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零七章 疯狂搜寻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盒子里静静摆着两只鲜血淋漓的耳朵,三个人一眼就能认出上面的耳钉属于谁。五年前,张旭身材瘦小,体质孱弱。另外三个混蛋特意打了这么毅哥纯银的而定给闷骚的张旭希望能够涂个彩头。结果虽然没什么用,但张旭的身材体质好歹也到达了正常人的范畴,不再像从前一样风一吹就倒。

    陆卓打死都没有想多这个耳钉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还给自己,他死死咬着牙,因为用力过猛而让牙缝中出现道道血丝。扭曲着一张脸强忍眼泪,陆卓几乎是颤抖着拿出了自己的电话。

    “沈河,会伤害,带上钱诗诗,现在!”

    不想有太多的废话,陆卓现在需要沈河在身边,哪怕是江西的事情为此暂停都无所谓。他现在怒不可竭,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回过头,陆卓紧紧盯着马修:“三个小时,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张旭!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杀多少人,只要一切有可能知道一点线索的人都给我去问,问不出就吓,吓不倒就打,打不说,就杀!”

    已经整装待发的马修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带着满脸地冰冷直接走出了陆卓的别墅。

    苏齐整个人已经完全撑不住可,方启峰抓着他的头发让她不至于倒下。望着陆卓阴沉地样子,苏齐浑身发抖:“张旭怎么办?找不找得到?”

    陆卓勒着苏齐地脖子,满嘴的血色:“我一定找到他!活生生地找到他!”

    “噗!”

    张嘴吐出一口血水,半颗大牙跌落在地,陆卓深深吸了口气,拉着两人重新坐回到沙发上。

    沈河不在这边,陆卓对于这座城市的控制力可以说直接下降了四成,这是他保护自己的手法,也是现在最大的掣肘。马修和南军能够调动的只有保安公司和一部分地下势力网,但是比起沈河掌握的一整个地下势力,这点实力还是远远不够。现在陆卓最需要的是时间,但直接控制他庞大势力网的是沈河,在沈河没有回来之前,他能做的完全有限。

    “南军,去吧金平给我带到这里来,他一定躲起来了,但决不可能离开上海,给你两个小时,把人给我带过来!”陆卓深吸一口气,用力地揉搓着自己的脸蛋。转头望着方启峰和苏齐,陆卓表情麻木地说道:“你们两个去洗个澡醒醒酒,白天还有事情做!”

    方启峰和苏齐两人深深吸了口气,纷纷离开了沙发。

    一块温热地毛巾递到陆卓面前,捂着脸蛋地陆卓顿时一愣,抬起头来,穿着睡衣的唐曼站在自己身前,脸上尽关心:“她们想下来,我怕人太多你心情又不好就让她们在上面等着,怎么样,事情都安排了吧。”

    陆卓接过毛巾狠狠擦了把脸,将脸上的血水和眼泪擦干净。死死捏着毛巾,望着唐曼嗲念头:“放心吧,我撑得住的。”

    唐曼没有作声,只是轻轻抓住了陆卓的手:“我等着你去补牙的。”

    陆卓一愣,随即顿时笑了起来。轻轻握住了唐曼的小手点点头:“放心吧,我没事的。”

    心中一股暖流涌过,果然家里媳妇多还是好事。这样的情况,唐曼来劝自己实在是最好的人选。她不会像陈忆那样用理智的说法来评定自己现在做的这些会有怎样的得失,也不会像许逸云那样柔柔弱弱的用担心来让自己为难,更不会像虞梦那样看自己半天之后强吻自己。唐曼,会支持自己做的一切,毫无理由,不需要条件。哪怕是自己要放火烧了这个世界,她也会找一座孤岛,等着自己。

    撇撇嘴,陆卓有点苦涩地笑道:“行了,你跟她们先回去睡觉,不用担心我,早餐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准备。”

    唐曼摇摇头,从沙发上站起来:“你先照顾好自己吧,我们先回去睡了。”

    拍拍唐曼的屁股,陆卓望着狐狸精,脸上带着淡淡地笑意。等到唐曼走了之后,他的表情又再度阴沉下来。

    方启峰和苏齐洗完澡下来,望着沙发上的陆卓,脸色同样阴沉。天已经快亮了,现在的张旭是个什么样子还不知道。如果严天浩待会再送来几根手指,那三个人就彻底坐不住了。

    早上六点三十分,二十名身材高大提着汽油的大汉来到了金平经营的饭店。南军面无表情地最窄了一张桌子上,望着周围几个在准备早餐档口的服务员跟厨师,神色冰冷地说道:“打电话给你们老板,他还有十分钟时间出现在我面前!”

