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零九章 陷阱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飞机降落在机场,沈河面无表情地走下飞机,在出入通道,整整一百人已经整装待发,排列得整整齐齐地等候沈河。

    没有人敢管,也没有人能管。等沈河走到人前的时候,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按照陆卓的指示,封锁全城!

    沈河虽然不怎么会分析眼前的局面,但是他清楚,沈河跟钱诗诗共同犯错的机会是绝对不可能出错的。

    “封城!”

    低沉地说出了两个字,沈河站在原地,望着如同潮水一般退去的手下,整个人脸上无比镇定。

    “尊敬各位乘客,这里是上海虹口机场......”

    沈河站在大厅中央,听着广播中对播音员说出所有外出航班统统取消的消息转头望着已经全部调整的机场指示牌。

    十分钟,深深的命令不过只是下达了十分钟!所在的机场已经被全部封禁。这座城,是他的!不管用的是什么方法,能够另一座机场在十分钟内做出完全不可思议的调整,沈河都是这座城当之无愧的地下皇帝。

    深深吸了口气,沈河转头望着一旁的钱诗诗:“现在我还要做什么?”

    钱诗诗没有回答沈河,转头望着凯瑟琳。作为一个猎手,凯瑟琳的飞机上的建议是现在最正确的。上海这么大,哪怕是沈河能够为陆卓将触手伸到每一个角落,但是要在上千万人中找出毅哥严天浩还是难上加难。

    “要用陆卓才行。不过你现在可以放风出去,就说陆卓在逃亡的时候撞车出车祸,被送进了医院。记住,做戏做全套。还有,全城封锁别那么张扬。”钱诗诗想了想之后说道。

    沈河点点头,以严天浩的自大,好容易把陆卓逼到这个绝路上,他是一定不会轻易离开上海的。虽然他有无数种方法可以离开,但亲眼见证陆卓的狼狈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三人走出机场,陆卓飞快地让手下安排好一切。

    钱诗诗做紧车子里,开始跟沈河研究起详细的计划来。严天浩带来的人手绝对不会太多,所以搜集情报的能力绝对有限。只要配合上媒体的大肆报道和一个人的帮助,他就会对即将三伯的假消息深信不疑。

    金平躲在情妇家里,望着面前的镜子整个人头上冷汗不停地滴落。肥胖的身子在没有开暖气的二月份都向外冒着细汗。他浑身对锁着,根本不搭理靠在床头泛着杂质的漂亮女人,整个人用力地坐着深呼吸。

    严天浩给了自己不少钱,让自己帮他瞒过陆卓的耳目。起初他只是想左右逢源,再从陆卓那边弄到好处。只可惜自己做了,错得机器离谱。在陆卓心里头,自己的那点分量远远不够。

    饭店被烧了这种小事根本无所谓,自己有的是钱,再弄一间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但陆卓的目的明显不再这里,他现在还给了自己毅哥机会去跟他解释,而且剩下的时间也没多少了。

    望着外面已经大亮的天色,金平心里头还是没底。陆卓逃跑的消息他已经知道,同时他知道的,还有沈河已经下了飞机。他可以不担心陆卓这个县官,但是沈河这个现管却是怎么都不能忽视的。如果等到沈河找上门来,死的一定是自己。

    想了想,金平还是决定主动去找陆卓虽然他现在已经不知道在哪,但只要到她家,就会有人把信息传递给他。而且就算实在这种时候,恐怕也没有人胆敢监听陆卓和他身边人的电话。

    匆匆地找出了一套一副换好,金平整个人飞快地走出了自己情妇的公寓。

    大厦的门口,沈河的黑色奔驰已经等候多时。钱诗诗告诉他,金平一定会主动,只要等着他就行。

    望着安静停在路边的黑色奔驰,金平整个人顿时一愣。车窗中,沈河平静的表情让自己的心脏开始重重地跳动。

    深吸一口气,金平走到了车窗旁:“沈先生。”

    车门打开,沈河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却已经很明显。

    金平战战兢兢地上车,心情忐忑不已。望着陆卓已经少了两根手指的左手,金平连一个虚伪的笑容都挤不出来。汽车发动,他就这么呆呆地坐在后座上,移动也不敢动。

    沈河神情平淡,连转头看金平的意思都没有:“老板要你八点之前给他回信,现在已经快十二点了!”

    金平一愣,冷汗瞬间又一次浸湿了自己的衣衫。沈河可是从来不开玩笑的,如果自己现在没有毅哥好的答案给他,恐怕他会立刻打开车门将自己推下去。

    沈河转过头轻轻看了金平一眼,这是从金平上车一来沈河第一次拿正眼瞧他:“老板说了,你死不死,在你自己。”

    金平一愣,立刻飞快地点头:“行,行!怎么都行!”

