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一十五章 你什么车?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大少爷的出场方式的确是有点劲爆了。在场所有人都被他那辆“邵氏农家乐”的面包车震得三魂不见了七魄。沈千帆呆呆握着陆卓的手,只感觉像面前这样有力又有节的男人绝对不至于做出这样无厘头的事情来。但是看看苏宝儿手里的奶茶跟鸭脖,他已经认命了。

    陆卓摆摆手,极其无耻地大笑道:“小意思,再劲爆的我都玩过。”

    陆卓说的是实话,但是听在沈千帆耳朵里可就不是这么个滋味了。转头看了一眼淡定的苏宝儿,沈千帆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再一次被人狠狠刷新了。虽然不知道陆卓说的那种“再劲爆”的是什么意思,但是也能参悟透其中的道理。这货绝对不是一般人,一般人拿不下苏宝儿这种怪物的。

    一旁的宁烈笑够了,狂够了,还是觉得不过瘾,索性拉着许国忠一起走到了陆卓身旁:“陆卓是吧,你就打算开着这么个玩意跟我们跑山路?”

    陆卓有些发愣:“我什么时候说了要跟你们跑山路了?”

    转头望着苏宝儿,陆卓有点搞不清楚地望着她:“你答应了?”

    苏宝儿低下头,嘴里咬着半截鸭脖玩弄着自己的衣角含糊不清地回答到:“上次你在赛车场开那么快,所以...所以就...”

    陆卓一拍脑门,这下算是弄明白了。原来苏宝儿拉自己过来是想让自己出风头。不过这也难怪,上次在赛车场自己连命都望出去了,现在为了苏宝儿再比一次也没什么。只是自己现在折身装备,就算开着苏宝儿的a6去跑也绝对不是对方这些速度武器的对手。

    见陆卓不搭理自己,宁烈更加觉得陆卓是无言以对。倨傲地横在陆卓身前:“臭小子,你行不行?要不要我借辆车给你,我还有一辆布加迪,只要你会开就拿去用!”

    “嘿~我说王八蛋你什么意思!当我死的啊!”

    陆卓还没生气,苏宝儿也没发表,倒是方孝诗直接将手里的热锅置朝着对方扔了过去。恶狠狠地望着面前的凛冽,方孝诗再一次展现出了京城一霸的本质。虽然是大着肚子,但是她站在宁烈面前却足够将宁烈和许国忠两人同时震住。

    娇小的身躯爆发出无穷的气势,方孝诗像是怀孕的雌虎一样凶狠暴躁:“你们两个给我老老实实听着,待会谁敢踩油门我就打断他的腿!”

    放狠话,绝对的放狠话!

    黑社会一样的肉丸子脸上带着浓浓戾气,一副恶霸地模样望着面前地两人。随后抬起手,朝着场中的所有人纷纷一指,用更加蛮横的语气朝着周围大声嚷嚷道:“你们这群白痴也都给我听好了,待会谁敢开上三十码我就让他在医院住上半个月!这话我说的,有谁不服上前一步!”

    鸦雀无声!

    周围的所有人都呆呆望着大肚婆方孝诗,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说半个字。谁都知道,方孝诗不管在从前,现在还是以后,绝对是无法取代的京城一霸。上次放火烧人夜总会的事情所有人还记忆犹新。要说对方也是有些门道的人,在京城也有些势力,但方孝诗一把火差点烧出人命来不但屁事没有,还让人乖乖上前给她赔礼道歉才算完事。要不是方家老爷子怕她真的闹出人命把她送到上海,京城里的人现在还生活在她方孝诗的巨大阴影之下。

    完飚车最多是寻求刺激,胆子比别人大一点,精神追求高一点。但是方孝诗不一样,在碰见陆卓之前,她根本就是疯子,丧心病狂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精神状态。在街上看人家不顺眼,她就要弄人家。人家看她不顺眼,她就要弄人家。人家得罪了她,他弄人家,她得罪了人家,她弄人家。就这么一个在京城里横着走了十几年的大小姐,在场的几乎没受过她的罪也听过她的名了。

