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一十三章 苏宝儿的要求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程思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疯了,刚才严哲打电话来让自己准备一下直接去上海。{百度搜: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严天浩重伤昏迷,至今未醒。一句话差点把程思溪吓得晕过去,只能急匆匆地跟两女告别之后飞快地回家收拾东西。

    担心儿子的程思溪一宿没睡,第二天一大早就爬起来直奔上海。

    当程思溪赶到上海的时候,陆卓正好带着一大家子坐上高铁前往didu。

    严天浩浑身缠着纱布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了管子和电线,一旁的一起上显示着并不平稳的心率和脉搏。他现在的模样跟陆卓之前假扮的样子几乎一摸一样,只不过,他现在的状态可不是装出来的。

    主治医生在一旁小声给程思溪讲解着他现在的情况,当说道严天浩现在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期的时候程思溪又是一阵眩晕。

    陆卓那一刀插得很准,直接从中间将严天浩的半个肝脏一分为二,却没有伤到胆囊。因为伤口已经感染,医生不得不为严天浩进行了肝脏的切除手术。虽然暂时保住了一条明,但是他剩下的半个肝脏却有无法支撑而坏死的击向。医生让程思溪做好准备,并且尽快找一个合适肝脏一倍不时之需。

    程思溪在医院里陪了严天浩一整天,连眼睛都哭肿了。直到晚上十点钟花老从京城赶过来之后她才心神不宁地回到了酒店。严哲是不会为了这种事过来的,除非严天浩病危,否则他不能轻易离开didu。

    坐在沙发上一阵唉声叹气,程思溪脑袋里一阵胡思乱想。如果严天浩真的出现肝脏坏死的迹象,那就只有尽量寻找器官源头了,只是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就算严哲手上有再大的权力,也没办法保证一下就能找到合适的器官给严天浩。

    迷迷糊糊地洗了个澡,程思溪在给严哲通了电话之后又翻出了陆卓的号码。既然来到了这边,那就顺便去看看他吧。拨下了电话号码,却发现陆卓的电话已经已经无法接通,无奈地程思溪只能放下电话,准备明天再联系陆卓。

    程思溪不知道,她的电话号码早就被陆卓拉进了黑??了黑名单,就算把手机打穿了也是打不进陆卓半个号码的。

    陆卓望着自己手机的拦截提示根本没打算理会。昨天晚上的事情吃饭之前苏宝儿就给自己说了,对于方孝诗的做法虽然不说赞同,但是自己是绝对不会为了这事就去说她什么的。

    虽然明天才到情人节,但是礼物提前给总是没错的。否则的话万一明天又突然有个什么事情那自己岂不是又要被几个媳妇数落?

    一家子人围在一起,苏宝儿和方孝诗两人都不打算回家住了。陆卓要在这边常住,两人自己懒得再回家,况且之前陆卓来didu只是行se匆匆地转一圈,根本没有好好接触这边的人事物。京城的这些个世界工资也没有对陆卓有一个好的认识。既然他要在这边待到方孝诗出月子,那就最起码还有三个月时间,这些ri子足够自己给他打造成京城圈子里有头有脸的tai子dang成员了。

    嘴里吃着零食,苏宝儿跟方孝诗一左一右地靠在陆卓身上,将原本就不宽厚的陆卓顿时完全占据,其他几个媳妇在沙发周围互相打量着陆卓送的礼物,一副乐呵呵地模样。

    “对了,你有没有跑车,过几天有个超跑俱乐部的聚会,朋友月了我一起过去,正好带你一起过去。”苏宝儿跟从前一样翘着两条长腿搭在茶几上,吃着陆卓给弄的零食,整个人跟没骨头一样靠着陆卓懒洋洋地说道。

    陆卓撇撇嘴,跑车自家倒是有。但几天前就已经为了自己的事情直接报废了,新的车子还没到。而且那辆玛莎拉蒂也是小丫头,跟自己屁关系没有。因为从来自己都不喜欢还没自己鞋子大的玩意。

    苏宝儿看着陆卓的模样就知道他肯定没有这种爱好。至于跑车,自己见他开过的速度最快的车子就是那辆杜卡迪了。只不过过几天的聚会不单单只是玩,还是陆卓接触和融入京城圈子的最好机会,为了他能够多认识点朋友,自己也只能想其他办法了。

    “我去给你借一辆来,你到时候跟我去就行。”也不跟陆卓商量,苏宝儿连ri期都没跟陆卓说就直接帮他安排好了行程。

    陆卓转过脸来一脸苦闷地望着苏宝儿:“我就过来待几个月而已,有必要这样么?”

    苏宝儿眼睛一瞪,伸手直接就拧住了陆卓的耳朵:“你还不知好歹!我这样都是为了谁?你要不是跟严哲都得死去活来我能上杆子陷进了办法给你去增加影响力?亏你说的出口!”

