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一十一章 长居帝都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刚才是真想直接干掉严天浩,如果不是在关键时刻冷静了一下,那一刀奔着严天浩地脖子就去了。

    黎梦月飞快地跟沈河使了个颜色,立刻朝着陆卓追了上去。馒头冷汗的沈河立刻抬着已经重伤地严天浩前往医院。

    追出仓库,却没了陆卓的影子。黎梦月急得团团转,这家伙现在就是个处在爆炸边缘的火药桶,就算是被蚊子叮上一口就足够他爆炸的了。看着陆卓的车子还停在仓库没摁扣,黎梦月知道他还没有走远。

    在码头的边缘,黎梦月见到了坐在防洪堤上的陆卓。咬着烟头的男人明显有些不高兴,眉头紧紧锁起望着远处的海平面一言不发。

    轻轻坐到陆卓身旁,黎梦月伸手直接抢下了陆卓嘴里的烟头,扬手弹出了几十米落入海中:“抽烟就能有用么?你刚才差点打死他!”

    陆卓点点头,刚才那一刀自己的确是有些冲动的。打碎严天浩的下巴和喉咙或许还有救,但那一刀自己当时的确是冲着严天浩的命的,虽然情绪不稳定,但头脑却很清醒。那一刀直插肝脏,如果抢救不及时的话,严天浩只能就这么完蛋了。

    气氛有点压抑,黎梦月本身就不是个会安慰人的家伙。她最熟悉的除了格斗,枪械之外就只有装脸红。陆卓现在的情况她虽然知道一点,但却不懂得怎么让他平静下来:“你在想什么?”

    听到黎梦月的问题,陆卓脸上的表情有些暗淡:“下一步。”

    黎梦月挑了挑眉毛,脸上的表情有些期待:“我帮你到京城干掉严哲?”

    陆卓一愣,转过头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黎梦月:“这是我听过的最有意思的安慰,谢谢你的幽默感!”

    黎梦月脸蛋一红,这次她没有再装象,而是真的被陆卓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上位者的斗争虽然永远都是鲜血淋漓的,但在她们的世界中永远不会动刀动枪。除了自持身份之外,还有其他的障碍阻挡自重。

    严哲好歹也是京城里的大人物,先不说身边的高手躲到能压死黎梦月,单单说就算黎梦月能提着枪把严哲毙了,那这个后果谁来承担?世界震动的大事可不是一般的小虾米就能够拿来当替罪羔羊的。上面的人这么赵吉的找自己想要干掉严哲也是因为今年是交接的年份,如果严哲无法保证现在的地位,过了今年他就会慢慢没落。虽然时间紧急,但上面的人绝对不是要的这种方法。

    夜色下,黎梦月白嫩的脸蛋让陆卓看的有些入迷。伸出手,捏住面前那张白皙嫩滑的俏脸,陆卓整个人顿时笑起来:“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这边吧。上次的事情严哲还没找你算账,如果你还敢进京城,不出两个钟头我就得过去替你收尸了。”

    黎梦月呆呆地望着陆卓,根本没有反抗他捏住自己的脸蛋。她心头碰碰狂跳,就跟小孩子一样被陆卓捏着,上次在美国给自己擦药的情形再一次府上脑海,让原本就绯红的俏脸不禁更加红润:“你...你干嘛!”

    愣了好半天,黎梦月才猛地扭头挣脱陆卓的手掌,揉着被捏疼的脸蛋气鼓鼓地说道:“干嘛那么用力!”

    陆卓有点委屈,望着自己的手指半天没有说话。以黎梦月那能让雷易受伤的实力竟然能被自己这连花生都捏不开的力道捏疼?这开的什么玩笑:“不至于把,我都没用力!”

    “没用力?”黎梦月大眼镜一股,立刻气鼓鼓地指着自己红起来的脸蛋:“你看看,你自己看看,都肿了!”