    陆卓呆呆地望着面前还无反应的人群,方孝诗在帝都的影响力简直比自己在上海的名字还好用。不过只是一句话就让眼前这些平日里眼高于顶的家伙再也不敢言语。而且开除的条件简直可以说是无理取闹。

    心里头倒吸一口凉气,陆卓还是伸手将方孝诗拉了回来。苏宝儿带自己来是交朋友的,结果现在倒好,方孝诗一句话直接把人全都给得罪了。叹了口气,陆卓拉着方孝诗小声地教训到:“小祖宗,你消停点吧。都快当妈得到人了还这么不稳当,到时候谁敢让你带孩子?”

    方孝诗被陆卓一句话吓得不轻,不玩不闹她还行,但要说让她不能带孩子那可是万万不行的。怀胎十月一朝分娩,她可不想自己连带个娃的权利都要被陆卓剥夺。乖乖地退到陆卓身后,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但是眼神还是凶狠的盯着周围的每一个人。只要有人敢看着自己就立刻回瞪回去,吓得对方再也不敢再朝自己这边看。

    被方孝诗这么一闹,周围的人看着陆卓的眼神更加鄙夷了。不但一辆像样的车子都开不出来,而且还要靠着方孝诗这样的疯子撑腰。要说他不是吃软饭的,谁都不相信。

    “哼哼,我还以为能让严天浩吃瘪的是什么人能。看来今天回去要好好给那些乱说小道消息的白痴两个耳光。”许国忠望着自己面前的陆卓语气嘲讽地说着,身旁穿着暴露的女人被他的话刺激的一阵娇小,还时不时地用手在他身上乱摸一阵。

    方孝诗听到别人说这话当场就要发作,却被陆卓拦下。

    陆卓拿出自己价值十块钱的香烟递给沈千帆一根,自己咬了一根在嘴上。回头扫了一眼场中的车辆,除了苏宝儿的艾迪还有自己的面包车之外,其余的最次也是盖拉多或者r8。

    点点头,陆卓由衷地赞叹道:“都是好车啊,速度都不慢啊。”

    “那当然,这里的每一辆车起步速度都不会超过三点五秒,我的那辆车更是只要三点二秒,至于你这辆,给你二十秒够不够?”许国忠指着停在不远处的面包车毫无顾及地嘲讽着陆卓:“这里是超跑俱乐部会员的聚会,不是农家乐老板的联谊。如果我是你,我会在丢更多脸之前滚蛋!”

    这下子别说方孝诗,连四宝而都快忍不住了。手里的杯子朝着地面一摔,女魔头就要上前跟许国忠玩命。陆卓跟她是正牌的男女关系,她自i就受气或许还没什么,但是陆卓受气那就不一样了。

    想要开口,一旁的陆卓却同样将自己拉到了身后。

    一旁的沈千帆有些看不过眼了,怎么说陆卓都是自己跟苏宝儿说让他过来的,结果到现在他不但没有好好的按照苏宝儿的计划把事情继续,还瞬间就得罪了宁烈跟许国忠。虽然里面有着诸多原因,但作为主人的自己现在怎么着都要说两句才是。

    “行了,你的车子也不见得多好,不过就是开得快而已。”

    许国忠一愣,没想到沈千帆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敢插话。转过头倨傲地盯着对方,许国忠哼哼唧唧地说道:“你也要当出头鸟?那好,既然他不能跑,那就我们三人来一局怎么样?不玩大,就十万!”

    陆卓脸上的表情一僵,有钱人还真是不拿钱当一回事啊。自己才只是抽十块钱一包的烟,结果人家开口就是十万块,那得够自己抽一辈子的烟了。

    “哼,土老冒!”宁烈望着陆卓僵硬的表情就知道他是被赌注吓到了,哼哼两声,根本就懒得理会在一旁成为看客地陆卓,同样也加入到了挑衅沈千帆的行列中:“怎么样,我们三方每方出两人,

    排位赛,单人十万的赌注,前三名拿奖怎么样?”

