是在这种地方吃东西,习惯了。严太太如果觉得不合适的话可以自便。”

    程思溪一愣,半天之后才慢吞吞地拿起一只生蚝放在自己面前,仔细打量了半天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咬着边缘将里面的汤汁慢慢倒进自己嘴里。

    陆卓望着程思溪的模样也懒得说什么,不管怎么样,他是不会等别个对方的。自己吃完这些东西就直接离开,其他的事情自己一概不管。

    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程思溪感觉恶心地叫着嘴里的蚝肉,半天没有下咽。陆卓则是照常吃着东西,没有觉得丝毫不妥。

    两个衣着光鲜地人就这么在已经被清理了半条街的小吃街上面对面坐着,气氛相当诡异。陆卓不在乎程思溪来找自己的原因,程思溪也有话说不出,场面一度尴尬。

    憋了半天,程思溪才将自己嘴里的东西咽进扣弄,可是胃里头紧接着就是一阵强烈的恶心和反胃,差点把东西直接吐出来。好容易止住了自己的恶心,程思溪抬起头来紧紧盯着陆卓,酝酿了半天。

    “陆卓,我,我有件事想跟你说。”程思溪望着陆卓,脸上地表情顿时更加紧张。

    陆卓点点头,嚼着炒面头也不抬地说道:“你说,我听着呢。”

    程思溪有些不确定地望着陆卓,想要开口又有些不敢。只是望着陆卓那副无所谓的模样,她又害怕如果自己不说陆卓更加不会主动问自己了。由于了半天,程思溪才结结巴巴地开口说道:“你,可不可以,叫我妈妈?”

    “嗯?”陆卓愣了愣,抬起头来望着程思溪。

    咽下嘴里的炒面,陆卓死死盯着程思溪,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抬手灌了口酒,他握着筷子的手有些颤抖:“什么意思?”

    程思溪一愣,飞快地接道:“就是我说的意思,我想要补偿你,尽一个母亲的责任。”

    “咳~咳咳~”

    陆卓用力地咳嗽起来,程思溪的话让他呼吸都变得颤抖起来,顿时走岔了气。曾经为了这句话陆卓琢磨了不知道多少个日夜,他想不通自己有什么不对头要成为孤儿,更加想不通为什么程思溪知道自己的下落了还是没有一句话。这样的情绪慢慢堆积在心头,逐渐成为了一股怨气。

    可瘦了一阵,陆卓望着程思溪:“就这?”

    程思溪脸上一喜:“你答应了?”

    陆卓没有点头,也没有否认。他很想就这么答应程思溪,毕竟面前的这个是自己亲生老妈,但是以往的经历有深深提醒他,程思溪绝对不会是一个会上杆子找自己要认儿子的家伙。她最多是打两个电话抽空跟自己见一面再稍微纠结一下自己对她的称呼。要她这么费劲找到自己就为了说这个绝不可能。

    程思溪见陆卓模棱两可的样子,脸上的表情顿时一阵着急。紧张地望着陆卓,程思溪认真地说道:“我真的很想你叫我一声妈的。真的!”

    陆卓还是没有说话,他没想到自己原本一直纠结的问题竟然在现在这么快就能解决了。

    还没等陆卓回过神来,程思溪已经再度开口:“你答应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到时候你跟陆羽可以过来一起吃饭聊天。而且有什么问题严哲和天浩也可以帮你的。”

    陆卓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看来程思溪还是不知道自己跟陆羽两人是严哲父子的死对头。现在双方已经死磕成了这样程思溪竟然还想着做一家人,实在是有些好笑。

    刚想解释给程思溪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结果程思溪已经抢先一步在一开口:“既然是一家人,那天浩有困难你不会不帮的哦?他现在很可怜,很需要你帮助的!”

    陆卓眉头一挑:“哦?他怎么了?”

    “他在上海跟人冲突,被人打伤了,现在肝脏出现了问题,需要做手术,你是他哥哥,肯定会支持他的吧!”

    程思溪期待地望着陆卓,整个人脸上满是希望。严天浩在三天前已经被转回了背景,只是肝脏出现了问题,如果不做移植手术的话,他很可能有失去肝脏的危险。

    以严哲这样敏感的身份是绝对不能手术的,一旦他消失一段时间,他手中的权力将会被最大限度地削弱,而严哲更加不会让程思溪去冒这样的风险。无奈之下,陆卓自然成了最合适的人选。

    陆卓终于明白了,自己不是时来运转,而是变得有利用价值了。

    站起身来,陆卓已经没什么胃口再吃东西了。望着程思溪保养得很好地脸他突然笑了起来:“严太太,我差点就答应你了!”

    转过身,陆卓留下两百块在桌子上,拿着酒晃晃悠悠地转过身离开了座位。

    程思溪想要追上去,但是却不敢。陆卓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杀气让他周围五米之内没有一个人敢靠近,甚至自己的保镖队长都在暗中告诫自己千万不要靠近现在的陆卓。

    直到陆卓的背影消失,而是多个大汉才从隐隐中走出来将程思溪团团围住。

    “太太,我们回去吧,陆卓已经走了!”

