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一十二章 婆媳之争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算了算日子,距离情人节还有三天时间。 自己礼物还没买,如果再不动作快点,估计苏宝儿慧聪帝都直奔过来把自己扯成碎片。琢磨了一阵,陆卓还是决定提前一天出发提前把东西布置好,省得到了后天手忙脚乱。

    陆羽将自己安排在国宾馆的用意已经很明显,不想让自己有什么三长两短冬瓜豆腐。国宾馆是重地,只要自己还呆在里面就绝不会有问题,否则传出去国宾馆里有人完蛋,那以后谁还敢住这里?

    到中午的时候,关于汤家河的一切事件已经完全盖棺定论。已经招供了全部罪行的大律师在陆卓看来连法庭都不用去了,找个日子注射死亡就行。至于还在昏迷的严天浩,等他脱离了危险期自然能送回北京。

    自己要离开的事情已经决定下来,上海这边必须有人守着。陆卓坐在沙发上一阵胡思乱想,怎么都拿不定主意是让钱诗诗还是沈河。如果让钱诗诗在这边沈河去山西,那么钱诗诗肯定镇不住自己的大本营。除了自己之外,这片地上的人只认沈河,甚至有时候沈河的名字比起自己说的话还好使。但如果沈河留在这边让钱诗诗过去的话,她一个连杀鸡都费力的女人没有一个强力的支撑点,恐怕会让那边的发展速度减慢。

    无论哪一种情况,都是陆卓现在不愿意看到的。

    家里唯一的无业游民从楼上走下来,望着沙发上眉头紧皱的陆卓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笑意:“怎么,头大了吧。当初怎么跟你说来着,要多认识些人。现在好了,手上能用的人就那么几个,现在知道选择题难做了吧。”

    陆卓望着嘴里说着风凉话的陈忆,脸上的表情顿时一苦:“别笑了,帮我想想看到底该怎么办,现在可不是说笑的时候。严天浩被弄成这样,严哲分分钟跟我玩命的,要是有一点差错你就成寡妇了!”

    陈忆耸了耸鼻子:“懒得理你,自己想!”

    陆卓一愣,跟陈忆相处这么久的他心头一跳,顿时明白了老姑娘其实早就替自己盘算好了。腆着脸凑近了陈忆,陆卓产销这问道:“嘿嘿,那个啥,你跟我说说,该怎么办?”

    陈忆一愣,脸上顿时带齐了骄傲地表情:“你不是说我在说笑么?自己想!”

    “嘿~”陆卓眼睛一瞪,身子顿时直了起来。坐在陈忆身旁居高临下地望着对方,咬着牙威胁到:“你说是不说?”

    陈忆脸蛋一红,陆卓身上淡淡地烟草味道熏得她呼吸有点急促。被陆卓折腾了这么多次,她也变得越来越敏感。现在只要陆卓一靠近她就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

    看着陈忆迅速红起的脸蛋,陆卓突然咧嘴一笑,脸上的表情变得要多无耻有多无耻:“嘿嘿,你再不说我就要...”

    故意留下后半句不说,陆卓就是想要吓吓陈忆。光天化日之下她肯定不会同意自己那啥。

    果然,陈忆在被陆卓盯了一阵之后果断伸手推开了面前带着浓烈侵略一位的男人。红着脸完了陆卓一眼,陈忆没好气地说道:“你既然不相信钱诗诗,让南军过去看着他不就行了。他虽然没有沈河那么强的执行力,但是也不差,尤其在其他方面还强过沈河。有这么一个人在钱诗诗旁边,既能够帮倒忙又可以让你完全放心钱诗诗。”

    陆卓撇撇嘴,表情顿时认真起来。手掌挫折下巴一副琢磨的样子:“唔,好像不错。钱诗诗太聪明,沈河明显对付不了,南军够冷静也有能力,放她身边正好合适。就这么定了!”

