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一十章 凶戾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从病床上做起来,笑眯眯地看着自己面前拿着枕头傻乎乎站在原地的严天浩,伸手解开了自己身上缠绕的绷带。【分享}

    当绷带被取下的时候,陆卓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完好无损地身上穿着一件防弹衣,怀里还别着一把手枪。拿着绷带擦干净了脸上的化妆,陆卓陆卓抬起花里胡哨地一张脸望着严天浩:“你还是那么蠢,这么简单的局都看不出来。”

    陆卓走下床,随手打开了病房大门,外面已经站满了沈河的黑衣手下。

    陆卓张开双臂如同格局谢幕的男主角一样骄傲地望着严天浩:“欢迎来到我的城市!”

    几百米外扛着狙击步枪地黎梦月听到耳麦中陆卓张狂的自我介绍,脸上的表情不禁一阵古怪:“这个自大狂!”

    严天浩的六名手下早就被塞进了医院的废品站,陆卓洗干净脸走出卫生间,望着被团团围在病房里的严天浩,没有说话。

    “沈河,带走!”

    冷冷侧看了沈河一眼,陆卓直接走出病房。

    重症监护室,陆卓和方启峰,苏齐一起站在病床周围望着床上昏迷不醒地张旭。

    陆卓整个人面无表情,呆呆地望着面前机器上的数据。人已经抢救回来了,但是耳朵却是只能照着样子恒山区,要想再像从前一样恢复正常的听力跟外观已经不可能。

    张旭从来都爱漂亮,如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变成了二级残废非,能不能承受的住还不知道。

    “我已经联系了唐嫣,等张旭的情况稳定下来就转移到美国。那边的医生还不错,如果可以的话应该可以让她恢复到从前七八成的样子。”陆卓望着张旭,声音有些低沉。虽然赢了严天浩这一把,但他脸上却没有丝毫开心地表情。

    方启峰没有说话,只是直接转身走出了病房。

    苏齐咬了咬嘴唇,同样转身走了出去。

    陆卓知道两人已经等不及了,严天浩现在自己手上,他们是无论怎样都不会放过。只是已经冷静下来的自己已经明白,严天浩还是不能死。

    开着车子带着另外两人一路以u来到了新港口的一处仓库。

    仓库大门打开,沈河站在门口朝着走下车来的陆卓三人点点头:“老板,都准备好了。”

    陆卓沉着脸没有说话,只是透过打开的侧门看了一眼仓库中的情况。

    转过身,陆卓望着方启峰和苏齐两人:“你们两个先回去。”

    苏齐一愣,随即立刻炸了锅:“你他妈胡说八道什么?让老子回去?你脑袋没事吧?”

    陆卓叹了口气没有回答,如果两两个混蛋进去严天浩必死无疑。但是自己身上的危机现在还没有接触。如果他死在了自己手上,那么跟严哲谈判的唯一筹码就会彻底失去。到时候,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结果只是时间问题。

    严哲不会拿他儿子的命来跟自己交换。虽然从价值上来看这要划算得多,但是他手中如此庞大的权利一旦失去了继承人,那么他所有的地位也都会不保。而且这样的结局完全是上面最希望见到了。自己跟严天浩没了,换句话说不管陆羽和严哲能够到达怎样的高度,手中的权利总有一天是要交出来的,既然这样,两人地位将会从自己和严天浩一起完蛋开始被慢慢削弱,直到两人再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虽然是两家死斗,但是鹬蚌相争一旁还站着毅哥渔翁呢,陆卓可不认为白捡便宜这样的好事能够轮到自己身上。

    方启峰望着陆卓,脸色平静地说道:“你要保他?”