    陆卓有些没话说,这货的脸蛋根本就是自己红的,跟自己乜不捏根本没有半点关系。

    被黎梦月这么一闹,陆卓心里头也好过了很多。之前的压抑消失了大半,脸色也不再那么阴沉。淡淡地望着黎梦月,突然认真地说道:“谢谢你!”

    黎梦月一愣,愕然地望着陆卓:“啊?什么啊?”

    陆卓摇摇头:“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你好像帮了我很多次,我都还没感谢你呢。”

    黎梦月砸吧了一下嘴,小脸上尽是得意:“那当然。除了白吃白喝你几天之外你一份酬劳都没给我。帮你那么多次不谢谢不说,在美国的时候还...还占我便宜,真是没人品!”

    陆卓被黎梦月说的一愣,也想起了那天晚上自己给人家擦药的时候的确有些毛手毛脚。望着只穿着一身运动服的黎梦月,陆卓突然伸手将她拉进了自己怀里。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黎梦月整个人都惊呆了,只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陆卓已经脱下了他自己身上的大衣给自己穿上。

    “在外面吹风吹了那么久也不知道多加件衣服,不怕着凉么?”

    陆卓松开黎梦月,大大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又点了支烟,陆卓率先转身。

    黎梦月呆呆地望着陆卓,整个人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上的大衣还带着淡淡地烟草味道,让她大脑瞬间停止了一切思考能力。屁颠颠地爬起身来跟在陆卓身后,黎梦月整个脸蛋都红透了。

    为了杀人,为了隐藏身份,黎梦月平时接触的人并不多,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起眼,她平常也尽量小心地避开于人过多的接触。这就造成了黎梦月身上最大也几乎可以说是唯一的缺点,情商太低。而在面对陆卓这样智商和情商都不低的人之后,在过多接触的莫河之下,黎梦月的短板一点点暴露了。

    陆卓开着车将黎梦月送回了酒店,虽然已经叫了好几次黎梦月搬到自家跟自己一起,但是小杀手怎么说就是不同意,还说自己没安好心。

    回到家里,已经接近凌晨。虽然离开的时间并不长,但几个媳妇明显都不放心自己,直到现在还没睡,一个个都在家里坐着。

    见到陆卓回来,几个女人心里头的一块大石头顿时放松下来。尤其是许逸云,原本苍白地脸色顿时仿佛送了口起一样地舒畅。她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替陆卓拿着衣服,脸上尽是关心:“怎么样?没是吧?”

    陆卓点点头,朝着许逸云笑了笑:“没事,放水陪我洗澡。”

    许逸云脸蛋一红,轻轻伸手拧了陆卓胳膊一下,但还是柔顺地转过身带着陆卓的大衣走到了楼上。

    唐曼望着走进客厅的陆卓摇头无奈地笑道:“你就知道欺负云姐,人家瞪了你一晚上你就让人家去给你放水?”

    陆卓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直接把唐曼楼道自己腿上坐下:“怎么?心理不平衡拉?要不你也去放水?”

    “啐!做梦!”唐曼轻轻挣扎了几下,却只是做无用功罢了。抓住陆卓的打手不让他在自己身上乱摸,唐曼有些担心地朝着陆卓说道:“沈河刚才来电话,他不敢打给你。”

    陆卓点点头,自己先前的状态的确不太好,沈河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说也的确没办法处理。伸手将一旁的虞梦扯到自己另一条腿上做好,陆卓笑眯眯地望着面无表情的陈忆:“怎么样,沈河怎么说?严天浩没死吧?”

    陈忆简直觉得自己要疯了,现在这种情况陆卓还能开玩笑,简直就没把严哲当回事。冷着一张脸蛋望着陆卓,陈忆望着陆卓低沉地说道:“命是捡回来了,但你一刀切了严天浩大半个肝去,怎么跟严哲解释?”

