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一十七章 借我几百块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什么叫一夜成名,在比赛之前陆卓是完全不知道,也没那个概念,但是在那之后他明白了。【分享}所谓的一夜成名其实就是在睡觉之前自己还是个不起眼的废物点心,等到睁眼的时候就成了万众瞩目的高富帅。

    短短几个小时之内陆卓的名字就传遍了整座帝都,到了第二天早上在这株哦超过一千万人的城市里要是不知道陆卓的名字那就绝对不能算有钱人。

    将价值超过五千万的超级跑车在半小时内撞得撕碎,连带着两辆加起来价值促熬过六千万的同等级跑车一同送回原厂返修,陆卓的名字已经如同五雷轰顶一样重重轰在了帝都所有年轻人的心头。

    神话,真正的神话。在传言之中,陆卓几乎被形容成了三头六臂哪吒,脚踩风火轮手持火坚枪,在短短的时间内彻底刷新了所有人对于土豪的概念。

    在这之前大多数人只不过以为有别墅泳池私人飞机的就算是土豪,但是陆卓出场之后所有人才明白,土豪是能够在一夜之间摧毁一个亿的人物,而且凭的就是自己的个人爱好。

    在陆卓撞毁了自己和宁烈还有许国忠的车子之后,他的解释就是“因为不高兴了!”

    短短五个字,却足够让他的形象再一次高大。

    在天朝,没有一个家族的底蕴能够超过六十年,因为说白了新天朝建立才这个念头。而且在七十年代之前大家都是一个摸样,穷得连裤子有屎都不舍得拿去洗的,因为怕洗破了。整整能够磨练出底蕴的也就这三四十年。按照时间来算,所谓的十佳豪门也不过是暴发的时间长一点,骨子里还是暴发户。什么品酒玩车比气质都是扯淡。换一套衣服摆出一副面无表情的脸装象,再收敛一下自己说话的音量和动作的幅度谁都可以是贵族。

    而陆卓的动作恰好就是拆穿了这些自认贵族子弟的家伙们隐藏的最深的遮羞布,同时也将他们心底里最容易也是最难以触及到的快感彻底激发。

    破坏,永远是人类最原始隐藏得最深的欲望。而破坏有价值的东西更是会带来无穷无尽的快??的快感。陆卓将自己那辆价值几乎可以疲累同重量黄金的宝贝车子撞得粉碎深深刺激了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在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明白了两点,第一,陆卓是土豪,有钱的土豪。第二,陆卓是不在乎钱的超级土豪。这两点一传出去,陆卓收到的烟灰邀请卡就跟街头传单一样,有时候一天甚至收到十几张。无论大小宴会都敢塞给他。

    交朋友最重要得到一点是就是对胃口,而有钱人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大众口味的人了。尤其还是陆卓这么大方到令人咂舌的有钱人。凭着不高兴就能撞碎一个亿,要是把她服侍高兴了,那得到的好处还会少?

    有人请,陆卓自然会去。无论大小细巨都会亲自到场,哪怕只是待上半小时十几分钟他都也回带着自家其中一个媳妇跟别人聊聊天,然后再赶下一场。

    按照陆卓的本意这样的邀请以前是打死都不会去的,最多就是选几个比较重要的人出来过去意思意思然后回家该干嘛干嘛,但是苏宝儿却不同意。

    在穿着吊带袜和情趣内衣被陆卓折腾了一回狠的之后,女魔头说什么都要陆卓把自己的交际圈子扩张到最大。无论是谁的邀请,在苏宝儿的威逼利诱之下陆卓统统参加,短短十几天内一下子成了京城里的名人,风头一时无两。

    过度的交际除了让陆卓有点过度装象之外,就是世界观被别人刷新了。他原本一直觉得这辈子自己在家里召集所有的媳妇照着海天盛宴的节奏来一次就不得了了,结果没想到了进城的高富帅圈子才知道,海天盛宴算个屁。人家每年养一直兔女郎都得用掉几百万,再加上纯血马,游艇和情妇,有钱的每年花个几千万都不出奇,更别说那些有特殊癖好的花大价钱买回来调教好的奴隶,每年更是要花上更多。比起自己早餐中餐晚餐加起来不到两百块的单人标准几乎不是一个星球的。

    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像个有钱人,苏宝儿给陆卓买了好些个体面的衣服,从头到脚指头,从领结纽扣到皮带袜子统一给陆卓定做了好几十身。而且十块钱的中南海再不然陆卓拿出去丢人了,统一改成了古巴的手工货。

    为了几个邀请就话这么些钱,路老爷还真是有点心疼。他虽然经得起折腾,但是这么糟蹋钱也有点心疼。一套衣服几十万就没了,即可纽扣也要十好几万,这简直就是抢的概念。而且比起雪茄来,他还是觉得十块钱的中南海好一点,只是为了不然苏宝儿数落,他把烟换成了二十块的。

    三环外的度假村,一幢巨大联体别墅内,灯火迷离,人声鼎沸。各种闪烁地彩灯将一整栋别墅照得更加炫目。

    别墅里三三两两一群,起码聚集了几百人,男人穿得衣冠楚楚,女人穿得热火动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像样的机会。