    沈千帆知道自己和自己的队员都不是对方的对手。但是如果自己连比都不比就认输的话那不光是自己,就连陆卓和苏宝儿都不会有什么好面子留下。

    “好,就这么来!”

    “哼,看你怎么死!”

    一瞬间,陆卓和自己两个媳妇成了看客。看见六辆各不相同地超级跑车排在一起疯狂的发动引擎让整个山道中充斥着震耳欲聋声音。

    宁烈的超级跑车gumpert-apollo在车辆中显得特别扎眼,黑色的流线型身躯反射着炫目地光泽,超大的排气管跟嚣张地尾翼更是让周围的为之侧目。陆卓不懂这种高级玩意,但是看宁烈那骄傲地样子还有压车的漂亮妞就知道这辆绝对不是普通货色。

    站在道路中间的火辣大妞豪放地揭开了自己外面皮衣的扣子,露出其中鲜红地内衣。

    周围的人群爆发出一阵疯狂地尖叫,漂亮妞竟然直接解开了自己的内衣高高举起在半空中剧烈摇晃。

    陆卓站在原地,呆呆地望着面前胸口大开的女人,眼珠子都瞪出来了:“我去,帝都的人就是不一样,那小身板不但丰硕,看来抵抗力也不差啊!”

    “陆卓~”

    “你说什么!”

    方孝诗和苏宝儿两人同时掐住陆卓身侧狠狠拧着,一副咬牙切齿地模样,。疼得陆卓掉出来了。

    内衣脱手,随着山峰飘飘荡荡,在黑色的蕾丝内衣落地的瞬间六辆车子几乎是同时冲出,在瞬间就冲出了上百米,不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冲出了闪到地拐角,带着一阵轰鸣声消失不见。

    陆卓站在一旁呆呆地望着瞬间时速就超过一百地六台车子,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这狭窄的山路上挤出去的。猴山的狭窄而蜿蜒,而且下山的公路陡峭度高,如果车子击在路中间的话,转弯的时候很可能会因为互相拥挤而摔下山去。虽然说已经封闭了山路,但是这条路是权金城周围最难以驾驭的一条,如果比赛过程之中有什么意外的话,将是无法收拾的结局。

    陆卓不知道开着一辆车玩了命的踩油门到底有什么好玩,如果要赛车的话,赛道才是最好的选择,他始终觉得公路上的比赛是对生命的不尊重。

    轰鸣地引擎声很快就响彻了整个山道,周围的人群纷纷拿着手机和无线电在收听比赛的实况。果然,第一第二名被宁烈和许国忠死死占据,就连第三名也没有轮到沈千帆。他跟他的人只能在最后两名苦苦追赶。

    毫无悬念的比赛,从一开始沈千帆就没有任何胜算,他的兰博基尼蝙蝠虽然同样价值不菲速度不满,但是在技巧和对于道路的熟悉方面还是差了对方老大一截。而且沈千帆性格沉稳,不会做什么冒险的事情,所以在进取方面,他依然没有占据什么优势,垫底也自然是理所应该。

    陆卓不懂得分析那么多,他只是觉得那个连内衣都没捡起来重新穿上的漂亮妞现在应该很冷,否则的话也不会就这么搂着自己的男人急匆匆地钻回车子里。

    转头看了看一旁神情激动又有点黯然地苏宝儿,陆卓怎么看都觉得她是在有点不甘心。眼角一瞥,陆卓突然看到了苏宝儿脚上的黑色高跟鞋。闪亮的高跟鞋起码有十几厘米,而且虽然漂亮,但绝对不配苏宝儿身上的大风衣。再仔细看下,高跟鞋里面穿的竟然是一双黑色的丝袜。虽然大风衣很长,但是陆卓还是看见了一截包裹在丝袜中的小腿。

    “原来这货早有准备,看来面包车的确是落了她面子。”有点心疼地搂紧的苏宝儿,陆卓顿时明白了她之前反应干嘛那么激烈。苏宝儿外面虽然穿得冷艳如冰,但是里面却一定性感火辣,看样子已经是给自己做好了压车的准备,只是自己开着一辆面包车上来让她精心准备的一切瞬间泡汤。

    轻轻吻了吻苏宝儿的侧脸,陆卓咬着她晶莹地耳垂笑道:“放心吧,待会会有惊喜的。”

    苏宝儿一愣,转过头欣喜地望着陆卓:“真的?”