    陆卓一拍手,脸上的表情顿时轻松下来。到了帝都,自己身边的媳妇是绝对安全的,反倒是自己的人身没有保障。严哲再怎么混蛋也不会利用一堆女人来开刀,更何况陈忆还跟程思溪有那么点亲戚关系,严哲更不会冒着让程思溪发现的危险来对付自己这几个媳妇。

    南军和马修同时放在自己身边有些浪费,她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实力加上自己都能够从危险环境中脱离出来。更何况自己这次去帝都还打算带着小杀手一起过去,玩意真的有个什么鸿门宴之类的事情也能接应一下自己。

    二月份的时节无论是在上海还是帝都都还是冷的。虽然没了深冬那样的凛冽,不过在北方,这种温度也足够让人不想出门了。尤其像方孝诗这样大肚子的孕妇,更是整天窝在家里连动都懒得动一下。除了每天被方孝诗强行拉着做十两运动之外,方孝诗恨不得像是粘在了床上和沙发上一样。

    吃过晚饭,方孝诗又跟往常一样直接翘着脚坐在了沙发上开始剔牙。怀胎九月,她原本平坦的小腹已经完全凸显了出来,圆滚滚撑得她整个人就像一个肉球一样。

    预产期还有三十多天,后天就是情人节。方孝诗脑袋里琢磨着陆卓会不会过来,因为之前陆卓就说了处理好香港的事情就会过来陪自己。这一次说什么都不能让他再跑来跑去了,一定要让她留到自己出月子!

    电话响起,方孝诗长长叹了口气:“喂,宝儿姐...好了,我已经换好衣服了,马上就出门。”

    放下了电话之后,方孝诗机器不情愿地嘟囔着从沙发上爬起来,挺着大肚子找了间大衣走出了门外。

    才一出门,方孝诗就看见了穿的像个粽子一样的苏宝儿等在了门口。两只眼睛一翻,方孝诗立刻娇妻哭来:“宝儿姐,今天这么冷还得去啊,能不嗯休息一天?我好累~”

    苏宝儿望着方孝诗脸上那一副可怜相顿时脸色一般,无比认真的望着她:“你要是再找借口不去保养班的话我明天就不然陆卓见你!”

    “嗯?纳尼?陆卓要来?”方孝诗脸上一喜,差点从原地蹦起来:“他什么时候过来?明天早上还是晚上?有没有跟你说待多久?买了礼物没有?我...他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苏宝儿几乎被方孝诗的这一连串问题问住了。陆卓是刚刚才打电话过来的,问了一下方孝诗的情况之后就把明天的事情跟今后的安排说了。他要在这边常住,让自己给他弄一间房子,不要太大,五百平就好,要地段方便出入还要周围人群密度适中。最好能直接搬进去的那种更好。

    虽然不知道陆卓要来干嘛,但苏宝儿已经让耀武扬威两兄弟去帮忙找了。这种事情还是让自己两个老哥出手方便,觉得谁家的房子合适直接动手抢就是了。

    拉着大肚婆方孝诗上车,苏宝儿被耳边叽叽喳喳地问题吵得不胜其烦。肉丸子现在已经完全回到了原本的模样,每天大咧咧的跟姑奶奶一样,虽然心里头的确很高兴,但有时候的确是受不了她这种咋咋呼呼的性格。

    脸色一沉,苏宝儿拿出了大姐大的气势朝着方孝诗吓唬道:“闭嘴,老实做完保健之后我再跟你说!再这么吵吵我直接让陆卓明天不准过来!”

    方孝诗一愣,随即又立刻笑了起来:“切,我才不相信呢!你这么想他那舍得不然他过来!”

