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零八章 各种流氓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刑警队长手里拿着毅哥手机在陆卓面前给他播放一段录像,录像中,陆卓几人在餐厅中痛打别人的画面清晰可见。 四个人的神情动作包括对话都被拍的一清二楚。可以说,就这玩意如果被摆上网那就是头版头条,如果送上法庭,就是直接证据。

    方启峰有些傻眼,几人从小到大打过的架比优乐美都多一点,虽说不能绕地球一圈,但最起码也能拿捏自己的出售轻重。结果现在只是喝多了点就把人给生生打死,如果是情感捅出去的话,恐怕天王老子都保不下自己。

    现在的人仇富心态是很强的,只要是有钱人犯了什么事,不管前因后果是对是错,照着有钱人就是一顿乱喷。而如果真的上了法庭的话,舆论的影响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陆卓沉着脸半天一言不发。他望着刑警队长,脸色沉凝地说道:“我回家跟媳妇交代一声。”

    刑警队长点点头,都是老熟人了,而且陆卓还是自己老上级刘山的女婿。不说这样的关系户本身就有点特权,淡淡说他现在在上海影响力,如果不想跟自己走的话自己还真没办法给他拷上。

    刑警队长想得没错,陆卓的确是没打算离开。两分钟中季后,陆卓就直接开着小丫头的车子从车库里冲了出来。根本不管其他人怎么看,白色的玛莎拉蒂已经绕过了人群狠狠冲了出去。

    所有人都傻眼了,望着排气管喷出的为妻半天不能言语。陆卓这混蛋实在是太不讲信用了。不过没办法,就凭他那辆车的排量其他的警车就算是吃了兴奋剂也追不上。上了高架直奔高速的话三十秒就能把对方甩出后视镜的速度上限就算上杆子追也是白搭。

    方启峰和俗气两人对视一眼,无奈地摇头:“我们跟你去吧。”

    狼狈地开着车子冲出大马路,陆卓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如果警察局下发了通缉令的话,那么他无论跑去哪也没用。

    深深吸了口气,陆卓只能献给自家的媳妇报个平安。事情太突然了,如果自己待的时间长点那还真不好说。只有趁着对方在犹豫着该不该对自己客气的时候才能把握住机会顺利跑出来。

    将车子停在马路边,陆卓只能挨个给人打电话。

    余思明那边是绝对不能去的,作为本土的走私大户,在严哲摆明了对付自己的时候还去他那边避风头简直就是把火烧过去。搞不搞就是两人抱着一起完蛋的结局。而且退一步说,就算严哲不搭理余思明,人家愿不愿意收留自己还说不定。

    除了余思明,刘山那边也不能却。他是公职人员,本身的大腿就没有严哲的直透粗。如果严哲抓着这个小辫子弄他的话绝对一抓一个准。

    想来想去,陆卓这才发现自己应该去白捡一间老岳父唐远毅了。

    作为唯一也是最合适的人选,唐远毅本身就有不俗的实力,而且在京城也有广阔的人脉。虽然比不上那种几代积累的豪门大院,但是在上海还算首屈一指。琢磨了一阵,陆卓还是觉得唐远毅比较靠谱,也最没有理由拒绝自己。

    当陆卓按响唐远毅家门铃的时候,心里比谁都明白,自己现在这模样一定很狼狈。

    唐远毅打开门,望着灰头土脸的陆卓:“我就知道你会过来的来。近来再说吧。”

    陆卓无奈地笑了笑,跟着唐远毅走进了房间。

    餐桌上摆着精致的早餐,唐远毅明显准备了两人份:“我猜你会来找我帮忙,所以一早就准备了。”

    陆卓一愣,随即也不废话,直接坐到了位子上抓着桌上的早餐就往嘴里塞。越是压力大越是难以有出炉的时候,陆卓整个人的精神就越亢奋,整个人也越好斗。严天浩用一个晚上时间将自己逼到这个程度,已经让自己没有其他选择。

    “你的那两个朋友被带走了。”唐远毅轻轻合着牛奶,手里捏着一个生煎细嚼慢咽地望着陆卓。虽然因为陆卓的崛起而让他整个人逐渐退出了生死相斗地主战场,但是他手中保留的势力却依然庞大。要想知道什么事情,简直易如反掌。

    陆卓点点头:“没错,严天浩这一次玩得我没话说!”

    唐远毅咽下嘴里的一小点生煎,他就知道陆卓现在绝不可能有一点办法。在明在暗他现在都不占优势。严天浩的先机拿捏得死死的,完全没有给他留下一点空间。他的实力还在,他的地位还在,他的一切都在,但就是无法直接联系上这些东西。现在陆卓,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罢了。在审核回来之前,所有得到消息的人都不会对陆卓抱有怎样的想法。

    陆卓点点头,吃得更加大口。麻烦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承认。现在只要严哲动动手脚,自己分分钟能被定义为杀人犯受到通缉,就连陆羽都瀑布下自己。有那份视频在,自己最次也是个十年有期徒刑。

    唐远毅抓起第二个生煎,笑眯眯地望着陆卓:“有没有想过自己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陆卓一愣,用力喝下一口牛奶把自己喉咙里的盛宴吞下:“还真没有!”