    陆卓整个人一愣,浑身上下骤然爆发出一股冰冷地寒意:“怎么解释?张旭的耳朵怎么解释?老子跟手足十年的感情就这

    么没了怎么解释?他妈的我要跟谁解释?他严哲肯接最好,不接我马上就把严天浩弄回来弄成粉碎!”

    陆卓身上的唐曼和虞梦一愣,两个人同时僵硬在当场。距离陆卓这么近,他身上的戾气是怎么样的两人能够完全清楚地感觉到。平常的陆卓就算再怎么火大也绝不会跟家里的媳妇们大呼小叫。现在他虽然尽量控制住了自己的语调,但是浑身上下那要吃人的感觉却是隔着十几里地都能清楚地感觉到。

    陈忆一愣,没想到陆卓竟然还为了这事情跟其他几个混蛋也闹翻了。她知道陆卓跟张旭几人是什么样的矫情。当初为了帮陆卓,四个人年关都没出就赶提着刀子做掉牛富。没想到了现在竟然全部毁在一个严天浩手上。

    脸上地表情有些无奈,陈忆也明白陆卓的心情一定很不好,自己先前的质问的确是有些没考虑到他:“算了,严哲暂时不会怎么样。就这么着吧!”

    陆卓面无表情地拍拍唐曼和虞梦的屁股让两人下来,站起身来望着几人抱歉到:“对不起,我语气重了。你们早点休息,我回房洗澡。”

    说完,陆卓直接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许逸云坐在浴缸旁边,整个人就穿着一套睡衣,长发披散在肩头,将妖媚地脸蛋遮去大半。这几天以来她一直提心吊胆,每天都要先照顾着赵笙先睡觉。陆卓出了这么多事情,家里人却谁也没敢跟赵笙说,生怕赵笙有个什么不开心又抄起西瓜刀来。

    浴缸里的水温正好,许逸云白嫩的手掌探进水里,感觉一阵舒服。

    “好了,水都快满了!”

    陆卓懒洋洋地声音在于是门口响起,许逸云猛地一愣,抬起头来朝着门口望去,脸蛋迅速红了:“去,流氓!”

    浑身赤条条的陆卓走进浴室,一把就抓住了想要逃走的许逸云:“小样,还想走!”

    “啊~”许逸云一声娇呼,还没等她弄明白怎么回事已经被陆卓圈住了自己的腰肢。

    陆卓搂着娇躯酥软地美熟女,低头轻轻吻在了她娇嫩的香唇上。

    许逸云早就习惯了陆卓想吻就吻的作风,本来就担惊受怕了一整天,现在看着陆卓安然无恙,自然不会再有其他影响情趣的事情。两手缠绕上陆卓的脖子。许逸云同样热情地回应着陆卓。

    睡裙地腰带被陆卓轻巧解开,顺着光滑地肌肤落到了地面。陆卓抱着许逸云柔软地娇躯轻轻钻进了浴缸里。

    手里捏着毛巾,长发已经湿透地许逸云坐在陆卓身后踢他惊醒擦拭着强健的后背:“刚才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别难过了,她们只是一时之气而已。”

    陆卓一愣,后背的肌肉顿时一紧:“我明白的。”

    轻轻抓住许逸云地手腕将她抬到自己身前。陆卓靠在浴缸里,深深嗅着许逸云身上的发香:“跟着我,苦了你们了。”

    许逸云脸上一红:“说这些有什么用,不跟都跟了,又不能反悔。”

    轻轻地在水中进入了已经湿滑不堪地许逸云,陆卓咬着她光滑白嫩地裸背轻声叫着许逸云地名字。

    第二天一早,陆卓早早就从爬了起来。没有到医院看严天浩的伤势,也没有回公司处理什么,只是打开了电视机盯着上面的新闻。

    严哲的办事效率是毋庸置疑的。还不到十二个小时,替死鬼就已经照好了。汤家河,这个原本的暗钉被当成了最好的替死鬼,在一大堆屎盆子扣在他头上之后在凌晨就被直接抓了起来。经过紧急的审讯和采访之后。汤家河对于自己跟那个在医院死掉的倒霉蛋有过节暗中害死了他并且至极家伙给了陆卓。

    盖棺定论,严哲出卖人的速度比起他拉拢汤家河的速度简直是快上了太多。这也是在朝陆卓宣布第二个信号,作为自己一直安排在上海的暗钉,汤家河的拔除其实是严哲在想陆卓告知他已经完全放弃这一片土地。

    睡眼惺忪地赵笙揉着长发走下楼,一下来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陆卓:“老公~早餐呢?”