    陆卓一愣,随即沉重地点点头。方启峰聪明,猜出自己的想法并不奇怪。只是怎么跟两人解释就有些困难了,自己虽然是担心严天浩被娘儿俩干掉。但是考虑的绝不只是自己的利益。家里的媳妇,两人的安全还有更加长远的下一步,都必须要自己去想。一时冲动虽然痛快,但是追悔莫及的时候才是最痛苦的。

    “你变成了这种人?”苏齐有些不相信,望着陆卓的脸阴沉地问道。

    陆卓摇摇头:“我没变,位置变了!”

    “哈!位置?”苏齐转身狠狠一脚踹翻了身后的垃圾桶,随即猛地回过身来厉声咆哮:“我去你妈的位置,你他妈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当真以为自己是大老板了?张旭被弄成那副样子你还在考虑你的位置?好,现在我话说出来,我要进去,你要怎么样都行,反正我就是要干掉里面那混蛋!你让不让!”

    陆卓沉默了,沈河上前一步,拦在了苏齐面前。

    “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想干掉他。但是现在不行!”陆卓不想解释那么多,说完,转身直接从仓库的侧门走了进去,留下沈河在外面与两人对峙。

    “陆卓,我**!你有种!杀人放火的时候就是兄弟,现在得势了就这副样子,你很好!滚!”苏齐一脚踢在地面上,扬起一阵尘土,脸上满是恼怒和不可置信地表情。

    方启峰深深吸了口气,转身拉着苏齐:“走吧,我们回去吧。”

    沈河望着开车离开的两人,心里头也有点不是滋味。陆卓朋友不多,这些人算是他身边关系最好的几个,现在为了这种事情闹翻,的确是有些不值当。

    仓库中,陆卓面色阴沉地坐在一张铁质的靠背椅上,嘴里的烟头忽明忽暗。他身边站着十几个沈河的新服手下警戒的周围。不过一百平米的仓库内摆着四个熊熊燃烧地油桶,周围还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刑具。

    严天浩被掉在无米高的仓库顶棚上,浑身上下被扒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他望着陆卓,怎么也想不出就在两个小时前还意气风发的自己为什么转眼就又成了陆卓的阶下囚。

    黎梦月站在陆卓身旁,有点同情地望着顶上的掩体那好。如果他不那么自大的话陆卓根本就没有机会翻盘,可是已经稳操胜券的他却还是被陆卓一击致命。摇摇头,黎梦月心里头清楚,今天晚上严天浩怎么都落不了好。

    陆卓掏出手机,翻找了一下,直接拨通了严哲的私人号码。

    “不要想太多,也别录音!”陆卓的口气中带着浓烈的自信,仿佛电话那头的严哲根本不值一提。

    严哲坐在自己的书房内,当他看到陆卓号码的好时候,他就知道,严天浩又把事情搞砸了。听着陆卓在电话里平静而又没有情绪波动的声音,严哲知道,必须是自己跟陆卓讨价还价的时候了。

    “你想要什么?”严哲没有废话,他知道,如果自己还想要回严天浩的话,必须要给陆卓适当的拖鞋。

    “背了所有黑锅,严天浩还给你!”陆卓也没有废话,他现在需要时间重整旗鼓。严天浩在自己手上怎么说都只是个废物,只有在跟严哲谈判的时候才会有夹住,留着它或者杀了他都没什么意义。

    严哲想了想:“好,明天!”

    挂断电话,烟盒在书房灯光下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现在终于明白,在上海要想把陆卓击垮已经完全不可能了。不光自己,这世界上任何人都做不到!