    唐远毅微微一笑,跟陆卓对视着。

    陆卓被唐远毅看的有些心虚,放下手里的筷子,用力砸吧了一下嘴:“说实话,我是真没想到事情会到今天这个地步。我太自大了,赢了两次严天浩就觉得自己不可一世了。没想到这次被人家抓得这么狠。这把我认输!”

    唐远毅点点头,懂得审时度势的人才有机会重振旗鼓。谁也不是天生下来就所向无敌。陆卓能够剧烈的大急之下快速反应过来认识到这一点已经是难能可贵。只是现在他这一把已经输定被,被人玩也是理所应当。

    “就当买个教训,又不是没有机会翻身!”唐远毅笑眯眯地吞下第二个生煎,整个人望着陆卓笑着说道。

    陆卓深深吸了口气,抬手就给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子:“妈的,叫你嚣张!”

    唐远毅愣愣地望着陆卓,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陆卓还是太急躁了,所以这次才付出这么沉重的代价。不过这样也好,他剩下的时间不多,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让自己变得完美起来,他就没办法可以跟严哲正面对抗。

    “陆卓啊,如果你是商业流氓,你要整一个人的话你会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唐远毅端过一叠鱼翅捞饭放在腼腆,抗痘没看陆卓一眼,完全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陆卓转过头,望着桌子上剩下的那一碗鱼翅捞饭和一碟子叉烧包和烧卖吞口水。

    唐远毅无奈地挥挥手,示意陆卓自己看着办。都这时候还能念叨着吃喝的王八蛋真是不知道他是心理素质强还是没心没肺。

    陆卓伸手把几样东西全部揽到自己面前,整个人埋头在餐桌上狼吞虎咽。四个叉烧包,四个烧卖,一碗鱼翅捞饭被他在五分钟内全部吃光。惬意地合着牛奶剔着牙,陆卓想也不想地直接说道:“让对方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无家可归。”

    唐远毅点点头,笑眯眯地望着陆卓:“没错,所有商场流氓都是这么结果对手的。商场的争斗大多数是以这样的结果为终点,但如果你是政治流氓呢?”

    陆卓望着唐远毅,剔着牙琢磨了一阵:“灭人满门!”

    面带微笑地望着陆卓,唐远毅越来越觉得

    陆卓不是严天浩能击垮的了。他望着陆卓,第三次问道:“那如果你就是毅哥单纯的流氓呢?”

    “嗯?”

    现在有点意思了。陆卓原本还以为唐远毅是要告诉自己严天浩的行事手法,结果没想到绕了一圈原来关键还是在自己身上。

    无论是商业流氓还是政治流氓,整人的手段都是层出不穷的,而且千变万化,手段多样。可以说是说之不尽,道之不绝。这些人可以凭着一个包子的出身定毅哥人死罪,也可以用毅哥鸡蛋让别人倾家荡产。但是无论手法怎么样,这些人做事都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那就是要讲道理。

    所谓的讲道理,就是要有法可依,有理可查。哪怕是扯淡道理和法律,只要是白纸黑字受人人可的道理或者规定,这些人就能千变万化用来杀人。

    跟这些人相比,流氓就见多了。单纯的流氓最多就是一怒之下血溅五步,最多也就是打得头破血流什么的。动静大,收获小,绝不像之前的两者那样杀人不见血。虽然看上去不怎么高雅,但是流氓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在手上,那就是不用讲道理。

    这世界上是没有哪个正常人会去跟毅哥讲道理的纯流氓讲什么道理了。说白了,一个标准的流氓可以为了非洲不下雨就跑街上揍人一顿,而且谁要劝架还能直接打谁,就这种优势前面两者谁也比不了。很明显的,陆卓就是这种及其单纯又占据了一定优势的流氓,而且还是一个有身份有背景的流氓。

    严天浩暗地里绑走了张旭,目的是为了让那个自己自乱阵脚。而且看样子,死在医院那倒霉蛋也绝对跟他脱不了关系。但是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自己,沈河又没有赶回来。正是因为这么多原因堆在一起才让自己觉得有些难以理清头绪,现在唐远毅这么以提醒那就好办了。

    既然严天浩要弄自己,那自己就豁出去了!什么正当手段常规办法统统的不要,就直截了当脱衣服干!谁先被干趴下谁就输了。

    自己坐牢,陆羽帮不了什么,其他人也不会好心好意救自己。相对的,严天浩被自己干掉,严哲也无法挽回什么,其他人也不会因为这个定自己的罪。

    大家都是有爹的,你爹跟我爹都是有背景有身份证的人,谁怕谁?

    既然明面的走不了,暗地里没法动,那就来一次不讲道理。

    想通了这一点,陆卓直接一口喝光牛奶狠狠打了个饱嗝:“唐伯伯,我想借个房间洗个澡睡一觉!”