    迈着两条长腿直接做到陆卓身上,赵笙摇晃着他的身子嚷嚷道:“我要吃小杨生煎,你给我去买好不好?”

    陆卓看了看时间,才七点半。开车出去买一份生煎回来也才八点多,正好赶上陈忆起床。点点头,轻轻捏了捏赵笙的脸蛋:“那你等着,我这就出去给你买早点。”

    换了身衣服直接出门,陆卓望着阴沉沉地天色心情一片大好。这一次的胜利足够上面对自己满意。严哲背下这么大毅哥黑锅,着对他以后的计划是极其不利的,而且没了严天浩,自己也绝对可以更加轻松地对付严哲。

    路障已经清除,剩下的就只有跟严哲这个庞然大雾正面对抗了。

    拨通了陆羽的电话号码,陆卓乐颠颠地站在人群后面排队。

    “臭小子,这么早,一定是看了新闻了!”电话那头的陆羽明显心情大号,开口就是轻松的语气。

    陆卓现在已经明白陆羽之前让自己防守去玩是什么意思了。如果不是唐远毅一番对话让自己清醒过来,自己这个跟头恐怕能直接被枪毙:“你这老头,怎么当爹的?哪有人这样看着自家儿子去死的。老实说,如果这把我真栽了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电话那头的陆羽沉默了一下:“没有!”

    “我去!”陆卓一声大叫,吓得周围的人群顿时躲开了他一点:“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就这样不留后手?你是想干掉我是吧?”

    陆羽笑了笑:“那又怎么样,你是陆家人,留着我的血,这点小事情还要唐远毅颠簸才能看头,我那么多年的灌输教育简直白瞎了。还有,下次记住做任何事情都别再自大,那对你根本没好处!”

    陆卓没有说话。回想一系列的事情,的确是自己太过狂妄造成的。如果自己小心一点,这些事情根本不会发生。而如果不是严天浩过来给了自己那么一下的话,自己干掉汤家河之后的结果虽然会比起之前好点,但也绝对不会好到哪去。

    深深吸了口气,陆卓低沉地问道:“严哲早上有没有大发雷霆?”

    陆羽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他请假了,说是身体不舒服。”

    陆卓点点头,轻笑了两声:“我把严天浩的半个肝切了!”

    这下子轮到陆羽沉默了。坐在办公室里喝着茶的他端着茶杯半天没有动作。直到自己手上被滚烫的茶杯烫了一下之后才回过神来。以后抿掉小杯子的茶水,陆羽苦笑着朝陆卓问道:“还能活么?”

    排队的人群终于轮到陆卓,随后要了几笼生煎和叉烧包打包之后才回答道:“还好,救活了!”

    电话那头的陆羽明显松了口气:“你脾气还真大。”

    陆卓没有说话。在他看来一切都是严天浩咎由自取,自己明明都已经打算就这么着了他还要来威胁自己,这不是找死是什么?难不成自己还留着他当宝贝不成么。

    “算了,只要人还或者就说得过去。情人节你要过来吧?孝诗最近的妊娠反应可是越来越频繁了。”陆羽在电话那头闻着陆卓。

    陆卓点点头:“当然要过去,这次我估计得在那边呆到我家孩子出来。房子那些东西你能搞定么?我可不想一直跟着你住在一起。”

    陆羽琢磨了一阵:“国宾馆吧。”**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