    沈河点点头,深深地望着金平:“待会严天浩会找你,至于怎么做你自己应该明白。时间不早了,你在深圳上学的儿子应该已经有人接了。”

    汽车停下,满头大汗的金平整个人晕头转向地下车,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艳阳高照,天气一片清朗。金平站在大街上,整个人觉得自己都快晕倒。

    轰鸣地引擎声自地自远处传来,不过短短几秒钟都到了面前。白色的玛莎拉蒂带着极限地速度狠狠撞在了距离金平面前不足十米的马路防护栏上。

    “轰!”一声沉重地闷响,玛莎拉蒂的整个车头立刻重重凹陷下去,车上的玻璃整个粉碎,原本精致的车神瞬间被强烈地震荡冲击成一堆难看地废铁,而整个车身后部狠狠抬起,几乎要将自己掀翻一样。

    “砰!”

    又是重重一下,玛莎拉蒂的两只后轮重新落回地上,车头冒着黑烟地静静停在金平面前。

    刺耳的警笛从后方响起,金平眼睁睁地望着六辆警车飞快地冲到自己面前将已经爆匪的玛莎拉蒂包围。两名警察冲上前打开车门,从上面拉下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金平整个人已经完全愣住了,那辆车子他一眼就能看出是陆卓家里关允儿开的。今天早上陆卓就是用这辆车逃离的抓捕现场。而自己明白,陆卓现在应该是安全地躲在这个地方,而面前这场车祸,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深深吸了口气,金平知道沈河让自己看见这场车祸的目的是什么。自己藏在深圳十年的儿子他都能翻出来,如果自己这一次不按照他的吩咐去做,家破人亡这样的字眼就是自己的下场。

    一阵灰尘扬起,前方的玛莎拉蒂顿时一阵轰鸣,整个顶棚被掀起足足十几米高,随后重重砸到路边。车身上燃起地熊熊大伙带着一阵热浪席卷到金平脸上,让他整个人呼吸更加困难。

    街上所有的行人都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而很凑巧的,正好又有全副武装的记者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将车毁人伤的画面完整地拍了下来,直接就在现场做了第一手的报道。

    金平已经绝望不过了,在现在这种出不去地状态之下陆卓还能展现出这样的控制力足够表示他手上的实力有多大。跟严天浩这样的人合作是绝对错误的。他如果不行的话随时可以大摇大摆地走人,而自己如果部位自己做的事情买单的话,陆卓绝对会把自己做成肉饼。

    船舱内,严天浩正捏着毅哥汉堡和一杯可乐望着面前

    小小的电视机。望着电视里从玛莎拉蒂里抬出来的那个浑身焦黑血肉模糊的身影,脸上顿时小开了花。

    用力咬着习惯将被子里的可乐吸的发出声音,严天浩整个人脸上带着浓浓地笑容。随手扔掉手里的半个汉堡,严天浩冷冷地望着面前已经被包扎好的张旭:“扔了他吧,已经没用了!”

    两名大汉闻言立刻走上前来将已经昏迷地张旭拖出了船舱直接将他逮到了岸边的一辆黑色面包车里。

    半小时后,浑身是血只剩下半条命的张旭被丢在了一间医院门口。而黑色的面包车则是带着一阵烟尘扬长而去。

    严天浩坐在船舱里,手指敲打着自己的膝盖。现在一切都已经完成,只要自己现在立刻通知严哲回到京城,陆卓就死定了。只是陆卓现在重伤昏迷,还在医院抢救,自己怎么能不去好好看他一眼。

    站起身来,严天浩走出了呆了一个晚上的船舱。站在船头用力伸了个懒腰,整个人大大喘了口气:“走吧,我们去吃顿好的,然后再去看看我们的陆先生,哈哈哈~”

    嘴里发出一连串地狂笑,严天浩一马当先直接走上了码头,带着身后的几个大汉旁若无人地出现在了上海市地大马路上。

    下午两点的时候陆卓才从床上爬起来,慢吞吞地洗了个澡之后直接除了唐远毅地家门。偷偷摸摸地坐出租车回到了自己家里,专业地化妆团队早就已经等在了大厅里。

    几个媳妇围上来一阵嘘寒问暖,搞得根本没事的陆卓自己都出现了错觉,还以为自己是缺胳膊少腿了让几个媳妇又哭又笑。

    钱诗诗已经安排好了一切,陈忆对她的评价一点没错。在灰色空间里,钱诗诗的能力根本无人能力。

    草丛媒体,警察局和特技演员配合起来演一场戏迷惑整个世界,如果不是陆卓参与其中的话他自己都认定无法看穿这样的骗局。善于利用光明的人往往总会被光亮照的眼睛都睁不开眼睛。

    专业地化妆团队果然不是盖的,短短两个小时,陆卓整个人就已经变成了几乎被严重车祸彻底摧毁的倒霉蛋,不但浑身都是鲜血淋漓的狰狞伤口,而且还浑身都是烧伤和擦伤的痕迹,如果缠上绷带躺在医院的话,这就是个没救等死的家伙。

    满意地照着镜子,陆卓望着钱诗诗称赞:“做得漂亮!”