    “去吧,二楼最里面那个房间是唐嫣的。”唐远毅笑眯眯地望着陆卓,拿起了早上送来的报纸。

    陆卓躺在唐嫣地大床上,望着床头上摆着的傻妞傻乎乎地照片,脸上顿时带起一阵同样白痴的笑容。脑袋里琢磨着刚才唐远毅的问题,陆卓很快就明白了严天浩打的什么主意。

    在光明正大的地方抓住自己的痛叫然后利用看似光明正大的手段把自己除掉,这种办法一看就知道是严哲想出来的。就严天浩那个脑袋怎么想都琢磨不出这么狠的计划来对付自己。

    这个计划狠毒的地方不在于自己没办法。而是在于它偷换了概念。

    大多数人出生的时候收到的教育都是遵纪守法做个好孩子。而一旦被牵扯上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不用别人说,自己就连乱了阵脚,不说要心惊胆颤,最起码也会一门心思想着怎么解决。陆卓先前也是这样,他知道那倒霉蛋不是自己弄死的,但是没有其他办法,自己揍人的画面都被拍成视频了,如果上了法院谁会相信自己?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陆卓,直到后来唐远毅问起;陆卓才猛地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差点被人家耍了。

    首先这就是一场恶战,胜利的一方不是按照毅哥公共认可的标准,而是只有自己单方面制定的规则。在严天浩看来,自己完蛋了他就赢了。事实上的确如此,自己坐牢之后将会倾家荡产不说,而且还将永无翻身之日。关于这点陆卓自己也认可。只是同意归同意,要让自己顺着对方的思路走下去那是绝对不妥的。好歹自己也是有媳妇的人,怎么能被严天浩这种光棍牵着鼻子走?大家都有个在京城里举足轻重的爹,谁都智慧帮获得胜利的那一方。

    如果严天浩死了,绝对没人会同情。京城里那些家伙都是老油条。一份礼物准备两个名字。严天浩赢了就说自己死得好跑去庆祝。严天浩完蛋就该改名字提拉着礼物过来给自己说大快人心。两人的地位是一样的,不管用什么方法干掉对方,最后得到的一定都是庆祝。

    这世界就是有这么多条条框框限制住了众多的人才能让一小部分人脱颖而出。因为优秀的人,总能跳出模式。当然,也要分好坏,毕竟第二个吃螃蟹的人跟第二个吃屎的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拿着几的电话给媳妇们回复了几条短信之后陆卓再一次拨通了沈河的电话号码。

    “沈河!”

    “老板!我已经准备上飞机了,早上十点就到!”

    “回来之后立刻找严天浩的下落,动用所有能动的,哪怕是封城而是习小时,也要把他给我揪出来!找到人之后给我电话!”

    挂断电话,陆卓直接倒头就睡。沈河还有两个多小时到上海,算上寻找严天浩的时间,自己还能谁一个好觉。如果自己那个同母异父的弟弟足够聪明,就应该猜到如果现在不走,那就走不了了!

    沈河面无表情地坐在飞机上,左手边是凯瑟琳,右手边是钱诗诗。到山西,陆卓给了自己全部的支持,不但给了钱诗诗这么大一个助力,还力劝马修让凯瑟琳也跟着沈河来保护他的安全。这一次陆卓这么紧急叫自己回来,沈河也不敢托大,只留下了现有的人在山西按兵不动。自己则是带着钱诗诗和凯瑟琳火速赶回上海。

    “钱小姐,你说老板这次的麻烦能够解决么?”沈河望着钱诗诗。相处一段时间,他已经清楚面前这个女人拥有惊人的智慧和非比寻常的手段。所以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沈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询问钱诗诗。

    钱诗诗转过头,盯了沈河老半天:“照老板说的做就是了。”

    “这...”沈河有点犹豫了,从跟南军沟通的结果来看,陆卓这次惹上的可不是一般的麻烦。现在他不想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反而还大张旗鼓地要找出严天浩,这要是被有心人抓住不放那他就走不了了。

    钱诗诗看着沈河地模样就知道沈河没有理解陆卓的做法跟用意。不过这也难怪,沈河毕竟只是一把快刀,用来杀人放火是够了,但要他想别的事情,基本也就跟南军是一个等级。

    “放心吧,老板不会有事的,倒是严天浩,他这次死定了!”钱诗诗脸上带着自信地笑容。跟着陆卓异端时间,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到现在才算是真正走运。虽然说这混蛋有无数的坏毛病,但是作为老板,他还是很大方的。

    沈河点点头,又转过头看看凯瑟琳:“在没有任何条件的情况下怎么追踪到一个人?”

    凯瑟琳一愣,琢磨了一阵之后才回答道:“引他出来!”

    沈河有些发懵了,这么专业的事情自己怎么想?现在严天浩摆明了躲起来看好戏,就算自己用尽了其他办法人家也不会出来让自己弄。毕竟现在他还是身在上海。**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