    十几名大汉也不说话,只是拿着手里地汽油桶纷纷拧开,直接照着餐厅周围将汽油统统淋了上去。淋过了汽油,十几个人纷纷从自己背后抽出了棒球棍和长长地开山刀,二话不说照着周围的东西就是一通乱砸。周围的兔女郎跟厨师们纷纷不敢乱动,只能躲在角落里眼睁睁的看着南军到来的这群人在自己面前把餐桌椅子砸的细碎。

    餐厅经理见状连上前劝阻的勇气都没有,只能躲在一旁偷偷给金平发短信。跟陆卓猜想的一样,金平没有逃离上海,这里是他的命根子,就算是发生天大的事情他都要及时看着这里。这次他帮严天浩瞒着陆卓嵌入上海,心中早就想到了陆卓会报复自己,所以一开始他就躲了起来,而且藏身到了毅哥陆卓绝对找不到的地方。

    金平原本的盘算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陆卓都不会对自己这家店面动手,毕竟自己是情报贩子,每天在这里交易的人多不胜数。无论怎么样,就算这次没帮陆卓,以后说不定还有合作的机会。所以金平以为无论陆卓再怎么恼怒都会留下自己这个地方。毕竟跟自己这里牵扯的人那么多,没了这个地方,不知道多少人要找陆卓麻烦。只是他没想到,陆卓从来都不是毅哥讲道理会思考权衡的人。在陆卓看来,真理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世界上永远都人来找自己的麻烦,对于这些人,能打走的就打走,打不走的,就直接干掉!

    南军点燃了一支烟,轻轻望着面前战战兢兢地经理:“七点之前,让金平出现在我老板家门口,否则,我保证他吃不到早餐。”

    烟头轻轻人在汽油里,熊熊大火顿时燃烧起来。南军就这么带着人打着火警电话走了出去。

    熊熊大火顿时让大楼地窗户中冒出了滚滚浓烟,南军站在大厦门口,抬头看了一眼头顶冒着浓烟的楼层。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金平接到了消息之后一定会自动去找陆卓的。如果他还想继续在上海混下去的话。

    帝豪酒店,马修带着人守在保安室内,将凌晨的酒店录像统统看了一边。画面定格在大堂,在严天浩进来的那个瞬间,毅哥穿着客房部衣服的服务生弯腰做出了一个在清理的动作,手势却很快该。画面继续前进,在两人教错的瞬间,一张房卡被对方偷偷交到了严天浩手上。

    “这是谁?”马修用冷硬的中文望着保安部的经理,神色冷冰冰地问道。

    保安部的经历被马修一盯整个人顿时连话都说不出口,半天没有反应。直到马修的手枪指到了自己眉心他才猛地反应过来:“这...这是我们客房部的副经理,叫韩迪!”

    “住哪里?”马修望着对方,没有挪开手枪的意思。

    “我,我马上给你拿资料!”保安经理知道马修是什么人,更知道如果三分钟内他没有得到毅哥满意的答复的话自己就会被立刻枪毙。

    飞快的在电脑上调出了韩

    迪的资料,保安经理几乎是浑身发抖地退到了一旁。他虽然是退伍军人出身,但是对上马修这样浑身上下都冒着杀气的亡命徒还是没有任何反抗的的能力。

    飞快的在电脑屏幕上扫了一眼,马修立刻带着人离开了帝豪酒店。

    现在的时间是早上六点半,对方下班的时间是六点整,如果要跑路的话应该还没有走多远。飞快地安排了身旁的几个手下,马修几乎抽调了所有人手堵住了上海所有的交通纽带。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港口码头统统守住。同时自己带着人直奔韩迪在耳环的住所。

    陆卓只给了自己三个小时的时间,要想找到张旭的下落,就必须先找到严天浩的行踪,严天浩的行踪韩迪也许并不知道,但是就算这样马修还是要去找他。因为哪怕是严天浩隐藏的再好,都会在韩迪身上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三两黑色的奔驰几乎是已极限速度飞快冲向韩迪住所,马修带着自己的手下如同狼群一样,一定要在这座城市里把张旭翻出来。

    刚回到家的韩迪望着床上整整一千万的两袋子钱,整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快了乐开花了。只不过给了一个人一张房卡,就能得到这么大一笔丰厚的报仇。哪怕自己是跑路到毅哥小县城里也能过上土皇帝一样的生活。

    擦干了湿漉漉的头发,韩迪笑着换上了一套笔挺的西装。手里提着两个黑色的袋子,他已经开始想象告别了这间脸颊的出租房之后自己是买别墅还是建庄园了!

    “砰!”

    房门被人用力撞开,紧接着毅哥迅捷如狼的身影瞬间蹿到韩迪身前,飞起一脚直接踩在了韩迪的小腹上。猝不及防地韩迪被马修一脚踹出了足足两米远,重重砸在了墙上之后摔倒在床头。

    韩迪只感觉自己两眼一黑,紧接着就被人扯着头发提了起来。也不多说什么,抬手就是“啪啪”两个大耳刮子。

    马修抓着韩迪地头发将他的面孔贴近自己阴沉的脸:“严天浩在哪里?”