    钱诗诗点点头,眼睛里闪过一道狠厉。现在这样的局面才是她想要的,陆卓没有食言,他的确给了自己从前没有的天空。所以现在,自己也会倾尽全力来报答他。

    唐曼望几乎是被车祸现场抢救出来的陆卓,脸上满是笑意:“里看你,现在就跟真的出了车祸一样。”

    “呸呸呸,乌鸦嘴,我出了车祸你有什么好处!”陆卓说着就想伸手拉过唐曼来接吻,结果却被唐曼满脸害怕地躲开。

    望着浑身上下脏兮兮陆卓,唐曼足足退开了两三米。她是有洁癖的,陆卓现在这样想要碰她简直就是不可能。伸出手挥了挥,唐曼一副想要把陆卓直接撵出屋子的模样:“快走,早点回家,我给你煲汤。”

    陆卓点点头,带着马修两人直接出了家门。

    严天浩坐在松鹤楼的包厢里,打量着陆卓经常来的地方,脸上尽是满意的笑容。他面前的松鹤楼老板陪着笑脸在他面前跟他一起晚餐,胖子金平则是笑眯眯地望着自己面前的皮箱,油光满面的脸上满是得意。

    严天浩跟大爷一样坐在椅子上望着面前松鹤楼的老板:“我知道姓陆的经常在你这吃饭,不过现在他没了,这样吧,你把招牌改一改,就叫天浩楼吧!”

    松鹤楼的老板脸上带着一阵阵地惨笑,立刻回答:“好的,过几天我就让人去做招牌。”

    虽然很想直接拿碗在严天浩脑袋上狠狠敲一下,但是他也明白,现在不是得罪陆卓的时候。自己在上海开店十五年,陆卓是自己遇到的人品最好的大人物。从不社长不说,为人还总是客客气气的。就算有什么特殊要求也是提前打好招呼,从来不让自己手忙脚乱。而且逢年过节都还给自己送花篮礼物,就这么一位大爷自然要比严天浩要墙上不知道几个等级。

    金平收好钱箱,站起身来朝着严天浩赔笑道:“严大少,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就不打扰您了。”

    严天浩一愣:“你不陪我去医院?”

    金平一愣,心中立刻骂了起来。开什么玩笑,陆卓进行布置的这个计划可不是开玩笑的,今天晚上不死上一两个根本就不算过夜。自己的事情都还没解决,哪有心情跟着他去凑热闹。而且今天晚上的严天浩,绝对是有来无回。

    笑着摇了摇头,金平脸上露出一丝害怕地表情:“还是算了吧,平常我跟那位多少也有点合作。这一次的事情,我还是躲远点好,省得以后别人不敢跟我做生意。”

    严天浩不屑地笑了笑:“不敢跟你做生意?我看是你怕陆卓突然从床上跳起来吃了你吧。算了算了,你滚吧,这里用不着你了!”

    大大方方地一挥手,严天浩直接放过了金平。看了看时间,也觉得应该出发了:“陈老板,这顿算你请我的,下次我亲自来祝贺你改店名!”

    松鹤楼的老板陈方明一愣,顿时点点头:“没问题,严大少走好!”

    望着严天浩离开的背影,陈方明心中冷笑不一。他不知道陆卓的计划,但也知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道理,上海滩出过无数个老大,但很少有人会是以这样的方式直接垮掉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始终不相信陆卓会就这么自己解完蛋。

    带着人来到医院,严天浩直奔陆卓地病房。终于等到了能够好好羞辱陆卓的时刻了。望着病房门口的两名警察,严天浩也不废话,上去就将警察撵走。他这次过来,严哲给了他很大的权利,甚至给了他一张能够调动当地不分警力的特殊证件。只是严天浩没诶有将证件用在抓捕陆卓上,而是用在了现在这个地方。

    六名大汉守在门口,严天浩推开病房的大门就走了进去。

    病床上的陆卓盖着厚厚的被子,浑身上下缠绕着绷带,还连着无数的电线跟管子。他只露出一双眼睛,但严天浩还是能一眼就看出来面前地是谁。望着一旁的仪器上的数字,严天浩不禁冷笑:“你还真是可以,被装成这样还能抢救回来。不过也好,能让我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也算是你做出的为数不多的贡献。”

    那了吧椅子坐在陆卓身旁,严天浩望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对手:“你说你有那么多女人又怎么样?谁来呼死你?你以为你很有实力,谁来看望你?到了现在,还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虽然我曾经输给过你,但是你太不珍惜胜利,这才有了今天的结果。我就不一样,我随时都明白胜利是要自己争取的。”

    说着,严天浩站起了来。走到陆卓的病床边安静地望着他。轻轻抽出陆卓剩下的枕头,严天浩笑眯眯地说道:“这么杀了你虽然有点可惜,但最起码,我还是赢了!”

    躺在病床上地陆卓突然睁开眼睛,满是伤痕的脸蛋朝着严天浩骤然咧嘴一笑:“白痴!”

    严天浩一愣,骤然退后两步。一阵冰冷地感觉猛地袭来,让她浑身一震。低头看着自己前胸,一个细小地红点正在自己心脏的位置闪烁。**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