    “切,我啥时候骗过你,不就一辆车么?之前就打电话让倪永孝帮我去弄了,据他说还是一辆让人看了就激动的顶级货色。”陆卓认真地点点头,申请带着浓浓的骄傲。他原本就没打算拿着面包车来忽悠人,只是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出来一辆能震住场面的车子的确有点费时。方孝诗下课的时候车子才刚刚到帝都机场,这货估计已经通过了案件被运过来。

    方孝诗得意地望着苏宝儿,小脸上尽是得瑟:“宝儿姐你就放心吧,我知道你今天特意穿了吊带袜的!待会风衣一脱,你绝对跟陆卓的车子抢走所有人的目光。”

    苏宝儿脸蛋一红,狠狠瞪了方孝诗一眼:“臭丫头,就你多嘴!”

    陆卓神情一愣:“嗯?吊带袜?那可是好东西,来媳妇,让我摸摸看!”

    脸上带着极其猥琐的笑容,陆卓瞬间就把打手探向了苏宝儿风衣的下摆偷偷摸摸地掀起一角寻找着吊带袜的宽花边。苏宝儿滑腻的肌肤入手,顿时让陆卓忘了所有的事情:“嘿嘿,真滑,真好!”

    “你要死啊!”苏宝儿红着脸将陆卓的爪子从自己的衣服下摆扯出来,脸蛋通红地打了他一下:“看你那猴急样,今天你要不给我张脸,我就天天穿情趣内衣在家里晃荡,还不让你碰!”

    威胁,绝对是最严重的威胁!再没有什么比看得到吃不到更让一个男人疯狂的了。陆卓脸色一正,盯着苏宝儿无比认真到说道:“瞧好吧您嘞!”

    六台车子回到几人面前,果然还是宁烈第一,沈千帆毫无悬念地输掉了比赛,还有二十万的赌注。

    十三分而是奇妙,宁烈刷新了自己的记录。在猴山长达十七公里的陡峭山路上,这个速度已经是相当可怕了。

    神色较矮地走到陆卓面前,宁烈笑眯眯地望着苏宝儿:“怎么样苏宝儿,要不要我们再跟你男人比一次?赌注大小随意,车子也可以从我跟许国忠的车队随意挑。但是有一条,如果他输了,他就要承认自己技不如人!”

    苏宝儿脸色一沉,宁烈分明就是想让陆卓的名声在京城变丑。神情同样骄傲地回望着宁烈,苏宝儿俏丽的脸蛋上尽是不屑:“你等着吧,看谁输赢!”

    “好!我就喜欢这样!”宁烈飞快地结果话茬:“陆卓,你随意挑,就算我的车子也无所谓,省得人家说我靠装备压人!”

    陆卓扔掉了手里的烟头,望着宁烈的阿波罗:“的确是好家伙,不过我不要。”

    宁烈不屑一笑,还以为陆卓是不敢碰自己的车子。这也的确,gumpert-apollo的价值超过一千万人民币,光是每年的保养就够在中产家庭逍遥快活一整年,就凭什么都不懂地陆卓,还真的没办法驾驭。

    一旁的对讲机突然响起,在山脚下负责封锁道路的人传来了最新消息:“一辆红色奔驰actros请求上山,说是陆卓先生的车子已经运送到了!”

    “嗯?什么?陆卓的车子?”许国忠一愣,随即飞快地抢过了手下的对讲机:“再说一遍,确定是陆卓的车子送到?”

    “没错,对方司机说是陆卓先生的车子!”

    宁烈一愣,猛地转过头来望着陆卓:“你的车子?你什么车子?”**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