    “什...什么严天浩?我,我不知道!”韩迪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几乎被打得吐血的他到现在还没有看清马修的脸是什么样子。只是等他一句话说完,马修又是两巴掌抽在了他脸上。

    “几小时前你交房卡的那个人,给你这笔钱的那个人,在哪?你们怎么联系?”马修望着韩迪,浑身地气势像是要吃人一样。

    韩迪刚想说话,却突然感觉到自己嘴里一阵犯腥。一张嘴,两颗大牙顿时比吐了出来。望着面前神色冰冷的马修他这才弄明白是什么事情。只是跟严天浩的联系向来是单方面的,说好了自己拿钱走人,现在马修问起,自己上哪去找严天浩的地址给他。刚想回答马修说不知道,却猛地想起了自己先前挨的那两个大嘴巴子。整个人心头一条,立刻改口到:“我有电话,我有他的电话!”

    飞快地从自己身上找出毅哥手机递到马修面前,韩迪整个人都快要疯了。短短三秒钟,他仿佛像是被扔进了地狱一样的难受。马修身上那浓烈的杀气几乎要让自己窒息。

    拿过了手机,马修翻看着韩迪的通话记录。虽然不知道严天浩使用的号码是什么,但是敏感的马修却能一眼看出韩迪的通话记录里哪一个特殊的号码。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询问,马修直接拨通了那个没有备注名的号码!

    “喂!”

    三十秒后,电话那头响起了严天浩的声音。马修心中移动,立刻回答道:“我老板要见你!”

    严天浩沉默了一阵,随即笑了起来:“让陆卓亲自打给我吧!”

    说完,严天浩直接挂断了电话。

    马修拿着电话犹豫了半天,如果自己把这个号码给陆卓,那陆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谁也说不定。但是如果自己不给露珠,那么想要靠着这点人救出张旭也是痴人说梦。考虑了良久,马修还是决定将号码发给陆卓。他虽然学会了怎么去思考,但在他心里,服从命令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随手人开了被打掉牙的韩迪,马修直接带人走出了他的屋子。

    正在家里沙发上枯坐干等的陆卓手里的电话突然一阵震动。飞快地打开一看,果然是马修发来的短信。上面只有三个字跟一串电话号码。陆卓脸色一喜,话都不多说直接拨通了严天浩的号码。

    “陆卓~”

    严天浩玩味的语气在电话中出现,让陆卓原本就糟糕的心情不秒年第亿更加混乱。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然让自己几乎炸裂地胸口平静下来:“放了张旭,我让你离开上海!”

    周围的方启峰和苏齐两人一愣,随即又坐回到了椅子上。无论如何,陆卓这样的说法是现在对张旭最有好处的。如果再不断刺激严天浩的话,很可能让张旭更加危险。

    “呵呵呵~我说,你还真是天真啊!”严天浩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听见陆卓压抑地喘息声,他心中就有无边的快意:“当初我在上海被你逮到的时候你怎么不放我一马?现在我好容易反客为主,你以为我会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你么?真不知道你是真的蠢还是假白痴!”

    陆卓一愣,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你想怎么样!”

    严天浩顿了顿,电话那头想起了打火机和吞吐烟圈的声音:“我想?我想你跟着我把这游戏玩下去!”

    “你要怎么玩?”陆卓也不废话,直接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电话那头再一次想起了严天浩不屑地小声。他笑得很畅快,很猖狂,每一点笑声都让陆卓觉得自己心中一痛:“你现在也会妥协了,那这样吧。你现在取下自己的一根手指放在你家门口。一小时后我如果证实了是真的,那就到时候再说!”

    陆卓寒声:“那不可能!”

    “嗯?”严天浩有些纳闷了:“你想让他死么?”

    陆卓没有回答,只是低沉地威胁:“别再玩火,不然,你走不出上海!”

    陆卓虽然愤怒,但却并没有真的失去理智。严天浩的算盘他很清楚,不过是想让自己更加冲动犯下更大的错误。现在自己的每一个决定都很重要。如果他严天浩是个言而有信的人,那自己切一根手指下来还真不爽什么,但是他清楚的了解。严天浩在某种程度上很像,那就是绝不会放过自己的对手。而至于信誉,他根本没有。

    “你还在威胁我,给我打!”严天浩轻轻的命令,电话那头顿时响起了张旭的惨叫声。陆卓咬着牙,一双眼睛通红。他死死捏着电话,整个人都快疯了一样地低吼:“你到底想要什么?”

    严天浩微微一笑:“别急,待会你就知道了。时间差不多,你家的门铃也应该响了。就这样,拜拜!”

    短话挂断,几乎实在同一时间陆卓家的门铃响起。没有任何犹豫的,陆卓飞快的冲到了门口打开大门,却没想到迎来的不是严天浩的手下,却是一队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警察。

    “陆先生不好意思,有点事情想要麻烦你跟我们配合一下。”

    建国路桌几次的刑警队长带着几个警察站在陆卓家门口,神色无奈地望着他。

    “什么事?”陆卓面无表情地问道。

    “昨天晚上你们在新天地火锅城殴打的那个年轻人在一小时前抢救无效死了。而且,还有人拍下了这个!”**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