    肉丸子虽然憨厚,但是却不傻。苏宝儿在京城虽然时间补偿,但要说她不念叨陆卓那根本就是胡说八到。这货恨不得把陆卓的照片钉在自家天花板上好让自己睁眼就能看见他对自己笑。就这么个人要是有胆子让陆卓不过来那就真没天理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方孝诗还是识趣地闭上了嘴。她虽然不担心陆卓不见自己,但也是担心苏宝儿给陆卓打小报告的

    。要是因为自己偷懒没有去做产前保养和培训的话,估计陆卓还真的能用不见自己当作惩罚。

    说是产前保养班,但实际上却不过是教孕妇们怎么样在临盆的时候调整呼吸和应对突发状况罢了。顶多有一些能够促进血液循环的呼吸法门在上课的时候让方孝诗这样的懒鬼趁机锻炼一下。

    靠在大大的健身球上,方孝诗闭着眼睛轻轻呼吸。圆滚滚地肚皮随着呼吸的动嘴微微起伏这。她身旁的苏宝儿小心地扶着她,不让快要临产地方孝诗在这节骨眼上有个什么腰酸腿疼。

    周围的学员们一边照着指导老师的话坐着联系,一边用异样地眼光望着方孝诗和苏宝儿。在场女人除了教师之外都是孕妇,但是跟两人不同的是人家的孕妇是有老公的,而苏宝儿和方孝诗两人则是年纪差不多大的美人。从外表上看去虽然没什么问题,但也难免会让一些想象力特别丰富的人瞎猜。

    其他的孕妇都是老公陪着一起过来,但方孝诗却是苏宝儿陪着。看两人亲昵的模样,基本上也超越了姐妹的情谊。

    “什么时候社会这么开放了,同性恋也能试管婴儿了?”

    两人旁边的毅哥大肚婆拉着自家老公望着两人小声地嘀咕着,一脸的古怪表情。

    “嘘~别闹。人家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什么,看人家的感情也挺好。同性恋怎么了?同性恋也是有人权的!”到底是男人比较看得开,在偷偷瞟了一眼两人之后立刻让自己媳妇闭嘴。

    苏宝儿一愣,抬头微微扫了那队夫妇一眼,两人立刻装作杀了没说地对着苏宝儿笑着点头。

    心中叹了口气,苏宝儿感觉自己一张脸都快丢没了。好好的陪着方孝诗来报这个辅导班,结果却被人误会成了一对同性恋。虽然被人说两句没什么,但自己好歹也是有男人的,怎么能让人家这么挤兑?

    “明天一定要让陆卓那王八蛋自己过来!”咬牙切齿的琢磨了一阵,苏宝儿越想越是不高兴。

    方孝诗也听见了隔壁夫妇的话,只是她现在的心情要比苏宝儿平静多了。他之前遭的罪可比这话要恶毒多了。再说了人家也只是不明白所以好奇而已,也没什么别的意思。

    短短一个小时的培训时间很快就过去,方孝诗一副累得不行的模样,站起身来就朝着苏宝儿嚷嚷:“宝儿姐,我好饿。”

    苏宝儿翻了个白眼,整个人顿时没好气地敲了方孝诗的脑袋一下:“才吃过饭没两个钟头你就又饿了,养猪啊你!”

    方孝诗捂着自己的脑袋满脸委屈地望着苏宝儿:“可是,人家饿嘛!我们去吃烧烤喝啤酒好不好?”

    苏宝儿愣了:“开什么玩笑,那种东西是孕妇吃的妈?你想让我被陆卓打死就早说!带你去喝粥!”

    摇摇头,苏宝儿无奈地拉着方孝诗的手走出了教室。自从上次陆卓来这边过了年之后死丫头是越来越没谱了,想起什么就是什么。这怀胎九个月的大肚婆还想要吃烧烤和啤酒?自己要是答应了她第二天就得陆卓赶上来揍成白痴。

    拉着方孝诗到了饭店,苏宝儿这才明白方孝诗的肚子饿是个什么意思。两个人,方孝诗点了整整一桌子菜,根本就没有替自己省钱的打算。而且看她那模样,一个人就能吃光桌子上的这些东西。

    “小心点,姑奶奶,别噎着了。你慢点,等陆卓明天来了见到你这幅模样还以为我虐待你呢!”苏宝儿皱着眉头看着整个趴在桌子上狼吞虎咽地方孝诗,整个人的脸色都白了。现在方孝诗完全就跟饿死鬼投胎一样,根本就不像个正常人。就算她现在是孕妇,但那吃相也实在是难看了一点。