    泳池中,大冬天的,几个只穿着比基尼和一条内裤的男女就这么清洁溜溜地在水里畅游,还有两对已经在泳池边上忘情地搂着。花园的角落,几个喝醉的混蛋还拿着手里的酒瓶红着脸高低咆哮着,连话都说不清的这些家伙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身上的钱包钥匙是不是还在。

    陆卓从乌烟瘴气的房子里走出来,脸上带着一阵厌恶。就在别墅客厅的沙发上,四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正拿着钞票卷成管子玩了命吸食着桌子上几乎堆成山的粉末。就这样的场面要是换了方启峰几个混蛋,一早就被陆卓打死在当场了。

    随手从一旁地桌子上抄起了一瓶烈酒,陆卓也没看牌子就直接走到了后花园找了个清静的角落坐下。解开自己衬衫地扣子,陆卓狠狠松了口气。还好自己今天没听苏宝儿的穿得太过正式,否则的话就这样的群魔乱舞还不让自己像个白痴?

    头顶上的房间里传出激烈地叫喊,伴随着女人强烈娇吟和男人粗重的低吼声热昂仁一瞬间就听出来里面的绝不是一对,而是一群。

    深深吸了口气,陆卓猛地抬起头来朝着楼上大吼道:“我去你妈的,消停点不行!在吵老子一把烧了这看你们玩!”

    激烈地叫声顿时戛然而止,许国忠从上面的创哭探出半个没穿衣服的身子:“对不起啊陆大少,我们关窗,轻点!真不好意思,打扰您清静了,改天一起吃饭,算我的。”

    说完,许国忠已经飞快地关上了窗户再一次加入了战团。

    晃晃脑袋,陆卓仰头无奈地灌了口酒,他现在知道为什么苏宝儿自己不来让不让他带一分钱出门了。这种性质的聚会的确是个交朋友的好地方,只是对于自己来说,诱惑的确有点多。

    身后的草丛里急匆匆地钻出一对男女,陆卓搂着酒瓶子愣愣地望着对方,好家伙,就这竟然还有,这些混蛋就不会带回去开个房么!

    男人陆卓认识,两天前才见过,背景中院一法官的儿子欧天明,女的则是一件杂志地专属模特。看来人家也是情到浓时难自持。

    男人提着路子,拉着女人飞快的退出草丛,一边超外面走还一边给陆卓道歉:“不好意思陆大少,我们不知道您到了这边,马上换地方,马上换!”

    陆卓简直要疯了,望着对方的模样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点点头,

    陆卓摆摆手:“去开房吧,要不了几个钱。”

    “嘿嘿...我就喜欢这...是...是,陆大少说的是,我们这就去开房,这就去!”欧天明被陆卓瞪得背脊发麻,连拉链都来不及拉好就直接带着女人套出了后花园。

    陆卓深深松了口气,这地方还真不适合自己。如果家里没媳妇的话估计这里大半的女人都得跟自己有点那啥或者预约有点那啥,但是家里一堆媳妇,哥哥如花似玉还善解人意,自己要再在外面乱来的话那就不是东西了。

    男人对野花有点感觉很正常,毕竟都是野兽,没理由看见肉不吃的。但是能不能控制自己的想法就是男人等级的体现的。像这种只要漂亮点有个洞就能上的男人在陆卓心里头基本跟食腐动物没什么区别。

    看看时间,自己才刚刚来,还没见到主人宁烈,也不好就这么直接回家。琢磨了一阵,陆卓还是打算干掉这瓶酒之后找找对方算了,要是带到凌晨的话,估计自己就算回去也解释不清了。

    一口闷掉小半瓶的威士忌,陆卓长长出了个酒嗝。有钱公子的世界还真不是一般人能进的。虽然这里的妞大把多,也任人挑,但是要谈价钱这个阶段是陆卓最不喜欢的。

    靠在椅子上,陆卓歪着脑袋琢磨,自己到时候也弄个聚会把这些一起叫来,让他们玩玩从来都没玩过的东西。

    “喂,陆大少!你怎么在这呢,害我找半天。外面那些混蛋谁都不知道你来了这边,怎么,没有相中的妞?”宁烈同样端着毅哥瓶子,从别墅地后门大笑着朝陆卓走了过来,看他的步伐明显是刚刚才完事。

    陆卓皱着眉点点头:“外面太吵,我不习惯。”

    说心里话,陆卓并不喜欢别人叫自己什么“陆大少”,感觉自己就像是高衙内一样。而且再怎么说高衙内还算是霸占了林冲的老婆才被人叫得这么欢,可自己这在街上连一百块都没捡过的老实人一下就被人叫成了二世祖,怎么说心里头都有点不是滋味。

    宁烈一屁股做到陆卓身旁,伸手就搂住了陆卓的胳膊:“呐,别说做兄弟的对你不好,今天可是有几家公司的头牌在这里,她们可都不是谁都接的,一要够身份够有钱,二要长得帅看得上。那几个妞现在还没被人选走,你过去肯定带走一半,怎么样,兄弟沾沾你的光,跟你过去也挑几个?”