    程思溪脸上的表情一阵僵硬,顿时泄了气。

    陆卓从来没觉得一瓶酒能有现在这么难喝而且喝的快。临走前才从宁烈哪里顺出来的一瓶白兰地不过一下子就已经一干二净,而且自己还没有半点感觉,只觉得满嘴的苦味。

    一摸口袋,原本打算用来打车回家的钱都用来结账了,现在口袋里就剩下二十块和一个打火机还有电话。

    程思溪的意思很明白,她补偿自己,自己给他半个肝让她去救严天浩。事情很简单,却让陆卓无法接受。

    最后的一丝火苗被掐灭,陆卓倒是缺德没什么难过的。程思溪本来就跟自己没多大关系,要说疼爱,她对严天浩的关心要远远高过对自己的。说白了,如果严天浩没有重伤的话,他才不会来找自己说什么要认回自己这个儿子的话来。

    这样也好,自己少了个念想,也没了那么多压力。以后做事也犯不着再去考虑程思溪的感受,算得上是真正的百无禁忌。

    等陆卓走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接近一点钟了。自己在国宾馆住的小楼还亮着灯,几个媳妇总算没有真的把自己关在外面。

    一进门,陆卓直接把自己整个人摔回了沙发上。走了两个多小时,一双腿都快瘸了。

    苏宝儿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盯着一言不发地陆卓,跟周围其他人脸上的表情一模一样:“混蛋,这么晚才回来,干什么去了!”

    陆卓睁开眼睛看了几个媳妇一眼,对与她们凶神恶煞地表情完全不在乎,自己行得正坐得直,没什么好担心的:“肚子饿,去吃宵夜,结果吃太多没钱坐车就走路回来了。”

    苏宝儿眉头一挑:“嗯?你不是一分钱都没带出去么?怎么现在又有钱吃宵夜了?说!是不是出门前把钱藏在袜子里了!”

    陆卓已经没话说了,就这么重重把关严格检查之下苏宝儿竟然还怀疑自己,看来自己的形象在几个媳妇心目中已经降到了谷底。有气无力地苦笑了一下,陆卓叹气道:“开什么玩笑,哪还有钱藏啊。是后来问宁烈借的五百块,不然的话我真回不来了!”

    苏宝儿面色一紧,陷入了深深地思考,脸上地表情转了几转,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倒是没有考虑到这点,看来以后还得跟其他人打招呼,不能借钱给你!”

    陆卓白眼一翻,顿时没了解释的念头。自己喝了酒自然不能开车,也懒得打电话让家里的媳妇去接自己。这么大一段路自己揍回来不但没人心疼反而还这么小心翼翼地怀疑自己,这日子没发过了。

    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陆卓看了不看几个女人直接转身就朝着楼上走去:“行了,我去洗澡。”

    几个人呆呆地望着陆卓的背影,半天没弄明白他今天的表现为什么这么古怪。这要是在从前这些人这么挤兑他他早就闹腾起来把所有人都压住了,怎么今天像是被人一枪打在了前列腺上一样一点精神都没有。

    苏宝儿看了一眼唐曼:“曼姐,陆卓有些不对头,你去看看!”

    唐曼一愣,立刻摇头:“为什么是我,云姐去!”

    许逸云脸色一变,转头就望向了虞梦:“小梦好久都没关心陆卓了,小梦去!”

    虞梦瞬间转头望着陈忆:“忆姐也是啊,让忆姐去把,她比较了解陆卓!”

    “孝诗大着肚子,容易说通,孝诗去!”陈忆想都没想就推给了大着肚子的方孝诗。

    “我不行的,我最怕看见陆卓不开心了,我肯定没办法问出什么来!对了,笙姐姐去!笙姐最适合了,懂心理学!”

    所有人都看出了陆卓刚才的不对头,那苦闷的表情不用猜就知道陆卓一定被谁打击了。只是他不过跑去参加了宁烈的宴会,里面都是些比她查了十万八千里的家伙,有谁能有本事打击到他?

    陈忆皱着眉头望向了苏宝儿:“难不成是借钱的缘故?”

    苏宝儿脸色一变:“有可能,陆卓那么要面子,现在连坐车回来的钱都没有,肯定被人数落了。不行,这是还是得忆姐你或者曼姐过去,其他人安慰不了陆卓的!”

    陈毅脸色一变:“我才不要,看他那样子,待会要是说不好还不得把人弄死?不行,要去一起去!你们几个想偷懒,绝对不行!”

    许逸云摇摇头,从沙发上站起来:“你们啊,就知道耍滑头,要我去就直说嘛,真是!行了行了,我去就是了!”

    苏宝儿站起身来搂着许逸云甜甜一笑:“还是云姐善解人意,难怪陆卓最喜欢云姐了。放心,待会我们都在房间外头,你要是顶不住了立刻进去支援你!”

    许逸云脸蛋一红,伸手推开了在自己身上不老实的苏宝儿:“死丫头,学着陆卓对我动手动脚,整天都不学好!”

    苏宝儿嘿嘿一笑,露出了奸计得逞地模样:“云姐怎么这么说,这不是我们大家拿他都没办法嘛。你上去问问小桌子,到底怎么不开心了?”

    “问什么问,有什么好问的,我没事,你们准备一下,给我找个地方,过几天我要请人办一场聚会。”**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