    那里的警察在媒体宣布陆卓有重达杀人嫌疑的时候还可以配合他演戏,那里的媒体完全听从陆卓的命令,那里的人虽然不知道陆卓,但却都心甘情愿地听从他的吩咐。持续一整天的封城知道一小时前才彻底放开,但所有的部门都想没事人一样完全没有半点怨言。如果把那座城比做一个世界的话,

    毫无疑问,陆卓就是主宰。

    随手将电话放回了口袋里,陆卓死死盯着被吊在半空中的严天浩。他虽然害怕方启峰和苏齐两人干掉他,但他也同样害怕自己也控制不住情绪而直接动手干掉严天浩。

    “放下来!”摆摆手,陆卓又点燃了一支烟。

    黎梦月脸上地表情有些僵硬,转过头看了陆卓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的杀气竟然会收敛得那么快。这可不是毅哥好兆头,望着跟死人一样的陆卓,黎梦月有些不放心地将手压在了陆卓的肩头。

    陈重如山地压力瞬间袭来,陆卓整个人一愣,抬头望着身旁的黎梦月。

    “你刚才差点杀人!”黎梦月松开了手,让陆卓铁青的脸色顿时出现了一阵红晕。

    长长舒了口气,陆卓点点头:“谢谢你。”

    严天浩落地的那一瞬间,陆卓几乎就要忍不住猛地蹿出去直接将他四成碎片。如果不是黎梦月死死压着自己不让自己有所动作的话,估计现在的严天浩喉咙都断了。

    低头看了看变得有些古怪地椅子,陆卓脸上顿时一惊。不过是轻轻按着自己的肩膀给自己来了那么一下,结果屁股底下的铁凳子四个角已经完全扭曲变了形,再也不能坐了。

    “这丫头好大的力气,难怪老汪都说她可怕。要是这一下按在自己老二上!哎唷~”陆卓站起身来猛地夹紧了两腿。深深地看了黎梦月一眼。

    只穿着内裤的严天浩被吊着两手放在地上,两只眼睛里满是不屑。他已经被陆卓逮过一次,已经对他的手段不新鲜了。而且陆卓刚刚跟自己父亲通过了电话,达成协议。如果他再对自己怎么样的话,是没有半点好处的。

    “陆卓,你还是输给了现实!”严天浩想要故意激怒陆卓,这是他现在唯一能获得成就感的事情。

    陆卓点点头:“没错,但你败给了我!”

    说到斗嘴,十个盐田加起来也不是半个陆卓的对手。一句话被说的哑口无言,让严天浩暗恨自己为什么平白无故跟陆卓说这个。现在自己只要老老实实闭嘴不说话等着陆卓放人就行。至于是不是又被光着身子丢回京城,说实话,严天浩已经不在乎了。

    “砰!”

    毫无征兆地以一拳重重砸在了严天浩地相扶上。巨大的力量让严天浩的身子都狠狠弓起向后倒飞出去,两颗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来了。

    陆卓站在严天浩身前,望着又一次找自己荡来的严天浩,脸上的戾气越发地浓郁。趁着严天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扬手一巴掌直接抽在严天浩脸上。

    “啪!”地一下,严天浩左脸上的小板块脸皮被直接抽飞,留下了五道血红色的手指印!

    陆卓站在烟霭你好面前,望着被打得几乎晕厥地严天浩甩了甩带血的手掌,脸上的阴云逐渐散去。

    严天浩增大了眼睛等着地面,想要呼吸,但是已经彻底麻木的身体却怎么也做不出这个以往最普通的动作。足足几十秒活够,他才猛地吐出一口血水大口喘息起来。

    两颗打压落到地上,严天浩整个人都惊呆了。他不敢相信陆卓竟然赶真的动自己,虽然只是殴打,但这刚才那两下却能让他明显地感觉到陆卓是带着杀心的。

    “王八蛋,我让你狂!”陆卓盯着严天浩,恨不得再上去给他来几下。只是周围的小弟们都看着自己,再怎么也要保持一点形象。招招手,陆卓对着周围的小弟们说道:“你们过来,给我打!”

    重新搬了张椅子坐在场中,陆卓咬着烟头望着已经被吓傻地严天浩,脸上露出了阵阵冷笑。

    一旁的沈河一愣,赶紧给周围的小弟打了个颜色:“你们去,打!”