    自从半月前的那一晚陆卓凭着自己心情不好就让宁烈和许国忠两人在死亡边上转了一回之后,两人就彻底怕了陆卓这只随时能发疯的大老虎。人前人后都对陆卓恭恭敬敬的,生怕那天陆卓毅哥不小心放火直接烧了自家房子。

    望着宁烈兴奋的样子,陆卓有些好笑的问道:“你爹的传媒公司那么大,你又长得不丑还要靠别人把妹。别开玩笑了,这些高级婊子给钱就能上!”

    宁烈脸色一苦,随即又变为了兴奋的神秘:“大少,你是不知道,这些女人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上的。本身一个个出身就不错,家里又实在不缺钱,平常也算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而且最主要的是玩得开,什么都能玩,而且一个个功夫了得,全北京也就耀武扬威和严天浩那个圈子里的人玩过,我这个等级还真是差点。”

    陆卓眉头一条,顿时来了兴趣。自家大舅子和严天浩那个倒霉蛋玩过?那自己还真是得看看到底是哪路的香饽饽只有这些人才能碰。

    站起身来,陆卓望着宁烈:“走,咱两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婊子竟然有钱也上不了。”

    宁烈脸色一喜,顿时只求安起身来。陆卓的本事他是见过的,方孝诗和苏宝儿都能把到手的男人其他女人还真不敢说能扛得住他。

    泳池边上,三个女人端着香槟杯聚在一起,清一色的丝绸长裙,只是颜色个有不一。她们身旁起码围了五六个男人,一副大献殷勤的模样,而且几个女人脸上还都是一副爱搭不理的当然表情,十足十的装蒜模样。

    陆卓大老远就看到了几个女人,转头望着宁烈:“就三个你说有很多?”

    宁烈尴尬一笑,他知道陆卓不喜欢别人骗他,只是如果自己不描述的有难度一点他还真不稀罕过来:“这个嘛,最多到时候大哥你条两个我捡剩下的那个走就是了,或者你全带走,我等下次。”

    陆卓撇撇嘴,没有说话,只是提拉着酒瓶子慢慢朝着女人的方向走过去。

    有几个眼见的看着陆卓和宁烈两人朝自己这边走来顿时一愣,随即不动声色地退开到一旁开始寻找去爱她目标。只是还剩下两个始终不肯离开。

    走到三个女人身旁,陆卓也不打招呼,只是直接一抬腿就把其中毅哥男人揣进了泳池里。

    周围的人群一愣,随即顿时爆发出一阵肆意的狂笑。宁烈的泳池带有水温调控,也不担心在里面泡着会感冒。歪着脑袋望着面前的三个女人,陆卓轻轻点了点头。宁烈说的果然没错,三个女人的紫色都不分上下,几乎都可以跟自家媳妇有一拼,而且一个个打扮得体,举手投足之间虽然精赤但却处处透着冶荡。

    被推下水的男人猛地浮出水面,朝着入座就要开骂,结果一旁的宁烈眼睛一瞪,顿时吓得对方不敢再多说什么。这是他的宴会,在场中的人除了陆卓之外没一个的身份比他好。除了为了让自己更加有面子之外,这也是为了蛮族陆卓的虚荣心和现在的情况所考虑。

    打量了对方半天,陆卓突然开口:“我兄弟要跟你们仨打炮!”

    “嚯哦~”

    一旁的宁烈差点被陆卓一句话吓得自己掉进泳池里头。这王八蛋也太不会说话了,就他这样的开场白别说把妹了,人家不抽他两大耳刮子就算是受过高等教育了。

    近乎绝望地望着沉默的三个女人,宁烈觉得自己今晚已经可以重新寻找目标了。看来陆卓把妹的手段还真是不一般,否则苏宝儿和方孝诗两个不一般的人也不会被用这种方式把妹的人弄到手。

    就在宁烈觉得自己梦想的幸福生活就要破灭的时候,三个女人突然开口了。

    “好啊,没问题!”

    “在哪?开房还是楼上房间?”

    “跟宁烈么?”

    陆卓笑了笑,一把抓过一旁呆滞地宁烈将她推进了女人堆里:“就是他了,怎么玩你们随意,自己商量。”

    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眉头一挑:“嗯?你不来?”

    陆卓耸耸肩:“我有媳妇了,待会得回家给媳妇洗脚。”

    连同周围的人在内,听到这句话的人全都傻了。纷纷目瞪口呆地望着陆卓,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会是真的。

    这货简直是太让人惊讶了,说的话没一句让人听得懂的。三个女人原本还以为陆卓的开场白是想要一起玩,几个人知道他什么身份也就没想太多。只是后面那句话就实在让人想不通了。身家过十亿敢拿着宁烈和许国忠的小命当玩笑的路大少爷竟然要回去给老婆洗脚,这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穿着紫色长裙的女人紧紧盯着陆卓:“你玩我们!”

    陆卓冷哼一声:“我哪有那闲工夫。对了,宁烈,借几百块钱给我打车回家,我老婆出门的时候没让我带钱包!”**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