    陆卓被苏宝儿的怪力捏得连话都说不出来,想要挣扎却又担心苏宝儿突然一发狠把自己半张脸直接扯下来,无奈的只能任由苏宝儿四溢蹂躏。

    好在苏宝儿虽然脾气大,但终究还是懂得疼人的,在捏了一阵子之后她终于松开了手,不过对于陆卓的教训还是没停下:“这次的聚会都是几个有身份家族的小辈还有一些有钱人家的孩子,多认识这种人对你有好处,别得了便宜还不知道领情。”

    陆卓撇撇嘴,脸上的表情虽然没什么,但是心里头却对苏宝儿的说法有些不认同。他这次来打心底里就是为了陪方孝诗的,要是再弄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来那自己哪还有什么时间。再说了,自己虽然有钱,但也是穷苦孩子熬出来的,玩车这种事情实在没什么兴趣,更别说去借人家的来用那更加掉价:“算了,车子就不要了,等那天跟你去就行了,也不是非要车子才能跟人认识的对不对。”

    听了陆卓这么说苏宝儿这才怂了口气。她本来就担心陆卓的驴脾气拉不回来,既然现在陆卓同意,那她也就不用瞎担心了。

    折腾一宿,陆卓好容易恢复的一点体力被几个媳妇统统榨干,除了大肚婆方孝诗没有参与之外,就连向来不习惯的陈忆也被拉进了战团。从晚上十点到凌晨三点就没消停过。苏宝儿更是抓着陆卓吃了足足三次才算是咂吧着嘴心满意足地睡着。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陆卓一张脸都白了,腰酸背痛都不足以形容自己现在的状态。看来自己以后还真得在这方面计算好,否则的话这样的事情要是再来自己的话自己解说起床了,就连喘气都费力。

    趁着上册岁都能疼老半天的身子坚持着早锻炼之后陆卓是说什么都不想再回家了。看苏宝儿早上起来那意犹未尽的模样显然还琢磨着自己的味道。给唐嫣和刘倩两人打了个电话之后陆卓直接就到了陆羽办公室。昨天到的时候光顾着安顿,都还没向自家老爹请安呢。

    京城的市政办公楼虽然洋气,但是比起地方上的那就差得远了。陆卓走进陆羽的办公室,老头仍然是一杯茶一张报纸就准备就这么坐一上午的样子。

    抬头看了一眼面容枯槁神se憔悴的陆卓,陆羽也被吓了一跳:“哟~你还真舍得卖力啊。”

    陆卓撇撇嘴,一屁股就做到了陆羽面前,神se憔悴地望着雷易:“雷哥,有没有参茶,我都

    快走不动道了。”

    雷易咧嘴一笑,转身走出了房间。

    陆羽摇摇头,望着快被吸chengren干的陆卓笑眯眯地摇头:“别那么用工,往后还几十年呢,要是现在一下撑着人家往后天天要你这么弄你估计活到三十岁都难。”

    陆卓点点头,接过雷易泡好的参茶咕嘟嘟脸厚喝光,整个人顿时jing神了不少。用力地吸了口气,陆卓也不把这地方当成市长办公室,直接就朝着陆羽说道:“老头,你有没有什么鹿茸虎鞭之类的玩意弄给我补补。昨晚上这一顿弄,我的腰现在还疼呢!”

    陆羽呆呆望着陆卓,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半天之后才猛地反应过来将手里的报纸一把朝着陆卓砸了过来:“臭小子,把我这里当什么!这是市长办公室,不是同仁堂!亏你敢说,来这里要鹿茸虎鞭,你以为你老爹还有特供吃是吧!”

    陆卓撇撇:“不给就不给,干嘛那么小气!”

    “嘶~你个臭小子,你再胡说八道我抽你你信不信?”陆羽有些忍无可忍了,虽然父子两都毅哥脾气,但他怎么说还是要保证一下自己当父亲的威严不是。

    脸se一正,陆羽咳嗽了两声,认真地望着陆卓:“臭小子,别闹了。说正事,严天浩那臭小子到底伤得怎么样?昨天早上思溪去了上海,好像很急一样,早上还给我打电话问你的号码为什么打不通。”

    陆卓点了支烟直勾勾地望着陆羽:“你什么时候也关心起他的死活来了?”