    在来之前钱诗诗就通知过沈河陆卓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严天浩的,为了避免陆卓脑袋发热一不小心直接把严天浩玩死了,钱诗诗专门祝福了沈河做了两手准备。

    周围的这群手下都是沈河精挑细选过的刑讯好手,一个个都身怀绝技,而且陆卓还做不到。他们可以一拳头让表皮一点事没有,内脏却被严重伤害,用不了几下就能打得毅哥活蹦乱跳的人直接内出血暴毙当场,而且从外面看还屁事没有。也可以几下招呼上去打得对方皮开肉绽,但最多也就是个软组织挫伤,回去上点药过两天就又能跑能跳。

    找了这么一堆冷库桌不了解的瘦下来沈河还是不放心。毕竟陆卓是大老板,自己要是做得太明显也满面会让他看出来。所以在之前沈河就跟手下约定了计划和暗语。

    如果陆卓直塞打练么一两下出出气那自己当然不管。但是要打得多了自己就得上去拉着陆卓,同时让小弟出手。现在陆卓开口,自己自然开心。毕竟站在陆卓的角度严天浩如果被打死的话实在是没有好处。

    六七个大汉围着严天浩一阵拳打脚踢,打得严天浩跟沙袋一样在原地转来转去不停痛叫。

    沈河点点头,好在自己先前接到了钱诗诗的警告跟手下的小弟们商量了怎么打。

    为了不然陆卓看出什么端倪,沈河难得的聪明了一把,将打人分成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自己开口叫“打”意思就是意思意思得了,做做样子。等到陆卓觉得心里头舒服点了就叫“用心打”,这时候小弟们开始更加卖力,也是真正的不能手下留情,毕竟打了那么久的人如果严天浩不吐点血怎么看都奇怪,陆卓不是白痴,稍微一想自然就明白有问题。这个阶段不能太长,基本就是一两下的功夫,最后再吼两声“着实打”让手下对着严天浩往死里来那么两下就能向陆卓请示汇报了。

    这么一来,严天浩虽然看上去惨,也的确受了伤,但是随便上点药扔回京城修养一两月就又是一条好汉。而且陆卓也不至于看出什么来了。

    打了半天,盐田还要的脑袋已经肿成了猪头,陆卓叹了口气,心里头也没了什么兴趣。

    站起身来走到严天浩面前挥手撵开了几个手下,陆卓捏着严天浩满是鲜血的脸蛋嘲笑道:“啧啧啧,这模样还真是难得一见,来,给你照张相,笑一个!”

    陆卓掏出电话,笑眯眯地准备给严天浩拍照。

    “噗~”一口血水猛地喷在了陆卓脸上,严天浩咧着嘴死死盯着陆卓:“你妈的,等老子回去,第一件事情就是干掉苏宝儿和方孝诗那两个婊子。我要让她们跟你那个白痴朋友一样惨!不但要割了她们的耳朵,就连她们全身上下都不会放过!等她们被男人玩残了,再还给你!”

    陆卓浑身一震,脸上的表情慢慢冷了下来。他望着严天浩半天没有说话,只是手上的电话却收了起来。

    “不好,来真的了!”跟着陆卓这么久的沈河一看陆卓这样子就知道他要吃人,想要上去拉着陆卓,可是已经完全来不及。

    黑色的手机猛地塞进严天浩嘴里,紧接着就是一拳将电话跟严天浩的脸蛋整个砸成粉碎,碎裂的手机和牙齿伴随着血肉随着仰天飞倒的严天浩喷洒出来,惊呆了周围所有人。

    陆卓从身上拔出一柄匕首,二话不说直接插进了严天浩小腹的肝脏不为,紧接着腰身猛地旋转,一记鞭腿狠狠扫在了盐田要地腰间,将她整个人抽飞出五米开外重重撞在一旁的墙壁上。

    脸上带着浓浓地戾气,陆卓走到严天浩面前,伸出手指在他嘴里翻出自己的手机卡收回口袋:“下次威胁我的时候记得让我打不到你!”**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