    方孝诗摇摇头,根本就懒得搭理苏宝儿。她现在是真饿得不行。这一段时间以来她的饭量是一天比一天多,而且吃得越多饿得越快,根本就像个无底洞一样。原本医生还说她偏瘦,结果前几天去医院医生却告诉方孝诗,该减肥了。

    苏宝儿无奈地望着面前的肉丸子,心里头琢磨着自己也得趁机会给陆卓要个娃。不单单能被人当成祖宗一样拱着,还能狼吞虎咽不怕别人说自己发胖,这种日子,三年抱两都行。

    就在方孝诗毫无淑女风度狼吞虎咽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色大衣地女人走到了两人的桌子旁:“请问,我可以坐下来么?”

    苏宝儿一愣,觉得声音有点熟悉。抬头一看,这才发现竟然是程思溪。点点头,苏宝儿也没有拒绝对方的理由:“您坐吧,严太太。”

    程思溪有点愕然地望着苏宝儿,随即还是点头坐下:“谢谢。”

    “不用客气,你想吃点什么?”

    程思溪摇摇头:“不用了,我就想来看看你们。”

    方孝诗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起头瞥了一眼程思溪,随即又径自低下头狼吞虎咽。在帝都从小长大的她一早就认出了程思溪。只是已经跟陆卓穿上了同一条裤子的她根本就懒得搭理对方。在方孝诗看来程思溪还真不如周固和李霞两夫妇一星半点。

    程思溪见方孝诗看了自己一眼之后连招呼也不打的就低下头去脸上也有些尴尬。低头从自己的收代理拿出了两个小盒子,朝着两人说道:“我知道你们跟陆卓的关系,今天来看你们,也只是跟你们聊聊,顺便问问陆卓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他已经好久都没跟我联系了。”

    “啪!”地一下,方孝诗猛地将筷子望桌子上拍,然后抬起头来盯着程思溪冷冷地说道:“我们不要!”

    程思溪愣了,望着方孝诗坚决地表情说不出话来。就连一旁的苏宝儿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孝诗,别闹了,严太太只是想知道陆卓过的怎么样,没有别的意思。”苏宝儿知道方孝诗是个什么脾气,要不是她现在大着个肚子,恐怕一早就掀桌子撵人了。

    方孝诗一甩脑袋,坚决地说道:“不行!什么都好商量,就这事不行!”

    语气坚决地方孝诗让苏宝儿也没了办法。这货的驴脾气一上来能拉住的只有陆卓。其他人要想控制她根本想都别想。

    方孝诗盯着程思溪,脸上的表情冷冰冰地,就跟看仇人一样。陆卓跟严哲都得你死我活的时候她没见到陈思思出来调解什么让陆卓消停一下轻松一点,陆卓忙来忙去的时候没见她有什么三言两语的问候。等到现在陆卓名气和实力上来了才琢磨起自己有这么毅哥儿子,别说陆卓这个当事人,就连她自己都看不过眼。

    程思溪有点尴尬地望着苏宝儿,希望她能给自己说道说道。只是现在的苏宝儿面对方孝诗也是毫无办法。她终不能为了程思溪而跟方孝诗吵起来吧?

    电话铃声响起,程思溪抱歉地看了两人一眼,随即站起身来走到了一旁。

    方孝诗不屑地望着程思溪的背景,脸上尽是不满:“宝儿姐,你干嘛不赶走她?”

    苏宝儿有些无奈地望着方孝诗:“怎么说都是陆卓的妈妈,我怎么能干人家走?”

    “切,二十年前干嘛去了!”方孝诗不满地撇撇嘴,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不好意思两位,我有点急事要先走,帐已经结了,算我请你们的!”打完电话的程思溪回到桌子旁跟两人说了一声立刻就急匆匆地跑向了饭店门口,看样子像是出了什么大事一样。**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