    陆羽没有答话,他才懒得理会严天浩是几级伤残,他不过是不想让程思溪太过难过而已。

    看陆羽那模棱两可的模样陆卓就知道他还在念叨着程思溪,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以前是自家媳妇,换了是自己可能也会紧张成这样:“切了半个肝,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那玩意还能长不是。”

    陆羽沉默着点头。让严天浩受点伤也好,省得严哲整天以为他那个儿子天下第一老师拍出来咋咋呼呼的。现在陆卓给了他一下,也足够他消停大半年的了。

    “在这边自己小心,严哲要对付你的话其他人是很难保住你的,最重要还是靠你自己。”陆羽重新倒了杯茶细细抿着,一副轻松地模样。陆卓让严哲背上这么大毅哥黑锅,又差点一刀切了严天浩。就算是严哲自己的失误恐怕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更何况严天浩在京城的朋友不少,要是有那么一两撮人看陆卓不顺眼的话,大小也是个麻烦。

    从陆羽的办公室出来,刚刚走出市zhengfu的办公楼,陆卓就看见了门口等着的苏宝儿。脸上的表情一苦,他还真没想过见到女魔头原来还是一件这么痛苦的事情。虽说在上海的时候想得要命,但是经过昨天晚上一番折腾,陆卓现在是看见自家媳妇就觉得后脊梁骨一阵发冷。

    “傻乎乎地站着干什么,来,带你去看房子!”苏宝儿捏着陆卓的脸蛋一通折磨折后才乐颠颠地拉着他上了自己的奥迪。

    在来之前陆卓就给苏宝儿打过了招呼,说自己要一间房子留作备用。毕竟国宾馆虽然好,但是怎么说也是公共场合。玩意自己要商量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在那里头是绝对不行的。毕竟陆羽一个市长都能朝着里面塞人,严哲这么大的权力想要在里面监视自己还不跟玩一样?

    房子很合适,五百平,家具齐全,装饰还算jing美,该有的东西应有尽有。陆卓在转了一圈之后觉得很满意,尤其两个客房可以放不少东西。

    点点头,陆卓站在客厅里满意地说道:“不错,怎么弄到的?租金多少?”

    苏宝儿脸se一正:“开什么玩笑,老娘买的!七七八八一共四千万,给钱!”

    白生生的小手伸到陆卓面前,苏宝儿一副黄世仁的模样。

    陆卓有点傻眼,虽说didu跟魔都的房价差不了多少,四千万买这么一套房子还真是要命,最重要的,是苏宝儿一月工资加上奖金补助才不过两万不到,就算单位有好福利也就将将五万块钱,而且就她这才上了半年不到的班,上哪有前买这么大一套房子?

    稍微琢磨了一阵陆卓就明白了,苏宝儿是不会有这么多钱的,出钱的一定是耀武扬威两兄弟。既然这样,那这钱想不给都没办法了。欠苏宝儿的可以,欠大舅子的就不行了。

    无奈地叹了口气,陆卓拉着苏宝儿坐到了沙发上:“行了,待会吃过饭过数给你。”

    将脑袋朝着陆卓怀里拱了拱,苏宝儿一副心满意足地模样:“算你识相!”

    陆卓撇撇嘴,正要没羞没臊地说两句哄哄苏宝儿,却不想苏宝儿的电话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无奈地看了一眼,苏宝儿只能一边窝在陆卓怀里一边接过了电话。

    “喂,千帆,怎么了,有事么?”苏宝儿的口气不算差,看样子跟对面的人关系不算差。而一听名字就知道对面是个男人的陆卓更是一下搂紧了怀里的女魔头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电话那头的男人一副跟苏宝儿很熟的模样,自顾自地开起玩笑:“怎么,没事就不能跟你打电话了?”

    陆卓眉毛一条,郑咏恩个人顿时绷紧了身子。自己可还在这呢,打电话的我那个巴丹就敢这么勾搭自己媳妇,这要是在自己面前非得大嘴巴子抽他不行。

    苏宝儿回过头笑着吻了吻陆卓的脸蛋,随即笑着回答:“得了吧,我跟我男人一起,小心他听到。”

    “嗯?”来电话的人明显一愣,随即才恍然大悟:“哦,就是那什么陆卓是吧,他来beijing了?是来跟你过情人节的吧?怎么,我听说方孝诗的肚子也是他搞大的,怎么,有没有这回事?”

    “怎么说话的!再不主意点我撕了你的嘴!”苏宝儿无论到哪都是一副混世魔王的样子,就算到京城这种少爷成群小姐扎堆的地方也不例外。再加上有耀武扬威两兄弟护着,到哪更是百无禁忌。

    沈千帆的语气一顿,随即立刻笑着改口:“事实是,我错了。不过我最近听人说你陪着方孝诗去产前培训,有这回事?”

    苏宝儿嗯了一声,一手玩弄着陆卓的手指:“有啊,男人不再,能陪孝诗的不就只有我么?”

    “我去!还真有这回事,我原本还以为只是传言呢,你不生气?”电话那头的沈千帆这次算是见了世面了。苏家的宝贝孙女,耀武扬威两人的亲妹妹竟然跟方家的孙女共用毅哥那帮人,而且方孝诗肚子大了还是苏宝儿陪着去产前护理,这可是京城路边社的头版了。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我又不是生不出。到时候想要了再跟他要一个呗!”苏宝儿明显没觉得自己现在说的话有什么不妥。在她看来自己跟陆卓那是十几年前就定下的事情,之所以有别的女人只是因为两个人都是倔脾气而错过了时间而已。更何况现在家庭和睦大家相处得这么愉快,又没什么争吵,自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